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29 字数:3507 阅读进度:4/27

为了挽救何莉女士,乔瑟夫他们决定去给乔斯达家和dio的血之宿命做一个了结,明天启程出发去埃及。既然今天是踏上征途的最后一夜,为了给勇士送行,也为了给乔安接风,晚饭非常丰盛。

原本的厨房一把手何莉太太被众人一致请愿好好休息,晚饭由乔瑟夫和他外孙准备。

乔安本来想进去帮帮忙,这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她刚推门进去,背对着她的承太郎抖了一下,乔瑟夫也立刻闭嘴,那两双眼睛突然看过来,场面尴尬的让乔安保持原状又退了出去。

花京院:“怎么了?”

乔安,拍胸口:“本来想要帮忙做饭的我可能撞破了什么大机密,感觉自己今天要被灭口了!”

阿布德尔:“别想了伤员,受伤了要好好静养才行——也不可以沾酒精,你还是受伤的未成年人呢。”

说着,他把乔安面前的啤酒拿走换成了饮料。

由于何莉太太精神尚佳,她也一起加入了。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了,但是依然保持乐观和天真的何莉真的让人很难不喜欢。她坐在乔安的旁边,像见到偶像的小女孩一样兴奋。

兴奋之余还要招呼她儿子和她一起兴奋。

例如询问:“承太郎,安给你签名了吗?我已经有安的签名了哦,我们两个刚才还合了影呢!”

承太郎:“呀卡吗洗!你这婆娘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这么多话!”

乔安被吼得战术后仰了一下,然后挡住嘴巴悄悄对何莉说:“你儿子好凶哦。”

何莉,同样悄悄地:“其实承太郎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哦。”

恩,父母滤镜嘛,我的崽永远都是最可爱的小小宝贝,我懂。顶着承太郎让人颇有压力的目光,她这样想。

吃过晚饭之后,乔安借了个地方写作业。想来这大概是穿越世界为数不多的好处之一吧,有时候会有格外多的富余时间,体验更加丰富的人生,也能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去完成作业学习新技能。

写作业时,作为学生,乔安突然想起,因为花京院和承太郎似乎也要参加这次的埃及远行,他们还是高中生,那是怎么处理请假这个问题的。

花京院卡克了。

承太郎疑惑了。

“太麻烦了,我不请假。”他如是说。

乔安:佩服!给老铁抱拳了!

她趁着今天难得的平静,一口气把所有作业都写完了。收拾了一下,顺便还把四次元口袋又整理了一遍。

她看了一眼表,虽然时间还算早,但是因为明天要远行,大家今天都休息的很早,空条大宅里现在静悄悄黑洞洞的。

从走廊上跳到院子里收拾自己那堆电器和道具,乔安把它们一个个塞进口袋,休息的间隙她坐在走廊上抬起头:“已经有星星啦,真灿烂呢。”

这样的星光让她想起那个曾经在星夜下迷惘的灵魂,于是她又掏出了之前那块保护了自己的漆黑盾牌,双手握住小心翼翼的放在身边。

今天也是星夜,坐在凉风中观赏星海,这不就是你找到的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吗,吾友黑战斗暴龙兽。

偷懒使人快乐,而且这面盾牌冰凉又光滑,摸起来实在手感绝佳,她又多摸了两把。

“这是之前挡住阿布德尔红色魔术师的盾牌吗?”

是空条承太郎,他手里还端着一杯饮料,也没换睡衣,甚至还戴着他的帽子,看起来不像已经睡觉的样子。

“还没睡吗?”乔安笑了笑:“明天可是要很早起床,早点休息比较好哦。”

“恩。”说着,他在盾牌的另一边坐下来。

空条承太郎确实很高,乔安坐在走廊上脚踩不到地面,腿只能悬在空中,可是这个人腿吊下来差不多都能踩到地面了。

“看材质似乎并不是金属?”他看那面盾牌,星光映衬下并不不像金属质感,他伸出手指眼神询问乔安是否能摸一摸。

乔安:“可以哦。要不要来猜一猜材质?”

承太郎没有回话,他从盾牌的边缘向中间摩挲,太平整了,甚至没有因为战斗造成的划痕,材质根本无法通过手感判断。于是他坦率的承认自己猜不到。

“猜不到吧?哈哈哈其实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材质,我和这面盾牌曾经的主人就这个问题展开过激烈的辩论,是金属的呢?还是骨制的呢?或者是矿石或者其他原料?但是到最后也没有争论出什么结果,最后干脆放弃了,默认它是精神凝结成的盾牌。”

乔安把这块盾牌拉起来抱住。

“这面盾牌是黑暗勇气之盾,是我的……我的伙伴数码宝贝送给我的,他叫做黑暗战斗暴龙兽。是非常厉害的究极体数码宝贝哦。这块盾牌保护了我无数次,想起来真是太感激他了。”

一口气说了好几个对于承太郎而言可能是完全没听过的名词,乔安止住了话头,催促承太郎快去睡觉。

承太郎不为所动。

乔乔的奇妙冒险是jo家人御用睡前故事,承太郎还小的时候得知自己的外公曾经就是那个乔乔的伙伴之后兴奋的要命,天天打电话想多挖一点冒险的细节。后来长大之后自己明白了故事和现实的区别,再加上外公那个人又是这样一个个性,之前说的关于伙伴的言论也让人充满了怀疑。

直到乔安真的凭空出现,就这样哐的一下砸在他家的地板上。他突然有点不真实感。

乔瑟夫、西撒和这位乔安在五十年前曾经经历了怎样的冒险,她在之后有去过哪些世界?这种时候想这些问题实在不切实际,但他看见这个人就有点忍不住想去想。

之前探讨此次埃及之行时乔瑟夫曾经短暂地谈到过乔安,然后果断的把她排除出前往埃及的小队。

“她的伤不适合长途跋涉也不适合战斗。”他说:“至少在这里,我希望她能平静安全的度过这段时间,我想要保护好她。”

能无麻缝三十二针不乱动不喊叫,这个形象完全符合勇者。

梦境的伤口会反馈到她的现实之中吗?他看了乔安的后背一眼,那里有两条交叉的刀伤,长度深度在医生口中大约是“再用一点力就伤到骨头和内脏了”。

“你有尝试过治疗你的疾病吗?”承太郎问。

乔安点头:“有哦,不管是我的世界还是我去往的别的世界,只要有机会我都要去问一问,魔法也好,医学也好,科技也好,我都有尝试过了,但是嘛”她摊手:“都没有办法。在我的世界,常规的治疗手段对我没有效果,医生曾经怀疑过我患有妄想症,但是药物只会让我想要睡觉,而有时睡觉会给我带来危险,所以最后我自己也放弃治疗了。”

“不是身体一同去往别的世界吗。”

“不是哦,我给自己的房间里架了摄像头,我的身体一直都好好的躺在房间里,然后等我醒来的时候伤口就会出现了。”乔安夸张的叹了口气:“我又没办法改变现状,超烦的。”

承太郎有些烦躁,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沉默之后,他轻轻问:“然后呢?那位黑暗暴龙兽。”

“是黑暗战斗暴龙兽啦。”纠正了他后,乔安小声抱怨了一句:“难道我真的承包了你们几代人家的睡前故事时间吗。”

虽然这样抱怨,她依然继续说下去。

“然后啊。”她接着说。只是在这句之后她停顿了相当长的时间,像是在措辞又像是在回忆,最后一边擦拭盾牌,一边说下去:“然后——黑战斗暴龙兽他,就变得非常忙啦。”

“忙?”

“没错,变得非常繁忙。”她点头:“所以我们也没有时间见面和联系啦,我的梦境也没办法随意控制,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嘛,再加上他和西撒一样都很忙,所以我们两个没有时间见面和联系不是很正常的嘛。”

她又抬起头看向星空,喃喃:“毕竟对这个世界来说已经经过了五十年了,发生什么事情都很正常啊。”

乔瑟夫的好意她能明白,在品出这份回避和繁忙背后的寓意之后,她便不再追问西撒的事情了——这样也好,不用面临离别,她就能继续相信大哥只是因为自己的生活过于繁忙没有时间跟她通话。

西撒他成了一个和乔瑟夫一样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两个人见了面还是会互相斗嘴,如果乔瑟夫捉弄他,西撒还是会和她站在一边,两个人一起对付乔瑟夫。

所以他们都是繁忙的。都在因为自己各种各样的幸福琐事而繁忙。

这种时候,乔安会允许自己小小的感伤一下下。但是毕竟这种气氛实在不太妙,两个人今天才刚刚认识,她可不想让承太郎成为自己的负面情绪接收员。

想到自己的太阳能冷柜还没有收起来,于是她跳下走廊跑过去,从冷柜里掏出两罐啤酒又回来,递给承太郎一罐。

罐子拿在手里冰冰凉凉的,这是承太郎没有喝过的牌子,他猜测这大概是乔安那个世界的啤酒。

他问:“你喜欢啤酒?”

“不,我不喜欢,因为不好喝。但是我非常喜欢这个啤酒的广告词,觉得很激励我自己。”呲的一声拉开拉环,乔安举了举啤酒罐:“祝你们一路顺风,武运昌隆。”

承太郎喝了一口:“广告词是什么?”

“雪花!”她豪迈道:“勇闯天涯!”

“呀嘞呀嘞。”他压了压自己的帽檐,举起自己的啤酒罐轻轻碰了乔安的一下。

“敬勇闯天涯。”他说。

然后他站起来,不仅拿走了自己的啤酒,乔安的“诶诶”声之中,连她的也一起拿走了。

“我去睡了,晚安。”

·

乔安:?一罐还不够你喝???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连吃带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