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众人非议

小说: 全系魔法师:逆天五小姐 作者: 花叶不相见 更新时间:2019-02-11 18:14:53 字数:3622 阅读进度:45/64

芗箬阁,陈心兰带着一大堆绫罗绸缎:“五儿,你看看,这些可喜欢?要是不喜欢,只管跟母亲说,母亲立刻去库房换新的来。”

羽水瑶倚在那大红底子方胜纹的靠背上,斜眼看着桌子上的一大堆,虽然看着东西不少,可全都没什么实用的,看来昨日羽涵儿睡得“不错”嘛。

“夫人这是做什么,今日怎么想起来我这破院子了。”羽水瑶也不急,和陈心兰打着太极。

陈心兰见羽水瑶脸色不错,一张瓜子脸笑着道:“五儿说话怎么生疏,难道母亲没事就不能看看你了。”陈心兰假装动怒。

羽水瑶看着陈心兰那一副堪拿奥斯卡影后的演技,同样客气道:“哪里哪里,都是我说话不周,让夫人费心了。”

陈心兰见羽水瑶眼中竟然露出了感动的神色,不由恨恨的想,这么快就被自己感动了,还真是没娘的孩子好骗啊,这不,一丁点儿示好就忍不住了。

脸上却是更甚的舐犊之情:“五儿啊,其实母亲近日来,是为了你四姐,也不知道哪个没良心的居然敢给你四姐下药,母亲听说你在丹药这方面造诣颇深,想问讨个解药。”

羽水瑶心中好笑,这睁着眼睛说瞎话,还把话说得这么好听的,也就这种攀附男人的女人能说得出来。

“这是从哪里听来的传言,我并不精通炼丹,让你失望了。”

陈心兰急道:“五儿啊,你四姐姐已经知道错了,你就赶快把解药拿出来吧。”

羽水瑶还是那句话,“说了没有就是没有,怎么夫人跟家主一样,听不懂人话吗?”

陈心兰身为家主夫人哪里受过这种待遇,没想到羽水瑶这么不识趣,要不是族里的炼丹师说炼制不出来解药,她用得着舔着脸求羽水瑶吗!

知道羽水瑶不会帮她炼制丹药了,陈心兰当下就翻脸:“羽水瑶!你怎么这么没用良心,我羽家养了你这么多年,竟然敢对自己的姐姐下手,真是狼心狗肺你!”

羽水瑶不耐烦的戳着耳朵:“送客!”

七月十五日,轩辕帝的王后三十大寿,皇帝特地下令,要求大臣们都要带上全部家属为王后贺寿,既是所有人,那就肯定少不了羽水瑶。

七月十四日。

羽水瑶手上拿着一个蓝色的小圆形盒子正替瑾月抹药,里面晶莹剔透的药膏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药香。

瑾月闻着那药香,喜道:“主子,你炼的这冰肌膏真好闻,而且效果还这么好。”

那日被羽涵儿打的地方早已恢复如初,甚至看着比以前更有光泽。

羽水瑶抹完最后一处:“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练的。”

瑾月有些无奈地撇撇嘴:“小姐,你现在可越来越不矜持了。”

“矜持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小姐!”

屋外有人扣门,瑾月忙起身走向门口,同时顺口问道:“谁啊。”

是一个面生的小丫鬟,见门打开立刻低头,僵硬着脖子道:“家主吩咐,明日去皇宫替王后娘娘贺寿,辰时出发,还望五小姐别忘了时辰。”

说完那个丫鬟就一溜烟的跑了,瑾月看着那跑的飞快的身影,这下是真的瘪嘴:“小姐,我有这么恐怖吗?”

七月十五,当羽水瑶看到大门外那一群人和马车,还有站在人群中央黑着脸的羽青松和脸上得意的陈心兰,就知道有什么不对。

瑾月看着大家的眼神都集中在羽水瑶和自己身上,有些不自在:“小姐,咱们可是提前了一刻钟出来的,难道还是晚了吗?可昨日那个小丫鬟明明说的是辰时啊。”

羽水瑶想通了事情的关键,这么低级的手段,忽然也敢拿出来用。

羽涵儿一看到羽水瑶就想起那夜夜害她尝尽锥心蚀骨之痛的毒药,又想到自己一大早起来精心打扮的妆容此刻被风吹去了一半,都是因为羽水瑶。

羽涵儿身上穿的是银红色秀牡丹卷边绸衣,鹅黄色百褶裙,脸上化得则是此时南城里最流行的梨花妆。

此妆精致难画,需提前一日准备好所有的材料将之碾碎,细细的敷在脸上,再提前一个时辰开始描眉敷粉,可此刻站在这风口里大半都被风吹走了。

这个贱人!羽涵儿心里全是怨恨,冷冷的声音带着十足十的嘲讽:“哟,咱们的第一名终于舍得出来了,让羽族所有有脸面的人在大门口等着,可真是好大的排场!”

此话一出,立刻有小姐附和:“是啊,还真以为拿了家族测试的第一名就了不起了,这皇宫宫宴,要是迟到了那可是大罪啊。”

“对啊,明明说好了卯时四刻出发,现在居然让我们白白等她半个时辰!”

“就是,一个庶女……”

陈心兰颈上戴着一条足有二百五十六颗珠子的宝石项链,身上是一套深红绣着富贵海棠的花纹的十二幅罗裙,虽多添了几分庄重,可是也加了年岁。

她听着众人对羽水瑶的谴责,脸上带着适时的迁就:“五儿年纪尚轻,难免贪睡了些,倒也无妨。”

旁边一位圆脸体态臃肿,穿深紫色八幅罗裙的妇人说道:“夫人您就是太仁慈了,一个庶女要是不多加管教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翻天呢。”

围在陈心兰旁边的一众妇人纷纷都夸着陈心兰善良疼爱庶女什么的。

陈心兰看着羽水瑶嘴角勾起不屑的冷笑,脸上和蔼的笑却更大了些。

“哎哟你们都是太谦虚了,五儿自小没娘,我这个做嫡母的还不得多照顾着五儿。”

圆脸妇人看着陈心兰的脸色:“可是,夫人您和家主都在这里等她,传出去也太不像话,不成体统!”

陈心兰大方的笑着:“无妨。”

“夫人对这个五小姐也太纵容了……”

“这个五小姐还不感恩戴德居然在这里摆这么大的谱……”

羽水瑶听着周围全是对她的不满,没有说话,也不屑去解释,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从容淡定,像是画中仙一般。

一瞬间,那些夫人小姐竟然都要以为她们才是错的人一般。

羽辰风看着负手而立的羽水瑶,握紧拳头,收起脸上的嫉恨,温和道:“五妹妹是姑娘家,多费些心思打扮也没什么。”

此话一出,本来声音减小的小姐们立刻炸起了锅,辰风公子居然帮那个女人说话。

一着浅兰色绣桃花缎面的锦衣,梳着复杂的半月发髻头上戴着一套宝石头面的女子道:“打扮,我看也就一般吧。”

的确,羽水瑶并没有过多打扮,随意绾了一个最简单的如意髻,用了一根碧玉九宝流苏玲珑簪子固定住。

珍珠耳珰在她耳下轻轻晃动,在莹白的侧脸上投下了小小的一条阴影,清冷的气质上又增添了几分婉约细腻。

另外一个穿着浅紫色紗锻的女子接着道:“辰风公子真是好心性。五小姐若真是细心打扮,也就罢了,可大家看看,这浑身上下出了那件尚可的天水碧色的锦衣,别的一点上得台面的首饰都没有,说出去还以为咱们羽族亏待了她呢。”

羽水瑶看向那女子,长相到算不得十分出挑,只是有那么几分气质,手腕间的玛瑙手镯熠熠发光。

羽水瑶只看了一眼就瞥向别处,到让那女子有些挂不住脸,你说了这么多,结果人家就给你一个眼神,仿佛人家嫌弃你不够格一样。

那紫衣女子挂不住脸,直接朝着羽青松告状:“叔伯,这五妹妹让我们在这里等了这么久,您是一族之主,怎么也要给一个说法啊。”

羽青松本来就对羽水瑶心生不满,现在大家又纷纷指责羽水瑶,正好衬了他的意:“回来之后就立刻去祠堂面壁思过!”

羽水瑶看向羽青松,眼神清明,似乎看穿了羽青松心中所想。

瑾月一向机敏灵力,到了此时心中早已真相大白,见自家小姐被这些人如此欺负,很是气愤不甘:“家主,小姐是被人陷害的,昨日通知我们的丫鬟明明说的是辰时正,不是什么卯时四刻。小姐根本没错,这其中一定有人捣鬼。”

瑾月看向陈心兰和羽涵儿,眼睛瞪得大大的。

陈心兰嗤笑一声:“你这个丫头当真好没规矩,家主让你回话了吗?看来宫宴过后要让周嬷嬷好好调教调教你,让你知道知道规矩。”

周嬷嬷是陈心兰的奶娘,当时陈心兰嫁过来的时候跟着过来的。

瑾月看着那膀大腰圆的婆子,虽有些惧意可始终没有表现出来,眼里全是倔强。

瑾月又想开口,“家主……”

“闭嘴!”羽青松脸色不快的看着羽水瑶主仆二人,大声训斥道:“在这里一直站着成什么体统!宫宴就要开始了,所有人上马车。要真迟了宫宴,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羽水瑶脸上始终挂着清冷的笑,仿佛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她无关一样。

羽青松满脸不耐烦,最先上了最前面一辆装潢奢华的马车,陈心兰斜了一眼羽水瑶,也跟着上去了。

有婆子上前因着羽水瑶到了最后面一辆马车,看着半新不旧,像是刚收拾出来的。

羽水瑶和瑾月上了马车,车内连褥子都是旧旧的,像是蒙了尘的画一般,瑾月拿出帕子铺在垫子上,“小姐,您坐。”

又道:“他们也太敷衍了,居然分给小姐你一辆这么破的马车,还晃来晃去的。”

羽水瑶没多在意这些细节:“不过就是一辆马车而已,随她们去吧,不必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约过了下半个时辰,马车就停了下来,车夫在外道:“五小姐,到了。”

a(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