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35 字数:2897 阅读进度:9/27

乔安睁开眼睛,等了几秒钟闹钟才唱起来,如果不按停的话它会这样唱上一分钟,然后休眠五分钟再唱起来。

闹钟的音乐是精灵的歌声,她在去往一个世界的时候那些精灵朋友录给她的,怀着祈祷的心情歌唱,希望能让她睡个好觉。每个精灵都有一副被神亲吻过的声音,这首歌曲用她听不懂的精灵语演唱,竖琴和叶笛伴奏,她们的和音美妙无比,做了乔安大半年的闹钟也没有变得让人讨厌。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乔安经常比闹钟更早清醒。

在闹钟越来越高声的伴奏中,乔安跳下床,开始准备开始今天的生活。她觉得自己昨天吃亏了,别人晚上睡六到八个小时,她昨天晚上度过的时间撑死两小时,还啥事没干,光被太宰治那个神经病耍着玩了!

最后上来的那碗拉面还就吃了一口!而且还很好吃!

想想就让人生气!

不过好在那碗拉面最后也没给钱,这样想想,还吃了一口的乔安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

——但还是不划算!少女受到惊吓的内心不会因为这区区一口拉面就被安抚下来!

平静无波的一天在放学回家把门反锁之后宣告结束,上床睡觉之前,乔安看了看自己的后背。

每个超能力世界的战斗系统都有所不同,炼金术师讲求等价交换,死神要念出言灵解放斩魄刀,忍者施展忍术需要结印,这些几乎都是难以突破的限制。同样,在那个吃人鬼横行的世界当中,用这样的方法给人造成的伤害也格外强大。

黑死牟的剑气很厉害,那种奇怪的呼吸法似乎会让刀上附着神奇的力量,增大打击感提高伤害效果,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使是有静野调配的伤药,她的伤口好的有些慢——而且这药全是抠瓶底抠出来的,想要也没有了。

乔安:我又要实名辱骂这个鬼东西十分钟了!

闭上眼睛前,乔安祷告了一下,希望这次能去一个可以度假的地方,球球了。

不知道是不是祷告真的起了效果,总之你这次看起来似乎是落到了一个……比较正常的地方。

吹来的风带着大海微微的咸味,太阳灿烂却不毒辣,只是如同上课的时候叫醒睡觉同学的老师一样,温柔的用阳光和紫外线鞭挞质问你“今天擦防晒霜了没有”。

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却发现自己之前根本没听课的乔乔:哦豁,没有呢。

她心中记了一笔,决定以后把防晒也加到洗漱包里去。

虽然并不缺钱,学生也经常会有寒暑假,但乔安并没有丰富的出门旅游经验。

原因?原因很简单啊!因为你想啊,乘坐交通工具的时候总会无聊吧?总有那么一次两次的睡着吧?谁也不知道这次睡着之后会发生什么,到哪里去,说不定就一睡不醒了。到时候不管是坐火车也好,坐飞机也好,上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下去的时候,旁边的乘客一看:嚯,一个死人!

多恐怖是不是。

而且梦里被迫进行的大冒险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她见过的奇伟瑰丽别人无法想像,也没办法分享。更何况失去了睡眠这个休息的手段,比起去外面玩耍,她更倾向在家里给自己多准备几个碗,做一顿用料丰富、非常讲究的餐饭。

新买的游戏拆封之后测试一下好玩不好玩,如果自己不喜欢那就捶胸顿足一会儿,然后把游戏卡挂到网上出出去。发呆也不错,放空大脑的时候让她感觉自己非常接近冥想的状态,但无论是坐着还是躺着都会有睡着的危险,所以她会选择贴墙站好,然后开始发呆。或者阅读一本书,看一部电影,都挺不错的。

考虑到自己的睡眠存在不确定性和高危性,乔安就算不会冷眼待人,但同样,除了他人主动或者必要社交,她几乎不会和谁产生什么联系,有几个这个世界当中,和小学初中的朋友们渐渐断了联系,高中的朋友也都是泛泛之交。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尽量减少自己会产生的麻烦。

虽然说出来好像让听者感觉有点忧郁消极,但乔安本人似乎并没有受到这种情绪的影响。她真的非常认真生活,没有混过一天日子——也没办法混。

和钢铁浮城的规矩一样,乔安的梦境游戏也是同样的规则——赢或死。

唔,题外话说的太多了,还是回到这场令人愉快的度假中来吧。

虽然是个真宅,但是对于这种海边一梦游,她还是挺开心的。

拿出晴雨伞撑开,保险起见没脱鞋子,这里似乎没有其他人了,乔安仔细观察了一下海面上的小贝壳小螃蟹,与她所的世界存在的生物并无不同。确认暂时没有危险,她呀呼乱叫着在柔软的沙地上撒欢奔跑。

看来这次真的是度假!这条欢脱的狗子流着泪想。

她甚至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带泳衣或者类似的衣服过来,目前带的衣服里面也没有非常漂亮,适合在海边拍照的衣服——哦,好像带了一顶大檐帽,淡黄底色向日葵图案,勉强能和海边的气氛对上了!

耶!海边!赛高哒!

正在乔安狗子从四次元口袋里疯狂寻找自己薛定谔的大沿帽时,她听见了一声动静。

异世界旅行锻炼了乔安的反射神经和本能反应,这只不过是顺着海风传来,混进了海浪哗啦声中的一丝无可分辨的极细小声音,当她刚刚察觉到的时候,身体已经开始行动了。

披上反弹斗篷,握紧可以发射子弹的镰刀,以及最后含在嘴里的翻译蒟蒻。全副武装后,她手揣进兜里,随时准备拿出黑暗勇气之盾,小心的朝动静传来的方向探查过去。

光看生物和环境,这个世界跟自己的世界非常相似。棕榈,椰子树,金色沙滩和小螃蟹,这些东西让乔安感到非常熟悉,也很安全——但仅止于此。

不能用自己的主观去臆测所处的世界,这是她存活下来的秘诀之一。所以哪怕这个世界看起来非常无害,如果她打算看一眼正在发生什么事情,都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沙滩上没有巨大的礁石或建筑物,只要顺着海岸线一路跑过去,转一个弯,她立刻能看到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乔安明白,自己短暂的休假到此结束了。

她知道之前那点动静来源何处了。那是一个正在狂笑的男人,他表现的过于狂热了,以至于他虽然正在说些什么,但因为过于高声语速过快,本人精神也不怎么稳定,声音在经过了空气和风的阻隔之后,让人无法辨识内容,只听见他在狂热嘶喊。

他手里拖着一个白裙少女,那少女被手腕粗的麻绳捆成了一个蛹,脚下坠着一块石头,正被拽着头发向前拖行。

她知道那个少女的名字。

也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

岸边停放着一艘木船,男人正在往那里走过去,他正狂热于要将这个少女沉入海底,并没有注意到乔安的靠近,也不知道她给自己塞上了耳塞。

镰刀在手中机关变动,刀刃折叠收缩,手柄舒展伸长,变成一柄非常具有未来感的枪。

大枪。

大口径,射程远,威力十足。

扳机扣动,一声爆响,炮弹射出。

木船轰的一下在一片火光中炸上了天,碎片和海水混合在一起带着高热扑过来,冲击波让原本站立的男人往后翻滚了好几圈。

乔安飞奔过去。

她用镰刀砍断麻绳,砍断连接着脚和石头的绳索,扶起因为巨响和冲击波还在头昏的少女。

“对不起,没想那么多就把炮打出去了,我也不常用这个武器,都忘了它威力这么大了。”她抱歉地说。那个男人还没站起来,估计他还没从后遗症中找回意识,短暂的脑震荡够他喝一壶了,乔安拉着胳膊架起少女。

“安?”少女恢复了一点意识,她虚弱地问:“…是,乔乔吗?”

“是乔乔,乔乔来了。别害怕,佳爱琉。”她往前走去:“别害怕,今天你死不了了,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