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41 字数:3306 阅读进度:15/27

空条承太郎嘱咐了一声不要睁开眼睛后松开了手,说着“呀卡吗洗!”估计和那个人用拳头理论去了。

不知道是谁锤谁,反正乔安听见了打斗声。

乔安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渐渐回暖。这种说法其实有点不对,因为这种炎热的天气之中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失温之类的症状,但是她的四肢稍微放松下来之后就是出现了冰冷的僵硬,那件原本带着体温又吸收了太阳温度的长款制服在松开了领口之后就滑到了地上,一阵风吹来,乔安打了个战。

她从自己的兜里掏了一件衣服出来,眼睛因为适应了黑暗,突然睁开的时候还有点刺刺的。乔安稍微适应了一下,趁着空条承太郎还在跟另一个人理论的时候她已经套上了新衣服,并飞快的给自己的脖子缠了两圈纱布。

屎,为什么自己对这种事情已经这么熟练了。

拍了拍沾了灰的校服外套,她觉得承太郎真是个勇士,这种天气还能穿的住这——么厚的衣服,他真的不热吗???

“那个,你的衣……恩?”

乔安瞪大了眼。

这,这蓬勃而出的胸肌!这高耸入云的发型!这吊带背心!这银色战车!!!

是你!说要把我和何莉杀掉然后去追杀乔瑟夫他们结果被我们打爆了的波鲁那雷夫!!!

“不要给我加上那么多奇怪的形容词啦!!”波鲁那雷夫大声抗议。

可能是因为现在的形象过于艺术,波鲁那雷夫一时间没认出乔安来,等他稍微辨认了一下之后,这个原本还有点气势汹汹的法国人一下就卡壳了。他短小的啊了一声,眼睛左瞟右看,整个人都有点不太自在起来。

承太郎哼了一声,抱起手:“我跟你说了,不是你脑袋里的那种事情。”

“好了好了是我错啦,对不起嘛!”波鲁那雷夫看起来还想说点什么,他眼睛不停的往乔安身上瞟,咳了咳想要开口:“那个——”

“停,stop,闲话到此为止,可以了可以了。”乔安面无表情,她冷酷无情的说:“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和对方说话,是赶快打死那个给我脖子上扎刀的变态,有什么话之后有的是时间说,ok?”

讲道理,你们这种人遇上伽椰子那死的必然最快!不老老实实好好逃命,就在这里为了这点小事说来说去浪费时间!

承太郎看了乔安一眼,没把校服穿起来,只是搭在肩膀上提着。他简短的和波鲁那雷夫交换了一下信息,对方情绪相当激动,尤其在听见两只右手之后转身就走。

乔安:“正好,我跟你一起。”

承太郎一把拉住她:“什么一起?”

“我跟波鲁那雷夫一起去找那个变态啊。”乔安理所当然:“我现在想了想,当时真是做错了,要是我当机立断一炮给他直接轰杀了,什么事情没了,哪有现在还需要东躲西藏?什么遵纪守法好公民,爸爸不当了!我管j·w那个狗说了什么!我就变态!我就烂!”

“…你冷静点,波鲁那雷夫你也是,你也冷静点。”

不仅是承太郎,波鲁那雷夫看起来也有点头痛。他本来是想一个人单枪匹马给妹妹报仇,做好准备被同伴们阻拦甚至大家闹崩,他重新变成独行侠的准备,可是没想到这马上就有一个人急吼吼的要跟他组队——还是一个他不太想要队友。

乔安:“你别性别刻板啊我跟你说,就凭我身上的这一堆小玩具,真的打起来你不一定打得过我。之前空条家的时候我带着何莉还能打你,你别说你都忘了。”

波鲁那雷夫,头痛:“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觉得你现在可能是太气愤了心情还不够平静,你仔细想想,你有什么一定要杀人的理由吗?没——”

“他往我脖子上扎刀,想掐死我,还想骑我,这够吗?”

波鲁那雷夫:“乔乔,我们走。”

承太郎:???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

·

空条承太郎,男,17岁,本身是一个未成年人,但现在深深有一种自己才是三人小队中唯一靠谱的成年人的感觉。

他打电话给乔瑟夫通知了一下目前已经找到乔安了,她和波鲁那雷夫一起义愤填膺的要去打死攻击了乔安的替身使者,那个正好是波鲁那雷夫一直在寻找的仇人。

挂断电话,承太郎说:“老东西现在正和阿布德尔在一起,他们马上过来和我们会和,你们两个——”

乔安:不需要!爸爸比起变态的程度绝对不会输给他!见过这么多变态的爸爸是不会输的!

波鲁那雷夫:不需要!我要亲手杀了那个杂碎!

承太郎:……你们两个混蛋给我好好听人说话。

敌人肯定不可能一直在原地等着着,但乔安还是固执的返回了自己刚过来的地方,那里有她击伤右手男留下的血迹。血迹一路滴滴拉拉,最后可能是右手男把伤口裹了一下,地上没有痕迹了。他们在一处十字路口的墙上找到了最后一点像是要把手上的血迹蹭掉的痕迹。

乔安披上了自己反弹斗篷。

怀里抱着大枪白昼,现在她觉得这个哑光设计非常实用了。

因为这个武器未来科技感太重了,看起来只是一个精巧的模型,非常昂贵的玩具。再搭配上乔安这一身,即便出现在这里,也只不过是被当做了行为艺术家让路过的人多看两眼。

空条承太郎往上赶了两步,“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很好。”乔安如是说。

面对十字路口,乔安提议大家分头行动,谁抓到算谁的,反正一旦打起来动静肯定不会小,其他人往这边赶就是了,意外的是无论是波鲁那雷夫还是承太郎都不同意这个提案。

“太危险了,如果对方不只有一个替身使者你怎么办?”

乔安本来还想争辩两句,开口之前他们听见了一声枪响,然后又是好几声。

隔着两条街,飞溅出的绿宝石反射的光芒让那一块像酒吧的舞池霓虹迷幻。

找到了!

比起已经跑步前进的波鲁纳雷夫,乔安掏出竹蜻蜓的时候有点奇怪的看这承太郎:“你,你怎么没跟着他一起跑过去?”

承太郎:“因为我听过乔乔的奇妙冒险,面对这种状况你肯定有其他更省力的做法。这就是竹蜻蜓吗?给我一个。”

于是,在高温天气跑步前进汗流浃背气喘如牛的波鲁那雷夫,发觉天上投下一片阴影,下意识抬头去看的时候,他看到了什么呢?

哦,看到的,竟然是他以为会跟在他身后一起追过来的同伴呢。

这两个狗一人头上放了一个之前他在空条家和乔安战斗(单方面承受空对地打击)时见过的那种,她给自己和何莉一人放了一个的飞行道具,直接飞过去了。

承太郎还跟呆滞的**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是真的狗!

皇帝和倒吊男的组合让花京院陷入了一场苦战,要一边留意对面的荷尔·荷斯会拐弯的子弹,还要一边提防会出现在所有反光面上的倒吊男。落单的花京院左支右绌,战斗十分艰难,法皇的绿宝石水花必须要谨慎使用,倒影会给倒吊男攻击制造机会。

被子弹擦伤的额角正不断涌出血液,有一部分流进了眼睛里,有点难受。虽然明知道这次埃及执行必定艰难险阻,他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场战斗也实在是让人有些苦手了。

他在寻找乔安的时候突然遇到了袭击,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找到她,毕竟她突然出现在落地窗外的时候看起来可真是太糟糕了。

分心的一瞬间,一块镜片从自己眼前落下,他看见镜片当中映出自己和倒吊男,桀桀笑着的替身高高举起手中的尖刀。

眼前荷尔荷斯也志得意满的举起了手臂,枪口已经对准了他。

“结束了小鬼!”荷尔荷斯高声宣布:“战斗就要在这里落下帷幕了!”

他要扣下扳机了。

花京院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的大脑是在疯狂运转拼命思索破局的方法,还是在目前的僵死之局之中彻底罢工僵硬住了。片刻的空白中,他突然察觉到有一片阴影拢住了荷尔荷斯——还在不断放大。

荷尔荷斯显然也注意到了,他试图抬头去看。

那么,这位小朋友他看到了什么呢?

哦,原来是从天而降的空条承太郎,还有已经握紧了拳头的白金之星啊。

欧拉!

荷尔荷斯没有机会扣动扳机了。

他的手指正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歪着。

荷尔荷斯的惨呼声只出现了一瞬间,很快,在欧拉声中,他连叫也叫不出来了。

紧接着,又有什么东西被扔下来了。

乔安高喊着“高空抛物注意注意!!!!”,并在空中旋转着,将手中的东西拼命的用力甩下来。

花京院猛地抱住头,飞快开始脱衣服试图包住自己的头脸就往旁边闪避。

他看见了。

那是一包小麦粉。

炮弹一样砸过来,烟丨雾丨弹一样腾地一下在空中炸开。

放下枪,乔安在空中做耶稣状展开手臂,咏唱:“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