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酒醉

小说: 射雕之风起梅落 作者: 迷迭香熏 更新时间:2015-05-10 00:26:10 字数:3718 阅读进度:31/80

月明星稀,海燕南飞。

一艘龙头大船正在海面上行驶,突然原本平静的海面波涛汹涌起来,时而在东面震起一道海浪,时而惊得西面无数游鱼四处乱窜。

船上一干水手船工全部都瑟缩在底层船舱之中,心中默默祈祷:饭菜已经做好了,上面每天都会打上一场的四位英雄,该下来吃饭了!

可惜,他们的祈祷并不能传到那四位英雄的耳朵里。

船摇晃得更加厉害了,隐约间他们还听到甲板破碎的声音,天呐,那是他们昨晚上熬通宵才补好的,就这么给轰碎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干船工义愤填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可是脚刚刚迈出船舱,他们又赶忙收了回来。

蜷缩在船舱里,众人泪目,那四位,他们惹不起啊!

等了许久,上面总算消停了,就在大家以为终于可以安心休息的时候,又一声咆哮传来。

——“呱呱呱!”

竟然是最为恐怖的蛤蟆音!

众人立刻将锅碗瓢盆能扣上脑袋的全扣上,免得等会又从上面掉些木板砸下来,他们还要生活,砸到脑袋成了植物人就不好了。

此时,甲板之上并没有众人所猜测的那般大战。

欧阳克绷直着身体,双手打开,掌心向下,双脚抵在甲板高台之上,腮帮子微微鼓起,嘴里发出啸音:“呱呱呱!”

一时间船身两侧,原本平静的海面立刻惊起三丈高的海浪,声势十分浩大。

“加深内力运行!”欧阳锋注意欧阳克的动作,吼道。

“是!”

欧阳克闻言,体内内力加速运转,面色发红。

“唉,还是不够!”欧阳锋飞起身,脚尖往欧阳克身上一踏,“现在还能坚持吗?”

欧阳克知道此刻欧阳锋心中正因为方才输给了梅超风师徒俩而不愉快,于是凝神屏气,硬是将对方加在自己背上的重量承受下来,然后欧阳克才道:“叔父,我还能坚持。”

如此半个时辰后,欧阳锋才回到甲板,背对着欧阳克,手中青黑人头拐杖狠狠往地上一磕,他恨铁不成钢道:“克儿,你练我的蛤蟆功也有几年了,怎么一点进展都没有?”

“叔父天纵奇才,武功盖世,克儿自然是不及万分之一。”

欧阳锋转过身,冷哼一身,道:“笨蛋,这蛤蟆功乃是绝世武功,到了你手里就像小孩子的游戏一样,整日只知道偷懒耍巧,真是不长进。”

欧阳克明白,叔父是恨他不争气,从小叔父都是这样,板着脸来教训他,可没一次动真格的,骂两句就过去了。

是以他微微低头,笑了起来。

这一幕被欧阳锋看到,怒道:“你笑什么?好笑吗?骂了你还笑,不成体统!”

欧阳克道:“克儿知道叔父骂我,并不是真的怪我,而是恨铁不成钢,所谓爱之深责之切,叔父如果不是在意我,根本不会如此生气。”

被戳中心事,欧阳锋面色一僵,他对欧阳克并不仅仅只是叔父对侄儿的关心,说到底欧阳克是他的儿子,可是亲生儿子他不能认,不能让他知道那段隐秘,转过身,欧阳锋敛下眼中怀念的神色,道:“我想你成才,习得绝世武功,是为了让你的武功境界和我一样高,不是什么爱之深责之切,我是想要你凭此娶了那黄家丫头,帮我把《九阴真经》拿回来,也好助我提高修为!”

“叔父当真只是为了《九阴真经》?”欧阳克神色难测,低声问道。

“是有如何?”欧阳锋握紧手中青黑人头拐杖,厉声道:“还不给我去练功!”

“克儿知道了。”

目送欧阳锋离开的身影,欧阳克一掌往海面平推出去,瞬间丈高的海浪翻涌而上,海水淋湿了甲板,当然也有站在甲板上的他。

沁了水的衣衫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倒有些白衣落魄的滋味,他实在难以相信,叔父最关心的,不是自己,而是一本《九阴真经》?

多年的亲情,竟然不及一个死物。

欧阳克叹口气,不在意已经湿透了的衣衫,一步一步往船舱下走去。行至中途,欧阳克忽然顿住脚步,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诧异道:“小王爷?”

杨康怀里抱着承影剑,倚靠在门框之上,道:“方才不小心,看见一幕,似乎欧阳锋并不喜欢你这个侄儿。”

杨康对欧阳锋叔侄没有好感,说话也没有留半分余地,一针见血。

欧阳克脸色一变,继而笑道:“这是我们的家务事,倒让小王爷见笑了,不知小王爷逗留在甲板上有何事?”

“师父累了在休息,我正好上来,想要教训你一下。”杨康道。

“教训我?”欧阳克反问,似是不信。

“没错!”杨康说完手中承影剑出鞘,直接往欧阳克刺去。

“小王爷,这中间是否有什么误会?”红光划过,欧阳克急忙用玄铁墨扇抵住杨康的剑势,急忙问道。

“我要教训的就是你,师父虽然不杀你,我却是不能饶你。”说罢,杨康加深力度,承影剑从欧阳克侧里划过,一缕青丝慢慢掉落在地上。

承影剑上也沾染上滴滴血迹。

捂住脖子,欧阳克往旁边躲过去,好在杨康只是想教训一下欧阳克,也没有下狠手,在他的脖颈划上一道寸余深的伤口后,就将承影剑收回鞘中。

“呵呵呵……”欧阳克捂住正在流血的脖颈突然就笑了起来。

杨康本来要走,听到欧阳克怪异的笑声,问道:“你笑什么?”

“小王爷对梅师父,果真是师徒情深。”欧阳克慢慢说道。察觉到杨康突然变了脸色,欧阳克这才不慌不忙地改口道:“小王爷不要误会,欧阳克别无它意。只是感慨,叔父教导我三十余年竟然不及小王爷的六年苦修,若是让叔父知道,又要骂我不成材了。”

“与我相比,你的确是不足为道。”

想到自己现在可能是一副白衣落魄、面容憔悴的样子,欧阳克苦笑一下,道:“小王爷说的是,我看今日风和日丽天朗气清,为叔父有我这个不成材的侄子,也为梅师父能有小王爷这么一个天纵奇才的徒弟,我们一起喝一杯如何?”

朗朗明月下,皎洁的光辉洒在欧阳克和杨康身上,在他们周围笼罩上一层淡淡的光辉。

似月下仙人,清冷卓绝。

欧阳克在碧绿色的夜光杯里斟满酒,递给杨康道:“小王爷,这一杯,我先敬你。”

“我自己来。”重新拿过夜光杯来,杨康自己举起酒壶斟上一杯。

“呵呵,小王爷怕我下毒?”

杨康不语,一口饮尽杯中美酒。

欧阳克颈项上的伤口已经由他的美婢给包扎好了,虽然想偏头浅笑,但却扭不动脖子,他只能举起酒杯向杨康敬道:“小王爷,今日在甲板上,不知道你看见了多少?”

“能看见的全都看见了。”

“呵呵,其实我很羡慕小王爷。”

“羡慕我?”杨康觉得有些奇怪。

“赵王爷对王爷诸多疼爱,即便你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仍旧视你为己出。所以欧阳克十分羡慕小王爷。”仰头,欧阳克又饮下一杯酒,看向杨康道:“如果叔父对我能有赵王爷对你十分之一,我便觉得知足了。”

杨康最初答应和欧阳克喝酒,只是见他被自己用剑划伤也不在意,浑身落魄,不再复往日的翩翩佳公子形象,心生同情罢了。此刻听他如此说,倒也觉得他必然是个有故事的人,于是沉默不语,杨康静静听着欧阳克接下了的话。

“我爹娘昔年早逝,是叔父将我拉扯长大,白驼山庄内叔父是庄主,而我是少庄主,自小我跟随叔父学习武艺,我也算是天资聪颖,二十年就将叔父的一身绝学全部学会,可是叔父依旧不满意,日日督促与我,我以为这是叔父在意我,希望我成材。”

“可直到今日,我才知道,原来所谓的亲情竟然比不上一个死物。”将酒杯重重磕在桌上,欧阳克叹口气,道:“半个月前我回到白驼山,无意间向叔父透露出自己在中原偶遇到黄药师的女儿黄蓉,叔父便带我来桃花岛求亲,其目的也不过是为了一部绝世武学。如果我可以罔顾叔父的意愿,我绝不会娶黄蓉。”

说到这儿,欧阳克望向杨康,道:“觉得不可思议吗?我竟然不娶黄蓉那个娇滴滴的美人,我欧阳虽然爱慕美人,却也不愿意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哈哈,不说了,我还得勤加练习叔父的蛤蟆功,小王爷,告辞。”欧阳克执起桌上的酒杯,三两步就登上了甲板,一边走一边仰头灌酒。

如此,没走上几步他就倒在了地上。

“咦,他醉了?”

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道红色身影从房梁之上款款而下。

杨康忙放下手里的夜光杯,站起身把桌上的酒具给挡住,道:“师父,你醒了。”

“别挡了,我都看见了。”梅超风绕道杨康的身后,取了一个干净的酒杯,自己斟上一杯,浅浅抿了一口,惊奇道:“竟然是葡萄酒,白驼山庄真是好享受。”

见梅超风熟练倒酒的模样,杨康有些不好意思道:“师父,你什么时候来的?”

侧过身子倚靠在船舱内的软榻之上,梅超风道:“从你们开始喝酒时开始,我刚才睡醒,和欧阳锋在上面吵了一番,他的人头拐杖被我一剑削成了两半。他很生气,就放出蛇来对付我,满甲板上全是蛇,我见状急忙往下面跑,然后就看见你和欧阳克在这里喝酒。”

微微起身,梅超风眯起眼,面色酡红,微醺道:“你知道欧阳克刚才说的那部绝世武学是什么?”

“《九阴真经》?”

“没错!”

从空间里拿出撰有《九阴真经》下卷的人皮,梅超风放到杨康的手里,道:“就是这个,欧阳锋处心积虑想要从黄药师手里拿到这部经书,他可不知道黄药师手里的下卷并不全面,我们手里的这个才是完整的下卷。”

打开手里的人皮,杨康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汉字,念道:“面北背南朝天坐,气行任督贯大椎。意聚丹田一柱香,分支左右聚掌心。打开气海命门穴,气满冲贯十指爪。旋入阴气一坤炉,放收来回金丝手。凡习九阴白骨爪需先习九阴神功百日,于极阴之地,谷地为佳……”

“师父,这经书上的纲要似乎和我练的《九阳真经》武功相冲,”杨康看了一会手里的半卷《九阴真经》,抬起头却见梅超风偏着脑袋躺在软榻之上,酒后微醺,面色酡红,手里握着的酒壶早已经一滴不剩,他无奈道:“师父,你怎么也如此贪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