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我有一个小节目

小说: 弃子成皇 作者: 楚嬴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372 阅读进度:663/681

初次的品尝,让颜无忌等人得出了一个连他们自己都震惊的结论。

庆丰楼的酒菜,远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其鲜到极致的风味,除了一年也难得吃上几回的海鲜,已经超过他们这辈子品尝过的任何一类菜系。

两相对比,尽管文君楼有名厨坐镇,做出来的酒菜依旧要逊色几分。

这让颜无忌原以为的优势项,又被抹平了一处。

对于他志在必得的信念,无疑是沉重一击。

不过,颜无忌最近一段时间,遭遇过不少挫折,心智成长了不少。

所以并没有因为这一出意外而气馁。

相反,他很快便调整好状态,放下筷子,对着楚嬴不以为然地笑道:

“老实说,庆丰楼的酒菜,确实给了我很大的惊喜,但要说超出我们文君楼,那也未必。”

这自然只是一句场面话。

颜无忌心里很清楚,以目前文君楼菜品的水准,的确是比不上庆丰楼的。

不过那又怎样?

这年头,酒香也怕巷子深。

身为天下四公子的他,本身就是各种包装和舆论的受益者。

也因此,他比谁都清楚,宣传造势的重要性。

对人如此,对于一家酒楼,同样也是如此。

颜无忌深信,只要自己宣传做得好,未必就不能弥补和庆丰楼菜品上的那点差距。

这就好比一家高档酒店和苍蝇馆子。

同样一份回锅肉,高档酒店的味道,未必就比拥有几十年回锅肉经验的苍蝇馆子更好吃。

可为什么,外人就是觉得高档酒店的菜更上档次呢?

这就是宣传给人的印象。

因为这家酒店上档次,其做出来的菜品,自然也就变得有档次起来。

而宣传造势,正是今晚庆丰楼和文君楼的重头戏。

颜无忌早就打听清楚,庆丰楼的演出者。

除了苏眉具有一定威胁,其余金丽馆的女子,在他眼中全都不值一提。

“我就不信了,菜品上比不上你庆丰楼,连表演上我们还比不过?”

尽管颜无忌依旧信心十足,但出了这档子事,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当即叫来书童,一阵耳提面命,让其回去传递消息,尽快开始表演。

他们文君楼现在只剩下这一项优势了,自然要先下手为强,抢占先机。

消息很快通过书童,传到坐镇文君楼的四大家主耳中。

“没想到,庆丰楼的酒菜还藏了一手,既然如此,咱们只能听颜公子的,提前启动表演。”

四人简短商量过后,决定依照颜无忌的办法,先聚拢一波人气再说。

随后,他们亲自去往后台拜访了群芳院艺伎团。

得知艺伎团已经准备就绪,袁同传达了颜无忌的指示,最后提醒道:

“对方除了金丽馆,还有苏眉坐镇,不知柳青大家,桃红大家……你们几位可有信心?”

“袁老爷这话还需要问么,区区小地方的野鸡馆子,也配和我们比较?”

“还有那个什么苏眉,仗着有几分妩媚,勾搭了一些个贵人,就成天自命不凡,年纪轻轻,也敢称大家,我呸。”

“不错,上次若不是颜公子的面子,群芳院岂会借天香阁给她?没想到这个白眼狼,转眼就投入他人怀抱,真真不要面皮。”

“哼,那是她有眼无珠,背叛了颜公子,将来谁还会给她写诗词?”

“我们姐妹就不同了,这次颜公子汇聚各方名家,特意为了我们准备了几首诗作,今晚看我们怎么力压她,给颜公子找回场子!”

这些身段风流,各具韵味的女子,听到袁同这话,纷纷表达了自己的不屑和轻蔑。

不仅看不起金丽馆,对于苏眉,也是各种埋汰。

一个个眼高于顶,目空一切。

“既然各位姑娘都这般有信心,那就提前登台吧,在下在这里预祝各位马到成功。”

袁同一抱拳,下达指令。

“咯咯,袁老爷放心,有你们的诗词佳作助力,再加上奴家等人的技艺,咱们这场表演,可谓如虎添翼。”

风姿绰约的柳青大家,一边调试琴弦,一边娇笑应和:

“只怕燕都那些名楼的节目也未必能及,更何况是区区一家酒楼?今次,就让奴家来打这个头阵。”

文君楼前。

灯笼高挂的舞台上,忽然响起一阵江南风韵的瑟瑟小调,如八月枫山,红叶飘零。

顿时。

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力。

“人说八月是金秋,侬此景无限愁,轻解罗裳,独醉倚西楼……”

在众人的注视下,柳青大家手抱琵琶半遮面,扭动着水蛇腰款款登场。

一把婉转凄凉的嗓音,瞬间就抓住了无数人的内心。

“开始了,开始了,文君楼的表演开始了!”

“这是燕都群芳院的柳青大家,我认得她,没想到,她竟屈尊来这里演出,今晚大家有眼福了。”

“呵呵,你不知道吧,岂止是柳青大家,还有桃红大家,据说整个群芳院的艺伎团都来了。”

“嘶……不是吧?文君楼这么大气,今晚岂不是有得看了?”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到了庆丰楼这边。

那些还在楼外等着庆丰楼演出的百姓,听到这个消息,瞬间沸腾了。

文君楼请来了这么豪华的演出团,不去观看一番,岂不是亏大了?

抱着这样的心思,人潮纷纷向着文君楼涌去。

一时间,‘同去’的声音不绝于耳。

郝富贵走近窗户看到这个场景,再也没法淡定,连忙向楚嬴汇报道:

“殿下,不好了,人都到文君楼那边去了,他们那边的表演似乎开始了!”

“慌什么?”楚嬴淡定捏着酒杯,“没准人家只是过去看个新鲜,一会就会回来呢?”

“……”郝富贵嘴角抽了抽,心想,殿下这是在开玩笑吗?

“呵呵,看新鲜?看来殿下还不知道在下请的谁来表演,若是知道了,只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颜无忌嗤笑,对于楚嬴这种自我安慰地话语不屑一顾。

若是连群芳院艺伎团都留不住客人,整个顺城,恐怕也不会有第二个团体能留得住了。

“你不信?……本宫这就让他们都过来,你信不信?”

楚嬴略带讥讽地看了颜无忌一眼,转头对郝富贵道:

“本宫让李海他们,准备了一点演出前的小节目,用以调动气氛。”

“他此刻应该就在楼下,你去找找,告诉他,节目可以开始了。”

小节目?

调动气氛?

楚嬴这话没有避讳,因此也被颜无忌听见,心中越发觉得荒谬可笑。

人都往文君楼去了,你就算搞出小节目,又到哪去调动气氛?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