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护短

小说: 射雕之风起梅落 作者: 迷迭香熏 更新时间:2015-05-10 00:25:54 字数:3524 阅读进度:10/80

一番乱斗之后,郭靖跑了,黄蓉跑了,穆念慈跑了,杨铁心跑了,包惜弱跑了,留下完颜洪烈对着手下的人大骂:“废物!一群废物!给我追!”

只见铁骑如电飞奔而来,完颜洪烈和完颜康率领一众高手骑马扬长而去,留下背后尘土飞扬。

于是,现场只余下梅超风一人。

王府的仆人刚才见梅超风和掳走王妃的人在一块,都认为她已经叛离了王府,但此刻她留在王府不走,众人不知道她何有目的,却又忌惮她实力叵测,全都在旁观望,没有人敢做出头鸟找她的麻烦。

没有人管自己,梅超风就自己更生,朝着自己的小院落走去。

绿竹园内,茶娑浅香,梅超风端起石桌上的香茗,浅尝一口,却是已经冷了。

“梅师父……”院内的仆人都听闻梅超风叛离的消息,此刻见到她回来,都是战战兢兢对待。

“怕我做什么!”梅超风以手托腮道:“我又不是老虎,又不会吃了你们。”

众仆人胆战心惊,心道:就怕你杀了我们。

一个人躲回院子里,梅超风打开游戏面板,整理背包里的东西。她估计这次混乱以后她就不能在王府里呆了。如果完颜康跟了包惜弱走,她还在王府里给谁做师父;若是完颜康选择跟着完颜洪烈留在金国,就凭她刚才帮着杨铁心和包惜弱相认这件事,这师父也做不成了。

唯今之计,只有跑路。

数数背包里的东西,鸡腿50个,糕点100份,金首饰50件,金条600根。

看着最后的六百根金条,梅超风不厚道的笑了。在王府六年,六年七十二个月里,她每个月都会去账房领八根金条出来,假意说把这个数字吉利,实则最大限度的为自己敛财。

然后就是自由点数的分配,升级时系统自动给她在内力、气血、精神力三方面加成,她还有2000的自由点数可以分配,看着高得吓人的内力值,梅超风决定不给内力加成了,一股脑的把剩余的2000血加到气血上,她的血牛目标呀!

“叩叩叩!”

院外敲门声响起。

梅超风出去开门,看见王府一干侍卫手拿明晃晃的长刀对她虎视眈眈。

“怎么有事?”往前踏出一步,梅超风问。

只见一干侍卫虽然手持长刀,却是不敢上前。梅超风往前一步他们就后退一步。

“梅师父,小王爷临走前要我们转告与你,请你留在王府不要离开!”终于,有一个胆大点儿的侍卫说出了他们此行的目的。

得,梅超风关上院子里的大门,这便宜徒弟还怕她跑了。话说承影剑可是十大古剑之一,削铁如泥、摧金断玉,她眼睛都不眨的送给完颜康,也算是抵得上这些年在王府的花费开销了。

既然打定主意要走,梅超风就不想多留,外面那些个侍卫武功菜得很,随便一个技能,诸如【排山倒海】就能把他们从王府的东院给轰到西院去,但是做人要低调,仔细想想她还是翻墙跑路吧。

将拿出来的金条首饰重新装回背包,反正不占负重,梅超风吹熄屋内的蜡烛,然后拉开窗子,运用起轻功,身形似电,犹如一缕青烟飘走。

不,应该是一道红影。

红色实在是太显眼了,在轻功技能上梅超风又没有输出太大内力,跑得也不快,很快就被留在王府的二流高手发现,大喊道:“不好了,梅师父跑了!”

梅超风脚步一顿,然后加大内力输出,这下子跑出来准备捉拿她的人,愣是连一个影儿都没瞧见。众人心惊,这还是人吗?简直就一红衣女鬼。

如果梅超风知道这些人心里的想法,一定会折回身,在自己脸上涂上红墨水,装鬼吓死他们。好在梅超风已经跑远了,风声太大,她什么都不知道。

——

当梅超风跑到城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杨铁心和包惜弱双双死去。

郭靖、黄蓉、江南七怪、王处一和另外两个道士正与完颜洪烈一干人等对峙着,那两个道士里长得比较年轻的梅超风认识,正是每年都会到六王府指导完颜康武功的丘处机。

这个牛鼻子道士一直说全真武功多么多么厉害,让完颜康辞了她这个师父,结果每次都被她给打趴在地上,是以每次丘处机见到她都没有好脸色。

在梅超风这儿,丘处机的面子可以说是掉光光了。

丘处机一直在旁边劝说着完颜康跟他们走,不要忘记他宋人的身份,不要再认贼作父。

完颜康扶着包惜弱的尸体,虽然心中悲切却还是摇头道:“丘师父,父王对我有养育之恩,我若因为你们的一句话而离开父王,是为不孝,如此不孝之举,完颜康断不能做。”

完颜洪烈在一边欣慰点头,方才他见包惜弱为杨铁心殉情,想到自己当初千方百计得到包惜弱,对她百般讨好却得不到一个好脸色,今日她虽然身死,脸上却是心满意足、喜不自胜的表情,让他怎能不心痛,这十八年来,包惜弱心念故夫,他何曾得到过她一丝笑颜?

好在康儿,他当做亲生儿子养了十八年的完颜康对他却是一心一意,不辜负他的一番苦心栽培。完颜洪烈看向完颜康道:“康儿,父王的好儿子,父王发誓,你今后一定会是大金国的王爷,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说完,完颜洪烈就要带着完颜康离开。

“孽徒,你认贼作父,我丘处机没有你这样的徒弟,今日我就将你逐出师门,你一身武艺尽是我所教导,我便废了他去!”丘处机说完就发动奇袭,众人不察让他抢了先机转瞬便到了完颜康身边,一掌径直朝完颜康的胸口拍下。

“康儿小心!”

“小王爷当心!”

众人想要赶去相救却都比丘处机慢上一步。

“啊!”丘处机突然后退一丈,抓住用功的右手大声叫道,只见丘处机的右手上出现一道长约三寸的伤口。

一旁,完颜康持剑而立,承影剑上还滴着鲜血。原来丘处机没想到完颜康手里会有如此利器,大意之下被完颜康的剑气划破了手掌。

“丘处机师父,”这次完颜康连名带姓称呼丘处机道:“我的师父并不是你一个人,你若是想要废掉我的武功,还需得另一位师父同意。”

“你说她?”丘处机想到常住王府的那个红衣女人,她的武功高深莫测,自己几次试探都被她轻松化解。害怕那人就在一边,丘处机警惕的在四周张望,确定那人不在场时才道:“你那位师父现在不在这里,我今天要替全真教清理门户,我丘处机没有你这样一个认贼作父、弑师叛变的徒弟!”

说完,丘处机扬起手中拂尘,几步朝完颜康攻去,身法变动迅捷无比。完颜康毕竟比不得丘处机这样的老江湖,丘处机先是挥动袍袖,继而用拂尘夺去完颜康手中的承影剑抛至一边。

完颜康见承影被夺,急于将剑取回来,不察丘处机已至身前,呼出一掌向他胸口打来,来势汹汹,完颜康只得回以一掌,只听啪的一声响,两掌相交之处冒出丝丝轻烟,两人竟是比拼起内力起来。

完颜康习有两类武功,一类是梅超风的天山剑法,空有剑招而无心法;一类是丘处机的全真武功,既有外加工法又有内门心法。

是以此时承影被夺、两人单纯比拼内力,完颜康不是丘处机的对手,他只觉得胸口一怔,整个人往后飞去,若不是王府内的高手及时将他接住,定会撞上身后的土墙。

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完颜康道:“丘师父既然不喜欢完颜康,完颜康自请出门就是。”

说罢,完颜康扯下锦袍下摆,就着口中所吐鲜血写下他与丘处机恩断义绝,再无师徒关系的语句。

且说梅超风在城墙上,原本是抱着看戏的态度,可是看到完颜康被丘处机打得吐血,心中不知道为什么一动,立刻从背包里拿出离歌,放于唇边,薄唇轻启,一首长相思,瞬时倾泻而出。

笛声如金翠悦耳,其中暗含的内力却让人心智全失。

离歌的技能是群攻,是以在场内力稍低的都痛苦嚎叫起来,捂上耳朵在地上不住打滚。

江南六怪围在一起,六人功力合在一处勉强能抵抗住笛音干扰。至于郭靖黄蓉早已被点了睡穴,这才幸免于被笛音波及。

丘处机更是心神难定,因为梅超风将攻击重点对准他一人,此刻他疯癫欲狂。

马钰内力精深,见状立刻抵住丘处机的背心,传过去内力让他安静下来,然后抵抗住笛音绕耳,马钰朗声问道:“敢问是哪路高人,还请现身一见?”

这一声暗含磅礴内力,震得众人耳边嗡嗡作响。

“师父……”感觉自己完全没有被笛音影响,完颜康低喃,然后抬起头,眼神中饱含着期望,四顾环望,激动道:“师父,师父,你在哪儿?”

没有人回答,马钰知道有高人在帮着金人,他们继续待下去必然不会讨好,于是点住丘处机的穴道,与江南六怪、王处一等人匆忙逃离开去。

见丘处机等人离开,梅超风也收起离歌,笛声立止。众人心神缓和,只见城墙之上,一抹红影飞下,黑发如墨,红衣张扬,正是刚才一直在上面观望的梅超风。

走到完颜康身边,梅超风从背包里取出活血丹,递给完颜康两颗,道:“吃了吧!”

活血丹,补气血,一颗可补1000气血,两颗刚好能缓解完颜康身上的伤势。

完颜康不疑有他,直接放入口中,吞咽下去,直觉丹田之处内力涌动,继而身上被丘处机打出的内伤竟然在准瞬间好了。仅仅因为刚才师父给他的两颗丹药竟有如此奇效,完颜康不由激动的抬起头,他的师父,在暗中保护着他,为了他的伤势拿出了灵丹妙药。

“师父……你来了。”

千言万语,万般思绪情牵,又岂是一句话就可以说得出道得明。

完颜康现在哪里知道,梅超风的背包里,活血丹已经多得她每天当糖磕着玩,是以很多年后当他知道真相之时,又倒吐了三升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