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32 字数:3262 阅读进度:6/27

等波鲁那雷夫被打败,乔安给自己的竹蜻蜓基本上已经把电充满了。毕竟这也是经常要用的道具之一,保持满格电的状态更让人安心。

她没见过什么徒手拔肉芽,于是凑过去看看热闹,紧接着她就明白了一点——好奇心真的会杀死人,而人被杀,就会死。

觉得自己死了的乔安:看了一遍之后觉得像奇怪的寄生虫,有点恶心暂时不想吃东西了。

战斗中受到的创伤和拔出肉芽后的波鲁那雷夫陷入了昏迷之中。何莉刚才突然体验了一下神奇道具,被医生拉去检查身体的时候依然非常兴奋。乔瑟夫他们四个人对于遭到这种直击老巢的截杀有点意外,正互相讨论接下来的对策。

其实还挺场面热火朝天的,就是乔安手里拿着两个充电完毕的竹蜻蜓有点犹豫要不要过去。

这是什么感觉呢……

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

啊,会有这种烦恼我果然还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少女呢。乔安双手捂住脸颊。

明显的心悸感突然传来,这种如一拳抡在胸口的强烈不适让她一下子弓起来,好在这只是一个信号,在起到提醒的作用之后就烟消云散。

这是身体醒来之前的提醒,这种信号出现之后,大概再过一两分钟她就会从这个世界离开,在自己的世界里清醒过来。

现在可不是普通的女高中生因为小小的隔阂感不舒服闹别扭的时候,要说再见了,一定要漂漂亮亮的道别才行。

正对着她的阿布德尔发现了她当时信号发生的异常,他一定说了什么,大家的目光都聚集过来。于是乔安把竹蜻蜓装好,一路猛冲向乔瑟夫他们,在乔瑟夫“oh!老年人的腰经不起你这样激烈的折磨”的夸张喊叫中,她用力抱了一下大家。

“我马上就要醒来啦。”她说。

有超能力的世界往往都伴随着超高的风险和死亡率,更何况他们一看就是要去做危险的事情,经历过无数个世界之后,乔安对于这种事情格外敏锐。

她拉住他们的手,恳切又急躁:“一定要再见面啊——再激烈的战斗,再强大的对手都一定有破解的方法,一定要回来啊,我们一起打胡闹厨房!我之后肯定还会再过来的,到时候你们可以都真的很忙,有自己各种各样的烦恼,但是务必都要回来,至少下一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也让我听听你们的冒险故事吧!”

说着,她又抱了抱他们。

手到用时方很短,乔安的手臂根本没办法同时拥抱四个肌肉壮硕的高个子男人,于是只能象征性的把他们都挤在一起,用力抱一抱。这个拥抱持续了几秒钟就松开了,她后退了两步,眼睛扫射一样把这里重新看了一遍,然后回到这四个人的身上。

“再见。”乔安说。

时间剩下没多少了,也许十几秒,也许几十秒,然后她就会突然一下消失。

在这之前她没什么要说的了,就只剩下等待。

她看见乔瑟夫的眉头皱起来,似乎在酝酿什么——虽然对方还没有开口,但是乔安能猜到他要说的话题……肯定不是她感兴趣的就对了。

波纹战士乔瑟夫并不是一个瞻前顾后没有决断的家伙,在她等待离开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年纪可以做乔安的祖父的乔瑟夫一步顶她两步,他到乔安的面前,用力抱住了她。

“对不起,安,我要跟你说实话。”他咬着牙:“西撒,其实西撒他——”

他怀里一空。

像五十年前,在那个热情爽朗的意大利青年的怀中消失一样。

乔安逃跑了。

乔瑟夫还保持着拥抱的动作。他后知后觉的想,幸好乔安这次没有哭。

不然他没有自己的朋友那样会哄她。

·

睁开眼睛的时候头脑一片混沌,并不是因为睡意还没有散去或者意识没有回复,她混沌的原因只是单纯的疲惫。

冒险是个累人的活,身体和精神都已经疲惫一动也无法动弹了,乔安在床上直挺挺的躺了有三五分钟,等到眼睛慢慢能够聚焦了,头疼也渐渐散去才慢吞吞地爬起来。

脱掉衣服塞进洗衣机,她看了一下自己后背上的伤口,在乔瑟夫那里回来之前医生刚刚换过药,暂时也不需要处理。她想起来自己在四次元口袋里还有一套染血的脏衣服,苦恼的哼了一声把它泡进水里,泄愤一般的狂倒洗衣液泡起来。

乔安:对不起,请地球原谅我今天的不环保。

床单被套上没有染上血迹,之前在空条家给该充电的道具都已经充好了电,确定没有什么需要提前准备的工作之后,她洗了一把脸把作业装进书包,然后匆匆出门。

作为一个学生,乔安是需要按时上学天天向上的。班里要求到校时间是六点四十,这就导致了除了双休日和寒暑假,乔安在睁开眼睛之后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回味自己的上一场冒险。

高兴也好心酸也罢,只要身体还能动弹,她就还得上学去。

——万一有哪天疾病像突然发病那天一样突然自愈了,但因为自己放纵的原因导致了失败的人生,那岂不是太得不偿失了。

而且正如每个人在少年时期都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能创造奇迹,乔安也一样。

在抗拒、逃避、崩溃之后,重新站起来后她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被区区疾病打倒。她决定要更新这个疾病的最长存活时间,哪怕一直这样穿越冒险,哪怕已经七老八十了,她也一定能戴着老花镜完成和花京院一起打胡闹厨房的约定。

上公交的时候手机来了到账短信通知,两条短信前后脚发来,她点开大致查看了数额之后,给两位打款人分别回复了已收到。手机屏幕休眠时间是两分钟,回复完毕之后手机屏幕还没有变黑,她被车里汹涌的人群挤得快要飞起来了,看着发光的屏幕等了一会儿突然觉得怪没意思,自己把屏幕按灭了。

乔安的学校十六中是本市明星高中,被誉为,也是乔安的心动学校。

只是好巧不巧被迫成为冒险者的时候正好赶上初三开始,请假治疗鸡飞狗跳,除了学习之外的事情太多了,她的时间和精力被这些鸡毛蒜皮疯狂挤占,一转眼时间就过去了一半,她看着自己的成绩和十六中往年分数线,一时间心态大崩,差点当场自尽。

要不是一次冒险在相对平和的世界度过了半年时间,乔安抓住机会在这段时间疯狂学习,可能她今生就踏不进这座学校的大门了。

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

想到这里,乔安朝天拜了拜。

谢谢迪诺收留我,今天回去我就给你上柱香,没别的意思,就聊表一下谢意。

去学校的根本目的是学习,然后是维持一下必要的人际关系,自己的高冷之名流传甚远,久而久之她习惯了——毕竟她只是一个无情的学习机器,一个去异世界冒险都要带上作业的平平无奇不太普通高中生。

上课,下课,放学,回家。和朋友们道别意味着今天又结束了,搭上公交,她想着自己在晚自习拼命写完了大部分作业,今天要带回家的部分就很少了,可以留出来点时间吃点夜宵打打游戏快乐一下。

一个人住大房子就有这样的好处,因为只占一个卧室,所以乔安干脆把三居室的次卧改成了游戏房。写完了作业,因为背后有伤没办法玩健身环大冒险,她打了一会儿马里奥派对,又给自己煮了醪糟汤圆,还加了鸡蛋进去,吃完觉得真是太有仪式感了。

睡觉之前,她给自己的后背换药,看着这两条刀伤还有无法忽视的疼痛,乔安对黑死牟实名辱骂十分钟。

这能排进自己与死神贴面舞的十大名场面之一了。

趴床上的时候,她突然眨了眨眼睛。

哦。还泡了一盆衣服没洗。

算了,回来再说吧。

这样想着,她闭上了眼睛。

下坠。

这次角度正确,她双脚落地轻盈如羽毛,还往前一小跳。

落地十分!谢谢各位评委!

还没等她谢完幕,她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她正想往前走,还没迈步,什么东西嘭况一声砸在了她面前一公分的地方。

啊啊

她僵住了。

我,我的一小跳再往前一点,就砸中了。

差点被高空抛物砸中,乔安一时僵住了。待她理智在被惊出体外后重新回笼,谴责的抬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建筑物,看看是那个没公德做出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的意思表示的狗把窗户关上没有,观察未果后,开始透过腾起的烟尘观察那个被抛下来的物体。

看了两眼,她觉得自己更加僵硬了。

这个东西……

这种东西不会是……

她僵硬地后退两步。

屎。

mmp,有人跳楼下来的时候差点砸中他爹给他当垫背。

屎!

这个人不会死了吧?

不,肯定已经死了,楼这么高,说不定被摔成了好几块。

乔安:8说了,我先裂为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