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洗髓淬体

小说: 全系魔法师:逆天五小姐 作者: 花叶不相见 更新时间:2019-02-11 18:14:36 字数:3511 阅读进度:28/64

龙之冉大惊:“啊?血魔狮就这么被你杀死了?”

不应该啊,即便羽水瑶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个人打败高阶魔兽啊。

羽水瑶大步向前:“只是一只高阶魔兽而已,快走吧,还要去工会取其他药材。”

龙之冉更加不解,喃喃道:“不对呀,哎你等等,我采几只血灵芝……”

很快两人就回到了丹会,羽水瑶拿出身上她自己炼制的全部疗伤良药:“把剩下那些药材拿来吧,要快些。”

龙之冉看着羽水瑶粗鲁的将丹药随意仍在桌子上,立刻心疼的一一扶正:“我已经让人去取了,你先坐会儿。”

不多时,龙之冉就拿来了其余的药材,羽水瑶谢过以后就赶着回去了,没再逗留。

羽水瑶一回来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绣花的瑾月,浅笑着说道:“去给你家小姐把关,别让任何人进来。”

瑾月看着羽水瑶已经弄脏的衣服,想着小姐替自己寻药不知道是多么辛苦,她用力的点头,眼里满含感激:“嗯嗯。小姐放心,谁要是想进来,只能踏着瑾月的尸体。”

羽水瑶微微一笑:“傻丫头。”

洗髓丹并不难炼制,只是主要的药材有些难找罢了,现在血菩提已经找到,炼制洗髓丹对羽水瑶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一夜过去,羽水瑶右手摊开,看着三颗光滑发着异香的丹药,满意的点头。

推开门走出去,昨日回来的时候羽水瑶并没有仔细打量院子,没想到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点也不像是之前那个破破烂烂只能勉强遮雨的地方。

瑾月看到羽水瑶出来,高兴的道:“小姐!”

羽水瑶看着瑾月,递给瑾月一颗丹药:“吃了。”

瑾月看着羽水瑶手心里白白的丹药:“小姐,这是……”

“这是洗髓丹,吃了你就能修炼了。”

瑾月惊喜的抬头,带着哭音道:“真的吗小姐。”

羽水瑶替瑾月擦掉眼泪:“当然了,快吃下去,我教你怎么修炼。”

瑾月点点头,一脸宝贝地接过丹药,毫不含糊地就吞了下去,顿时感觉浑身舒畅。

羽水瑶看着瑾月身上的赤色光芒,眼里闪过一丝欣慰之色:“你还是很有天赋的,这么快就到学者中级了。”

瑾月感觉自己的小腹处有股暖流,似乎在为她整个身体提供能量,瑾月看着自己的手,笑道:“小姐,真的吗?为什么我有一种好不真实的感觉啊。”

“试试不就知道了,按照我刚刚教你的,朝那颗树打过去。”

瑾月看着那颗不算粗但也绝不细的槐树,紧张的伸出微微发抖的手,生疏的结印喝道:“去!”

那颗槐树晃了两下,缓缓倒下带起一阵尘土。

瑾月高兴的跳了起来,兴奋的朝着羽水瑶喊道:“啊啊啊……小姐我真的会法术了真的会法术了!!”

羽水瑶被瑾月抓的一晃一晃的,虽有些受不了瑾月这儿激动,可还是替她高兴,无奈道:“是,你会法术了。”

瑾月高兴了一会,忽然直直的看着羽水瑶眼眶一红似要哭出来,瑾月直接跪在了羽水瑶面前,磕头道:“小姐大恩大德,奴婢无以为报,今生今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小姐,啊不,十生十世!”

羽水瑶眼里闪过一丝不舍,将瑾月温柔的扶了起来,嘴上却道:“傻丫头,怎么有自称奴婢了,不是说了不许你这样吗。还有,就你这么低的级别还是算了,我怕拖累我。”

瑾月知道羽水瑶拿她打趣,可是她仍旧认真的回道:“奴婢一定会好好儿修习法术的,一定不会拖累小姐。”

羽水瑶看着哭的红彤彤的瑾月,摇头道:“我相信你。对了,院子怎么变个样子了。”

瑾月知道羽水瑶一心急着替自己炼丹连自己住的房子变成什么样子了都不知道,心下又是一阵感动,她忍住泪意道:“这个啊……”

原来是羽家的人见羽水瑶是万兽之王亲自送回来的,知道羽水瑶今时不同往日,不等家主下令就连忙主动派人整修院子,这才变了一番模样。

瑾月道:“管事还送了一块匾来,我留着没让人动,说等小姐回来亲自题字。”

羽水瑶赞赏的点头:“做得不错。”

另一边。

羽青松刚走进大门就见陈心兰迎出来:“家主回来了,想必一定很劳累,快些用膳吧。”

陈心兰长相颇为妖艳,今日又特意穿了一袭玫瑰紫千瓣菊纹衣裙,薄纱随风飘动显得整个人细腰丰臀,风韵犹存。羽青松一把抓住陈心兰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将陈心兰的身体紧紧贴向自己,深嗅了一口道:“夫人好香啊,当真是秀色可餐。”

陈心兰轻捶了一下羽青松的胸膛,却被羽青松一把抓住,陈心兰娇羞的道:“讨厌,还有下人在呢。”

羽青松最喜欢陈心兰这幅模样,娇羞的像十八岁少女一样,羽青松一把将陈心兰抱起,走向内间道:“怕什么,他们还敢看不成。”

陈心兰“咯咯”直笑,果真像少女一般。

下人们忙低下头动都不敢动,呼吸也是尽可能的减弱,生怕打扰了两位主子的兴趣惹来杀身之祸。

一番云雨过后,陈心兰被羽青松搂住,胸前的雪白紧紧压在羽青松身上,陈心兰面若桃花,看着羽青松闭着眼睛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想起那个不省心的废物,陈心兰眼里闪过一丝佞色,她娇滴滴的开口:“家主,五儿那边您准备怎么处置?”

羽青松闭着眼摸着手下顺滑的肌肤,道:“夫人有何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五儿虽做了错事,可是毕竟万兽之王已经发话,我们也不能做些什么,本来只要好好儿供她吃住就行,可是如今……”

“如今什么?”

“五儿一向自卑心强,且一直没有礼数,以前下人们对她难免刻薄了些。可是她刚学会法术就敢大闹厨房还伤了崔管事,上次还那样对涵儿,涵儿可是咱们的心肝宝贝,受了那么大的委屈。”

陈心兰嘟着嘴,见羽青松仍旧闭着眼,便将自己胸前的两团贴的离他更近了些继续道:“如今又有万兽之王替她撑腰,妾身只怕五儿会仗着尊者的势愈发目中无人,不知道以后……”

羽青松睁开眼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以后怎么样?哼,她是我羽族的五小姐,难道以为认识了万兽之王就能在我头上作威作福不成。夫人放心,我明日就去好好训诫训诫她。”

陈心兰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妖媚一笑:“妾身就是那么一说,家主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呀……”

羽青松抓住陈心兰不安分的手,眼神充血,声音暗哑道:“那你就替本家主好好儿泄泄火!”

……

昨日羽水瑶用匕首刻下了院子的名字:芗箬阁,今日,芗箬阁就迎来了一位不速这客。

瑾月紧促的站在一旁,羽水瑶气定神闲的坐在椅子上喝茶,而站着的,则是昨日说要训诫羽水瑶的羽族家主羽青松。

羽青松见羽水瑶竟丝毫没有要向自己行礼问安的样子,心里想到陈心兰说羽水瑶不知礼数的话,当时自己还觉得有些说重了,没想到陈心兰一点也没说错。

果然……

羽青松朝坐着的羽水瑶指责道:“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我是你的父亲,你这是对父亲的态度吗?”

羽水瑶微微勾起嘴角,不屑道:“原来您还记得您是我的父亲啊。”

瑾月在后面忍不住为羽水瑶担忧,虽然家主的确对小姐不好,可是小姐也不能这样对家主啊,毕竟家主是小姐的亲生父亲。

羽青松忍住怒气道:“你这是什么话,为父怎么会不记得我是你的父亲,你是我的女儿!”

羽青松摔袖冷哼一声,在羽水瑶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想着自己无意中在丹会看到的那一幕,既然如今羽水瑶有利用价值,那就……

羽青松沉声道:“听说你会炼丹?”

羽水瑶端着茶杯的手一顿,嘴角嘲讽地勾起,原来羽青松今日来是为了这个,也是,若是以前的废物,他羽青松又怎会看一眼。

羽水瑶掀开茶盖,浅啜了一口,这茶似乎有些苦,她冷声道:“不会。”

羽青松刚要开口的话被羽水瑶一堵,恼怒的看了一眼羽水瑶道:“为父的手下亲眼看见你在丹会递给丹会少主一枚丹药,这还有假?若不是你亲自炼制的那就是偷拿羽家的。”

羽水瑶冷笑。

羽青松看了一眼羽水瑶丝毫不在意的样子,语气稍微缓和,他接着语重心长的道:“为父知道你说不会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可是为父是你的父亲,有什么不能说的。咱们就直接开门见山,为父需要你为羽家炼制三百瓶丹药,每瓶五颗。”

羽水瑶挑眉,纯白的茶盏在纤细的手指下转着圈子,三百瓶?每瓶五颗那可就是一千五百颗丹药,当她是廉价劳动力么。羽水瑶抿了一口茶慢慢的开口道:“说了不会就是不会,怎么家主听不懂人话吗。”

“你……”羽青松愤怒的站起身来,手指着羽水瑶大声道:“羽水瑶!这些年来羽家把你养这么大你的良心是被够吃了吗?现在让你为家里做点事情你就推三阻四,为父告诉你,为父找你来是告诉你一声,不是和你商量的!”羽青松甩袖。

a(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