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父子

小说: 射雕之风起梅落 作者: 迷迭香熏 更新时间:2015-05-10 00:26:05 字数:3213 阅读进度:24/80

天边渐渐露出一丝曙光,正是黎明来临之前的征兆。

这时候,只听得倏地一声,一支红色响箭冲天而起,在天边爆炸开来,明黄色的烟火绚烂了整片天空。

——这是求救用的响箭!

杨康一惊,在看到这只响箭爆炸的瞬间他就意识到,这是他父王完颜洪烈发出来的求救信号。王府近卫兵所用的响箭独一无二,别人冒充不了。

父王此刻正出使大宋,他心中不免担忧,难道父王遇到了危险?

视线转回房内,红衣女子躺在卧榻之上,虽然还未醒过来但是脸色已稍有好转,一碗药汁下去,原本没有血色的双唇也渐渐粉润,思及方才自己的冒犯之举,杨康心中一阵欢喜一阵无奈。

凝视一会儿梅超风的睡颜,杨康替她将被角掖好,然后取过一旁的承影剑佩在腰间,从程府侧门出去,杨康策马赶往响箭发出的地方,城东郊外。

路上,杨康偶然发现一个金兵的尸体,他身上穿着王府近卫兵的服饰,伤口处插着一根羽箭,一箭贯穿胸膛,鲜血在盔甲上干涸凝结,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急忙驱马向前,杨康只见官道上到处都是金兵的尸体,他们都被人一箭贯穿了胸膛而死。杨康勒马而立,他担心完颜洪烈遭到不测,心中急切,不禁在林间大吼一声。

“父王!”

这时候只听见那堆死去的金兵里有细弱的声音传来:“小王爷……”

还有人活着,杨康循声将那名活下来的金兵找出来,他的胸膛微弱的起伏,拼尽了最后一口力气抓住杨康的衣服,道:“快去……去救……救王爷……”

抬手往金兵的身体里输些真气过去,杨康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因为真气的输入,金兵微微恢复了些神采,道:“小王爷,快去救王爷……今日里王爷带兵去追蒙古的四王子拖雷……不料有高手相助……快去……往东……”

说完,这名金兵攥住杨康衣摆的手一垂,双目无神的合上,死了。

杨康放下金兵的尸身,手掌往地上一拍,泥土飞洒,他将这名亲兵埋身厚土,然后飞身驾驭起一旁驻足静立的马儿,急忙向东边赶去。

却说郭靖和黄蓉两人出了别庄后,一路沿着马蹄声追去,发现了三个蒙古人正被金人追杀,那三个蒙古人不是别人,一个是郭靖结拜义弟拖雷,另外两个则是他的老师哲别和博尔忽。

郭靖见三人有难忙跑上前去,接过博尔忽递来的弓箭,拉弓上弦,对准后面的追兵,众人耳中破空声响起,接着只见一个金兵从马上栽倒下去。郭靖昔年就有弯弓射大雕的故事,力大无比,眼神精准,是以打前锋的的金兵都被郭靖一箭贯胸致死。

余下金兵忌惮郭靖箭法不敢上前,郭靖却是跳上前去,使出洪七公授予他的降龙十八掌,只听龙啸声重。前面开路的金兵被郭靖往外震出七八丈远,加上哲别、博尔忽两人又在后方放箭,如此又有三名金兵毙命。

那群金兵见有高手埋伏,己方又损失了多人,连忙甩掉将旗四散而逃。

郭靖几人逼退金兵后,聚在一起,细述这次事件的缘由。

原来这拖雷是蒙古四王子,哲别和博尔忽是教导郭靖骑射的老师,上月蒙古打败金国,拖雷请命南下出使大宋,他想要联合大宋一起对付金国,谁知却被金国的王爷完颜洪烈洞察先机,完颜洪烈打着出使大宋的旗号,一路派人追杀他们至此。

路上的蒙古卫士为了保护他们全部殒命,现如今只剩下他们三人得以存活。

说到最后,拖雷长啸一声道:“若是没有遇见安答,恐怕我们三人就要亡命在大宋了!”

郭靖心中气愤怒道:“那完颜洪烈好生歹毒。”

拖雷突然站起身,激动道:“安答,那完颜洪烈应该还未逃远。”

“什么,完颜洪烈也在?”郭靖惊呼。

拖雷道:“前几次都是完颜洪烈派手下人追杀我们,今天他见我们只有三人,便亲自率领精兵追杀于我,他头戴金盔,我瞧得甚是清楚,方才安答你射出第一箭时,他就跑了。”

郭靖听完立刻和拖雷三人一道去寻完颜洪烈,大家分成两路,郭靖、黄蓉往东寻去,拖雷、哲别、博尔忽三人往西去寻。

半个时辰后,几人在附近的一所祠堂内会合,大家神色疲惫两手空空,自是一无所获。

拖雷见天色渐明道:“完颜洪烈带的人马本来不少,他快马追赶我们,离了大队,这时必是回去带领人马再来杀我。安答,我有父王将令在身,不能延搁,咱们就此别过。华筝叫我看见你时带话给你,要你尽早回蒙古去,她十分思念于你。”

黄蓉也听郭靖提到过草原上的事,但是有关这华筝却是言之极少。这时听到拖雷说那人十分思念郭靖,她心里不禁猜想华筝和郭靖是何关系,不过她知道此时不宜询问,等这三人离开后再让郭靖一一道来也不迟。

目送拖雷、哲别、博尔忽三人离开后,郭靖想到自己要去桃花岛赴黄岛主的约定,日后怕是很久都不能与大漠的人相见,心中一阵怆然。

“咦,靖哥哥你看这是什么?”黄蓉指着一旁的青草从中捡起一件金灿灿的东西。

草丛里的东西在朝阳照射下闪闪发光,黄蓉将它捡起来放在手中把玩,原来是一顶金盔,盔上还镶着三粒龙眼般大的宝石,她不由惊呼道:“难不成是完颜洪烈的金盔?”

郭靖凑过来低语道:“正是!多半完颜洪烈就躲在这祠堂里,我们寻了半夜没找到他,没想到他自己反倒送上门来了,蓉儿,我们快点把他找出来。”

“好。”黄蓉眼中狡黠之色一闪而过,她将完颜洪烈的金盔放在手中上下玩弄着,然后手按在一边的断墙上往上一跃,道:“我在上面看着,靖哥哥你在下面找。”

郭靖笑道:“那你看着别让完颜洪烈跑了。”

说完他便冲进了祠堂之内。

完颜洪烈躲在祠堂内院,心中暗暗焦急。昨夜他率兵追击蒙古的拖雷,不料他们有高手埋伏,不但让他损失了精兵无数,还落得个狼狈逃窜的下场,到最后躲在这一方破旧的祠堂之内。

眼瞅着郭靖的脚步将近,就快要发现他,完颜洪烈一咬牙,从暗处冲了出去,抬手全力往郭靖背心打去一掌。

“完颜洪烈!”郭靖听闻身后风声响起,料到这人必是完颜洪烈,只见他反手横劈,一招神龙摆尾将完颜洪烈打飞撞上后面的墙壁,生生喷出一口血来。

黄蓉先前听到郭靖怒吼怕他遭遇到强敌,此刻赶进来看到这一幕,不由拍手赞道:“靖哥哥,你的降龙十八掌又进步了。”

郭靖憨厚的笑笑,然后看向那边受重伤的完颜洪烈道:“完颜洪烈,你作恶多端,今日我就要杀了你为我爹娘报仇!”

“休要伤我父王!”

杨康此时恰好赶到祠堂,他将完颜洪烈扶起身,然后横剑在前,挡住郭靖的动作。

“杨兄弟,我知道你顾念这人对你的养育之恩,但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今日我定要手刃了他。”

“想要杀我父王,就从我的尸体上过去。”虽然知道亲生父母因为完颜洪烈而死,但杨康顾念完颜洪烈的养育之恩。

生儿不及养儿恩,今日完颜洪烈有难,他绝不会坐视不管。

“杨康,你认贼作父,不是我兄弟。”

“我从没认你是兄弟。”

“你——!”

郭靖本就不怎么会说话,此刻找不到话来反驳,见杨康身后完颜洪烈挣扎着要离开,他立刻微屈左腿,右臂内弯划了个圆圈,然后左手往前平推,掌风朝着完颜洪烈推去。

这一招正是降龙十八掌里的亢龙有悔,杨康在别庄内见郭靖使过,心中一惊,脚下轻功用到极致,他将完颜洪烈往窗外一丢,道:“父王,你先走。”

郭靖和黄蓉见状也要去追,却被杨康一把承影剑给拦了下来。

“我说过,休要伤我父王。”

黄蓉面有讽色看向杨康道:“杨康,你认贼作父,是金国的小王爷,以后真是前途无量啊!”

“你不用讽刺我,完颜洪烈是我的父王,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事实。”

“认贼作父,今天我一定要替杨伯伯和杨伯母狠狠教训你!”

郭靖说罢,就和杨康缠斗起来。

杨康手持承影剑,室内红影不断闪动,他自恃九阳真经里的内力,催动着天山剑法和郭靖相斗,天山剑法轻盈飘逸,此刻杨康的身姿翩若惊鸿矫若游龙,比起郭靖平淡无华的降龙十八掌数不知要华丽上多少倍。

再者杨康学的是武学之尊九阳真经,虽然经脉不通,但是内力精纯,一招一式中的内力都将郭靖压制住,无法施展出降龙十八掌的奥义。

黄蓉怕郭靖出事,中途想要帮忙,却被杨康一道劲风点住穴道不能动弹。

她只能看漫天剑雨之中,杨康手中的承影剑快如闪电对朝郭靖刺去。然就在剑尖将要刺入郭靖胸口的时候,杨康停住了攻势。

将剑往地上一插,紧紧握住剑柄,杨康沉声道:“我不想杀你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