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离开

小说: 青衫恋红裳 作者: 吗非 更新时间:2020-10-18 06:49:17 字数:2383 阅读进度:166/172

“简昆,不要离开我,简昆。”心昏迷中,她的唇微微颤动。

“宛儿,你听,小姐似乎在叫谁的名字。”星夜侧过头去,静静地听着。

“好像是……简昆……”

星姑娘也并不确定,却了解自家小姐的禀性。

如若不是心有所思之人,她又怎会如现在这般魂不守舍?

“小姐既是想他,那便把简家公子请来就好,又何必如现在这般挂念?”

宛儿不明白孟莲在想些什么。

“话虽这么说,但是做起来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星夜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卯时,桐巷雪停。

青石板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白。

一个面容愁苦的女子手持扫帚,于茫茫白雪中,轻微的抖动着身子。

忽而一件玄色的披风披于她的肩头,“天冷,你又怎穿的这般单薄?”

崔心颜闻言望去,面前的他消瘦了不少,面颊是泛着淡淡的苦意。

“这是公子的披风,我不敢收。”

她说着将方才披在肩头的玄衣轻轻地解了下来。

“心颜。”

顾天弋却忽而叫住了她,薄唇轻轻一颤。

“我知道你心中有怨,而我只想护你周全而已,你又何必如此?”

“护我周全?”

她看着他的眼睛,冷冷的笑了。

“公子即日便要成为他人的夫君,我的冷暖又与公子何干?”

言语间,手中的披风被扔在了地上,“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心颜。”

顾天弋却从身后抱住了她,他坚实的臂膀令她动弹不得。

“你要相信我对你的感情,难道因为这么点小事,你就要放弃我们一直以来守护的誓言?”

他的泪水不争气的从眸角滑落,似乎从未像现在这般脆弱。

“可是我们没机会了。”

她努力地咽了咽嗓子,鬓角的发丝在冷风的吹拂下,显得越发无力。

“你知道吗天弋?我真的很想爱你。但我已经没有了爱你的资格,我,终究只是个下人,而你……”

“不,你不要说了。”

他的泪喷涌了出来,将怀中的她越搂越紧。

“我这就带你走,离开这里,离开霓光。不必顾及婚约,也不必顾及世人的眼光,我只想要你。”

“你个逆子,你要去哪?”

忽而一句厉声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

“婚约已定,即日便是良辰吉日,你就给我呆在这里,哪也不许去。”

顾老爷子像是发了疯一般,一扭头便对一旁的下人吩咐道:“来人,把大少爷给我绑进屋去。”

“不,不要……”他挣扎着,紧紧的抓着崔心颜的手。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把他给我绑进去。”

顾老爷子一声令下,方才愣神的那一伙家卫不得已的去拉扯顾天弋的肩膀。

他们终是被硬生生的分开,两只手臂不甘心的张着,指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把他给我带走。”

“心颜,心颜。”

他高声呼唤着她的名字,似乎要喊破喉咙。

她却一句话也没有说,眼泪默默的滑下。

嘀嗒嘀嗒,滴落在晶莹的雪地中。

“大少爷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当不得真。”

“崔姑娘应该明白,你只是个低贱的下人,与我长子本就不是一路人,还是早日撇清了瓜葛的好。”

顾老爷子的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她,只是崔姑娘早已没有了什么期许。

“老爷说的这些,心颜都明白。以后也不会再出现在大少爷面前了。”

她双眸失神的望着面前的一片白雪,心头亦冷到了极点。

“这就好,亏你还有些自知之明。”

顾老爷子清了清嗓子,似乎对崔心颜的表现很满意。

“想来,你在我顾府当差也有些许年月了,虽不能成我顾家的人,我顾府也要保你周全。”

“所以为你请了门不错的亲事,倒不知崔姑娘意下如何?”

巳时,寒冷的茅屋中燃起了小小的火炉。

“阿爸,当真要如此吗?你明明知道昆弟中意的是……”

“不必再说了。”简承业却忧虑地吐了口烟圈。

“昆儿之所以变成这样,还不是那女子害的。他们之间既是一段孽缘,还是早日斩断的好。”

老父说着不由得叹了口气。

“更何况,昆儿现在全身的经脉断裂,身边自是需要有个人照顾。”

“崔姑娘既不嫌弃他的残缺,也不嫌弃我简家家境贫寒。”

“她若是同意嫁过来,我们又哪里有拒绝的道理?”

“可是昆弟他……”

简航的鲸角皱起,似是对父亲的选择还抱有几分疑虑。

“不必担心,总有一天他会想明白的。既注定不能相守此生,那相别于江湖才是有幸。”

彼时,崔心颜坐于床榻前打量着茅草屋的四壁。

这间草屋除了基本的卧具和生火用的小炉,再无其他。

她不清楚,自己是否要在这间小屋中度过此生,却又觉得别无选择。

既然,他们此生的缘分不过如此,她对于情爱又何必再有其他的期许。

一扭头,瞥见了那张俊俏的脸。

她从未这般留意过他,此时却开始仔细的打量着简昆的面容。

这男子睡着的样子透着几分温存。

他本是阿莲的心上人,只怪造化弄人。

长时间的发呆之后,崔心颜终是断了心中的念想。

不多时,她端来一盆热水开始为简昆擦拭起面庞。

不知为何,他的额头上冒出了层层冷汗,眉角是几分常人无法看懂的忧郁。

她打湿了白巾,纤手在男子的额间擦抹了起来。

不知是水温的缘故,还是崔姑娘轻柔的动作,简昆忽而有了感知。

他的眉微微一缩,嘴唇开始发颤,“阿莲,阿莲……”

崔心颜微微一惊,手中的湿巾收了回来。

她忽而觉得自己有些自私。

既然简昆早已心有所念,他又如何不能去追求自己心中所爱。

“崔姑娘,屋里冷,我再为你生盆炭火吧。”

“不必了,简伯。我一会儿便会离开,待他醒来,请简伯转告他。”

“若是心里还放不下,就不必在意我们的婚事。我不想,他因我而生憾。”

心颜说着便将手中的擦巾丢进了水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