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43 字数:2550 阅读进度:18/27

在三之前,荷尔荷斯松开了手。

他一个前滚翻又滚回了刚才斜斜歪歪躺着的地方。

“真是的,我只有跟人搭配的时候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啊。”他不甘心的抱怨:“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一点学生的样子都没有!”

抱着白昼的乔安肌肉还有点僵硬。她手还搭在扳机上,正通过深呼吸让自己恢复冷静。

刚才是真的想开枪的。

那一枪开出去荷尔荷斯脑袋真的就轰烂了。

……自己不会其实真的是个变态吧?

不不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精神病人而已,只是还有点没有从j·w的博导教学当中缓过神来罢了。

荷尔荷斯在一阵欧拉欧拉当中重新昏迷,这次光是看着都让人感到疼痛,甚至有几次直接像街机游戏的连击一样被打到飞起来,乔安觉得她甚至都能看到hit12,hit13之类的字样。

鲜红的ko出现在游戏屏幕上,winner——jotaro也跳了出来!

白昼放在臂弯上,乔安毫无诚意的啪啪啪啪啪啪,然后如同一条咸鱼趴在书桌上。她自己也知道这其实只是很小的事情,在她漫长的冒险当中,这连值得一提的程度都算不上。

可是,可是,她现在就是在因为这微不足道的原因而颓丧。

她觉得自己肩膀被点了点,歪头看过去。

承太郎正站在她的旁边,他向乔安伸出手:“有没有啤酒?”

“哦,有的……”搬出冰柜,拿出两罐雪花啤酒,冰冰凉的触感从自己手中被拿走,乔安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刚才他们两个人做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动作。

在承太郎走过来的时候,在他跨过荷尔荷斯时,两人都是背对着这个“穷凶极恶的成年人”。

承太郎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他将拉环咔呲一声拉开,喝了一口,看起来对乔安怀疑的态度非常不满。

“别小看我。”他说:“这次我说他晕了就是真的晕了。”

他靠在乔安的身边的墙上沉默的喝着啤酒,等一罐快要喝完,他将铝罐放在书桌上。

“你的状态比我们之前见面要糟糕。”

说起这个,乔安忍不住小声哀嚎:“我知道我知道,我也正在调整呢。”

“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麻烦算不上吧……毕竟就凭自己身上的这些道具,吊打一两个j·w那是绰绰有余的,但是……

“我只是,有点迷惘。”她苦着脸:“说来怪矫情的,我不是第一次到达别的世界,也不是第一次和人探讨关于杀戮和正义的辩证关系,更不是第一次面对这个类型的人,可是我——”

手在空中挥了挥,乔安努力了两下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最后只能放弃。她叹着气重新像一张毯子一样铺到桌面上:“没事,我做做题调整调整就好了。”

她看像承太郎,如同推销员一样拿出好几本练习册:“怎么样?同为高中生,你有没有想要一起来写一写的冲动?我可以给你也咬一口翻译蒟蒻,这样你就可以和我一起快乐刷题了。”

承太郎:……大可不必。

看着虽然还是有些愁眉苦脸,但又拿起笔快要开始刷题的乔安,承太郎问:“你……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要写作业吗?”

“倒不是作业,这次我是在生物课上睡着了,作业还没布置呢。不过也无所谓,我写作业很快。”书页翻得哗啦啦啦,她自顾自说:“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我现在只是在让大脑和身体形成肌肉记忆,不断提高自己的做题速度而已啦。”

“为什么。”

乔安手指点着下巴,“唔恩,因为还有不到两年我要面临一场非常重要的考试——承太郎的世界有这样的考试吗?打出的招牌是决定未来的工作方向甚至人生走向之类的,反正就是很重要的升学考试,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那种。”

“有。”

“啊,那讲起来就轻松多啦。”她一拍手:

“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能来到这里是因为我患了一种疾病,但症状和其它人略有些不同。因为缺乏睡眠,我经常会不分场合时间发作非常严重的惊恐,过呼吸和偏头痛。考试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我只能在自己还算正常的时间内尽可能多的得分。”

虽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就是了…反正都已经努力到这一步了,如果突然放弃她可能自己要先呕血而死。万一能活到呢!

最近压力可能确实积累有些多了。从黑战斗暴龙兽死去,她还没从打击中缓过神来,就连续遭遇新的打击。吃人恶鬼的追杀,蜘蛛头的好奇心,人造人难以抑制的食欲,好不容易来到一个还算安全的世界,结果信赖的好友已经白发苍苍,她的大哥西撒也不在了。

这一连串压力压抑下来,终于遇上了j·w这个火星,像放烟花一样点燃了引线,就看它能不能上天爆炸。

生活的暴打来的过于凶猛,让乔安这只小猫咪觉得有些招架不住,抬不起头来了。

“我听乔瑟夫说你以前好像还挺崇拜我的……”枕在自己手臂上的乔安不情不愿的嘟嘟囔囔:“我也很想像故事里那么帅气啦……让你梦想破灭真不好意思,但我本人窝窝囊囊的一点都不帅气。”

叹气时,她听见了一声笑声。

很轻,要不是她正沮丧着估计都要听漏了。

“呀嘞呀嘞。”承太郎说:“你说什么傻话。”

他扣开了乔安的那罐之前只是拿来冰手的啤酒刚在她的手边,他拿起自己快要喝完的那罐轻轻碰一下。

“敬勇闯天涯。”他凑近了些,高高大大的身影投下一小片阴影拢住乔安:“也祝你,榜上有名。”

捧着那罐啤酒,乔安看着承太郎有点不知所措。

原本在她眼里承太郎是“人高马大的朋友家的孙子”,面对这孩子她想给自己套的人设一直是长辈,毕竟她感觉自己和他外公是一辈的。现在突然一下被小辈安慰了,乔安觉得有点……微妙。

承太郎已经喝完了,他现在正看着乔安,虽然没有出声催促,但他总不可能是又惦记着要把自己这罐啤酒喝掉。

乔安为难的皱着脸:“不用一罐喝完吧?我不太喜欢这个味道。”

“不用。我不是在等你喝酒。”承太郎说。他往前走了一步,本来就高,现在靠的更近更是需要乔安仰视才行。承太郎说:“我是在等着你也祝我点什么。”

祝你点什么?

乔安陷入了思考。

他既然是去战斗,那么没什么比出入平安心想事成更重要了吧?

乔安:“好,那就祝你——”

“我们回来了!真是激烈的战斗啊!乔乔我跟你说我——”

大门哗啦一下打开,聒噪的法国人欢呼雀跃声戛然而止,连同表情也一起定格在脸上,房间里的两个有意识的人也卡住了。六目相对之际,波鲁那雷夫仿佛突然按下了后退键,怎么进来的怎么退出去,还给他们带上了大门。

“打扰了。”脸色平静的波鲁那雷夫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