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53 字数:2774 阅读进度:27/27

冒险者嘛,武力值总要有点。虽然让乔乔打战士,打异人,打魔法生物打非人类打超能力者,那确实是打不过,但是打一二三个初中不良,那可真是手到擒来。

直接解决了问题根源的乔乔跨过躺在地上的初中生,她拉起目瞪狗带的沢田纲吉:“走了,傻站着干什么?我等你好久了,超市特卖时间真的要过了。”

本来以为这次武力震慑多少要管点用,没想到失效的这么快。

“行吧。”乔安说:“那明天我来等你一起放学吧,之后我们两个一起去买东西。”

沢田纲吉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乔安也正好看着他,她看见小男孩瑟缩了一下,表情有点抗拒。

“不用了……到时候我自己去买东西吧。”他头低下去:“我,我也很想像乔乔一样勇敢,可是我,我……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的呀。虽然我也知道是因为我太懦弱了所以才会有人来这样对我恶作剧,不过,其实也只是闹着玩而已啦,可能也是我自己不好吧……”

“不可以用这种话说自己,你可以尽情的懦弱,但是他们不应该管不住自己。所以之所以有霸凌存在,是因为霸凌者是存在的,这和被霸凌者没有任何关系。”乔安光着一只脚踩着地板,翘起来的脚一荡一荡:“虽然我希望你能变得非常强硬,至少让别人停止这些让你不高兴的行为,但是勇敢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而且我也随时有可能离开,所以我尊重你的意愿,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当然我明天还是来接你放学跟你一起买东西。”

沢田纲吉原本就皱起来的脸更皱了:“……不要真的把自己当成我姐姐呀,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我已经十六岁了沢田君,我就是姐姐。”她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脑袋,这头发有点扎扎的:“好啦,快睡觉吧。”

沢田纲吉一声不吭,生闷气一样爬回了账蓬拉上了拉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生闷气,他这口气堵着堵着就睡着了,第二天清醒地也特别早,本来想着乔安会不会还没醒来不太好出去,结果乔安已经敲敲他的帐篷让他快起来吃饭。

爬出帐篷的沢田纲吉:“…乔乔,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为什么突然穿衣风格变化这么大?”

“因为这身衣服非常好活动。”

……你就直接说你打算去搏击健身算了。

他捂着开始疼痛的胃部走向餐厅,乔安突然拍了拍他肩膀:“别担心,我说了会尊重你的意愿就一定会尊重的,姐姐一向说话算数,没事啊。”

“…谢谢你。”他觉得自己心里更堵了。

·

沢田纲吉去上学了,乔安帮沢田奈奈收拾了家里之后也开始了今天的学习,学习之前她又把衣服换成了居家服。

她现在只要在家就开开心心的穿着居家服。说实话乔安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热衷买睡衣和居家服,可能这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吧。

奈奈今天和山下太太约好了一起聊天,沢田纲吉走后不久她也出门了,乔安坚持学习到午饭时间,热了热奈奈留下的饭,午睡之后继续学习。

等她活动着有点僵硬的脖子,看一眼时间的时候,她才发现已经快要到沢田纲吉放学的时间了。

哦,那快能去换衣服了。

这样想着乔安站起来。

她正要拉上窗帘,突然听见了门铃声。

?奈奈和山下太太喝过茶这么早就回来了吗?自己还没有去买东西呢。

她从楼上的窗户往下看,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这个角度只能看见毛茸茸的金色发顶,看不出来人是谁。

“来了!”

她应了一声,哒哒哒的跑下楼去。

·

打开门之前乔安还想着既然奈奈已经回来了,那之后采购就要加快动作,不要拖满了晚餐的节奏,如果在路上加快脚步的话时间一定是够的——不如说时间本来就是够的。

安逸使人脑袋容易瓦特,乔安并没有觉得自己刚才看见了一个金脑壳和沢田奈奈之间有什么不对,从楼梯上哒哒哒跑下去。

所以当发现门外的对象是与她想象当中完全不同的人,乔安愣了愣。他看起来是想再敲一次门,手都抬起来了只是还没落在门上,还保持着这个姿势,看着乔安怔忪。

虽然轮廓硬朗了些,个头长高了些,稚气退了人看起来也变得更加沉稳了,但这毫无疑问就是迪诺。只是他现在看起来不太好,他的眼圈有点发白,眼里血丝遍布,脸色也差得很。

这种状态乔安熟,熬夜通宵之后眼圈不会发黑,反倒会有点死人白,脸色也会变差,他这一看就是教科书般的高强度熬夜后状态。

两人跟按了暂停键一样,乔安眨眨眼反应了半天才试探着:“迪…啊!”

这种僵持的状态刚刚被声音打破,迪诺便大梦初醒一般突然扑了上来。他现在不是当时那个之比乔安高一小点的小男孩了,手臂一伸扑上来的时候简直像一头熊,扑的她往后趔趄了两步——但是很快乔安就改变了主意。

这不是小熊,这是金毛大狗。

他今天穿了一件半旧的毛毛领休闲外套,抱上来的时候绒毛和他的头发一起蹭上来,有点痒痒的。乔安看不见迪诺的表情,但是他手臂是在收得太紧了,颤抖夹杂着某些情感一起传递过来,乔安只能勉强站稳后拍他的后背。

他呼吸不稳,还在自言自语。

“乔安,乔安,没事,你没事…我一直都在自责,我以为你已经……太好了,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真是太想念你了,我的乔安,我的乔安。”他用力往乔安身上拱,一边大狗一般呜呜的:“我想闻一闻你,抱一抱你,听一听你的心跳,太好了你还是软软的,还很温暖,这是不是我又在做梦……”

“迪诺?迪诺?”乔安给他顺毛:“没事没事,已经没事了。我见到你也非常高兴哦。”

迪诺真的像大狗狗那样蹭了蹭乔安,大概是点头,但依然没有放开手。

·

说实话,之前乔安其实有点害怕和迪诺见面。

看见rebo的时候,得知自己又来到了这个曾经释放了无数善意的世界,她真的非常高兴。迪诺是她在所有异世界当中对她最好的人之一,也是她最好的朋友了。可是当最初的狂喜稍微降温,在思考是否要见面的时候,她却有些犹豫了。

时间是很不公平的,乔瑟夫与自己分别时尚且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可是再见面时已经成了须发皆白的古稀老人,这让人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割裂感。她明明知道这两个应该是同样的人,她也确实知道,可是……可是,可是她总觉得有些陌生,和奇怪。遗憾、悲恸、恐惧,情感杂糅成棉絮堵在喉咙里。

时空的间隔,时间的流速,那些一直以来都被自己刻意忽略的东西,这场终点是死亡的旅途所背负的重量在这种时刻就会毫无保留的被暴露出来,让人无法掩盖,也让人无法呼吸。

如果是陌生人就好了。她想。

如果是陌生人的话,或者仅仅只是说过几句话的关系,可能她并不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或者割裂只会浮于表面,甚至只会觉得非常新奇。可是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类,没有办法避免这些愚蠢的感情交集。

如果去思考这些问题,去思考这些世界,这些朋友,敌人…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割裂感而开始怀疑自己的世界。

……如果黑战斗暴龙兽在就好了。

如果他在的话会怎么说呢?

也许会说这样的话吧。

于是乔安抱紧迪诺:“好久不见,迪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