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52 字数:2719 阅读进度:26/27

rebo开始默数。

s……

果不其然的一阵翻倒声。

钢笔掉落墨水打翻,站起的动作太猛连椅子也向后倒去。迪诺·加百罗涅成为boss已经快要六年,工作时鲜少有这样失态的时刻了。

“那就自己来看看吧。”rebo轻笑了一声。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玻璃窗之后正在教导沢田纲吉的乔安。少女手指点在想破脑袋的沢田纲吉的习题册上,她正在说些什么,头发滑落下来,于是轻轻将这捋乱发别到耳后去。

沢田纲吉的眼睛随着这绺头发从习题册上飞起来了一下,触及她的脸庞便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迅速收回,有些僵硬的草稿纸上胡乱验算,被乔安用笔敲了手背后紧张的槽牙都咬起来,耳朵都要红了。

他看着笨徒弟二号忍不住笑出了声,决定提点一号两句:“别带奇怪的麻烦过来,你最近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如果你打算联姻就当我多话,否则不喜欢的女人就尽早拒绝掉,如果打算见她的话把尾巴给我收拾干净。迪诺,打扮的光鲜一点,像个可靠的男人一样过来看看我们的小朋友吧。六年没见,她比照片上漂亮多了。”

回答他的是有些无序的呼吸。

沉默持续了片刻。紧接着,衣服拖动,脚步声响起,迪诺的呼吸由急促重新变得规律时,rebo慢悠悠道:“在你去买新衣服准备飞机之前,我建议你最好把刚才的工作重新补完。”

“那可不行。”rebo愉快的说:“那样的话,你来的时候,我会把乔安藏起来的。”

他语音上扬,心情一片大好:“我也不是什么不近人情的魔鬼。如果赶得上吃饭的话就给你保留一个座位,赶不上的话就不用过来了。”

挣扎辩驳的声音被切断,rebo挂断电话,推门走进去。

“还没有做完吗?”他看着沢田纲吉:“看来你并不适合乔安的辅导方式,那么轮到我了。现在我会给你的座椅上绑上炸弹,如果你在规定的时间内无法做完题目,或者无法达到规定的准确率,那么炸弹就会爆炸。”

乔安怔忪了一下,她二话不说就开始往大门连滚带爬。

恶魔低语还在继续:“完成还是死,选择权在你了,那么——开始。”

rebo走向了阳台,关上了阳台的门。

乔安气急败坏的扒门,这种时候已经顾不得这个小心眼的死孩子有记仇的习惯,她死死贴在门上,脸都变形了,说话时给玻璃上留下一小片雾气:“你等等!你把我也反锁在房间里了!不能这样吧当时你就是这种做法!六年了不能成熟点吗!死孩子快把门打开啊啊啊啊啊!!!”

他背对着乔安坐在栏杆上,根本无动于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人总是这样!

乔安大崩溃!她心态都有点崩了,看着手足无措的沢田纲吉,乔安觉得有点眩晕。

“还有多久?”她焦头烂额,问。

“…半小时。”沢田纲吉说。

“能做多少做多少吧,实在不行我这里还有一面盾牌挡一挡——这个狗屎以前就是这种做派,明明我是一个无辜的人!我是一个无辜的人!”

重申两遍,乔安把自己的练习册恶狠狠地塞回口袋:“做!做不出来我先掐死你!”

·

俗话说得好。

人啊,被逼急了,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

除了数学题。

爆炸的时候沢田纲吉还是和乔安一起缩在黑暗勇气之盾后面才躲过了一劫,整个房间都成了焦黑一片。沢田纲吉探出头来,半秒后,他成了名画《呐喊》。

“我的房间!!!”他泪如海带,声音悲痛欲绝:“我的房间!这下可怎么办啊!rebo你太过分啦!”

这巨大的爆炸声让沢田奈奈忍不住上来看了一次,这敢让她进来吗?必须不敢啊!沢田纲吉脑袋从门缝里挤出去僵硬的笑着解释了半天,说是因为写作业的时候太激动了椅子翻倒后他又三百六十度空中转体劈叉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响声。

乔安:你能不能走点心啊谁会信啊!!!

沢田奈奈:“这样啊,那阿纲你要小心点啊。”

乔安:……牛批。

因为房间毁了,沢田纲吉今天在哪里睡觉成了问题。rebo说在明天上课之前他的房间会恢复原状,但今天晚上要让他自己想办法过夜。原话当然要更加欠打一点,但是乔安和沢田纲吉谁都打不过他,于是只能在心里祝了他无数遍身体健康。

“你住我那边吧。”乔安说:“我自己带了睡袋,还有小帐篷,睡觉是不成问题的,今天这里是肯定没法睡人了。你不用担心我会不自在或者怎么样,之前我跟你说的我是个穿越世界的冒险家不是乱说的,野外经验非常丰富,各种情况都有遇到过。或者你要是介意的话我可以去客厅搭个帐篷。”

沢田纲吉:“…不必了,帐篷借给我,谢谢。”

因为不想让妈妈知道房间被炸了这种事情,沢田纲吉最终没把帐篷支在客厅。也许是第一次和女孩子一个房间……虽然是这种意义上的一个房间,他还是紧张的睡不着。而且越到这种时候,感官就会越发灵敏,细小的声音响动都会被捕捉,这让他更加僵硬,眼睛的瞪像铜铃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个变态。

又一次听见布料摩挲声时,沢田纲吉立刻僵成一块石头——然后有人敲了敲自己的帐篷。

“明天还要上学再不睡觉起不来了,我去看会儿电视,你快睡觉吧。”

说完,乔安的脚步声响起来。

沢田纲吉:!!!你等等!!!

他拉开拉链疾冲出来,左脚踩到右脚当场就是一个平地摔!脸朝下鼻子都被拍平了的摔法真是叫人叹为观止!

“我,那个我不是!”鼻子被重击的酸涩感直冲眼睛,他一边流眼泪一边艰难地说:“乔乔就在这里睡吧,我没关系的。”

抱着枕头的乔安:这可怎么都不像是没关系的样子啊。

“算啦。”她说:“那聊聊天吧,说不定说说话你就困了。之前那些坏孩子还有在继续欺负你吗?”

沢田纲吉愣了愣,他有些迟疑地摇头:“…没有,我们现在是好朋友了。”

哦,那就是有了。乔安想。

被校园霸凌过的人永远都不会用好朋友来形容自己和霸凌者之间的关系,除非他不得不继续面对这段畸形欺凌,想要用一些美好的词汇来麻痹自己,让那些难以接受的事情变得不那么丑陋。

她来这里两个礼拜,期间也有被奈奈拜托出去买东西,反正时间也快到了她顺便去接沢田纲吉放学,左等右等都不来,于是她按照班级号找过去,发现他正被几个穿一样校服的学生堵在角落里。

他本人低着头,默不作声的承受着充满恶意的话语和不时的推搡。

“原来你在这里。”乔安靠在门框上,“我等你好久呢,要是没什么事情了我们就快点走吧,超市的特卖时间快要过了。”

这个世界和平到乔安可以无所顾忌的穿小裙子,那天她就这么穿的。

她伸出手点了点沢田纲吉,看着三个有点愣住的初中生:“话说完了就把纲吉还给我吧。”

为首的人笑起来,他朝乔安走过来:“沢田这小子可没跟我们说过他认识这么漂亮的女生啊,那我们来交换一下号码吧。”

乔安看着拿出手机走过来的少年们无动于衷,直到对方走到何时抬腿踹人时,她终于粲然一笑。

乔乔:“我换你吗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