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36 字数:4356 阅读进度:10/27

佳爱琉,真名飞鸟井木记,一个可以进入他人梦境,并将梦境共享的女孩子。而且不知为何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变态出现在梦中,就她本人而言在梦境中见到的所有人都是怀着杀死她的目的,于是在梦中被杀死也成了平常事。

乔安与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正在逃跑。

首尾相连的火车,持刀追赶的歹徒,空无一人的车厢,杂乱的脚步声和比脚步声更杂乱的喘息声,心脏狂跳不止好像要砸断肋骨从胸腔里蹦出来。飞鸟井木记就是这样一头撞进了刚落地还没站稳的乔安怀里。

听起来很浪漫,紧张刺激、英雄救美,简直就像命中注定的相逢,主角邂逅的剧本。

但事实上被撞得仰面倒在地上的乔安只觉得自己眼冒金星。她鼻血流了一滩,鼻梁骨差点给撞断了。

梦境之中从来没有进来过旁人,飞鸟井木记也理所当然的将乔安也当做是变态杀人魔的其中一员。前有猛虎后有长蛇,她气喘吁吁全身冒汗,原本就没什么求生火焰的双眼完全熄灭,目如死水的询问:“你也是来杀我的吗?”

乔安听不懂,她想找出翻译蒟蒻飞快咬一口,但被飞鸟井木记背后冲出来的人吓了一跳。那个戴着毛线帽,手中的刀在火车车厢里昏暗灯光的印衬下寒光闪闪,比他狰狞的嘴脸更让人畏惧。

于是她只能一边惊呼“卧槽!!!”,一边用沾了一堆鼻血的手拉起飞鸟井木记,连滚带爬往前跑去。

持刀男人愣了一下,他对于乔安突然出现感到不满和疑惑,大声抱怨了一句什么。不过当时乔安还没吃翻译蒟蒻,自动屏蔽。

因为这是一辆首尾相连的火车,等身后暂时看不到那个男人,两个气喘如牛的姑娘终于能稍微坐在座椅上休息一下了。乔安找到翻译蒟蒻,吃了一口。

她说:“不好意思,我之前没听懂你在说什么,你能再说一次吗?”

于是飞鸟井木记又问了一遍。

乔安脑袋摇的花枝乱颤,连连摆手表示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她告诉飞鸟井木记自己是从别的世界来的,她患有一种很罕见的失眠症,只要睡着就会进入梦境,而她的梦境会连接到别的世界。

飞鸟井不置可否,她告诉乔安,刚才那个男人最后对着她们(其实是对着乔安)吼的话是“今天明明是我玩的时间了!!”

这场面可一点也不像是玩耍,而飞鸟井木记也毫不避讳的认同了:“他的游戏就是杀死我。”

已经在梦中世界无数次丧命,被迫尝试过各种各样死法的少女,谈及自己的死亡时没有丝毫的避讳。即便被杀这么多次,她的肉丨体也依然存活着,只是随着痛苦的不断叠加,恐怕总会有一天,她会彻底丧失自我。

梦中的死亡体验伴随着实感,换句话说,飞鸟井木记真实的体验了多次死亡,这些体验叠加起来确实会让人对于自己的存在产生质疑。

那时候乔安还没和死神跳过几次贴面舞,最多就是被拿着镰刀在后面追赶追赶,刀锋的寒意触及脊背让人全身难受的程度,可是就算是这样她醒来的是时候也已经很崩溃了。

自己面临的是疾病无法治愈会带来的看不见尽头的冒险和在不远处等待的真实死亡,而飞鸟井木记,无数次被在梦中真实的杀死,所有能触及的梦境中都潜藏着想要置她于死地的穷凶极恶之徒,那些人将杀死她当作了一场游戏,甚至还在暗暗比拼谁的手法更加令人瞠目结舌,所承受的非人痛苦自然也不是自己所能想象的。

一时间乔安竟然不知道自己和她到底谁更惨一点。

车厢里沉默下来,耳边只有火车行驶时况且况且的声音。

乔安率先笑起来:“看来我们两个都是被梦境所困扰着的人啊,这样说来,能见面也真是一种缘分呢。”

那时候她脸上还糊着没擦干净的鼻血,一个鼻孔里塞着卫生纸,手上、袖口和衣襟都落了些血迹。因为奔跑紧张,汗把额前的头发全部打湿成了一绺一绺的,衣服也紧紧地贴在了身上。

一点都不帅气,说实话,太狼狈了。

这种形象,就算话说得再漂亮也会让可信度大打折扣,但她还是握紧了拳头。

彼时乔安刚从野比世修的世界回来没多长时间,四次元口袋、神奇道具的加入让她对于存活的自信心前所未有的高涨,再加上上一个世界当中确实曾经用道具顺利度过了难关,她自信心膨胀的觉得自己这次可以带上另外一个人一起活着。

乔安说:“你要不要取一个冒险名呢?”

她看飞鸟井木记一脸“你在说什么”,把两人所在车厢的两扇门全部关起来,又重新坐回来。乔安指着自己:“我真正的名字叫做乔安,朋友们会叫我安,但是在冒险的时候,我给自己取的名字是乔乔。”

飞鸟井木记有些迟疑:“我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

“你说得对,其实没什么意义,但是这样让我觉得自己体内还有一个勇者的灵魂。”乔安在她有些震惊的目光中,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和一瓶水,把水倒在纸巾上擦自己手上已经干涸的血迹:“我觉得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种自我调节,或者说是自欺欺人的方式吧。比如,我在朋友们面前,作为‘安’可以小小的任性,放松放松神经,但是作为‘乔乔’,我就会绷紧肌肉,全力以赴的应对每一场危机,让自己尽可能平安的回到我正在睡眠的床上。”

“…我,我不觉得这会有什么效果。”

“唔恩,是吗。”放下潮湿发红的纸巾,乔安皱了皱眉:“不过对于我本人来说,我觉得至少有个心理安慰的作用——不过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来讨论这个话题啦。”

背对着飞鸟井的门上映出了刚才那个男人的身影。他手上正拿着一把消防斧,对着锁住的门举起来。

“等我们把这个罪犯解决掉再来说冒险名的事情吧。”她站起来说:“毕竟,能遇到和我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家伙,这还是第一次呢。”

飞鸟井看着乔安又一次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了远超过裤兜容量的东西。

那是一个……长柄不锈钢锅?

应该挺重的,她要双手挥舞才能挥的动。

玻璃门被消防斧砍碎,毛线帽男人大声喝骂乔安“竟然插队他妈的超过分!”,乔安双手挥舞着这个不锈钢锅,当的一声打中了他的消防斧。男人对她的突然攻击没什么防备,毕竟没有那个杀人魔使用的武器竟然是一口锅,乔安抢到了先手。

但优势仅止于此。

她那一下没有把消防斧打掉,斧头连续劈下来,她的锅子在当当当的声音很快就要报废了。

也许还能再撑最后一下。

手臂被震得发麻,虎口的皮肤往外渗血,乔安抬起头看着高高举起斧头,估计准备连自己的胳膊也一起砍断的男人。在她大脑空白的时刻,一瓶还剩一半的矿泉水扔了过来,击中男人的脑袋。

乔安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趁着这个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她一扑上去用自己手中摇摇欲坠的锅子当当当殴打那个男人。最初他还保留着意识,试图爬起来被乔安拼死压住了,之后便是消防斧乱挥,试图砍死乔安。

但动作很快就停止了,有人从座椅靠背上跳下来压住了他的胳膊。

是飞鸟井木记,她从原本的座位那里翻过一道又一道的座椅,一路爬过来。

等到乔安终于把这个男人打晕,她们搜身完之后确定他身上没有可以挣脱的锐器之后,乔安掏出胶带、绷带、毛线,和飞鸟井一起把这个男人捆起来。

做完这一切,两个少女几乎一动也动不了了。

壮烈成仁的不锈钢锅被乔安当啷一声扔到一边,她之前还奇怪为什么自己砸了那么多次这个人才昏迷,后来飞鸟井木记拉她的手,才发现乔安手臂僵硬的完全没办法用力,当时应该只是像节奏器一样机械的重复动作。

不知道是谁笑了第一声,很快,小声偷笑成了大笑,两个姑娘笑出了眼泪,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在这列没有控制室,无法停止,首尾相连的列车中,在劫后余生战斗获胜的喜悦中,笑声一直停不下来。

战斗结束,放松下来乔安只觉得自己手都没办法抬起来了,这列火车外是茫茫大雪和森林,植物长得太高了,遮蔽了阳光,什么也看不见。

乔安心血来潮,她爬过去拉住飞鸟井的手:“想不想到外面去看看?”

她本来想着要怎么和对方解释不用考虑门的问题,她打算砸破窗户从车厢里出去,她身上有两个竹蜻蜓,正好可以和飞鸟井一起离开这里到外面看看。

于是当飞鸟井果断的说好时,反倒是乔安有点愣住了。

挑了一节能把门关好的车厢,她们两个关好两侧的门,确保等等回来的时候还能吹到空调,然后捡起了消防斧,对这一扇窗户狠狠的劈下去。迎面的寒风像是打在脸上的一记重拳,让人呼吸都噎住了。

乔安和飞鸟井木记咳嗽着笑,把竹蜻蜓在头上装好,乔安告诉她怎么使用,两人先后飞出了如同衔尾蛇一般的列车。

离开了温暖,外面是刀割般的狂风,和大片大片砸落下来的雪。森林中只有列车运行的声音况且况且,她们越飞越高,手中握着的是这片风雪之中唯一的温暖,从极高处向下看。

圆环列车只是森林极小的一部分。

“冒险名……”飞鸟井喃喃。声音瞬间就融进了狂风中,她说了几次乔安的回答都是“什么???”,最后她也只能像乔安一样吼着说话。

“冒险名!!!”飞鸟井吼:“‘乔乔’的冒险名!有什么!含义吗!!!”

“有!!”乔安吼:“我的世界里!乔木是一种!植物名词!高大!茂盛!价值很高!生命顽强!寿命很长!!!”

飞鸟井吼:“我想好我的冒险名啦!!!”

乔安吼:“是什么!!!”

外面风雪太大,两个姑娘衣着单薄,看了一番雪景之后后顺着那个破洞的窗户回到了车厢里,搓着手臂到其他有空调的车厢取暖。回到车厢里,坐在乔安的对面,看着和自己一样对着红通通的手指哈气的乔安,飞鸟井木记重新说了之前被隐没在风雪之中的。

是佳爱琉。

“在我的世界里,这个读音的词语有回家和改变。”她说:“希望我们都能回家,希望有一天我们都能用普通的名字称呼彼此。”

“一定会的。”乔安笃定地说:“总有一天,说不定我们会在两个世界的交界都市偶然的遇见,到时候,一定要用普通的名字叫对方啊。”

吃零食,下棋,打牌,聊天,休息,不用考虑在梦中被杀死和危机,时间在佳爱琉和乔乔欢声笑语中流逝飞快,直到梦境发来了离开的信号。

“我该走啦,木记。”乔安说着,把竹蜻蜓收好,又去查看了一遍那个男人是否还昏迷——哦清醒了,但是没法挣脱过于牢固的束缚,只能像个蛆一样在地上扭来扭曲。

乔乔捡起旁边变形的不锈钢锅,又让他重归昏迷。

她把锅递给飞鸟井:“他醒了就砸他,至少在这里你还挺安全的。”

然后把食物在桌子上堆成小山。

“无聊的话就吃点零食。”时间快到了,乔安挥挥手:“再见,佳爱琉——要再见啊。”

“再见,乔乔。”佳爱琉一手握着锅,另一只跟她挥挥:“祝你早日痊愈。”

如同突然出现,那个少女又突然消失了。

其实佳爱琉不理解她口中的交界都市是什么,这个世界也没有这样的地方。

但是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们会在哪里见面的。两个人穿着普通的衣服,在等待红灯时候从马路的对面看见了熟悉的脸。当她认出她的时候,她一定会拼命读秒祈祷红灯快点结束,然后绿灯亮起时她会叫着乔安的名字飞奔过去的。

总有一天,她们会摆脱冒险名,在平凡或不平凡的城市中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