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反唇相讥

小说: 全系魔法师:逆天五小姐 作者: 花叶不相见 更新时间:2019-02-11 18:14:54 字数:3517 阅读进度:46/64

羽水瑶下车,此时天光正好,眼前巍峨的建筑有些像古罗马建筑风格,高高的雕花石柱,磅礴大气的拱门,一望无际全是灰白色的屋顶。

这座皇宫东南高西北低,背靠南山,前有一条护城河,这是风水堪舆所追求的“天地之势”。又因所依之南山来脉悠远绵长,起伏蜿蜒而成为整座皇宫的“生气”来源,是整座皇宫成为藏风,聚气之地。

“羽家主,你来了,快快请进。”以为长相威严身材壮硕头戴紫金玉冠身穿龙纹的男子朗声说道。

羽水瑶看过去,那应该就是当今南城太子轩辕穆了。

羽青松忙行礼,连道:“不敢不敢,竟然让太子在刺出迎接,老夫惶恐啊。”

轩辕穆扶住羽青松的手:“家主这么说就见外了,快进去吧,父皇可是都等的着急了。”

羽水瑶看着太子被以羽涵儿为首的几个女子围住,眼中满是不以为意,不过一个草包太子罢了。

一群人中不时传出一阵阵娇笑,轩辕穆显然乐在其中,一抬首见不远处竟然还有一位美人,皓腕凝霜,昆山玉碎,芙蓉泣露都不足以形容这位美人的容貌和身子,当下就推开羽涵儿朝那位美人走去,非常有礼地问道:“不知这位小姐是?”

羽水瑶看着轩辕穆那眼中跟三皇子一样的神色,冷冷道:“羽水瑶。”

太子虽在宫中,可手下幕僚众多,自然知道这羽水瑶可是最近的风流人物,只是不想居然容貌都这么出挑。

“原来是羽族五小姐啊,幸会幸会。”

羽水瑶淡淡点头,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可说的。

可是太子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脸皮厚,见羽水瑶冷着脸不说话也不生气,只觉得美人动怒更有风趣,当下就自顾自的熟稔这说起话来。

“听说五小姐前些日子得了你们羽族家族测试的第一名,我还没来及亲自祝贺,在这里向五小姐赔罪了,还望五小姐莫怪。”

“哪里。”

羽涵儿见太子居然都围着羽水瑶团团转,热脸贴着冷屁股还笑的那么开心,当下就炸了。

大步跨过去,开口就是一阵嘲讽:“太子怎么跟这个没有礼数的废物在一起,宫宴快开始了,咱们还是早些进去吧。”

太子见羽涵儿居然说羽水瑶是废物,想到那个传言,又看看眼前活生生的羽水瑶,怒道:“四小姐,五小姐是你的妹妹,你怎么不护着她反而说起她的不是来,本太子看,你才是没有礼数的那个吧。”

羽涵儿像是猫被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太子!您是被这个废物蒙蔽了,您还不知道吧,她可是三皇子的未婚妻,现在居然不知廉耻抛头露面的跟你在这说说笑笑,可不是水性杨花不知礼数吗。”

太子皱着眉,似乎在思索羽涵儿所说之话的真实性。

羽水瑶虽不喜欢太子,可是更不能容忍羽涵儿败坏她的名声,侧身道:“羽涵儿,你是不不是糊涂了,今早出来没吃药吧。我记得,平日里和三皇子走的最近的,除了羽灵儿可就是你了。

而且你和羽灵儿关系不好不就是因为三皇子吗,现在你又跑来讨好太子,难不成,是想两手抓么?”

太子何等人也,自然也知道三皇子之前去羽家大多都是和那羽灵儿苟且,甚少见羽水瑶,反而这个羽涵儿……

羽涵儿看着太子眼中的厉色,急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太子您别随便信她的话,她都是胡说八道!”

太子看着羽涵儿那明显被人抓住小辫子模样的羽涵儿,当即就冷了脸。

“时辰不早了,都进去吧。”

羽涵儿见太子看都不再看自己一眼,横了一眼羽水瑶,忙跟了上去:“太子,您听我解释啊……”

一路走来,亭台楼阁,琉璃瓦与壁墩的高大随墙门,大殿外有一处浅水池,位于池中央的是一块写着“苍山雄踞”形似山峦的巨石。

宫宴虽还没正式开始,可大殿已经是丝竹之声不绝于耳,言笑晏晏,热闹非凡。

羽水瑶刚进到殿内就看见正中央的台子上一群着素纱身姿妖娆的舞女在跳着霓裳羽衣舞,一旁的乐师奏着琵琶伴奏。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太子来了。”众人纷纷侧目,一见是太子领着羽族的人,另外两大家族的纷纷打招呼。

一位面容非常沉闷的中年男子坐在座位上朝羽青松拱手,旁边的夫人也朝陈心兰微微点头示意。

那应该就是王后的父亲和母亲了。

王后沐汝漪,出身三大家族之首的沐族,父亲沐照祥,母亲白馨。

白氏身边还有一位看起来很是活泼灵动的少女,雨过天晴色的绸衣绣着栩栩如生的青鸟图案,随着少女一颦一笑光彩淋漓。

那应该就是王后最小的嫡亲妹妹沐汝新,根据阿大他们打听回来的消息,这个沐汝新是沐族的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据说已经导师中级了。

还有一位留着一小撮山羊胡子的的中年男人,眼中时不时的闪过一丝精光,笑呵呵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朝羽青松拱手。

旁边跟着的是一位长相尖利身材消瘦的妇人,应该是三大家族最末位的火家家主火书洋和其夫人赵氏。

羽水瑶眼中划过一丝了然,眼光并未多做停留,低调地跟在一群人的最后面随着众人移动。

羽青松一一拱手回礼,然后领着羽族的人在帝座下右手首位坐下。

按着座位顺序,帝座左手下是沐家,然后是火家,右手下是羽家,还有丹药工会的人。

羽水瑶看到了沐天放和龙之冉,两个人都朝她挤眉弄眼,羽水瑶都没搭理。

沐天放原本就被沐汝新吵得头疼,正想着尿遁,忽然看到一道熟悉的碧影,忙朝她打招呼,没想到羽水瑶目不斜视坐在座位只顾着吃东西,这个女人,是饿死鬼投胎么。

饶是这样想着,沐天放还是兴高采烈的跑过去,“哎,你也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羽水瑶正一口饮尽杯中的梨花露,懒懒的回道:“不是下令所有人都要来吗。”

大殿的座位都是直接铺了一个绒殿,在加一层凉席直接坐在地上,所以垫子做的很宽。

沐天放直接坐在了羽水瑶旁边,挠头:“也是哦。”

羽水瑶正夹了一口剥好的荔枝送进嘴里,顿时一阵清甜,羽水瑶脸上也露出了那种只有遇见美食才会有的慵懒得意的表情,像一只偷腥的猫。

沐天放看的心痒痒,也夹了一筷子:“真有这么好吃吗?”这荔枝他以前就吃过,怎么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没想到刚要送到嘴里就被人劫了胡,来人拿着一把骨扇,一把抢走荔枝塞进嘴里,然后冲沐天放挑眉:“嗯!真是舒爽!”

沐天放气冲冲的站起来:“龙、之、冉!”

“嗯?有事吗?”龙之冉见沐天放站起来,一咕溜的坐到了沐天放的位置上:“正好!”

沐天放见龙之冉不仅抢了自己的荔枝,还抢了自己坐在羽水瑶边上的座位,一把抓住龙之冉的领子:“你给我让开,这是我的座位!”

龙之冉一把掀开他的手,手中骨扇“唰”的一声打开,朝对面怒了努嘴:“喏,那才是你的座位!还有啊,不要跟我动手,你可要清楚,这差一级的区别那可是天差地别啊,这里这么多小姑娘,到时候吓着她们就不好了。还有,你知道我这衣服多贵就上来扯,扯坏了你赔得起吗!”

龙之冉小心翼翼的将自己被沐天放弄褶的衣服抚平,然后朝羽水瑶笑。

沐天放还想说些什么,可他知道龙之冉的实力,而且最可恶的是,从小到大这个死洁癖就一直比自己高一级,自己可没少栽在他身上,想了想还是觉得文明一点,跑到了羽水瑶另一边坐下,愤愤道:“死洁癖,跟个女人一样,就爱打扮!”

龙之冉又“唰”的收回扇子:“你个死小孩,说什么呢!别以为我听不见啊。”

沐天放朝他做了一个鬼脸。

羽水瑶看着他俩饶有兴致:“看来你们很熟。”

“切,谁跟他熟!”两人异口同声。

羽水瑶笑着抿了一口梨花露:“唔,不熟。”

“那是。”又是一阵异口同声。

这下连一直在后面服侍着的瑾月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龙之冉翻了个白眼:“水瑶,你什么时候再炼丹啊,咱们可以一起去魔兽森林找着材料什么的。”

沐天放见龙之冉跟羽水瑶说起话来,也立马道:“去什么魔兽森林,水瑶你不是去过了吗,咱们去雪雾森林吧,听说哪里可漂亮了。”

两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羽水瑶被他们吵得头都大了,忍不住抚眉:“停!你们能不能一个个说。”

“我先说。”

“我先说!”

羽水瑶一头黑线。

“那边那个女子是谁啊,居然沐家的小少爷和丹药工会的少主都围着她,真是好大的面子。”

“好像是今年羽族家族测试得了第一的,好像叫,羽水瑶。”

“羽水瑶,她不是废物吗?”

其他族里的小姐见沐天放和龙之冉都找羽水瑶说话,而且看起来还很是亲近,心下都是一阵嫉妒。

“君王驾到,王后驾到。”

a(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