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37 字数:3195 阅读进度:11/27

就乔安本人来说,在梦境世界之中她的体质并不会因为特殊道具或能力之外的原因得到增强,不知道这一点对于佳爱琉是不是也一样。

估计是一样的,不然的话她只需要想想自己无比强壮,就能轻松反杀那些变态杀人魔了。

冲击波和巨响对于佳爱琉造成的影响远比乔安想相当中要大一些,一直到她架着她跑出老远,佳爱琉也依旧是一副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的模样。手腕和脚腕上依然有明显的勒痕,乔安干脆停下来。

经历了这么多次冒险,佳爱琉的梦境虽然不能和安全画上等号,但对她来说,这种除了变态杀人魔之外不用考虑其他变数的世界,真是太美好了——尤其是连杀人魔都没有超能力。

没有!超!能!力!

乔安:看看爸爸的四次元口袋里都放了些什么危险物品!你区区一个只会拿菜刀麻绳的普通变态,还敢在我面前人五人六?

曾经那个看见会说话的猫猫狗狗都要吓得尖叫的乔安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钮祜禄!乔乔!

佳爱琉在沙地上躺下,乔安还给她盖了一件自己的外套,而且她终于找到了那顶薛定谔的大檐帽,将它轻轻扣在佳爱琉脸上,免得眼睛被太阳晒坏。

唔,虽然现在太阳好的让她又想拿出自己的一堆太阳能电器充电,但在把那个杀人犯彻底制服之前这项工作暂时不能完成。

好吧,那么在等待佳爱琉恢复的这段时间里可以做什么呢?

乔安想了想。

不如来背一段英语课文和文言文吧。

当佳爱琉在朗朗读书声中重新恢复意志,她拿掉脸上的大檐帽,第一眼看见的便是撑开晴雨伞,已经把自己的一堆电器在沙滩上有序摆好的乔安。

佳爱琉记得仓鼠星人曾经跟她说过,有一次睡着之后直接到了一片荒漠,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太阳可怕的能直接把人烤熟。乔安吃光了自己身上带的所有食物和水,脱水濒死的时候她才回到自己世界。再结合曾经在异世界停留最长时间是半年,自从有了四次元口袋,乔安身上随时都装着热量足够支撑三个月的应急食品和大量饮用水。

后来又攒了些钱,好不容易去往那个她最喜欢的“世修和哆啦美”的世界,她就买了这些太阳能电器,以及几块巨型太阳能电池。那个世界科技发展非常快,这种电器几乎是小朋友玩的时候用的玩具,非常便宜。托这个世界的福,乔安的异世界冒险生活水平也直线提高——比如随身携带冷库,冻一些自己喜欢冰激凌、肉类,还有冰柜里随时放着苏打水、可乐、牛奶果汁啤酒。

“他们科技发展的这么快真是太好了。”当时乔安轻轻拍着自己的胸脯,一副庆幸的模样:“这样的话我只要买一些小朋友的玩具就足够支撑我在其他世界冒险了,省钱又省力,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头还有点疼,佳爱琉按着太阳穴坐起来。

那时乔安正在查看最后一块巨型太阳能电池,确保它顺利进行充电。运动使人出汗,她的外套系在腰间,鞋子也脱掉了,东一只西一只的乱丢着,上身只穿着一件运动背心,绷带从背心里一圈一圈探出来,阳光下汗水与浅色光滑的伤疤一起闪闪发光。

她擦了一把汗,回过头来看见已经坐起来的佳爱琉,朝她挥了挥手,然后朝她跑来。

途中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然后泄愤似的,乔安踹了障碍物一脚。佳爱琉顺着她的动作看过去。

她眨了眨眼。

啊,原来乔安已经把那个杀人魔制服了。

杀人魔被麻绳捆成了茧,脚上也绑着一块石头,正像蛆一样在地上扭动。捆绑的手法虽然不娴熟,但胜在绳结绑的非常紧。或者正是因为这种不娴熟,乔安根本考虑不到什么“哪种绳结在海水中渐渐下沉之后最美”这种艺术问题,她都没考虑到自己绑得太紧,之后这个人的四肢末端可能会因为血液不流通坏死。

赤着脚踩着沙子跑过来,乔安甩了甩头发。

“醒来啦?”她对佳爱琉笑:“别害怕,这个人我已经制服啦,接下来就是我们两个开心的度假时间!”

于是她便絮絮叨叨起来。

什么“我的衣服全部都是功能型的,羽绒服冲锋衣我带了好几件,短袖也有,但是为什么没带泳装和漂亮裙子!我恨!”

什么“好不容易来一趟海边,结果难道要穿着e班课后活动的作战服吗?太悲惨了吧!”

什么“算了不说了,那就留一张相片好了。”

之类的。

大件电器清理出来之后,乔安的四次元口袋一下变得有些空荡荡,找起东西来也颇为一目了然,她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自己的相机。

那是一台拍立得,快速成象让它炙手可热,这种相机在乔安的世界里曾经相当流行过一段时间,颇受年轻女性的追捧。乔安初中的时候,她们班上的刘佳丽曾经有一台,相当嚣张了一段时间。那时候她还不是一个冒险者,作为一个真·初中少女,她心中一边隐隐羡慕刘佳丽,一边觉得每天都能不动声色把刘佳丽噎死的宋睿捷真是太帅了。

现在她也有了一台,怎么说,她的相机其实不止这一台拍立得,只是单反也好,数码相机也好,超高像素手机也好,但是她确实是更加偏爱已经过时的拍立得。

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快速成象太吸引人了吧。

而且她要把自己的照片洗出来,那就得自己动手买仪器了,让别人看是肯定不可能的。

捏住相纸在空中轻轻的甩了几次,上面的图像渐渐清晰起来,戴着大沿帽的白裙少女一手拉着帽檐,被另外一个运动背心少女手臂勾着脖子。两个人的脸怼的离相机太近了,无论是大海、沙滩还是天空,都只能从照片极小的边边角角露出一星半点来。

——这根本不是什么沙滩照,这是大头贴!这是室内自拍!还是那种表情包丑照!

照相宝才乔安发出一声小声哀嚎,然后把照片珍而重之的放进了自己存放相片的盒子当中。

于是天马行空的话题铺展开来,佳爱琉向她抱怨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又死了几次,甚至有一次差点逃脱,但是没想到一脚踩空。没死在歹徒刀下,死于高空坠落,她气了好长时间。

乔安一边说着“不行高空抛人太有既视感了!”,一边也从四次元口袋拿出自己最近新添的几样神奇道具,着重介绍了之前那把能变形的镰刀。

“这是我朋友给我做哒!”这位高中生现在像是炫耀玩具的幼儿园小朋友,把之前那把哑光银色镰刀给佳爱琉看,另一只手没空闲,继续在口袋里掏,直到掏出另一把寒光闪闪的黑色镰刀:“这把也是!”

“我之前看见猎魔人拿着白象牙和黑檀木觉得帅的不行,跟我朋友提过几嘴,他当时说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怼我,但是我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把白昼和新月做好送给我啦!”

她骄傲的说。

虽然当时qrow说辞依然是“废弃的武器扔到哪里都无所谓”,但是乔安超级感动,感动到抱着raven嗷嗷叫。

两把武器都是手臂长短,只要扣动机关便能转瞬之间由威胁十足的冷兵器变成未来科技感十足的枪械。

佳爱琉正好奇的握住白色镰刀,小心翼翼的抚摸它的刀刃,乔安骄傲得不得了,正要铺开讲一下自己在那个戮兽横行的世界是怎么拼死逃命的,话头突然顿住了。

“佳爱琉。”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握住了新月:“我记得,你的梦中一般只会出现一个变态杀人魔,对吧?”

佳爱琉:“是的。”

随后,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顺着乔安的目光一起向后看去。

有人在那里。

海面上,有人踏着水面缓步走来,脸被线条和模糊取代,手杖戳破水面的张力,每一步都发出噗的一声。

新月已经握在手中,乔安上前一步:“为了防止误伤,我再问一次,佳爱琉有什么其他的客人吗?”

“没有。”佳爱琉说:“他……不是我的客人。”

她没有放下白昼,不会使用,只是将它握紧。

“他是j·w。”她说:“他是开始,这场杀死我的游戏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新月变形,j·w在十步之后停住了。他的声音响起来,如同360环绕音效,你无从分辨声音来源何处,经过电子处理后的声音也无法辨识男女,但是看这个着装,乔安猜测这大概是个男人。

他说:“你是什么人呢?”

乔安:哈!这个问题问得好!

单手持枪,乔安瞄准j·w,露出一个严肃活泼的笑容。

“你问我钮祜禄·乔乔是谁?”她大声说:“告诉你吧!你爸爸我只是一个不太普通的女高中生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