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33 字数:2907 阅读进度:7/27

坐在拉面店里的时候,乔安觉得自己依然是裂开的状态,还没有缓过来。

她非常隐晦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穿着长风衣,跟大文豪有着相同名字的人,在收回目光之前被对方察觉到了,他“嘻”的一声用手指在自己脸上戳了个酒窝:“怎么了啊?小姐?”

“…不,没什么。”她僵硬地摇着头,缺少机油的机器人一样把自己的脖子在咯吱咯吱的声音中转了过来——又马上转了回去,皱着眉头小声问:“真的不需要去医院吗?”

“哈哈哈哈小姐你真是爱操心呢,不去不去,这次我都没有死掉不需要去医院。”他将其中的一碗拉面推给了乔安:“来,快点吃吧。”

乔安觉得自己裂的更开了。

她知道自己的眼神一定更加一言难尽了,是的,她一直都知道,即使她一直觉得小说当中写的晶状体能够想要反射各种各样的情绪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事情,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眼神一定能当得起那种很长的描写!

什么“眼睛里反射着诡异的光”啦。

什么“一双眼睛会说话”啦。

之类的。

她现在正在试图用眼睛询问太宰治“areyouok?”

时间往回倒一点,一点就够了,二十,不,十五分钟吧。

十五分钟前,乔安面前砸了一个高空抛人,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刚刚开始裂开,也正是这时候,高空抛人从那个坑里拍了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

“诶亚自杀又失败。”一边说着,他一边脚步轻盈的左右脚换着,从坑里一步一步跳出来,他这样轻盈的蹦跳到乔安身边,然后把脑袋转向她的方向,疑惑道:“哦?是刚才那位突然出现的小姐呢,你在这里还有什么事情吗?”

裂开的乔安看着除了身上落了些灰之外毫发无伤的男人,目瞪狗带。

乔安现在听不懂这个男人在说什么,为了早点解决语言障碍,她勉励自己:说实话我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这种小场面在我这里根本就木大木大。

然后她帕金森综合征一样,在男人的注视之中,颤抖着手伸进自己看起来干瘪的裤兜,掏出小半块翻译蒟蒻咬了一口。

咀嚼,咀嚼,用力的吞咽下去。

耳边哇啦哇啦的噪音突然之间成了形,对方正双手放在嘴边装作喇叭的呼唤:“莫西莫西?小姐?美少女?路人?明明可爱却过于邋遢?打扮看起来腿又粗又短,衣着也很大妈哦——啊。”

他敏捷的往旁边一闪,躲过了乔安挥出的一记还我风评拳。

长风衣的衣摆在空中画出了一道好看的弧线,这个男人落地之后轻盈的旋转了半圈。

“突然打人怎么可以呢,真是吓死我了。”他拍着胸口说,笑脸在乔安面前放大了些,在乔安的拳头又快要变硬的时候,这个高个子男人突然站直了。

“啊啊饿死人了,我要去吃高级日料!大块肥美的蟹肉和酒,现在就要等不了了。”说着他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后,他转过头看着乔安把刚才的那句话又说了一遍。

乔安:……

她试探着问:“您……是邀请我一起?”

“其实也没有,但是如果吃一顿饭能让你同意和我一起殉情的话我觉得还挺划算的。”他的脸上露出了个营业式笑容:“怎么样小姐,你意下如何?”

乔安:……:)

她比了个中指,决定不再理会这个高空抛人,往相反的方向走去——被拉住了。

“别急着走嘛。”对方说:“你还没有为我解答突然出现的疑惑呢,毕竟我现在还在特殊时期,马上就要熬出头了不想多生事端。我最近这两年正在学着做个好人呢,所以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我们两个稍微谈谈吧。”

说着威胁的话,这个人脸上还是和善的笑容。

一般情况下这种时候要通过光影明暗的表现,让这个人至少眼睛部分处于阴影之下,好以此来表现出威胁危险的意味。但这个人呢,并没有采用这种传统的表现手法。

乔安任由对方虚虚的握着她的手腕,她正皱着眉头变换角度,试图让那片神秘的阴影覆盖在这个人的脸上,以帮助其完成威胁的目的,产生危险的气氛。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话没有得到回应,他看着乔安虽然没有怎么改变站位,也没有强行要挣脱他的意思,能力发动之后无事发生,于是他有些疑惑了。

“你在看什么?”他问。

“哦,没什么。你不是在威胁我吗我在试图从你脸上找到阴影。”说着,乔安夸张的叹了口气:“可惜是败了,可恶。”

这回轮到这个男人换上:)的表情了。

他好像憋了憋,但是最终没有憋住,脸上的表情开始有往颜艺方向发展的趋势,口气也嘲讽感十足:“都已经认识到我正在威胁你了连点配合演出的恐惧都欠奉,还做出这种举动,要是我不是个好人你死得多凄惨啊——恕我直言,你是憨批吗?”

乔安:“你这狗比说什么呢?高空抛人下来你以为自己很有道德感和素质吗?你差点砸到你爹我明白吗?”

等到他们终于在互相谩骂之中交换了名字,交换了彼此的基本情况,这个叫太宰治的男人终于松开了握着她的手。

“真不可思议。”他说。

这个时候他脸上不带笑,也没什么阴影,乔安却觉得真实多了。那副营业式笑容确实让人觉得这是个好亲近的人,可是乔乔毕竟走南闯北这些年,见过的变态奇葩也有不少,还是能分辨的出来一些的。

比如她觉得,这个做好人的话应该是真的。

比如她觉得,这个高空抛人拉住她的时候是准备采取措施,这个也是真的。

这个叫做太宰治,刚刚高空抛自己,叫着自杀未遂还骂她是个憨批的憨批,是一个毫不避讳将自己身上的矛盾暴露给他人,并正在试图调和自己的矛盾的人。

乔安:人啊,这一生都是在和自己和解(抽烟。

她本来以为两个人的交集要到此为止了,正向潇洒和太宰治说一句拜拜,然而却被阻止了。

“毕竟我当时不是差点砸中你嘛,让我尽一尽东道主的义务,略表歉意如何?”

他是这么说的。

在两个人站在高级料理店门口的时候,乔安依然没有完全意识到身边的狗对她刚才的说词一个标点符号也没信,她只是看着让人钱包疼痛的装修,拉住了正要往里走得太宰。

乔安:“你有钱吗?”

太宰:“怎么了?”

乔安:“别用问题回答问题,我问你,这顿饭你打算掏钱吗?”

太宰:“这算什么问题啊?结果不是显而易见吗?”

乔安:……

她后退了半步,脸上战术假笑:“我是个异世界的旅者,一毛没有。”

这尴尬的沉默持续了两秒钟。

太宰治:“好吧,那我们只能去吃拉面了。”

他夸张的叹了口气,身上有表演意味极重的少年人的沮丧和失落,挎着肩膀往前走去。越过乔安时,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哦嚯,这是打算哐着我请客吃饭呢???

乔安有点震惊了。

她翻了个白眼,对着他的背影比了个中指后往太宰的反方向走去。

紧接着听见一声急刹车和什么东西翻滚的声音。

乔安惊恐地回头去看,刚才活蹦乱跳的高空抛人,现在保持着翻滚了好几圈的样子正躺在地上。

“太,太宰治!!!”她尖叫,心里想着着“天这个世界有警察吗要报警才行”之类的话。

那时候,惊呼着奔跑过去并打算呼救的乔安少女并没有意识到她即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写作敌人读作狗比的家伙,这个能让人的眼界和世界观都得到拓展的家伙,在离开之前又会给她带来怎样的挑战。

太宰治就是这样一个人,每当你想要为这个人的无耻鼓掌赞叹,可是生活总是会教会我们,只要还活着,遇到的事情都是逗号。

——更无耻的在后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