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说: 乔乔的奇妙穿越 作者: 使魔幽梦 更新时间:2020-07-27 11:25:26 字数:2660 阅读进度:1/27

为什么人类不能像猫一样不管从哪里落地都会四脚着地,还基本不会受到很严重的损伤呢?

这个问题在乔安落地失败之后先于疼痛出现在她脑袋里,紧接着撞击后钝痛被撕裂的疼痛直接盖过,她立刻就龇牙咧嘴“嘶嘶嘶”的吸气。

屎。

这次掉落下来的时候动作实在不对,而且高度甚至不够她完成一次转体,后背就这么“哐”的一下砸下来。

被疼痛折磨得快要不能呼吸,乔安估摸着自己的伤口应该裂开了,来之前换好的药、绑好的纱布全部白瞎。

再说一次,屎。

从地上慢慢爬起来,她小心翼翼的扶着肩膀,希望动作幅度能小点再小点——其实没屁用,她现在稍微动一下都疼得厉害。

餐桌、料理台、木地板。

她现在能稍微动动脖子,一看发现自己似乎掉在了别人家里。她颤颤巍巍在自己的手臂上蹭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长呼一口气,稍微擦了一把冷汗想着幸好在没有其他人……

然后就和一位女士四目相对。

这位女士正打开冰箱,还保持着要伸手进去取东西的动作,脸上的表情凝固在“思考要选取什么食材”和“突然出现了奇怪的东西”之间。

这可太尴尬了。

打脸来的猝不及防已经成了某种日常,乔安清了清嗓子,她脸上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一只手缓慢地伸进裤子口袋开始翻找,一只手举起向这位女士打招呼:“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了……”

幸好昨天刚刚整理过四次元口袋,翻译蒟蒻应该就在这附近……翻找时,乔安想。

这位中年妇女身上还带着年轻人的朝气和天真,是个非常漂亮的外国女性,就算突然有人用奇怪的方式出现在了自己家的地板上也没有惊慌的大声尖叫,更没有突然扔东西过来,甚至都没有表现出什么明确的敌意。

她说了一句什么,从语气来判断应该是一个问句,这是一个好的信号。

太好了,看来是一个可以沟通的好人,只要我找到翻译蒟蒻就能苟到离开了!

这样想着,乔安咧开嘴朝那位女士笑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笑容太有冲击性,这位女士脸上的表情突然痛苦,她试图支撑在打开的冰箱门上稳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可是失败了,她直接倒在了地上。

乔安:???别吧阿姨我没那么丑啊!

这种时候找翻译蒟蒻的事情先放一放吧,她登登登的小步跑过去。这位女士仰面倒下,从正面来看看不出呼吸和心跳的反应,看起来简直像是心脏骤停。乔安立刻拉松了她的领口,试探她的颈动脉和心跳后开始急救。

“您千万不要有事啊!”她焦急地说:“我在这里苟到离开全靠您了!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心肺复苏是个体力活,因为体力消耗和疼痛的双重作用,她觉得自己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不过万幸,等她做完两组之后,这位女士的心脏和呼吸终于恢复了正常。虽然依然处于昏迷之中,但是只要保持呼吸和心跳,相信她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这么想着,乔安又试了一次她的颈动脉,松了口气。

这下就没什么问题……

“#¥%!!”

伴随着和式门哗啦一下子被拉开,一个高大的男人突然出现。他头上梳好几根辫子,穿着异域风情十足的服装,背着光,阳光只能描出他的轮廓,在暗处待得时间有点长了乔安本能的眯了眯眼睛。

那男人之前说了句什么,嗓音非常浑厚,拉开门之后,他稍微愣了一下,随即更加大声的吼了一句什么,并且摆出了奇怪的架势。

因为这是两人目光接触之后发生的转变,所以她毫不怀疑这敌意是冲着自己来的。

奇怪的火鸡突然出现,并不是圣诞节餐桌上的佳肴,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着火的鸟头怪兽!

空气中的温度正在飞快攀升,乔安看见那只火鸡怪叫一声后直接搓了一个火球朝自己扔了过来。

“我尼玛!!!”

她眼睛瞪得巨大,肾上腺素作用下连大脑带身体都行动飞快,那团火焰已经来到眼前,她终于找到了!

哐!

巨大的、漆黑的、不可逾越的六角盾牌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式从裤兜里掏出来,被她单手轮着砸在了自己的面前。火焰砸过来砸在盾牌上,她将自己和昏迷不醒的女士一起挡在盾牌背后,拼命发力都被这股力量往后推了一寸。

这男人又说了句什么,语气与之前散发敌意的时候一模一样。走廊上传来了急促的声音,听起来不是一个人。

乔安咬着牙,她把一只手空出来后,肩膀上去顶着盾牌,在越来越灼热的空气之中飞快翻找。

啊!摸到了!

她从裤兜里掏出一个体育测试用来计量八百米跑成绩的老式钟表,狠狠地按下了最上方如同闹钟按钮一样的按键。

一声电音响起,一瞬间,暴怒的声音、窗外的鸟鸣、空中流动的火焰、怪叫的火鸡,时间在被暂停之后所有东西都被定格在了这一瞬间,乔安是唯一能行动的人。

中二点,乔安同学把这一招叫做“众人皆睡我独醒”。

终于可以完全放松下来大口的呼吸了!艰难的把盾牌收好,乔安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真是坏透了!这种落地就被追着打的状态到底咋回事?她是不是应该去庙里烧香拜拜,去去晦气!

她看了一眼手里的小钟表,用力亲了它一口:“好定时器,一分价钱一分货!不枉我为你省吃俭用!没白给你花钱!”

然后乔安来到了攻击自己的怪兽身边,它实在温度太高了,光是靠近就让人觉得难受,于是她绕了一圈,来到那个男人的面前。这个男人肤色黑黑的,长相有些偏非洲。

很帅气,但是——

乔安抬起脚,狠狠地碾了碾对方的脚指头,并给了他的下巴一拳!用中指作为鉴别礼之后,她吞下了一小片翻译蒟蒻,小步快跑起来。

这果然是日式的建筑,她在走廊上正面碰上了即将赶来的那两位追兵,匆匆一面脸都没看清楚,只记得其中一个真是高的像个巨人!

一路小跑离开这见鬼的地方,看了一眼定时器,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后,她又一次按动了按钮。

电音之后,有鸟拍打着翅膀呼啦啦飞过的声音,蝉继续叫起来,引擎发动声,交谈声和笑声重新充斥了这个世界。

欢声笑语中,独自一人的那个家伙总会被衬托成孤苦伶仃的可怜虫,可是我们乔安是最靓的仔,她自己已经足够酷足够美丽了,其余的家伙跟不上她的speed!whoareyou?我们不是一个level!

更何况自从发病之后,每天晚上的睡眠不再是疲惫了一天之后的休息,而是被迫开始周游各个世界面对奇怪生物和突发状况的大冒险,乔安早就已经习惯这种与自己苦苦相对的孤寂感了。

唉,可能是因为身上有伤,又落地挨打,她觉得今天自己有点格外多愁善感。

但是今晚的冒险才正要开始呢,赶快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苟到离开!

呼出一口气,乔安原本想要戴上了自己帽衫的帽子,又怕已经有血渗出来,只能作罢,继续往前走去。

她没注意到,自己的左脚脚腕上正缠着一根极细的绿色小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