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小孩

小说: 射雕之风起梅落 作者: 迷迭香熏 更新时间:2015-05-10 00:25:58 字数:3953 阅读进度:15/80

“哇哇哇——!”

小孩嘹亮的哭声响彻山间,惊奇林间飞鸟无数,呱呱乱叫。梅超风急忙勒住马,马蹄上扬,嘶鸣一声,似乎也在和山间小孩啼哭相呼应。

“怎么会有小孩子的哭声?”

“好像是从西边的林子传来的。”

早晨的树林里大雾弥漫,不辨方向,梅超风和杨康只能循着声音,向西而行。大概过了半刻钟的时间,两人来到一处百花盛开的地界。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红花绿叶,鲜艳招摇,间或有零星寥落的其他花色穿插其中。而在这一大片花丛中,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正在嚎啕大哭,哭声不止。

梅超风往前一步,花丛中立刻冲出来一只金棕色小兽,张口就朝梅超风咬来。急忙避开,梅超风看着自己的手,上面被小兽的爪子划到,留下三道红痕。

好快的速度,梅超风心想。

下一刻,受伤的手已经被人握住,只见杨康掏出金疮药敷在伤口上,然后在里衣上撕下一块布,给梅超风包扎上,满脸担道:“师父,你没事吧?”

梅超风自上次从皇宫出来后,就不再将杨康当做小孩子对待,此刻少年温热的手心握住了她,她只觉得激动非常,一个美少年在关心她!虽然心里咆哮不止,但是梅超风脸不改色的抽回手,将手上松散的布条用嘴打上个蝴蝶结。

等打好结之后,梅超风才想起,这布条是杨康的里衣撕下来的,她用嘴去打结,丢脸丢大发了。装作不经意往杨康的方向看过去一眼,还好,杨康没有往那个方向想,只是见她望过来时急忙道:“师父,康儿只是见你手上心里急切,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

……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梅超风摆摆手,指着花丛中的小孩说:“这个小孩子被丢在这里,身边又有灵兽相随,不简单不简单。”

若非这里是射雕纯武侠世界,她差点就以为自己遇到了天材地宝,并有灵兽守护。

花丛里的小孩见到刚才金棕色小兽将我划伤之后竟然摇摇摆摆的站起来,朝着杨康走过去,嘴里依依呀呀的说着些听不明白的话,

金棕色小兽一直守护在小孩的身边,跟着小孩的移动而移动,见小孩准备爬到杨康怀里时,立刻对杨康龇牙咧嘴,发出“呼呼”的警告声。

“看来这小孩很喜欢你,然后他身边的金棕色小兽非常讨厌你。”梅超风总结道,其实近距离观察,梅超风可以肯定这只金棕色小兽就是传说中的小熊猫,它的皮毛并不是全是金棕色,在眼睛和耳朵边缘有白色斑纹,毛茸茸的尾巴左右乱晃。

小熊猫是食肉动物,但是无毒。

“师父,现在怎么办?”小孩爬到了杨康身上,揪着他耳后垂下的一缕头发玩得不亦乐乎。

“你先抱着。”梅超风走过去,注视着小孩粉雕玉琢的脸,吹弹可破的皮肤,黑珍珠般得眼睛,像小扇子一般扑闪扑闪的睫毛,真的是好可爱。梅超风伸出一根手指,在小孩的脸上戳一下,那里的皮肤立刻凹陷下去,等梅超风手指离开,立刻反弹起来。

弹弹弹弹……梅超风玩得不亦乐乎。

然后,小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小熊猫见小孩哭出声来,立刻跳起来朝梅超风攻击过来。

“师父!”

杨康立刻担忧的提醒道,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下一秒梅超风已经捏着小熊猫颈项后面的皮毛把它提了起来。小熊猫在师父的手里使劲挣扎,作势欲咬,但是被师父几个爆栗砸下去竟然异常的安静下来。

“唔,这个小孩到底是谁家的?”梅超风看着小孩,疑问道。突然出现在深山老林里的小孩,身边没有其他人只有一只小熊猫,实在可疑。

小孩好像知道梅超风疑惑似的,依依呀呀的从杨康身上往外探,意思好像要梅超风抱一样。梅超风狐疑的伸出手,然后小孩就着梅超风的手攀岩到对方身上,肉嘟嘟的手指往花丛后面的石洞一指。

“你是让我们去那个石洞里面?”

小孩合起手拍掌,然后张嘴笑起来,粉嫩嫩的嘴唇里面一望无垠,当真是无齿之徒。

一手提着小熊猫,一手抱着小孩,梅超风怎么看怎么怪异,直接将小孩放到杨康身上,她自己提着小熊猫走进石洞之内。

符合武侠小说的规律,石洞之内总是别有洞天。

遍地的刀枪剑戟,军人用的铠甲,还有大宋图章的旗帜,显然有一位大宋官兵曾在这里生活。越往里走,小孩脸上的表情越欢愉。到了最里面,梅超风看见一个女人伏在石床之上,小孩见到立刻从杨康的怀里探出头,手往那个女人的方向探去。

杨康把小孩抱到女人的身边,但是走近之后他闻道一股尸臭味道,以手探往女人的鼻翼,毫无呼吸。立刻抱着小孩后退,杨康道:“师父,这个女人死了。”

梅超风也很诧异,她没有想到居住在这里的女人竟然已经死了,是了,如果她没有死,也不会将这个小孩丢在外面的花丛里。看着杨康手里抱着的小孩,梅超风自言自语道:“难道你是这个女人的孩子?”

小孩看自己不能靠近那个女人,又是哇哇大哭,杨康无奈,只能化身奶爸,轻哄着小孩,不消片刻,小孩便在杨康的怀里睡着了。

“师父,现在该怎么办?”

“把那个女人埋了吧!”

将女人安葬在石洞外的花丛中,梅超风又给她立了一个墓碑,用秋水剑在上面刻道:无名氏之墓。

这时候,原本从梅超风手里跑掉的小熊猫忽然从山洞里钻出来,嘴里叼着一个黄色的物体,来到梅超风面前,它将纸张吐在地上,然后后退半步。汪汪大眼看着梅超风,好不可爱。从小熊猫的萌杀动作中回过神,梅超风捡起地上的东西,发现这是一封信。

将信拆开,梅超风大致浏览一遍,然后目瞪口呆。信上只有寥寥数行字,大概意思是这个孩子是少林悟心之子,请有缘人将他送到少林。

系统:触发任务【千里寻亲】,任务内容:护送韩丹彤前往少林寻到生父悟心,玩家梅超风是否接受任务,60秒后自动视为接受。

嘴角抽搐,看着在杨康怀里睡得安稳如同小天使一般的小孩,梅超风心里低喃道:“原来还想着捡个小孩回去玩的,现在玩不成了。”

将信给杨康看了,两人商议着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就将这个小孩送到少林。虽然小孩的生父是个和尚,但是和尚犯了戒让人给他生下了孩子,他就必须承担下责任。

夜里,杨康一边搅动着篝火,一边问道:“师父,你很喜欢小孩子吗?”

“不喜欢,小孩子很烦人的。”

“可我看你很喜欢丹彤。”

“她听话,懂事,不一样。”说话的同时,梅超风的手指也没闲下,一点一点戳在韩丹彤水嫩嫩的皮肤上,戳戳戳戳……

杨康不说话了,他心想,师父你是觉得小孩子戳着好玩对吧?

——————

尹志平觉得自己运气很好,竟然可以遇见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一袭红衣飞扬,青丝如墨,面若冰霜却高绝清雅,他很少出山,见到梅超风就觉得世间美人大抵都是如此,是以后来在古墓见到小龙女,也就少了那份惊艳,动了一分从容。

丘处机却觉得自己很倒霉,竟然会遇见一个让他掉了很多次面子的可恶女人和一个他一辈子都不想再认的孽徒。

“哼,杨康,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输人不输阵,丘处机正对着杨康和梅超风道。

“丘道长,你我已无任何关系,我为什么不敢出现在你的面前。”扶稳胸前的小丹彤,杨康朗声道,这个所谓的师父几月前在城门一战中险些要了他的性命,若不是师父出手相救,他现在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所以对于丘处机,他是半分好感也无。

“孽徒!”丘处机气道。

端坐在马上,梅超风俯视着站在下面的丘处机师徒俩,梅超风道:“丘道长,你莫不是忘了那天吃的教训,怎么还想领教一下我的笛音吗?”

“你……是你!”丘处机万万没有想到那天攻击他们的神秘高人竟然会是梅超风,手中的拂尘颤抖,那一战丘处机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到现在胸口还会隐隐作痛。

想到仇人就在眼前,他却不能力敌,长叹一声,丘处机道:“今日我技不如人,不能为全真教清理门户、不能斩杀妖女,他日必取尔等项上人头!”

“你有那个本事吗?”梅超风讽道。

丘处机被气到,一口气没提上来,大脑缺氧,脸红脖子粗了。

丘处机字字珠玑,仿佛梅超风和杨康是十恶不赦之徒一般,杨康心中生气,别人说他什么都可以,但是万万不能伤到他的师父,拔出承影剑,杨康就想跳下马和丘处机大战一场,不想杀气惊动到怀中的小丹彤,小孩眼睛一眨,嘴一撇,“哇哇哇!”

杨康忙停下来,哄着小丹彤。

丘处机刚好缓过一口气,看着马上梅超风杨康以及小丹彤,眼中闪过一道震惊之色,道:“你们、你们简直是有悖人伦,竟然还有了孩子!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唔!咿呀咿呀……”

所以说,道长你真的想太多了。

梅超风掏掏耳朵,想也没想就封住了丘处机的穴道。

她道:“丘道长,收起你脑子里的那些龌龊思想,还有你,”梅超风伏在马上,垂首看向一边呆愣的小道士问道:“你们道长说了胡话,你应该不会和他一样愚钝吧?”

尹志平被梅超风的风姿所迷,此刻尚云里雾里,听到梅超风一问,心道师父性格偏激,惹怒了仙子,他不能这样,于是拱手一揖道:“是非自在人心,志平不敢妄论。”

“你是尹志平?”梅超风眯起眼,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十七八岁的年纪,个子大概有一米七的样子,脸很白,长得倒也十分清秀。

“仙子知道我?”尹志平此刻又惊又喜。

——知道知道,你可是金庸笔下十大该杀之人。

点点头,梅超风道:“全真教的道士,丘处机的徒弟,听说过。”

那边,杨康哄完小丹彤,就看见自己的师父和一个小道士絮语交谈着,心中一紧,待看到那道士长得也是马马虎虎,放下心来,策马挨着梅超风道:“师父,丹彤又睡了,我们走吧。”

“恩。”点点头,梅超风拉稳缰绳,绕开被点住不动的丘处机,沿着官道离开。

以下博君一笑:

“师父,我解不开你的穴道!”尹志平道。

“%¥#@%¥#¥@##¥#@”

“师父,我听不懂你说什么?”尹志平无奈道。

“%¥#@%¥#¥@##¥#@”

半晌后

尹志平喜道:“师父,我带你回山上,让师叔师伯给你解穴!”

于是,尹志平背起丘处机往山上赶去,丘处机毕竟是成年人,重量摆在那儿,尹志平背着十分吃力,虽然他是丘处机的徒弟,但是他内力不济、轻功不佳,一路上没少让丘处机磕磕碰碰到,一会脑袋撞上参天大树,一会脚被路上带刺的藤条划到,一会被树上掉下来的果子砸到头……

等到了全真教大殿之上,丘处机已经满脸大包,衣衫褴褛。

连他的师兄师弟都认不出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