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休书一封

小说: 全系魔法师:逆天五小姐 作者: 花叶不相见 更新时间:2019-02-11 18:14:51 字数:3490 阅读进度:43/64

轩辕华立马就文质彬彬的站起来,朝羽水瑶微微欠身还了一礼:“想必这就是水瑶妹妹了吧,真真儿是好相貌。听闻妹妹在测试大会拔了头筹,我在这里先恭喜妹妹一声。”

轩辕华勾了勾手指,立马有一小侍卫捧着一道盒子递到羽水瑶面前:“这是小小见面礼,还望水瑶妹妹笑纳。”

羽水瑶不喜这轩辕华打量自己的眼神,一看就是声色犬马之人,这眼神好像在看自己值多少钱一般,羽水瑶当下就冷了脸,理都没理他。

那小侍卫见羽水瑶没有接过轩辕华赏赐下的礼物,有些摸不着头脑。

羽青松立即冷了脸,朝轩辕华赔笑道:“小女初次见到三皇子天人之姿,有些失态,还望三皇子不要放在心上。”

同时朝管家使了一个眼色,示意管家先收下东西。

轩辕华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不过这美人就是美人,即使冷着脸也很有看头,毫不掩饰自己对羽水瑶的兴趣,笑着道:“以前我见到水瑶妹妹的机会不多,也没什么机会交流,今日好不容易见了面,还望水瑶妹妹不要拘谨才是。”

羽水瑶冷哼不理,不过是个见异思迁喜新厌旧的臭男人罢了。

轩辕华也不生气,继续道:“不知水瑶平日里喜欢做些什么,若是不嫌弃的话咱们可以多出来走走,妹妹想必深在闺中,甚少出来走动,这南城中可是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呢。但是我可以带水瑶妹妹一一逛逛。”

羽青松也接话:“是啊,三皇子如此有诚意,五儿你不要整日闷在屋子里,也要出去走走嘛。”

羽水瑶看不惯羽青松那一副慈父的模样,也更加看不惯轩辕华自来熟的模样,眼神扫了一眼轩辕华开口道:“你是谁?”

语气风轻云淡,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件事情一样。

屋内一阵尴尬,谁都没想到羽水瑶竟然敢对轩辕华这样说话,丝毫不给轩辕华面子。

“咳咳……”轩辕华尴尬地虚咳了两声,似乎是没有料想到羽水瑶的这一出。

他们在这里非常熟络地跟人说话,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认识他是谁,还真是热脸贴了冷屁股。

羽青松眼神一暗,威胁似的看着羽水瑶:“五儿你这是什么话?”

羽水瑶丝毫不吃羽青松这一套,冷哼着说道:“什么话,难道你们听不懂人话吗?”

“你!放肆!”羽青松大怒,这个羽水瑶!竟然敢在皇家人面前这么放肆,连他的面子都不给,这下传出去,只怕要被那几个老匹夫嘲讽好些日子,想到这里,羽青松抬手就要去打羽水瑶。

羽水瑶斜睨着眼,她就赌羽青松不敢对她动手,当古邪的话是放屁么!

“水瑶妹妹,我是你的未婚夫啊,难道你不记得了吗?”轩辕华忙上前打圆场,拦住了做样子的羽青松,朝羽水瑶笑着,只不过那笑怎么看都有几分隐忍。

未婚夫?

“呵呵,三皇子是不是搞错了,我记得你的未婚妻是八妹妹吧。”

羽水瑶还记得,那羽灵儿每回在自己面前一副骄傲的样子,就是因为背后还有轩辕华为她撑腰。

不过,上回在云渊森林,好像羽灵儿对沐天放也有些意思?

羽水瑶冷笑。

听羽水瑶提起羽灵儿,又想到刚刚羽灵儿那一副泼辣的样子,轩辕华慌忙想撇清关系:“水瑶妹妹误会了,都是那个女人自己找上门来的本皇子怎么会要那种不知羞耻的女人做未婚妻。想必是那群人在水瑶妹妹面前嚼舌根,水瑶妹妹可不要听信传言啊。”

羽青松在一旁听到轩辕华不留旧情的说着羽灵儿,眼里飞快的闪过一抹神色,可脸上一直挂着和蔼的笑。

羽水瑶看着羽青松那憋绿了的样子,心里一阵不屑,果然是老狐狸,似笑非笑道:“哦?是吗?我怎么记得三皇子和八妹妹那叫一个恩爱,我都撞见许多次了,那模样,可不像是只有八妹妹一厢情愿啊。”

轩辕华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不郁,可仍旧嫌弃道:“水瑶妹妹,你可不要乱说啊,本皇子可是你的未婚夫,这一心喜欢牵挂着的,是你,羽水瑶。”

羽水瑶不屑:“是吗,既然如此,管家,拿纸笔上来。”

众人皆楞,不知道羽水瑶这是要干什么,只得站在一边看着管家拿上纸笔。

管家依言去拿了纸笔铺在桌子上,羽水瑶挽起衣袖,拿起狼毫“唰唰”就在宣纸上龙飞凤舞起来。

“好了。”羽水瑶扔开狼毫,将纸递给轩辕华。

轩辕华接过,笔迹豪迈,丝毫看不出是一个女子所写,然而视线扫过最上面那硕大的两个字,轩辕华捏紧手中的拳头,恨不得将纸撕的稀碎。

轩辕华手指先羽水瑶鼻尖,气狠狠的咬牙切齿道:“羽水瑶,你这是什么意思!”

羽水瑶邪魅一笑:“什么意思?难道三皇子不认字吗?我,羽水瑶,今日休书一封,休、了、你,婚约作废,从此你我,在无任何瓜葛!”

“什么?”羽青松大惊,抢过那张纸仔细看了个遍,“羽水瑶!你敢!三皇子,这可做不得数,婚姻大事一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

“不用说了,”轩辕华气冲冲的抬手制止羽青松的话,阴阳怪气道,“羽家主这可是养了个好女儿啊。”

“羽水瑶,我轩辕华告诉你,你一定会后悔的!你竟敢羞辱本皇子,以后,有你哭着求本皇子的时候!”

轩辕华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屋内众人,一脚踢飞凳子怒气冲冲地走了。

羽水瑶看着轩辕华气急败坏的身影,嘴角不屑,看了一眼黑着脸的羽青松,同样一摔袖走了。

大厅只剩下羽青松和管家,气压低的管家都抬不起腰来,也不敢叫人收拾,其他的下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

羽青松想着羽水瑶刚刚的态度和明显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的话语,越想越气愤,一巴掌将椅子扶手拍成粉末,将管家吓了一大跳。

“好好收拾!”

“是。”

管家看着羽青松拍碎的椅子,不知想到了什么,叹了一口气,然后挺起身子唤了家仆进来收拾。

而另一边,刚刚被轩辕华丢弃的羽涵儿带着丫鬟进到了南城一座赌坊内,这座赌坊大都是些不入流整天无所事事的人,屋内昏暗的烛光下,一片乌烟瘴气。

本来都在叫嚣着买大买小的人们乍一看见蒙着脸的羽涵儿,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顿时不怀好意的仔细打量着,似乎像是用眼神扒光了羽涵儿的衣服。

羽涵儿的贴身丫鬟莲慧抱着手臂道:“小姐,这里太不正经些了吧,您该不会是找错地方了吧?”

羽涵儿也有些怀疑,被这些人肆无忌惮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当下立刻释放出橙色灵力萦绕在身子周围:“应该不会错的,咱们快些走。”

她早就派人打听过好几回了,这暗影楼就在这座赌坊的后面。

暗影楼里是南城里数一数二的刺客组织,找他们,自然是要杀人。

那些赌徒一看竟然是个魔法师,当下眼神收敛了些,可仍有那么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死死盯着羽涵儿的身子。

赌坊内院。

“你们只要将她杀死,这些钱不仅全部都是你们的,还会翻倍。”

刀疤脸看着蒙着脸的羽涵儿,手中掂量着一个沉甸甸的布袋,眼里满是贪婪:“学士高级?行,这生意我接了,客人就等着好消息吧。”

当夜,芗箬阁屋顶。

一个黑衣人悄悄掀开一片瓦,屋内一片漆黑,看来要杀的人已经歇下了,和另一个人对视一眼,悄悄往里面吹了一阵迷烟,片刻,两人同时从屋顶跳了下去。

没想到跳下去的同时,屋内顿时灯火通明,两个人登时心里一惊,看来屋子内的主人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

羽水瑶坐在两个刺客面前的椅子上,打了一个哈欠,抚眉道:“啧啧,两个人?这么低估我,还用了这么低级的迷烟?”

两个刺客大骇,当下就反应了过来,万万没想到羽水瑶才是那个下套的人,对视一眼,准备上前同时出手对付羽水瑶时,忽然脖子后一阵呼吸声传来,还有黏黏的液体抵在他们脖子上,感觉似乎是,某种魔兽的口水。

想到这里,两个刺客惊骇的转过头,没想到看见一只巨大的狮子。

此刻那狮子眼中发着精光死死的盯着他们,张开了血盆大口,缓缓向他们走近。

“这是……”

“血魔狮!”

羽水瑶如魔鬼一般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宛如魔咒。

“看来你们的准备工作做的不够啊,小狮子,上!留一个活口就够了。”

两个刺客此时早已心如死灰,若是早知道要杀的人有一只地阶高级的血魔狮,他们怎么也不会接这一单地阶血魔狮,那可是不能轻易招惹的存在啊。

羽水瑶一杯茶还没饮完,血魔狮就咬着一个只剩半条命的刺客到了羽水瑶面前,而另一个已经去西天了。

血魔狮将刺客重重一扔,讨好的看向羽水瑶,似乎在说:“我做的好吧!”

羽水瑶满意的点头,扔了一朵硕大的灵芝过去,血魔狮立刻欢快的啃起来。

“说吧,谁请你们来杀我的。”

a(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