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9】难以置信

小说: 去地府做大佬 作者: 起床难 更新时间:2019-08-13 00:31:33 字数:3514 阅读进度:851/856

“我给主公生了儿子,他一定会来放我出去的。”。

牢中的涂瑶清,在鬼母走到了门口时腾地站起身来,几个箭步冲到了牢门后,双手紧握栅栏,歇斯底里的喊道:“我给萧家留了后,母凭子贵,你们不能把我怎么样!你们现在要是不放了我,等主公回来,等主公回来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喊声撞上了紧贴着牢门的无形结界,立时有如同水波涟漪一样的波纹凭空现象而出,在牢门前回荡开来。

大喊之际,牢门内的涂瑶清头上簪子摔落在地,那一头散披着的黑发随着她的激动不断的摇曳着。

额上青筋暴突而起时,透过铁栏并不大的缝隙,注视着背对着她的鬼母的双眼眼珠,也微微暴突出眼眶。

嘴里含着的话像是在威胁鬼母,但细细一天,反而更像是涂瑶清在自己说服自己。她知道,萧石竹这个神之子狠起来,连自己的老丈人都能一刀咔嚓了。

已经被坐实了罪行的她,狐姬涂瑶清又何德何能?能从萧石竹的屠刀下,死里逃生?

“我们萧家有的是后,不缺你的这一个儿子。”鬼母连头都没回,身后的疯婆子她可不想再看一眼。冷冷地抛下这么一句话后,轻哼一声,再次迈步向前,朝着来路方向而去。

牢房中的涂瑶清还在怒喊,还在咆哮:“我生了个儿子,我生了个儿子!快放了我,快放了我!”。

大门缓缓关上,涂瑶清的那些疯言疯语很快就被困在了这间特殊的牢房之中。

门外,渐行渐远的鬼母耳根清净了不少。

当即对去穿了令折返此地迎接她的辰若,下令道:“立刻从民间遍访名医,花多少冥币都无所谓,只要他们当中有鬼能治好赖夫人的不育,我重重有赏。”。

鬼母想,无论如何还是得让赖月绮,再有一个孩子。哪怕只有一个,也能弥补一下赖月绮今日的伤痛。

之前的鬼医虽说已很肯定的告诉鬼母,赖月绮这辈子都只能有这么一个孩子了。但鬼母还是想要尽力尽力,让赖月绮再生一个孩子;毕竟事在人为。

“诺。”辰若赶忙答到;今晚她注定要忙碌,通宵,没得睡觉的时间了。

“安排禁军把守千乘宫,照顾好小公子,但不许任何宫中之鬼出来。”紧接着,鬼母又毫不犹豫的下令道:“不准折磨小公子,也绝不准把对涂瑶清的恨意,移到他的身上去。一切等着主公回来后处置。”......

黄泉南部,还有风沙在旷野上飞扬呼啸。

只是与几日前相比,现在的风沙小了很多很多。只能扬起一道道灰黄的沙尘,在天地间飞卷,又落下。

一个身背三尺竹筒,筒头扎着随风飘扬的红布之鬼,骑着一匹当康,从荒野上飞奔向了黄泉圣地的谷口。

身后落下的长长脚印,渐渐的被风沙掩盖了起来。

看到谷口时,当康上的黄泉鬼兵可以看到之前女魃在此施术留下的天火焦痕,还残留在了谷口附近的地上,和散落在了荒野上的岩石身上。

满是焦黑的地面和被烧成焦炭一样的岩石,骇目惊心。

那些漆黑的痕迹上,还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面目狰狞的焦尸。多数是在瞬间与岩石地面,以及傲立在地面上的岩石瞬间融合在了一起,合二为一,在岩石冷却之前就与其成了一体。

就算九头青兕,也没法把这些石头和焦尸一分为二。

正是这些焦尸,看得当康上的那个黄泉鬼兵心头畏惧忽生,手指颤抖不停下,也驭兽放慢了脚步。但也忍不住左瞧右看,纵然那些焦尸再如何的狰狞恐怖,还是会吸引他的目光。

风沙呼啸,扬起的尘土在谷口形成了一道道灰黄,如幕布一样横在了谷口前。

呼啸的风,把沙粒吹了起来,扑打到了那些散落在焦尸和焦痕上,摩擦出沙沙的细微声响。

“什么人?”

忽地,谷口方向的灰黄风沙后,冲出了十几个手持长枪,已经拉开的弓弦的长弓的鬼兵。

无论是亮晃晃的枪头,还是尖锐的箭头,都对准了当康上的那个鬼兵。

“加急信,前线来的。”当康上的鬼兵,从自己怀里不慌不忙的掏出一块木制腰牌,圆形的。紧握在手中亮出,给拦住他去路的那些鬼兵们细看起来。

“原来是赤云将军的传信兵啊。”通过腰牌,认出了来鬼的守军们,在为首鬼兵说出此话后,齐齐收了武器,分列到了道路两旁,给当康上的那个鬼兵让开了道路。

为首鬼兵也让道了一旁,又道:“请。”。

“多谢。”传信的鬼兵一手紧握缰绳,一手高举着手中腰牌,穿过了灰黄的风沙,朝着山谷中而去。

心中的恐惧,也淡了几分。但焦尸瞬间被烈焰烧灼烘烤得嵌入岩石的惨状,还是在他脑海里回荡,久久挥之不去。

很快,阴影就从他身子两边挤了过来,将他笼罩在了昏暗之中。

风沙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蓝天白云,和身旁两侧高耸入云的光滑峭壁。

传信兵昂首起来,也只能看到两面墙壁顶上,在尚未褪去的山雾中,若隐若现的山顶,以及傲立在山顶上并不清晰的箭塔。

走过两座山崖之间狭长的山谷谷口后,传信兵就来到了圣地之中。

放眼望去,青山绿水,与那谷外的荒芜截然相反。这个鬼兵驭兽继续前行,手中腰牌让他在谷中畅通无阻。

很快,他就来到了山谷中部的湖泊边上。

翻身下了当康,立马有鬼过来,将他的当康牵走,拉到一边去安顿了起来。

传信兵踏上了小码头边上的小船,乘坐着小船破浪前行,朝着湖心岛而去。

许久之后,这个传信兵登上了湖心岛上的小山丘山顶,站到了山顶上竹林环抱的阁楼之中,见到了焦虑不安,不停在其中踱步来回个不停的黄泉女王。

在黄泉女王满是焦虑神色的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一见到背着竹筒的传信兵走进了阁楼,黄泉女王就大步疾行,迎了上去,嘴里也急声问到:“出什么事了?”。

心里却是暗暗祈祷着,不要是出了什么坏事。

不过这天下之事就是这么的神奇,正如人间那句俗话说的一样,越怕鬼是越见鬼。

很快,传信兵就从怀里掏出一份边关战报递给了黄泉女王,道:“我在来的路上接到了这个战报。传信人说,中土各地的黄泉鬼兵们已经开始出现了大规模的反抗。他们打算自立为王,重新建立和组建黄泉中的酆都王庭。”。

“什么?”黄泉女王眼角肌肉,微微一抽搐后,巍巍颤颤的手拆开了手中的战报。

心头一凛的她,忽然心中也腾升了不少的悔意。

她后悔了,后悔和萧石竹为敌,才导致了今日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局面。不但没能改变黄泉的气候和地形,还让自己的大军追赶萧石竹而使得边防空虚,让别有用心的酆都鬼兵再起反心。

她哪里知道,酆都鬼兵们敢反,也是萧石竹背后怂恿的。在逃亡的过程中,萧石竹也不忘了把黄泉女王,派出大量鬼兵去追杀他的消息散播出去。

当然,这离不开寻香的帮助。

她用当初酆都鬼兵们的联络方式,把这条消息逐一散布到了黄泉南部之外的中土各地。很快,才降了的酆都鬼兵们又野心勃勃了起来。

而黄泉女王手中的战报,就记载着如今黄泉南部北境各地被袭击的战报。才短短几日光景,十几个关隘和哨站都遭到了黄泉中酆都鬼兵们的袭击,或是强攻。

边境上数十个城镇,也遭到了洗劫。

别看黄泉女王活得年头不短了,但要玩卑鄙无耻,她还比萧石竹差点。偌大的阴曹地府,能和萧石竹比这个的,只有坐镇六天洲罗酆山上的酆都大帝。

越看越是气愤的黄泉女王,三两把把手中战报撕得粉碎。

在碎纸抛落下来时,黄泉女王的目光,落在了传信兵背上背着的竹筒上。那是赤云专门传递紧要信息的竹筒,表面上刻满了祥云图纹。

“还有什么消息?”紧接着,黄泉女王又问到:“是好是坏?”。

问的有气无力,似乎已经没有抱着什么希望了。

“这个,是我们将军亲自写的信,要女王你亲眼过目;我也没有看过,不知道是什么内容。”说着此话的传信兵,取下了背上背着的竹筒,递给了黄泉女王。

黄泉女王从这根只有手臂粗细的竹筒里,取出一卷卷起的纸后,把竹筒递还给了传信兵。

展开卷纸才草草一看上面内容的黄泉女王,双眼缓缓睁大了起来,眼中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

“难以置信,难以置信。”许久后,把纸上内容细看了几遍的黄泉女王,缓缓垂手下去,紧攥着手中赤云写给她的亲笔信,嘴里自言自语的喃喃自语道:“真的难以置信。”。

传信兵不知道黄泉女王难以置信什么,他也不该管。既然信已经送到了,他的使命完成了,这个传信兵也就再次背上了竹筒,行了一礼后,退出了阁楼中。

阁楼里只剩下了黄泉女王,独自站在阁楼里注视着楼外的蓝天白云,愣愣出神。

手中信件确实是赤云送来的,笔迹一切都一样,但内容让黄泉女王至今还觉得不可思议。

上面记载着的是萧石竹率领十万大军,竟然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忽然从距离百里沼泽北岸几十里开外,靠近通道的地方杀了出来。

关键是十万大军的行踪,居然能悄无声息的避开了北岸的重重关卡,绕开如此森严的布防,忽然就出现在了通道附近。

这一切的一切,都有着太多的不合理,让黄泉女王一时间毫无头绪,也想不明白,十万大军是如何悄无声息的越过关卡,然后出现在目的地的。

“他怎么做到的?”徒然跌坐在了地上的黄泉女王,注视着门外继续自言自语道:“他倒底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