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39 字数:3193 阅读进度:13/27

这次停留的时间还挺长的。

做完练习册,乔安活动了一下有点僵硬的肩膀。小桌的另一边,躺椅上的佳爱琉已经睡着了,小小的一个蜷缩在椅子上,大檐帽虚虚的扣在脑袋上,勉强遮着太阳。

她站起来走了一圈,查看重新搬出电器电池的充电情况,以及那两个已经被制服的歹徒。

这两个人被捆绑起来,两条虫一样固定在沙滩上,耳朵上塞着耳机,用胶布固定住,眼皮上也用胶布贴起来,在他们的正前方是一块pad,正在播放《落丢甜心》。

从第一集开始放的,现在都已经放到第二十三集的片尾曲了。沉海的眼神已经十分看透生死了,但j·w依然是刚刚被塞上耳机时的那副模样,这份意志力,乔安愿意称他为这个世界的boss。

“你知道这对我来说不能造成任何伤害。”j·w眼球动了动,“这不过是连细枝末节也算不上的手段,孩子的过家家罢了。”

这倒是。乔安赞同的点了点头,她给两人换了一下汗湿的胶布,又把这四只眼睛往大撑撑,回答道:“没错啦,但是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我也会觉得很生气很奇怪,所以这也不过就是给我一个心理安慰嘛。”

j·w嗤笑:“伪善者——你知道你根本帮不了任何人,却总是自以为是的给她埋下一线希望。没有觉悟也没有决心。”他摇着头夸张的叹息,“伪善者。”

叹息的时候本来想要闭上眼睛,这样摇头看起来更有深意,可惜他的两只眼睛的眼皮都被胶布固定住了,闭眼这个动作太过艰难,于是j·w只能睁着眼睛摇摇头。

乔安发誓她绝对不是笑j·w,她只是突然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其实j·w说得对,乔安是没有办法改变佳爱琉在梦中不断吸引变态然后被杀死的结局的,至少现在不行。

当时刚刚得到力量的小孩子在一时头脑发热信心膨胀时,煽动起了死水的波纹,让原本已经不抱希望准备坦然接受不断被杀死的命运的飞鸟井木记成为佳爱琉,重新开始挣扎反抗,乔安认为就是再来一次,她一定也会做出相同的决定。

只是两人的关系并不是拯救与被拯救,她可没那么伟大。

非要说的话,乔安觉得她与佳爱琉更像是在暴风雪的冰原上迷失的普通人突然在黑暗里摸到了一双温暖的手,发现了一个与自己同病相怜的倒霉蛋。

她们两个甚至连旅人、冒险家或者科考队员都算补上,差不多就是飞机失事正好迫降到这快地方上。没有储备相应的知识,也没有相关经验,昏天黑地的暴风雪中,零下的温度里,只有一颗尚且不愿意放弃的心在驱使人继续前进。大家都自身难保,那就不谈什么拯救不拯救的事情了。

不过这些事情跟j·w也没什么关系,乔安也不打算跟他解释——跟这种人一定要少说话,他给乔安的感觉有点像总是缠在佐仓杏子身边的那个叫做丘比的生物。她跟丘比也不太说话,因为那个生物一直在试图跟她签合同成为魔法少女,因为次数有点频繁,面对丘比乔安总觉得自己在跟一个卖安利的或者传消说话。

……总之少开口,少交流总是没错的。

她并没有回应那套伪善者理论,只是给j·w比了一个祝你健康的手势,然后转身向佳爱琉跑过去。

要说佳爱琉的梦境有什么好的,没有白天黑夜的限制,白天就一直白天,非常方便乔安充电。

等到佳爱琉醒来,两个姑娘用乔安的游戏机打了一会儿胡闹厨房和太鼓达人,佳爱琉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开始痛了。她看起来非常惬意,靠在靠椅上,怀里放着一包原味薯片,看着乔安把妙脆角套在手指上再一个一个吃掉。

“真好啊。”佳爱琉发出一声猫咪一样的感叹:“乔乔今天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好长呀,我也觉得非常满足了。”

咔擦咔擦的咀嚼声中,乔安含糊不清的说:“要不是pad给那两个狗在用,我们两个还可以看一会电影,我的女神艾玛演了迪士尼的公主,我觉得她真的好漂亮好棒哦。”

“是啊,有点可惜……”

看到乔安突然蜷缩成一团,紧紧捂住胸口,佳爱琉就知道这次短暂的度假时光又要结束了。

本来应该说点什么感伤离别的话,可是两个姑娘完全没时间瞎比比,乔安这家伙贪大,之前的电器到现在还铺着,信号来了之后她两分钟之内肯定会走,而且这个时间是随机的,于是只能风一样跳下椅子开始拼命把东西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佳爱琉从旁帮忙,把最远处一些非常紧要能拿动的东西赶快搬过来。

最后一块电池塞进口袋,时间大概只过了不到九十秒,乔安气喘吁吁,看着同样汗流浃背的佳爱琉,把手中的遮阳伞递给她。

她扯出一个笑容:“我下次——”

声音没有了。

佳爱琉在沙地上站了一会儿,她将晴雨伞撑开。这把伞是乔安非常喜欢的一把伞,平平无奇的黑色伞面之下,撑开之后却描绘着童话森林。佳爱琉轻轻转动伞柄,她没有理会还如同两根虫一样倒在沙滩上的人,打着伞小声哼着歌往前走去。

下次来拿吧。

她想。

如果下次见面时我还保留着这把伞的话,一定会好好还给你的。

·

睁开眼睛,乔安的思维还停留在和佳爱琉分别的时候,半句话憋在嘴里没说完挺难受的,于是虽然这里没有和自己对话的人,她依然固执地把剩下的那半句说完了。

不知道飞鸟井木记在梦境当中的东西能不能保留到下一个梦境,如果能的话,她就想办法给佳爱琉也搞一把武器,这样那些狗东西想要在胡作非为的时候,至少她不至于手无寸铁。

但是应该不行吧——怎么想都不行啦!飞鸟井又没有四次元口袋,她本人也不会控制梦境,做不到做不到啦!

乔安小声哀嚎一声,翻了个身。

要是自己能狠狠心,真的对着那些在梦中肆意妄为的杀人魔们用新月和白昼来一发,能不能真的起到一点震慑的作用呢?想着反正是在梦里,这些人又不会真的死去——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她不是也开始变成变态了吗?

杀死别人之前要首先由被别人杀死的觉悟,持枪者要有被子弹射中的觉悟,妄图成神者也要有被信徒背叛的觉悟。

这些乔安一个也不具备,她只是一个不太普通的高中少女,除了普通女孩子烦恼之外,多一项罢了。

杀死凶徒能让自己的朋友获得片刻的宁静,而她确实有这样的能力,可是却因为自己的原因无法下手。做不到。这让乔安感到有点自责和挫败。

尽管知道这就是j·w想要达到的效果,让她怀着这样的心情开出第一枪,在梦中杀死第一个人,然后便会有“我拯救了朋友”的膨胀感来抵消恐惧和负罪。她身上有大规模高强度杀伤性武器,而怀抱着这种心情,总有一天她会因为膨胀和迁怒将自己的炮口对准冰原上的另一个迷路的人。

于是自己也会变成那种,和被她绑在沙滩上强迫看《落丢甜心》的人一样的变态。

揉着脑袋爬起来,乔安小声说了一句:“会说话真了不起啊。”

她要去上课了,马上要到小长假了,周末调休,要上课。

·

完球。

乔安站在烈阳下,这两个大字就这样加粗后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因为知道自己身体的特殊性,所以乔安对于睡眠这种事情非常看重,绝不会再除了家里之外的地方随便让自己睡着。尤其是外面!尤其是学校!

但是可能是因为j·w的原因让她心情一直有些低落和矛盾,一直到开始学习也没怎么缓解,她甚至吃了一整块500g巧克力试图让自己重新开心起来,没用。

生物课上,她只觉得自己试想躺在手臂上稍微休息一下,看看窗外的蓝天白云。

——然后就睡着了!

睡!着!了!

四次元口袋倒是在身上,但是这不是这个原因!

要是这次冒险出点什么岔子,还没下课,她的同桌突然感觉“怎么乔安越来越凉了?”,然后伸手一推:嚯!一个死人!

完球完球完球。

乔安一边脱掉自己的校服外套,一边痛定思痛,想着只要能活着回去,她一定要把自律慎行抄写一百遍。

咬一口翻译蒟蒻,将外套收好,离开自己突然出现的那个小巷子时,乔安突然感觉到一阵芒刺在背之感。

她向自己的左手边看过去。那里是个垃圾堆,要仔细辨认才能看出垃圾堆上靠了个将头脸用布包起来,正在玩自己的手的流浪汉。

乔安:……嘶,不是我多心,我总觉得这个人那里有点怪……

她仔细辨认了一下。

哦。明白了。

原来他有两只右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