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小玫瑰

小说: 芊芊君子,又一春 作者: 江小鱼 更新时间:2019-08-12 22:57:13 字数:2064 阅读进度:256/256

季柏说玫瑰应该是世界上销量最大的剪切花,可我很不喜欢它的花型和香味,除了繁复的媚俗感以外并没有太多的美感。相较于温室培育出来的中规中矩的玫瑰花,我更喜欢在高海拔处的贫瘠土地上生长的保加利亚玫瑰,那些花在烈日之下散发出野蛮生长的自然芬芳。

叶芊芊听得入迷,原来上次她收到的保加利亚玫瑰来自山区吗?日照很充分吧?难怪香味那么迷人呢。

季柏微微一笑,轻触了一下她的手背我说过,玫瑰和面包我都会给你,但是这个季节没有保加利亚玫瑰了,小玫瑰可以吗?

叶芊芊笑了起来说当然可以。你选的,我都可以。

是个对男朋友要求并不多的,很容易讨好的女朋友。

在女生的眼里小秀珍可爱萌,基本上是划等号的。

以前叶芊芊也没觉得玫瑰花有多俗气,今晚上听季柏这么一说,还真就觉得玫瑰花有些过分娇艳和谄媚了。

她发现果然学识决定见识,和什么样的人相处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自己的眼界能有多高。

被季柏成功影响到的姑娘,真心觉得这家店的名字很可爱。

不过她还是要为玫瑰做辩护大白,玫瑰花是无辜的,它不能决定自己长成什么样子,因为是人把它培育成这样的,结果被你这么嫌弃,它未免太可怜了吧?

季柏却是没有不必要的同情心,他的观点就是喜好是非常私人的事,就算全世界都爱它,我还是觉得它太媚俗了;就像你认为自己很普通,我却认为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感情一样,都是我个人的感受。

叶芊芊都听懵了,她表示诶,这位先生,说话就说话,不要突然表白啊,我会脸红的!

那天吃完饭以后,叶芊芊挽着季柏的胳膊离开了餐厅,像普通的情侣一样,自然地相依相伴。

那时候叶芊芊才知道,原来一顿正宗的法餐吃下来要接近三个小时,难怪没人来这里吃饭呢,是太浪费时间了!

她晃悠着季柏的胳膊说虽然这家店的生意不好,不过服务和味道还是顶好的,我吃的那几道菜很美味耶!是不是因为太贵了,所以都没人去的?晚饭你付了多少钱?

小玫瑰是真的很冤枉,本来是个生意非常好的高级餐厅,因为被翟穆青包了场,才不得不拒绝其他客人,所以看起来有些华贵的冷清。

季柏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翟助理为他清的场子,轻笑着说难得出来约会,请你吃饭的钱我还是有的。我们一定要在这种时候谈钱吗?

叶芊芊马上就收声了,节俭归节俭,在男朋友做了浪漫的事情以后紧接着就去追问价格确实很不合时宜。

就算知道了价格又如何,账都付了,要是价格太贵,她免不得要心疼一回,那一定不是季柏的初衷。

叶芊芊觉得在这件事情上胡溪谣的应对方式是教科书级别的,她马上紧贴着季柏的胳膊,现学现卖地撒了个娇谢谢大白,这是我第一次吃正宗的法餐,很开心哦!

第一次吗?季柏有点惊讶,不过马上恢复了自然,说你有把想完成又未完成的事写下来的习惯吗?我们可以一起一件一件地完成它,好不好?

好不好?

叶芊芊发现跟季柏相处的时候感觉特别舒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真的很懂得尊重对方。

强加的好意不一定是对方想要的,但是尊重对方一定会让对方感到更为舒适。

叶芊芊说过,太多的好意会让她感到愧疚,自那以后季柏就非常注重这一点,任何事都会先征求她的意见。

他的这份小心,她发现了。

她一直相信,细节处见人品,他能顾及到的细节越多,说明她对他而言越重要。

面对这么细心谦和的季柏,叶芊芊总是会想对他恶作剧的,她说正好,我早就想做全身脱毛了,因为怕疼,一直没去。如果是跟季少一起做全身脱毛的话,那一定是很好很好的。

突然就白马啸西风体了是怎么回事?

一听这小口气就是想使坏吧?

感动不会超过三秒就要上房揭瓦是吗?

叶芊芊总觉得小玫瑰这个词她在哪里听过,直到此刻她终于想起来了,拍着季柏的胳膊说我以前看过一个故事叫《小玫瑰》,写的是一个叫小玫瑰的女生喜欢上了一个丧偶的青年雕塑家,两个人天雷勾地火地在一起了,后来她误以为雕塑家当她是亡妻的替身就跑掉了。

嗯?季柏有点好奇的是什么样的关系才会被形容成是天雷勾地火。

叶芊芊继续说雕塑家在冰天雪地里骑着一匹白马去把她追回家了,然后向她展示了自己的最新作品,一个以她为主题的头部雕塑,起名小玫瑰。两人当然又是天雷勾地火地和好了。

季柏根据语境和故事发展逻辑大概推断出叶芊芊两次使用天雷勾地火的原因。

他发出了灵魂的叩问你就是去看他们天雷勾地火的吗?

噗。叶芊芊忍不住笑了说这都被你发现了,我以为我隐藏得很好呢。

所以什么小玫瑰雕塑家冰天雪地骑白马,根本全都是干扰项,重点还是天雷勾地火吧!

叶芊芊笑着说曾经我很喜欢这个作者,她写简单的浪漫故事,让我觉得爱情可期。

曾经?后来为什么不喜欢了?

后来她写的爱情故事都是以艳遇开始,男女之间先有关系再互相了解,最后发展成彼此的爱人。我不认可这样的爱情,也就不再喜欢了。

关于为什么要多读书这个问题,叶芊芊很喜欢的一个答案就是多读书,可以让你在需要做决定的时候,遵从自己的内心做出正确的判断,而不是只能听取别人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