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34 字数:3199 阅读进度:8/27

乔安像个救护车一样呜嗷的跑过去。

刚才太宰治被车撞的在地上翻滚几次的,现在脸朝下躺在那里,蒙了很多灰尘。

说实话,我们乔安发病这么长时间以来见过的世面已然非常不少了,这种时候她虽然依然本能的、坚定的继续跑过去打算随时施救,但事实上心中还是有点抗拒。她很担心等一会儿医生来了把太宰治翻面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或者对方因为这一次撞击之后就真的死在了她的面前,这种结果比普通的血腥场面更让人难以接受。

乔安的学校曾经占用了一节自习课科普急救,而且她本人也因为体质特殊的原因,对急救知识多有涉猎,是个真正意义上技术专精的急救员。被撞击之后不要贸然移动伤者,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伤到了哪些骨头,贸然移动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于是技术专精的她,在太宰治身边蹲下来,输出全靠吼大声求老哥别死。

发生车祸的司机要下车来看,乔安大声让他“报警!叫医生来!叫救护车!”的时候——准确来说是她正在喊“叫救护车”的时候,有一只手啪的一下打在了她的肩膀上。

“不要叫——”

这如同幽灵回魂的声音悠悠的在耳边响起,一时间勾起的回忆太多了,乔乔也无法分辨脑海中更多的是贞子的头发还是伽椰子卡啦啦啦啦的声音,她没忍住一拳锤下去——被接住了。

乔安的拳头锤进了太宰治的另一个手心中,这家伙此时动作非常别扭,可即便是背对着乔安,他依然准确无误的接住了她的拳头,并从善如流原地翻滚一圈,躺到了乔安的腿上。

“喂喂,那边的那位大哥,我很好哦,我——很——好——所以电话不要打啦,不准给我叫救护车,不然我逃跑了之后他们只会跟你要钱的。唔哦!好险!小姐怎么能随便这样伤害伤者呢,我可是刚刚被汽车撞过呢。”

说着这样的话,这个身体灵活的不行的家伙左扭右歪的躲避着乔安的拳头,脚步轻盈看不出任何受伤的痕迹。在司机用兔美酱的眼神看了这两个神经病半天火速开车离开之后,太宰突然一下又中了虚弱buff。

在乔安下一拳打过来的时候,这个演员一下子脱力下来,半靠在乔安的身上,两手压在她肩膀上体重压制让乔安一下就失去了反抗力。

“不行了,看来我只能到这里了……”太宰治悲怆道:“司机走了吗?本来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的,没想到用这种方式竟然能成功吗,我的自杀计划。”

乔安:“…理智告诉我你又在飙戏了,但是我这拳还真有点打不下去怎么回事?”

打不下去就打不下去吧。虚弱的太宰治被乔安架着,本来想找个地方让他坐一下,但在经过一家拉面馆的时候他突然两腿无力,几乎全身都压在了乔安身上,给乔安直接拉了个趔趄。又因为整个人都扒在人家身上,想把他扔到地上都没有办法。

“小姐,我很难过。”他说:“我感到全身的骨头都在痛,怎么办?”

“…我个人还是推荐你去医院检查一下,所以我们还是去医院吧——你不要把我往餐馆里拉,我真的没有钱!”

被太宰治按着坐在他旁边,他给自己点了一碗拉面之后看乔安半天没吱声,于是看过来。乔安耸了耸肩,她摊开手:“我是真没钱。”

太宰:“老板,再来一碗拉面,跟刚才那个一样就好。”

报完之后,在等待拉面的这段时间里,这个年轻人在桌子上撑起手臂指着自己的脸,偏着头看乔安。乔安也在看他。经过了这么多个世界,光说性格,短短这么一小段时间里让乔安情绪跌宕起伏这么大的并不少见,但通过差点把自己作死达到这个效果的,这位是千古第一人!

“本来我以为小姐是什么人派来的呢。”太宰说,他看起来有点漫不经心,两条腿随意的摆放着,手指轻轻敲在桌上哒哒哒的。在这样的声音的伴奏下,太宰治继续说:“什么背景复杂的杀手啊,寻仇啊,超能力者啊,或者来自某个集团组织社会团体什么的。”

随着他的话,乔安略想象了一下自己是个杀手的样子——哇,搞不好还挺酷的呢,我自己!

正想着,她被人弹了一个脑瓜崩。

“好好听我说话啦。”太宰抱怨了一句。

这个脑瓜崩的主要作用是让人回神,并没有下重手,乔安象征性的还了他一下。这个拉面馆的凳子对她来说稍微有些高了,她的脚尖刚刚能够到地面,没办法像太宰一样坐得那么潇洒,而且那个人也太过灵活,还手一次还得拖住桌板免得自己掉下去。

乔安听着太宰夸张地呼痛哼了一声:“那现在你有什么其他结论吗?”

“有一个。”他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与之前骂乔安憨批时一样的嫌弃呼之欲出,面部表情逐渐颜艺:“哪——里有杀手会像你这个样子吗?雇佣你这种人来的话除了做慈善我实在是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肩膀上的肌肉最能看出一个人的职业,他捏了乔安的肩膀几次,除了久坐造成的僵硬之外几乎没什么肌肉。手掌心也很柔软,手指上有两处写字造成的薄茧,与枪械无关。面对象自己露出后背的人,即便是试探也没有想要按住背心或者后颈。

唯一能成的上合格的大概就是知道不要随意挪动可能受伤严重的伤者,急救课程还挺不错。

真的,除了做慈善,没有人会雇佣这样的人了。太宰治对于自己姑且算是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掉价到这份上。

听他这么说,乔安在心中大声抱怨。

明明早就告诉你我的身份了啊!你这家伙兜了这么大一圈子结果就得出我不是杀手这么个结论吗!

“而且,之前小姐对我说你是异世界的来客时候过于认真,身体的每一项反应都在证明你确实认为自己在说实话,所以我想——”他顿了一下:“你是个中二病异能力者吧。”

乔安:……:)

乔安深深地叹了口气。

她拍着太宰的肩膀,语重心长:“生物都是有极限的,太宰,你没有办法承认自己认知之外的东西,这只是你的大脑给你定下的禁制,只是你的极限而已,没关系,不用勉强自己,你觉得我是什么就是什么吧。这个世界还有非常多的奇妙之处,人短暂的一生只能见证其中非常渺小的瞬间而已,所以我究竟是谁其实对你来说并没有关系——毕竟,也许我很快就会离开,只是你生命当中一段最(重音)美妙的间奏而已。”

太宰治:“…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你这幅样子我觉得自己的拳头越来越硬了。”

两碗拉面上桌,太宰拍了一下拿起筷子小小的“呜呼”了一声就开始打算吃饭的乔安。

“吃饭之前至少说一声‘我开动了’,感谢一下要被你吃掉的食物吧。”太宰·颜艺·治又露出了那种表情:“中二病适可而止比较好哦,我现在可是一个好人,所以要给你一点忠告。比如你的能力非常少见,泛用性也很强,这样随便乱用说不定会被奇怪的坏人盯上呢。”

乔安,敷衍的嗯嗯啊啊:“好的,谢谢你好人先生,但是我之前就说了我可能随时都会离开,所以——”

乔安死死的揪住胸前的衣领。信号来了,可惜她还没有吃一口拉面,人家辛辛苦苦煮了一次呢,至少吃一口吧。

入乡随俗,她飞快的说了一声“我开动了”,将面放进汤勺,配上有点烫的汤,一口喝下。

啊,爽!

“说什么来什么,我现在马上就要离开啦,太宰先生。”她放下餐具:“跟你在一起真是让我的心情坐上了过山车,高空抛物实在不是什么好习惯,砸到别人多不好的,以后走路一定要多注意来往车辆,红灯停绿灯行——哦对,这是我们世界的规则,我的意思是一定要注意交通法规。”

“什么意思?”

“你也看到我刚才突然好像很痛苦了吧?心脏突然疼痛是我要离开的信号。”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乔安有点得意地说:“我真的是异世界的人,这个真的是事实哦,等一下我就会突然消失啦。提前跟你再见。”

太宰一脸哦那你好棒棒。

他叹了口气:“来,小姐,把你的手给我。”

他将乔安的手按在自己的手掌中,看着她叹气:“都说了,中二病就适可——”

乔安消失了。

太宰楞了一下,他甚至又确认了一遍自己的异能力是否在发动。

手中空空如也,又过了好一会儿,太宰才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该赞叹这世界真是太奇妙了,还是应该感叹那个女孩子真的不是个中二病呢。

“糟糕。”他说:“忘记跟她要拉面的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