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40 字数:3238 阅读进度:14/27

乔乔正在奔跑。

不,订正。

乔乔正在逃命。

日日日日日日日日。

混乱之中她还能抽出空苦中作乐的想一下,幸好自己把校服外套先收了起来,毕竟最近有市上领导来学校检查,要求全员穿校服。她是穿着校服过来的,如果有幸能醒来,结果醒来的时候校服跟现在身上的衣服一样成了一堆碎布,那可太生草了。

对,她现在的衣服成了一堆碎布。

那个两只右手的流浪汉是个变态,乔乔的冒险纵横了这么多个世界,她遇见了与人为善的、谨慎靠近的、想要搭讪的、怀抱敌意的、榨取价值的、视而不见的、杀气四溢的等等一系列人,就是没有遇见过这种,开局就想骑她的。

用头巾包着头脸,仅凭两只如同融化一般吊的眼睛就能判定肯定是个相貌清奇的狗东西。这个男人靠过来的时候悄悄还以为是自己多看了人家的手几眼让他感觉被冒犯了。反正刚吃了翻译蒟蒻语言交流已经不成问题了,她想着道歉就道歉,毕竟是自己先盯着人家的缺陷看的。

结果谁尼玛能想到这个狗东西过来之后,一句话没有就一把提住她给直接甩到乔安刚刚走出来的巷子里去了。

那男人两只手上的指甲都非常长,手劲极大,指甲自然而然的嵌进肉里,隔着衣服都觉得疼。他一手掐住乔安的脖子,另一只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这个过程没什么言语,只有让人觉得不适的嘿笑声。

本来还想分辨两句的乔乔一看这种情况立刻歇了,这人明显不是抱有其他目的,他就是想要侵犯自己,仅此而已。

一般情况下,在被扼住咽喉时,人会下意识地惊慌失措,会去抠抓或试图将自己的咽喉从禁锢中解放出来,可是从对方能单手把自己提着扔到巷子里,乔安就知道她肯定不会是这种手劲的对手。

窒息让大脑对外界的感知变得有点梦幻,像是隔了一层绢纱。乔安勒令自己不要去理会那些触碰和生理心理的双重恶心,她艰难地把手塞进了裤兜里。

这种时候什么道具能突破困境?

银亮的镰刀破空挥过来,因为缺氧眼前发黑的乔安根本没多少力气了,但胜在出其不意。白昼的刀锋足够锋利,挥舞时甚至能听到明亮的刀鸣声,暴徒没有防备,镰刀袭来时他只来得及滚地一翻,依然被刀锋擦掉了耳尖和一小点头皮。

在他的惨叫声中,乔安咳嗽着,连滚带爬的往前跑去。

眼前还在发黑,身上的衣服非常后现代艺术,潮流程度随时可以登上时装周。她脚步踉跄的往前奔跑,一边咳嗽,一边握紧自己的镰刀,还腾出一只手来掩盖掩盖自己的胸口。

日,这可太难了!

逃跑时她听见那个男人叫骂了一句什么,大概就是一句无意义的脏话——她现在也正想说点文明用语来抒发一下自己的心情呢!嚯!遇上这种事情!

乔安觉得自己的危机图鉴里又被点亮了一个徽章,人生又圆满了一点呢!

——屎。

顺着大路一路跑过来,她简直是最亮的明星,毕竟穿着这么前卫大胆,伤痕这么艺术气息,还拿着一把暴力美学的镰刀一路狂奔过来,是个人都要回头看两眼的。

乔安暂时无法判断自己是否安全了,她刚刚停下脚步,用力喘着气,想要用力咳嗽两声缓解一下肺部的疼痛,她突然感觉自己的颈侧被人扼住了。

皮肤上出现了明显的握痕,身后空无一人。那种令人恶心的嘿笑声又出现在了耳边,乔安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不过到底是经历过伽椰子和贞子双重洗礼依然活下来的女高中生,乔安面对这种情况第一时间是去寻找所有能够映出自己模样的东西。

玻璃,镜子,甚至是人的眼睛,什么都好。

她飞快的搜寻着,自己对面是一家饭店,饭店橱窗里正展览着今日推荐的菜色。现在阳光正好,她在玻璃的倒影上找到了一个极隐约的人影。

“竟然伤到我,你这无耻的□□。”

他的小刀刀尖正要戳进自己的颈动脉。

机关扣动,镰刀变形,须臾之间白昼变成了威胁感十足的枪。乔安来不及多做考虑,她用力拍了枪膛一把将子弹换成了空包弹,扣动扳机。

巨响。

饭店的大门被轰塌一半,玻璃应声碎了一地。

乔安一手按住自己被拉了一道口子已经开始出血的脖子,另一只手握紧重新变成镰刀的白昼,缓口气继续向前逃命。

那个出现在镜子里的东西应该和之前的那个男人有所联系。奔跑时,乔安拼命的思考。

小鬼?使役?能够在镜子里自由活动?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到没有镜子的暗处,他就无法再继续追赶自己了,只是万一是向伽椰子那种不死不休的追杀……住脑!不会的!那种经历有个一两次就够了!不会的!

如果敌人在镜中,那么握在手中的武器是无法伤到他的。将白昼收起来,空着手的乔安气喘吁吁,高温天气再加上剧烈运动她此时已经汗流浃背。身上的伤痕又多了两处,可是她还没有相处应该如何破解那个小鬼。

没办法了,总之就先验证一下自己之前的猜测,先找一条阴暗的巷子躲藏进——

她迎面撞上了一堵墙。

这堵墙太狠了,突然出现,给乔安直接撞得七荤八素。

卧槽不应该图轻便把武器收起来。

她眼冒金星往后面跌倒,手下意识的往兜里揣——被拉住了。

无论是向后跌倒的动作还是掏出武器的动作,全部都被拉住了。

“停手,是我。”

这声音听着不太熟悉,乔安的眩晕还没有完全结束,她勉强辨认出黑色长款制服的配色:“承太郎?”

然后身上又多一道伤痕。

乔安心中又日了好几声,她赶快捂住脖子上又开始渗血的伤口,拉住承太郎往后面跑,并将所有能照出人影的东西全部扔到别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乔安猜测正确,自从进入这条暗巷之后,她确实没有在遭遇袭击了。

这是一条死胡同,乔安从来没有觉得背靠墙滑下来是这么一件让人感到放松的事情,她现在一边长长呼气一边这样做的时候真是觉得爽爆了。

大声喘着气,乔安压着自己的咳嗽,正想跟承太郎说两句话,刚要抬头承太郎的外套就递到了她的面前。

乔安愣了一下,她突然想起自己这身被迫弄潮儿的装扮,又看了一眼身上的血呼啦差,摆了摆手:“我自己带着衣服呢,不用啦,谢谢,谢谢——啊!”

这件衣服直接兜头罩了下来,承太郎的外套大的像块床单,乔安在里面扑腾的时候觉得自己像是万圣节里的床单幽灵。

而且黑色本来就吸热,少年人残留在外套上的体温还没消散,把袖口挽了几次,乔安觉得自己简直像是被一团火给包围了。

不管怎么说,温暖对冷汗涔涔地乔安来说总是好的,被火焰包裹让她感觉安全了点。这件衣服太大了,像个麻袋一样一直在往下掉,她拢住领口连声道谢。

承太郎眉头有点皱。他摆摆手示意乔安没关系,“怎么回事?我们在餐厅里看见你,还没打招呼,你突然朝大门开了一枪。”

“哦,这个啊。”乔安摸了摸脑袋,手上沾着血,搞得头发也黏糊糊起来。她哈哈哈笑着:“紧急避险紧急避险,实属无奈,实属无奈。”

简短的讲解了一下自己受伤的经过,承太郎向乔安确认了两遍那个男人确实是两只右手之后,“那是波鲁那雷夫一直在寻找的仇人。”

他看着乔安,似乎正在思考应该把她怎么办,乔安连连摆手:“不要考虑我不用考虑我,你们有事就去忙,我自己一个人完全没问题,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走了。”

这番说辞最后得到了一句“少啰嗦”。

“当时餐馆的门被轰塌之后,我们都跑出来找你了,既然我已经堵到你了,那就先回去吧。”承太郎说:“这件事情交给我,你就先休息一下吧。”

乔安正要答应,承太郎突然快走两步,一把捂住乔安的眼睛。

他靠过来的时候乔安自己整个人都贴到墙上了,她的手松开了领口,一只握住承太郎正蒙着自己的手,另一只已经揣在裤兜里,确认了承太郎除了捂住自己的眼睛之外没有其他的动作,才僵硬着问:“怎么了?”

“你眼睛里有我之外的其他东西。”承太郎说:“恐怕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人的替身。”

乔安:“哦哦。”

“呀嘞呀嘞。”他又说:“你——”

“承太郎!!!!!!”

黑暗中,乔安听见巷子口方向传来一声高喊。这声音中混合着震惊疑惑难以置信和愤怒。

这个声音莫名让人觉得有点熟悉。

你听见那个人继续说:

“你这混蛋在做什么!!!还不快给我放手!!!银色战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