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51 字数:2285 阅读进度:25/27

乔安觉得,某种程度上,rebo和库洛洛有点像。

这两个人都有那种做事情为达目的,不计成本不择手段的特质。除了小部分人可以享受到他的特别优待,剩下人大概…怎么说,完全没所谓。

但又不太一样。

对库洛洛来说,剩下的人大概更像是游戏当中的npc路人甲之类的角色,数据销毁也一点不可惜,反正还有很多很多npc,游戏世界照样会运转。而rebo则不同,之前他说自己是一个杀手(虽然他看起来是个婴儿,但乔乔完全没有任何质疑就相信了),那虽然不至于做白工,但应该也不会对这些潜在目标有过多的注目。

——更何况说到了什么九代目,那大概也受到上司的制约?

但总之,他们两个就是那种相当随性而动,肆意妄为的强大的人。

这种人聪明又危险,稍微交锋对线都让人觉得大脑运转速度过快快要罢工了,是乔安非常不擅长也相当不愿意去应付的人。

好在rebo好歹算是守序的人,跟库洛洛那种完全混沌恶不一样!这种时候,乔安也只能非常阿q的使用精神胜利法安慰一下自己了。

毕竟每次遇上这种人都让人额外消耗精神,而且危险指数直线上升,一两句话说不对就有可能一命归西,真是让人忍不住口吐莲花。

乔安之前对上库洛洛的时候,简直觉得自己在心里把这辈子的脏话都骂完了,然而现在她觉得可能没有,她也许给rebo稍微预留一点不那么芬芳的。

“相当防备我呢,乔安。”小婴儿坐在旋转椅上显得有些滑稽,如同在椅子上放了一个小巧的玩具娃娃。他两条短短的腿交叠起来,示意乔安坐在他的面前:“只是朋友之间叙旧罢了,不必紧张——我看了一下蠢纲之前的考卷,一直都是零分到这次突然及格,应该是你的手笔吧。”

他抖了抖卷子,在空气中发出轻微的声响。

乔安小半个屁股坐在床上,有点拘谨的点头承认:“我大概两周之前来到这个世界,当时是沢田纲吉收留了我,然后我就帮他辅导功课,用家教的工资抵扣房费。”

“乔乔似乎总是能和我的学生碰面呢,这样的巧合该算是好运吗?”刺了她一句后这个话题便暂时过去了,rebo看着试卷轻轻点头,“做的不错,只是手段过于柔和了,这样花费的时间太长。看来蠢纲对于我的教学方式要好好适应一下了。”

乔安举手:“那个,我想问一下——”

“我那蠢徒弟好得很,我们还是先谈其他事吧。”

他讲卷子随手丢在了桌面上:“那么说点别的。我有点问题想要问你,不多,我们一个一个来吧。六年前你说着无人理解没有记载的语言在西西里出现又突然消失,时隔六年又重新出现在并盛,可是你的模样却没有很大改变。那么还请乔安满足我的好奇心,告诉我答案如何?”

果不其然,永远逃不过的盘问环节。乔安差不多已经习惯了,她点点头:“那我想我可能需要一杯水。因为这可是个有点长的故事。”

小婴儿笑了一声:“正好我有很长时间。”

·

婴儿不是都因为处在发育阶段,大脑还正在生长,所以总是处于睡眠状态吗?

那踏马这个狗婴儿为什么这么有精神???为什么他还不去睡觉???

已经喝了两杯水,颇有些口干舌燥的乔安被考的焦头烂额觉得自己大脑快爆炸了。

明明一句话能说清楚的问题为什么要用这么复杂的方式来问?你是不是少儿痴呆了?我是个异世界冒险者,几分钟之前我刚刚讲过的事情你又自然而然用一种完全不对的方式重新问?能不能不要在我吃过翻译蒟蒻之后突然转换语言?虽然我知道你并不是想炫一下自己的技能,但是这个世界的所有语言我都能交流了宁能不能别再作妖了???

乔安眼冒金星的时候,这场惨无人道的叙旧终于结束了。

rebo像个真正的好朋友一样从旋转椅上一个纵跃来到床面上,然后伸手抱了抱乔安。

“辛苦了,乔乔。”孩子的嗓音稚嫩,手臂也非常短小,他根本抱不住乔安,只能拍打拍打:“作为冒险者,作为一个朋友,你做得很好,辛苦了。”

乔安有点受宠若惊。

“小朋友的话,还是被我抱着比较省力一些哦。”说着,她双手将rebo抱到了自己怀里,像抱个真正的小朋友那样,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谢谢你呀。”

rebo有点僵硬。

“……这次难得重逢,我就先不和你计较了。”他僵着:“不过下次不能这么随便的碰我,我是杀手,有本能反应的。”

乔安光速把他放下:“好的好的好的。”

沢田奈奈回来的时候带了丰富的食材,她解释自己碰上了山下太太,于是稍微聊了两句回来晚了。沢田纲吉吃了一发rebo的踩脸已经醒来了,他苦着脸跟妈妈介绍这个小婴儿,而奈奈如同接纳乔安一样,她对于rebo的到来也非常欢迎。

“太好了。”沢田奈奈开心地说:“这样家里不是更热闹了吗?”

沢田纲吉:……不,并不想这么热闹。

饭后,又到了学习时间。

乔安本来以为自己今天可以下岗了,已经拿出了自己的练习册打算写起来,没想到小婴儿果断表示今天晚上让她继续帮阿纲辅导。

“我要出去打一通电话,你帮我一下吧。”他这么说。

乔安:“不是不可以啦…我还以为今天就要下岗了呢。”

哭唧唧的沢田纲吉抱着他的手臂:“不不不!乔乔你不要离开我啊!!!”

·

rebo站在阳台上,他一手按着自己的帽子,拨通了一串加密号码。

“是我。”

“呵,如果真的是打电话来关心你,那应该是加百罗涅出了什么大乱子吧。”

“行了,废话少说,我这次是有一个…意料之外的趣事想告诉你。”

他听见电话的另一段依然有书写的沙沙声,想着自己的笨徒弟等等会打翻墨水重新返工,这个无良鬼畜教师就觉得一阵由衷的愉悦,于是他缓慢的说:

“我见到她了。”对面的家伙并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夜风习习,rebo顿了顿,继续说:“六年前她并没有丧生,她现在正和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