话说比试

小说: 射雕之风起梅落 作者: 迷迭香熏 更新时间:2015-05-10 00:26:11 字数:5553 阅读进度:33/80

欧阳锋和洪七公两人武功都是登峰造极,直接在积翠亭内缠斗起来。

郭靖原本在亭外见到杨康,想和他说些话,问他当日为什么要救完颜洪烈,为什么要放他们离开,脚步刚动就被亭内两人的打斗给拦住了去路,只能在一边干瞪眼。

洪七公手中打狗棒碧绿清幽,直往欧阳锋身上打去,同时口里叫唤道:“看我老叫花的打狗棒法,棒打狗头!”

欧阳锋沉肩回臂,往旁边越过数尺,然后用手中蛇头拐杖架住洪七公的打狗棒,眼神一厉笑道:“丐帮的打狗棒果然厉害,不过我在西域也没有荒废下武功,吃我一招!”

说罢,欧阳锋手中蛇头拐杖横向一扫,直往洪七公下盘攻去。

若是洪七公反应慢点,直接会被这一扫给打趴下,到时候颜面全无。只见洪七公往上一跃,身姿当真是轻盈无比,他手中打狗棒同时往下一定,直接和欧阳锋的蛇头拐杖相抵,竟是将对方的攻势给化去了九成。青翠碧绿的打狗棒榜尾和青黑蛇头拐杖相抵,呈十字交叉型,两人内功全部灌注在里面,一时动弹不得。

随后两人同时撤招,洪七公将打狗棒往一边梅超风身上一扔,道:“梅丫头,帮老叫花拿着打狗棒,丢了找你!”

梅超风接过打狗棒,为洪七公最后一句话哭笑不得。

欧阳锋见状,也将青黑蛇头拐杖扔向欧阳克,道:“克儿,接着。”

“老叫花就来试试老毒物的功夫,这二十年来长进没?”洪七公说完,左手往内画圈,右手往外平推,一招亢龙有悔直接打向欧阳锋。

欧阳锋侧身避过,那一招打在他身后的桌椅上,紫檀木的桌椅立刻四分五裂。他立刻回以一招,内力厚积薄发,左手气势,拳法狠厉,洪七公见状连忙回避,道:“欧阳锋,你连掌风里都带了毒,真不愧你老毒物的称号。”

两人招式极快,却又点到即止,拳脚相加间身姿翻飞在积翠亭内,若不注意,还真会被两人的招数给波及到。

这不,洪七公一招祸水东引,将欧阳锋带到梅超风面前,好在欧阳锋反应到快,灵蛇拳在中途转个弯,避开梅超风往旁边打去。欧阳锋知道要是自己惹上梅超风,她没准就会拉着那个徒弟跳出来,和洪七公三人一起对付自己。

洪七公往后退上几步,嘴里嚷道:“打出来的拳没骨头似的,像条蛇一样。”

“老叫花,还算有点眼力见,这是我创的灵蛇拳,今天就拿你来试手。”欧阳锋说罢,又和洪七公缠在一块。

两个人你一招我一拳就是进不了对方的身,偏偏洪七公嘴上无德,欧阳锋心中气愤,在船上他受了两个后辈的气,上了桃花岛他还没老叫花戏弄,只见他往亭外一跃,拍手蹲在地上,双手弯与肩齐,宛似一只大青蛙般作势相扑,口中发出老牛嘶鸣般的咕咕之声,时歇时作。

“蛤蟆功?”杨康心中暗道,眼神不由望向欧阳克。

在船上相斗之时,他和师父都没有用剑法,纯粹和欧阳锋比拼内力。他们也只在欧阳克身上见识过这门功夫,当然,与欧阳锋此时的声势比较起来,欧阳克弱了不止一星半点,难怪欧阳锋会说他这侄儿不长进。

此刻欧阳克也是满脸惊诧,原来叔父说他练蛤蟆功像小孩子玩游戏,竟然是这个意思?和叔父想比,他们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靖哥哥,这是什么功夫?”黄蓉见欧阳锋形象滑稽,问道。

郭靖不认识,道:“我也不知道。啊,等等,”他突然想到周伯通和他说过,王重阳临死前以“一阳指”破欧阳锋“蛤蟆功”,他看向黄蓉道:“是了,这是他一门极厉害的功夫,叫做蛤蟆功。”

黄蓉指着欧阳锋拍手笑道:“哈哈,蛤蟆功,靖哥哥,你看他真像一只癞蛤蟆!”

“嗯,这门武功就是这样。”郭靖点头附和道。

欧阳克正伤心时,听到郭靖和黄蓉竟然在背后诋毁他的叔父,心里一怒,想要教训这两人一顿。因为黄蓉是黄药师之女、加之他怜香惜玉的性格,欧阳克拿出三枚银梭,借着玄铁墨扇的遮掩,瞬间将这三枚银梭全部往郭靖身上射去。

黄药师看到他的动作也不阻拦,反正他看郭靖那小子也不顺眼。熟料黄蓉早早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她听到背后破空风声,似乎直往郭靖背后射去,她急忙纵身扑到郭靖的背上,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三银梭。

“蓉儿!”

“蓉儿!”

“黄姑娘!”

三声惊呼后,黄蓉却是巧笑倩兮从郭靖背上站起身来,她将那三枚银梭抄在手心里,看向欧阳克道:“欧阳克,背后伤人你好卑鄙!”

郭靖不等黄蓉说完,拉过她问道:“你没事吧,蓉儿?”

黄蓉一笑道:“还好我身上有软猬甲,他这点东西伤不到我,顶多是给我挠痒!”

黄蓉说罢准备将三枚银梭还给欧阳克,眼神却忽然瞄向了正在亭外缠斗的欧阳锋和洪七公两人,此时洪七公前一掌,后一掌,正绕着欧阳锋身周转动,以降龙十八掌和对方的蛤蟆功拼斗。降龙十八掌和蛤蟆功是两人最精纯的功夫,打到此处,两人以数十年功力相拼,已经到了生死决于俄顷之际。

黄蓉自然是偏袒洪七公的,她手腕一抖,三枚银梭朝着欧阳锋的顶门狠狠掷去。

欧阳锋何等人,他的这蛤蟆功纯系以静制动,全身涵劲蓄势,蕴力不吐,只要敌人一施攻击,立时便有猛烈无比的劲道反击出来。此刻他正以全力与洪七公周旋,犹如一张弓拉得满满地,张机待发,黄蓉突然向欧阳锋掷出三枚银梭,简直是自寻死路。

只见他身子急速跃起,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朝着黄蓉而去。

郭靖在黄蓉身旁,立刻将黄蓉往后一拉,他自己双手朝前,左右两手同时使出见龙在田,平推出去,欲与欧阳锋的蛤蟆功对抗,到底是内力不足,只听见砰的一声响,郭靖整个人已经被震飞出去。

也算是郭靖运气好,他飞去的方向正好是梅超风和杨康两人正中间的茶几,将手中的杯具往茶几上一放,杨康右手一拂,卸去郭靖身上的力道,将他往旁边一送站定好。

“多谢……杨兄弟。”郭靖神色欣喜的看向杨康,欲语还休,但看到一边黄蓉惨白的脸色,立刻跑过去问道:“蓉儿你没事吧?”

此时,黄药师和洪七公已经拦在了黄蓉面前,正对一边的欧阳锋,欧阳锋长身而立,他也知道自己差点酿出大祸,歉意道:“惭愧,惭愧,一个收势不及,没伤到了黄姑娘吧?”

“你差点就害了我,要不是有靖哥哥和爹爹在,我就被你杀死了,你们叔侄都不是好人!”黄蓉虽然被吓得花容失色,但仍不忘编排欧阳锋叔侄俩。

黄药师甚是担心,拉过黄蓉的手,悄声问道:“身上觉得有甚么异样?快呼吸几口。”

黄蓉依言缓吸急吐,觉得无甚不适,笑着摇了摇头。

黄药师这才放心,斥道:“两位伯伯在这里印证功夫,要你这丫头来多手多脚?欧阳伯伯的蛤蟆功非同小可,若不是他手下留情,你这条小命还在么?”

黄药师嘴上这么说,心底却是十分生气,欧阳锋和洪七公两人在自己的岛上打斗就算了,还差点伤到黄蓉,他这个做爹的竟然不能及时出手相救,反倒要郭靖那个傻小子来。不过仔细一想,郭靖能在危难之时不顾性命的黄蓉,也不枉他对蓉儿痴心一片。

如此想来,黄药师对郭靖的印象好了起来,他虽是傻不楞登,但对情的这个“痴”字,却是大大合自己脾胃。不过他心底还是偏护欧阳克多一些,他想着等亲事定下来后,给郭靖一些桃花岛的好东西做为补偿就是。

那边洪七公看到自己的两个徒儿差点被欧阳锋叔侄伤到,气道:“老毒物,咱们还没分出胜负,再来!”

他存了心要给欧阳锋个教训。

欧阳锋道:“好啊,我舍命陪君子!”

洪七公道:“我可不是君子,你就舍命陪老叫花吧!”

身子一晃,两人又缠斗在一起。

黄药师见女儿无事,眼神也看向亭外缠斗二人,心道:“我在桃花岛勤修苦练,只道王重阳一死,我武功已是天下第一,哪知老叫化、老毒物各走别径,又都练就了这般可敬可畏的功夫!”

从袖中拿出玉箫,黄药师眼神激越,道:“两位相斗多时,不妨给我个面子,且听黄某奏上一曲,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他将玉箫置于唇边,一首《碧海潮生曲》立刻倾泻而出。

欧阳锋见状立刻明白,黄药师也想和他们试试功夫,他生性好强,一直想做天下第一,难得能与黄药师较量,他从一名白衣丽姬的手里接过铁筝,随手一挥顺便将周围一干白驼山下人给轰了开去,只见他袍袖呼呼作响,素手连弹,铁筝铿锵作响。

洪七公见黄药师和洪七公相斗,乐得清闲,往旁里一退,从梅超风手里接过一杯茶,仰头一饮而尽,道“打了这么久,渴死我了!”

“怎么,七公你不帮自己的徒弟出气了?”梅超风问。

洪七公从衣服里摸出个蛋饼,一边咬一边说道:“她老子出来帮忙,还要我在那边做什么?”他说完往旁边瞧一眼杨康,竖起大拇指,赞道:“梅丫头,你这个徒弟,可真是厉害!”

“如何说?”梅超风重拿了个杯子,给自己倒上一杯茶。

“你往那边看。”

随着洪七公手指的方向,梅超风看见郭靖和黄蓉两人皆以纱巾捂耳一副迷茫模样,一边欧阳克也是气血翻涌强行运功抵抗,更遑论周围叫苦连天的哑仆们。

也只有他们三人能在筝箫二音下,如此闲散的喝茶了。

欧阳锋弹奏的筝声激越凄厉,似有万马奔腾、金戈铁马之意。黄药师箫声呜咽,暗合碧海广阔、潮起潮落之意。只听铁筝犹似巫峡猿啼、子夜鬼哭,玉箫恰如昆岗凤鸣,深闺私语。

一个极尽惨厉凄切,一个却是柔媚宛转。

此高彼低,彼进此退,互不相下。

杨康忽然微微颤抖着身子,刚才黄药师一缕箫声幽幽传来,呜咽之声,仿佛含着无限相思,一瞬间竟让他恍惚不已,在心内浮起许多旖旎之思。模糊的视野里,是红衣女子舞剑的绝美身姿,是遥遥凝望的张扬色彩。一时是如暗夜妖娆的魅惑之姿,一时又是酒醉微醺面色酡红的娇艳丽影,恍恍惚惚,竟不知是梦是空。

一声细碎的低喃脱口而出:“师父……”

这一声犹如晴空霹雳,杨康瞬间清醒过来,脸如火烧急忙看向梅超风,只见她正和洪七公相谈正欢,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情况,心底不由一松,有庆幸也有浓浓的失望。

“咦,听这两人闹得正欢,老叫花也想露两手!”虽然说是让欧阳锋和黄药师两人去斗,到最后洪七公终究没有忍住,他仰天长啸一声,加入到另两人的战团里面。

长啸过后,只听啸声忽高忽低,时而如龙吟狮吼,时而如狼嗥枭鸣,或若长风振林,或若微雨湿花,极尽千变万化之致。

箫声有时与长啸争持,筝音有时又与箫声缠斗。

啸声激昂,箫声清亮,筝声凄厉,三般声音此起彼伏斗在一起,好不热闹!

梅超风手里的离歌刚好升级到了仙器,是以她也跃跃欲试。离歌还未升级前,属性就已经高得吓人,此番升级到仙器,不知威力几何?

素手搭在离歌之上,梅超风正准备吹奏,忽然想起刚才似乎听到杨康焕她,于是侧首问道:“康儿,你刚才叫我?”回望之际,梅超风忽然发现杨康面上浮着红晕,以为他被先前的三种声音伤到,牵过他的手,担忧道:“身体可有不适?”

杨康忙垂下眼眸,嘴角不自主的浮起一抹浅笑,道:“谢谢师父关心,康儿没事。”他方才见梅超风已将离歌置于唇边,好奇的问道:“师父也想参与进去?”

“嗯,不相信我吗?”梅超风一笑,语带调侃反问道。

梅超风突然而来的调笑语气,让杨康心神恍惚了半晌才道:“师父,自然是极强的。”

低眉垂首,修长的手指紧扣在承影剑上,面上又有一抹绯红,梅超风看着杨康此时的模样,竟然生出了一种对方是害羞小媳妇的错觉。

摇摇头,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睡眠不足才会有此错觉。

横笛在手,薄唇亲启,素手连按在玉笛之上,一曲《长相思》立刻混入啸音、箫声和筝音之中。笛音虽然悠扬清脆,却并不是一味的压制对方,慢慢融入先前三足鼎立争执不下的三种声音内,隐隐有牵引着对方跟随自己的曲调走势。

黄药师立刻就认出了这一首《长相思》,初识梅超风时,对方便以这首曲子和他难分伯仲,如今四音合奏,他手持玉箫,脚下行走奇门八卦步法,正是运用高身内力的表示。

欧阳锋与梅超风不合,见梅超风也加入进来,筝音大部分朝她方向散去。洪七公见状,啸声尖利,隐隐和欧阳锋分庭抗礼。

如此便有了欧阳锋和黄药师一派,梅超风和洪七公一派,两边各自使用绝学拼斗起来。

说到四人中最轻松的当属梅超风。

她本就是来试试仙器离歌的威力,现在的离歌,伤害值已经是原先的五倍,是以为了不给众人造成自己太过变态的印象,梅超风并没有全力以赴。

“噗——”

黄蓉在所有人中内力最差,虽然游丝巾捂耳,但是也经受不住这四重合音,不消片刻,便喷出一口血来。黄药师立刻停下箫声,返身手掌抵在黄蓉的背后,给她输些真气,见她面色好转之后,问道:“蓉儿,现在感觉如何?”

“爹爹,我没事。”黄蓉摇头,面色苍白道。

欧阳锋将铁筝放置一边,走到欧阳克身边,帮他调理内息;洪七公也来到郭靖身边,助他凝神静气。相较之下,唯有一边茶座两边的梅超风师徒俩最为惬意,午后清凉绿竹绕绕中,茶香四溢,芬芳浓郁,他们俩一人手中一杯茶,姿势淡然,处变不惊。

欧阳锋替侄儿调理好内息,道:“药兄,我看令嫒受了点微伤,你先给她治了,两个小辈的婚事,咱们等会再说。”

洪七公立刻接道:“对,黄老邪,咱们从长计议,不急不急。”

“是我家克儿和黄姑娘的婚事!”欧阳锋强调道。

“是我的两个徒儿!”

黄药师因女儿受伤心生不悦,眼看两人又要动手,不由脸色一沉,拦道:“两位今日驾临桃花岛,必然不是为了显摆功夫——”

洪七公立刻接道:“药兄责备得是,咱们是来求亲,可不是来打架。”

黄药师知道眼前的两人都不是好相与的,沉吟片刻道:“我的女儿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是做父亲的总想女儿有个好归宿,五日之后,我出三个题目,来考较考较两位世兄的才学。中选的,我就认他为女婿;不中的,我也不会让他空手而回,这桃花岛的武艺绝学任他选一门学去就是。”

虽然洪七公觉得这个办法对郭靖来说有些不公平,但是黄蓉丫头受伤,黄药师已经是非常生气,此刻他能说出这样一个折中的办法,而不是将他们统统扔出桃花岛就算是好的了。

欧阳锋自然是相信欧阳克的才学,认为所谓考较不过是黄药师推脱洪七公的话,到最后黄蓉定是和欧阳克定亲。

于是三人没有异议,定于五日后考较郭靖和欧阳克的才学。

之后黄药师让哑仆安排亭内几人的住宿,轮到梅超风和杨康两人时,他的眼皮不自觉地跳了一跳,他总觉得这两人虽然是来归还《九阴真经》,实则过来捣乱,若非他们最后出手,也许蓉儿就不会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