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少林

小说: 射雕之风起梅落 作者: 迷迭香熏 更新时间:2015-05-10 00:26:00 字数:4034 阅读进度:17/80

河南少林寺,时间的年轮并未在它的身上留下痕迹。即使倒退百年,少林寺的模样还是和梅超风在现代参观时相差无几,青砖白瓦,古朴庄严,高山仰止,钟声不绝。

当然,还有那从山脚而上一直蜿蜒盘旋的层层阶梯。

梅超风暗想,如果不是有外挂的轻功,她会累死的,真的会累死的。

将小丹彤抱在怀里,梅超风走上前敲门,少林寺里的小沙弥应声打开门,竖起掌问道:“请问两位施主来少林寺有何事?”

“我们找悟心师父。”

“悟心祖师伯?”

虽然不知道这个祖师伯代表悟心年纪有多大,但梅超风还是维持着笑容回道:“没错。”

“两位施主里面请,我这就令人向祖师伯通禀。”

跟在小沙弥的身后,进了少林寺的一座偏殿,耳边古钟声幽幽不绝,环境清幽怡人。小沙弥给梅超风和杨康两人端上茶水后就退下了。

等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样子,开始的那个小沙弥进来了,他歉意一笑,道:“两位施主,悟心祖师伯说他被掌门惩罚要面壁思过,不能见客。”

“面壁思过?”

“是的,前日里悟心祖师伯不小心把藏经阁烧了起来,掌门师叔因此罚他在藏经阁里面扫地外加壁思过。”

“藏经阁被烧,那里面的佛家经书呢?”千万别把有九阳真经的给烧到了。

“所幸只有外围的几本佛经受损,其他的都无碍。施主问这个做什么?”谈到自家藏经阁,连小小的沙弥也紧张的看着梅超风。

这个问题梅超风早就想到过,她拉过杨康道:“是这样的,我们此行来的目的,一是为了找悟心师父,一是为了给我的弟弟祈福。弟弟他自小体弱多病,前些日子家里来了位相士,说是只有潜心向佛才能身体健康,父亲母亲不愿意弟弟出家,就想到少林寺是百年古刹,昔年达摩东渡传法,玄奘西行取经,必然是佛缘深厚,弟弟能在少林寺抄写几本佛经,达到祈福的目的。”

小沙弥听了点点头,看着杨康道:“我看你弟弟神清气爽,没想到从小体弱多病,希望抄写佛经能帮到他,阿弥陀佛。”

——小师傅你真是慧眼如炬,梅超风腹诽,继续道:“不知要如何才能在寺内抄写经书?”

“这件事我可不能做主,必须要掌门师叔同意。”小沙弥道。

“那小师傅能否帮我们向掌门师父通报一声?”

“可以啊,”小沙弥双手合十,道:“我这就去说,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如果茶凉了,就在外面的小木屋里换上就是。”

等小沙弥远去后,杨康道:“这小沙弥不简单。”

“能称少林寺掌门为师叔,必然是觉字辈的弟子,只是不知道他怎么成了看守大门的沙弥去了。”对于江湖上的事,梅超风也有耳闻。

少林寺掌门玄闻今年年逾六旬,起三位师兄弟年岁也相当,亲传弟子不过十人。是以刚才小沙弥称呼掌门,梅超风就猜到这人来历不简单,不过会是那十个亲传弟子中的哪一位,她就不清楚了。

手指戳在小丹彤圆乎乎的包子脸上,梅超风心中暗道:“真不知道你的父亲,那位悟心祖师伯今年有多少岁了,千万不要是鹤发鸡皮的老头子才好。”

大约一刻钟后,小沙弥回来了,他直接带着梅超风和杨康往寺内走去,边走边说道:“掌门师叔说少林寺本就秉着弘扬佛法的道义,施主姐弟既然愿意抄录经书洗涤心灵,那便广结善缘,请施主自行在藏经阁内挑选经书抄录。正好你们也可以在藏经阁里见到悟心祖师伯。”

就这么简单?梅超风不敢相信,她原本还准备了一套说辞,若是少林寺的人不同意,她便夜探藏经阁,反正以她的武功,这世上还没有几个能拦下她。

小沙弥将梅超风和杨康带到藏经阁门口,手往前一伸推开门道:“两位先进去,我就不多陪了,先告辞了。”

“多谢小和尚。”

刚和小沙弥道别道别,小沙弥就一溜烟小跑离开了,梅超风觉得古古怪怪的,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转身踏步走进藏经阁。

一只脚刚踏进去,另一脚还在外面,藏经阁里立刻飞出无数本经书朝两人袭来。

“啪!”

“啪!”

“啪!”

经书不断掉落在地,梅超风果断缩回脚,来不及拉杨康,他整个人已经被经书给掩埋掉,好不狼狈。这时候从藏经阁里走出来一个中年人,四十来岁的年纪,器宇轩昂,眉宇开阔,脸部轮廓十分硬朗。假如不是那个光溜溜的脑袋,此刻他倒竖起眉毛的动作应该是英气逼人,而不是喜剧非常。

怀里的小丹彤突然“哇哇”大哭起来,黑溜溜的眼珠子直直看着对面的和尚,梅超风心中一动问道:“可是悟心师父?”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手持扫帚,和尚态度十分凶恶。

小丹彤眼泪汪汪的看着和尚,伸出手只要对方抱抱,样子好不可怜。

将小丹彤的脖子上挂着的玉佩取下来,梅超风道:“我受人之托,要找到悟心师父,问他一句,可还记得三年前襄阳城外的柳依依?”

和尚看着梅超风手里的玉佩,显然震惊住,他道:“柳依依?她让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这么说,你就是悟心师父了?”

“没错,我就是。”

将小丹彤送到悟心的身边,梅超风道:“这是你的孩儿,柳依依已经死了。”

“她还那么年轻……是怎么死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当我发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似乎遭到仇家追杀然后不敌,濒死之前她留下遗书,希望有好心人能帮忙将这个孩子送到他父亲的手里。”

抱过小丹彤,粗糙的手指抚摸着小丹彤的脸,悟心眼中带着珍惜与怜爱。似乎知道眼前的和尚是自己的父亲,小丹彤笑嘻嘻的玩着悟心的耳朵,拉-扯-拉-扯,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这就是我和依依的孩儿?依依,为什么你不告诉我,若是你告诉我,当年我又怎么会在少林寺里出家?是我负了你,是我负了你……”

悟心的情绪显然失控了,好在他很快恢复过来,他道:“当年,我是岳飞将军帐下的一名军士,我叫韩元。岳飞将军被皇帝召回身死后,我们不敌金国兀术偷袭,竟然全军覆没,我被金人所伤差点重伤死去,是依依救了我。依依是个善良的女子,当时我满身血污,她一点都不嫌弃,为我请大夫,为我熬药,为我换洗伤口……”

梅超风和杨康都明白,这个时候悟心应该很想将自己和柳依依的事情说出来,好将胸中的悲痛发泄出来,因此他们俩没有打断悟心,静静听着。

“依依是襄阳一家武馆馆主的女儿,从小生得伶俐,遇事果断坚强,做事毫不输给男儿。我和依依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直到那一日,依依的父亲找上我,他让我不得不面对现实。我比依依整整大了二十岁,依依的青春经不住我的折腾,也就是那时,往日军营的兄弟找到我,说是要去刺杀秦桧,我不能忘记岳飞将军的恩情便顺了兄弟的请求,此去凶险万分,想到我和依依之间的差距,我忍痛离开了她。我哪里知道她竟然怀着我的孩子……”

“后来,刺杀秦桧失败,我跌下山崖,被少林寺的圆通大师所救,拜他为师,圆通大师死后,我变成了少林寺辈分最高的人,可惜我向佛之心不够,便自请留在藏经阁里打扫。”

“今日若非有你们,我竟不知依依为我留下一女,她取名丹彤,定是依依不忘我们的约定,铁骨丹心,彤史永留。”

“那你今后想要做什么?”梅超风问。

粗糙的手指顺着小丹彤额上的碎发,仿佛是手心里的珍宝,悟心道:“我原本想在这少林寺中终老一生,现在有了依依,我就要还俗,我要给依依一个美好的童年,让她无忧无虑的长大,嫁人,生子,有自己的一个美满家庭。”

梅超风和悟心就小丹彤的未来谈了很久,末了悟心奇怪道:“这藏经阁平是少林重地,你们怎么会闯进来?还是趁早离开,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梅超风心说要遭,便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悟心,悟心听了之后笑道:“你们被觉远骗了!”

“觉远?”

“就是在少林寺门口给你们开门的那个小沙弥。他可不是什么小沙弥,他是玄敏的徒弟,少林寺里掌门下面辈分最高的人,他最爱调皮捣乱,前两天差点把这藏经阁烧了,便被他掌门师叔罚去山脚看大门了。”

“可是他说藏经阁是你烧的?”

“胡说,我怎么会烧藏经阁。”悟心双目突然一凝,看向窗外,大声道:“觉远,你竟敢开祖师伯我的玩笑?”

只听见外面一声轻笑,然后穿着粗布麻衣的小沙弥从窗外越了进来,手里拿着个红红的苹果,一边被咬了个缺口,倒是很想iphone的标志。

仔细看着觉远完全没有方才的谦虚有礼,倒是多了份痞气。

“悟心祖师伯,他们是谁?竟敢擅闯藏经阁,你怎么还没把他们以扫帚轰出去?”觉远狡黠一笑,故作惊讶道。

挥舞着手里的扫帚,悟心道:“你这滑头,上次烧了藏经阁赖在我的身上,今天还想欺负这两位小友吗?”

“我不是看他们可怜嘛,悟心祖师伯你不知道,这个弟弟,”觉远指着杨康道,“他从小体弱多病要抄佛经祈福才行,你知道掌门师叔肯定不会让外人进藏经阁,我看这位姐姐美若天仙,也就不想拂了她的面子,直接将他们领了过来。我就知道悟心祖师伯是少林寺里最好的人,一定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咦,悟心祖师伯,你怀里怎么会有一个小孩?”

突然发现悟心手里抱着的孩子,觉远大叫,然后半开玩笑问道:“这对姐弟来少林寺找你,不会是要把孩子送给你吧?”

说到小丹彤,悟心的神色缓和下来,道:“这是我的孩儿。”

“什么?!”觉远的声音立刻高了八个高度,“悟心祖师伯,你犯色戒了!”

悟心手上扫帚一挥,觉远立刻被掀翻到一边的墙上,悟心道:“这是我还没当和尚前的孩儿,今日知道自己也有孩儿,也有血脉相传,我便要照顾他,这和尚看来是做不成了,我这就去和玄闻说还俗的事情。”

“啊,悟心祖师伯你还俗了我怎么办?以后没人在戒律堂的师父面前罩我了,你走了我的日子会很惨的,悟心祖师伯,悟心祖师伯你别走啊!”

悟心走到门边,突然回过头看向梅超风和杨康两人,道:“虽然感谢你二人将丹彤送回给我,但是我亦知道你们本意不在此,你们对我有恩,所以藏经阁内经书你们可以随便抄阅,我决不会说出去半个字,只希望你们不要做出危害少林的事情。”

等悟心抱着小丹彤走后,梅超风觉得很失落,和小丹彤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突然离开,还真是不习惯。

似乎是要弥补这种遗憾,梅超风脑中传来提示音。

系统:韩丹彤已和生父悟心相认,完成任务【千里寻亲】,获得经验10000,银两10000,声望5000。

系统:悟心好感度达到65,可翻阅藏经阁内经书。

任务完成了就好,梅超风隐去心中的失落,回过身,看着满书架上的经书,她举起手,拇指和食指相扣在空中打上一个响指,道:“康儿,速速去寻找到《楞伽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