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44 字数:2787 阅读进度:19/27

乔安觉得头痛。

虽然她在波鲁那雷夫退出去的当场就稀里哗啦的追上去试图解释清楚,可是对方脸上的表情已经逐渐滑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刃了仇人让他的大脑现在还处在极度亢奋的状态,这股亢奋造成的最直接影响就是,波鲁那雷夫脑补的功力更上一层楼。

他双手拍着乔安的肩膀,不断强调着“年轻真好!我都明白!”,震天的响声让乔安觉得自己要被打进地里。

波鲁那雷夫应该是先回来一步,因为他在拍打完了乔安之后就哈哈哈的又跑楼下去了。

一想到他估计是去散播脑补内容,乔安就忍不住翻起白眼。

为什么一个人成年之后会这么幼稚?

想不通。

这个时候承太郎才慢悠悠的走出来。回过头乔安看见对方的眼神觉得可能承太郎也想把刚才自己形容波鲁那雷夫的话送给她。

承太郎:“你让他别乱说别乱想,意思就是告诉他‘你想的没错快去告诉全世界’。”

乔安:“…情感上明白,但是当时身体就是没控制住一下窜出去了……而且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一点不着急呢?你完全都不在乎自己的风评吗???”

这句话一出口,她本能的觉得承太郎好像有点…怎么说,不高兴吗?还是有点惊讶?反正不是开心就对了。他原本就过于高大,现在稍微偏过来一点看人更能感受到这种来自高海拔的压迫。

她听见承太郎问:“你觉得很丢脸?”

丢脸不至于,但是,但是——

这种心情乔安但是不出来,她手握成拳在空中用力挥了几下,最终颓然放下:“不是这个意思。”

等到回来的几个人上来,果不其然,大家的表情带有一些滑稽。

乔安:呵呵,看开就好。

乔瑟夫告诉乔安,倒吊男已经被处刑了,虽然时间已经有点晚了没有在乔安受到伤害的第一时间赶到,但是还是希望她不要再害怕。

“这是什么话。”乔安摸着自己的脖子:“本来我是想自己动手只是……唉算了,我还是去睡觉吧,这些事情放到明天再想。要是你们处理完荷尔荷斯打算马上出发的话不用管我,我醒来自己在城市里逛一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去了。”

她走进另一个房间。

双人标间的床都不大,尤其是在这本来就不太宽敞的床上再放一面硬邦邦的盾牌,那可用的位置就更小了。但是乔安依然固执的将这块盾牌摆在了自己的床上。

黑暗勇气之盾。

这是勇气结成的盾牌,既然如此,只要一直自己握着它,那一定也会有源源不断的勇气涌现出来,能给自己冲破迷惘,继续在黑暗当中前行的力量。

“要是你还在这里多好啊……”她搂住盾牌:“我好想你呀,黑战斗暴龙兽……”

她没把房间门关好,原本被推开一条缝的门顿了顿,重新合上。

·

可能是黑暗勇气之盾真的给了乔安勇往直前的勇气,她这一觉睡的昏天黑地,醒来的时候天都开始擦黑了。之前精神一直紧绷,突然放松下来之后疲惫就都涌出来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她打着哈欠活动了一下,把盾牌装起来。

她从来没有来过印度的城市,对于这个国家的了解也仅仅来自书籍和他人科普,夜幕下的加尔各答看起来……似乎并不像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么糟糕。

生机勃勃的,很有人间的烟火气息,看着大大小小窗户里亮起的万家灯火,暖色的光让人觉得心里暖暖的。

忙碌一天之后能看见这样一盏为自己保留的灯光,一定会很开心吧。

站在窗前,她这么想着。

她以为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当花京院的声音出现在背后差点给乔安吓得炸了。

“不好意思,我没想吓你,你还好吗?”花京院有点抱歉:“你睡了好久呀,我们没叫你。肚子饿了吗?有什么想吃的可以让酒店送上来。”

睡意还未散去,乔安觉得自己还不饿,谢绝了花京院的好意后,他依然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虽然现在说这个不合时宜,但是我还是想说。”他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的模样把乔安唬的一跳。本来他还以为他会说什么,关于他们打算怎么处置荷尔荷斯之类的话,但是没想到,花京院大声地恳求:“时间宝贵,能让我用你的游戏机打一局游戏吗?拜托了!”

乔安,目瞪狗呆。她忍不住对这个执著的人竖起了大拇指,由衷的赞叹:“我乔乔愿意称你为游戏宅最强!”

同为一个游戏爱好者,花京院对于switch的狂热她完全能够理解。别说是之前完全没有见过这种游戏机的人,就连她这个电子产品不离手的二十一世纪青少年,在刚刚拿到switch的时候都沉迷了好久,更不要说游戏死宅花京院。

但是想想他们明天还有其他的行程安排,于是她掏出游戏机和闹钟,订好了表铃。乔乔与花京院约法三章:“我定了两个小时之后响的闹铃,你之后还有其他安排不能熬夜通宵打游戏,表铃响了我就会把游戏收起来的,这样可以吗?”

摩拳擦掌的花京院:“听你的!”

打游戏嘛,肯定不可能安静无声的。就算乔安一个人打游戏激动的时候都会呜嗷乱叫打成单口相声,更别说现在是两个人一起了。当他们两个打游戏的鬼吼鬼叫把隔壁房间的几个人一起招过来的时候,乔安和花京院已经到了最后一轮的角逐,第一和第二的名次在两人之间不断变化,除了游戏轻松愉快的背景音乐,更加紧迫的bgm也混杂其中。

两个人的处刑曲交替闪现,空气当中到处都是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充满气势的拟声词。

坐在小小的主机之前,两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赛车游戏,乔安入迷的时候会随着方向左摇右摆,仿佛她真的坐在车上一样,而花京院不同。他是那种一旦认真紧张起来就会板的正正的,紧绷着一直到比赛结束的选手。虽然也会鬼叫,但是不会乱动。

于是四个观众到达事发地点的时候,他们耳边充斥着两个游戏死宅的中二实录。

“我这招乌龟壳如何?”

“雕虫小技!接招吧乔乔!这次我箱中出现的是三个蘑菇!”

“真是不容小觑啊花京院!就用这招大甩尾和即将抽出的火箭夺取胜利!”

“太天真了,你要抽出的不是火箭而是食人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这毒奶!可恶!”

完全沉浸其中的两人根本没有注意到房间门已经被打开,也不知道现在正有四个壮汉蹲在他们身后围观战局。乔瑟夫和波鲁那雷夫不约而同的打开了自己的录音设备,可能是要把这段激烈的战斗语音录下来,时时回味一番。

酣战结束,乔安和花京院英雄惜英雄,他们的手紧紧交握在一起,眼中满是赞赏的光芒。

花京院:“想不到你竟是这样强劲的一个对手,我独孤求败多年,现在总算是有了知音!伯牙得会子期,我遇上了乔乔!幸哉快哉!”

乔安:“谬赞了!你我萍水相逢,竟想不到你也是这等英雄,今日一战正是人间一大幸事!”

“好!那我们再来大战三百回合!”

“我乔乔定奉陪到底!”

真是天罡地煞齐聚首,英雄惜英雄啊!

咔擦。

随着一声快门声,两个少年背景中的夕阳和悬崖啪嚓一声裂开,瞬间消失,他们还保持着握拳的动作,表情介于喜悦尴尬和震惊之间,僵硬的回头看着手中举着录音带的波鲁那雷夫,和,正拿着照相机的乔瑟夫。

乔瑟夫:“看镜头也挺好的,来,说茄子。”

咔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