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42 字数:3337 阅读进度:16/27

小麦粉炸弹效果立竿见影,面粉袋在空中爆开,花京院有所防备尚且被呛得直咳嗽,眼睛都感觉有些睁不开了,更何况毫无防备的荷尔荷斯。

很快,花京院听见咳嗽声变成了二重唱,从空气中粉尘运动轨迹突然变化来看,应该是乔安从上面跳下来了。

欧拉欧拉的伴奏下,有一块湿毛巾递给了花京院,是摘掉竹蜻蜓跳下来的乔安。她把道具装进口袋,示意衣服脱了一半的花京院赶快捂住口鼻。

乔安:“你之前有没有看见,看见躲在镜子里面的那个狗东西在哪里?”

花京院:“没有……别用这种要你何用的眼神看我。”

乔安闭上眼睛感叹了一声。

噫,这狗倒是藏得好啊!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简直像是直接放出了信号灯,乔瑟夫和阿布德尔赶来的时候小麦粉炸弹的威力已经随着清风消散了,看到的只是三个白花花的小朋友,和一个已经丧失意识的替身使者。

乔瑟夫:“……”

他摘下帽子闪扇了扇:“oh,mygod,你们这是怎么了。”

黑校服沾染了许多小麦粉变得有点像奶牛,手里还提着昏厥的荷尔·荷斯的承太郎:“没什么,我们刚刚制服了一个替身使者。”

波鲁那雷夫并没有过来会和,大家推断他可能发现了被乔安砍了一刀的倒吊男,真的单枪匹马去找他了。花京院和乔安已经受伤,乔瑟夫的相机也没有带在身上,想要进行念写只能先回去再说了。

阿布德尔查看花京院的伤势,承太郎拖着荷尔·荷斯的领子把他扛起来,乔瑟夫走向乔安。

他抿了抿嘴,眼神有些无奈:“乔乔,最近你的运气可真是不怎么好啊。”

乔安摸着后脑勺哈哈哈:“有什么办法嘛,没事没事,我习惯了,习惯了。”

她感觉自己的头上突然一重。乔瑟夫的牛仔帽扣在了她的脑袋上,他手撑在腰上,冲乔安笑嘻嘻:“唉,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抱抱我们的小姑娘还是做得到的——怎么样?我乔瑟夫的怀抱还能等到飞过来的小鸟吗?”

乔安扶着帽子仰头看他。

乔瑟夫正咧着嘴,每条皱纹都舒展着,他伸开手臂,像等着小鸟飞向他一样等着乔安。

“快来啊小鸟,老乔瑟夫的手臂好酸了。”他催促。

于是小鸟跳起来抱住他的脖颈。

乔瑟夫像是祖父抱起小孙女,托着乔安的腿弯让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另一只手像是在给受惊的猫咪顺一顺炸起的毛,轻轻的抚摸她的后背。

“没事了,不用害怕。”乔瑟夫说:“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小猫害怕,小狗害怕,我们乔安不害怕’,是这样吗?我没记住,你跟西撒当时是怎么说来着?喂,承太郎,承太郎——把你的外套给我,乔安没有抹防晒霜,女孩子可不能被晒伤啊。”

乔安抱着他的脖子,头埋在他的颈窝,枕着乔瑟夫的肩膀摇头。她现在的造型肯定糟糕透了,脸上的面粉混了一些汗水成了糊状,这里是热带气候,温度很高,两个人贴在一起让原本的炎热更加放大。

可是她不想放手。

漆黑的长外套兜头盖上来,原本就如同火烤的气温更加闷热起来,简直像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了。乔乔轻轻捏住校服的领子,不让它掉下去。

六十九岁的乔瑟夫虽然疏于波纹训练,但依然身体强健,他稳稳地托着乔安,脚步平稳,缓缓向前走去。外套的笼罩给乔安带来了一隅密闭空间,恍惚中乔安觉得这样抱着自己的成了五十年前的那个年轻人,无论是绷紧身体、昏昏欲睡还是放松下来都要担心会不会被这个家伙突然扔上天。

可是即便上天也没关系,西撒在呢。可靠的大哥会在她尖叫之前跳起来接住自己,然后吼着“jojo!!!”,跟自己一起去追那个高喊着“尼给路达哟”的家伙。

隔绝了外界之后,稍微的软弱放纵也不会有人过于苛责,亦不会给他人带来麻烦,乔安闭上了眼睛。

“回到旅店还要好长一段路呢。”乔瑟夫小声说:“可不能睡着哦。”

乔安嗯了一声。

“……时间真是太不公平了。”她小声喃喃:“太不公平了。”

·

隐者之紫念写出倒吊男的位置时,乔安和花京院正在换药。

她在四次元口袋里一阵翻找,竟然奇迹般地在犄角旮旯找出了一瓶静野出品的创伤药,虽然一看就是那位药师朋友当时随手装的试用样品,但是这个时候乔安还是感动的哭出了声。

泪眼婆娑中,乔安双手捧着那个简陋的瓶子献宝:“来来来,都来看看!这可是静野大师给我的伤药。快快快,都来试试,现在擦上说不定晚上伤口都好了!我们药剂大师就是这么好使!”

花京院端详了一下那个瓶子:“这个是……是不是像rpg游戏里可以直接用于回血的药瓶?”

乔安:“不!这是直接加满血的上品创伤药!涂上之后虽然不能瞬间痊愈但是这种小伤最晚今天晚饭之前就会长好!不会留疤!来自小鬼族的骄傲!静野大大!”

花京院·听说伤药来自异世界·典明,当即开始解扣子脱衣服:“我准备好了,请务必给我试试。”

上药时,乔安也非常欣喜,她劫后余生的拍着自己的胸脯:“太好太好了,我这次是在生物课上睡着的,要是等等有幸醒来,结果这么一副状态那可真是太糟糕了,根本想不到什么借口。”

负责上药的承太郎:“……说话就说话,你别乱动了,还有你也是花京院呀嘞呀嘞,真是够了。”

本来是三个年轻人留下看着昏迷还没清醒的荷尔荷斯,可花京院非常坚定地要一同参与战斗,说是要报之前的一箭之仇——这个提议竟然还通过了?

乔安很不服气:“凭什么啊,凭什么啊!我们两个都是伤员诶!要这么说的话我也有仇要报呢我也要去!”

乔瑟夫把她拉到一边,弯着腰悄悄说:“我担心承太郎一个人搞不定,你在这里帮帮他吧。”

乔安:???

她回头看了一眼承太郎,高大的少年正靠在墙上,嘴里叼一根没点燃的香烟,察觉到乔安的目光,他也询问的看过来。

乔安,转过头:“我实在不觉得承太郎是需要帮忙的样子,你没看见他从天而降把这个人打晕是多么的干脆利落,说实话我觉得他的替身拳头快有我的脑袋那么大了。”

乔瑟夫,痛心疾首:“这都是因为出其不意啊!他只是一个孩子,面对一个穷凶极恶的成年人,他多害怕呀!”

……是吗???

她又回头看了一眼,目光和承太郎的对到一起。那双绿松石般的眼睛沉静如水,她更加不相信乔瑟夫的话了。

乔安:“你确定他是会害怕的人吗?应该不是,我觉得应该不是。”

乔瑟夫:“是的,我的外孙我最清楚了,他现在肯定惊恐的要命都快不断重复自己说的话了。”

乔安:“我觉得你在内涵我?”

“哈哈哈怎么会呢,我乔瑟夫最不喜欢捉弄别人了。”他双手拍在乔安的肩膀上:“总之我把我的外孙交给你了,你一定好好保护他,我走了。”

大门关上砰地一声,她和承太郎面面相觑,中间躺着昏迷的荷尔·荷斯。

承太郎把烟从嘴里拿下来:“怎么了,从刚才开始你一直在看我,怎么了吗?”

乔乔倒吸一口气!

出现了!他竟然真的开始重复自己说的话了!

震惊的点了点头,乔安走近拍了拍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承太郎,安慰他:“你别担心也别害怕,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承太郎:……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他对于乔瑟夫多少有些了解了,这种时候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他扶了扶自己的帽子:“呀嘞呀嘞daze”

“我没害怕,不要你保护。”他说。

抬起的手原本应当是想像乔安拍自己一样拍拍她,但是两人身高实在差得不少,他拍下去直接就拍到人家头顶了,于是抬起手又放下。顿了顿,承太郎把自己的帽檐稍微拉低了些,说道:“你才是,你才别害怕了。”

“这里很安全。”

乔安愣了愣。

她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人在遇到危急状况时或多或少都会有应激状态,不同的人也会有不同的症状,比如乔安在神经高度紧张时候的症状之一就是会把自己说的话重复,本人却不太能意识到这一点。

这时候才发现的乔安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我尽快调整,尽快调整。”

承太郎眉头皱起来。他看起来想说点什么但最终没开口,只是推了乔安一把,指了指床:“睡一会儿,我看着他,等等叫你换班。”

“哦,先不了先不了。”乔安说。她一路走到书桌旁边,拉开椅子坐下来,深呼吸一次,扯出一个笑容:“调整自己,我有更有效的方法。”

说着,她拿出了一套练习册。

乔安,翻开书,拿起笔,深吸一口气:“这种时候,有什么比做题更能让人冷静呢。”

承太郎:……???

他拉了拉自己帽檐:“呀嘞呀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