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人恒疑之

小说: 囚龙(四八强制爱) 作者: 焦糖布丁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4:15 字数:3990 阅读进度:40/82

圣祖二阿哥报病第二日,病逝于咸安宫,据说病势前亲口让弘皙感念皇帝恩惠,发誓效忠。

皇帝松了一口气,二哥你一命换一命,朕不会亏待了弘皙。投桃报李,皇帝下旨赦封弘晳之母为理亲王侧妃,由其子赡养,其余妾室随个人意愿择定居所,并亲口许诺“丰其衣食,以终余年”。隔一日,亲往五龙亭,哭奠理亲王。

怡亲王入宫奏问圣祖二阿哥丧仪当按何种规格,皇帝压下折子,只说容朕再想想。

转头回了内殿,皇帝抓过抱着棋谱打瞌睡的老八,用力摇醒他:“你与二哥情非寻常,哭祭你称病躲过了,穿孝服丧总该去一去?”

胤禩懵懂睁眼,一幅将醒未醒的光景,好半天才弄明白皇帝说什么:“理郡王府都尊了圣旨穿孝,何时轮得到弟弟?”

皇帝并不满意敷衍的话,钳住下巴将他掰向自己:“二哥当年对你诸多提携,总有一番情意在。你自听闻后可曾露出过半分难过?”

胤禩完全不明白胤禛的意图。他与太子间的事情早是昨日黄花,风干了碾成末掉进水里散了再无痕迹。太子是动过歪心思,但绝不止对他一个人,更不似老四这样对他执着,不弄死绝不撒手。

那次太子一击不成被自己将事情捅到老头子跟前,事后如何猜不出来?要不一废太子之后,圣祖下令议立太子,为何皇帝明明透过李光地露出复立心思,但仍是群臣力挺自己?那分明是太子二哥在背后授意的。

——几十年父子情深言传身教,谁能比他更懂老头子忌惮结党的心思。

群臣拥立?那分明是一纸盖了玉玺的催命符。

再下来不去细想也罢,胤礽两废两立之中有多少自己的影子,而自己皇权沉浮中又有多少好二哥的手笔,实在无须一一言述。

皇帝自己也想不明白,他不是拿住过去不放的人,去年刚刚拿下老八之时并不如何计较往日旧事。但自从与老八两情相悦之后,没回看见太医院循例呈上的废太子脉案、黏杆处的咸安宫笔录,总会心头涌起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几十年前在毓庆宫小迷宫的夹缝里偷看到的一幕越发清晰,时时都在眼前流转。

那时老八青涩无知像个酸溜溜的藩果,举手投足都是无措的风情,轻薄一下还会脸红,根本不是如今这副被揉烂了都懒得哼一声的死样子,以废太子的喜好哪能轻易放过了去——必然是得手过的!可事后追问老八,老八总不承认,欲诉还休,心中必定有鬼。

胤禩完全没有体味皇帝这几日内心的反复煎熬,只当他定时抽风的毛病又发作了,要么是最近为了二哥的丧仪做面子做得太累,要么是年羹尧的事情被捅出来正火大着,找人出气。而自己这个没爹没娘的苦弟弟正巧就在皇帝一手能抓回来的范围之内。

要让皇帝舒心也许也容易,言语疏导,寻常端由即可。或者引他将火发出来也可,要么打骂要么翻云覆雨都算,当然前一种更好受些。

于是胤禩放下棋谱,面露担忧看胤禛:“四哥可是受了委屈了?”

朕受的委屈大了!

老婆被人睡了但凡是男人的能甘心么?

只是真相皇帝实在说不出口,他是真汉子怎么会吃这种陈年旧醋?于是只能压着火气随便寻了借口转了话题:“那个琼玉膏你吃着如何?朕看你这几日倒是越发懒了,连下个棋都能睡着。”

既然皇帝自觉不提旧事,胤禩也懒得多问,只回道:“吃着太苦,拿温酒调了又烧心,旁的还好。”

皇帝笑他:“都放了十斤白蜜还嫌苦,平素倒是不嫌茶水苦涩了?再甜不如改吃糖得了。朕问得不是你爱吃不爱吃,你这几日可还盗汗抽筋?”

胤禩仔细回想一下,道:“还真是好些了。不过算算也是从服那药开始,不到戊时就会犯困。”

皇帝听了瞧瞧西洋钟,露齿一笑:“快戊时了,困得话朕陪你一道打个盹儿。晚上你出宫,朕在去理郡王府走一趟。”晚上有正事不能尽兴,高兴的事挪得靠前点儿效率更高。

胤禩一听立时头皮发麻。他知道这几日皇帝为显孝悌都会亲去理郡王府,本以为今日可以躲过才放心假寐,谁知皇帝却突然起了兴致。

“四哥有意,弟弟本该听从。只是眼下戊时未到,宫门尚开,大臣的急奏随时都会呈报上来,若是耽误正事弟弟才是罪该万死。”

皇帝听出老八这是嘲笑他白日宣淫,心头顿时新仇旧恨一起算:“八弟昔日侍奉二哥也不说时辰不对,对着朕倒是连番借口诸多推诿。可见八弟心中还惦记着二哥,不如明日你也穿了孝扶灵去?”

胤禩终于后知后觉察觉出一丝不寻常的气氛。

这老四为何总是一口咬定自己与废太子有染?这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是把废太子也拉下水,才显得自己逼迫弟弟、扰乱纲常不是独一份儿?

作恶背德也想寻个伴儿?

对于皇帝的提议他倒是没什么特别想法,弟弟给哥哥服丧穿孝,我朝早有先例。于是胤禩自以为避重就轻地回答:“二哥总是先帝最疼爱的儿子,臣弟给二哥穿孝也是应当应份的事。”

这话简直就是在一抱内芯燃着的柴禾堆上泼油,皇帝当即炸了:“你到是好性儿,口口声声说并非自愿,转头就替人披麻戴孝,比孝子还孝子,皇考崩时也没见你流过一滴眼泪。如此忤逆不孝不配为人!”

胤禩终于明白皇帝的怒火竟然是为了这个,只是仍旧毫无头绪。(抱歉八哥没喜欢过人,不懂吃醋)

他只能尽力挽救今日结局,言语中不免带了焦急求饶:“四哥不愿弟弟去,弟弟不去就是了。旁人总不会比四哥更重要。”

皇帝眼光立即温和下来,一时间胤禩觉得那里面简直能滴出蜜来。

只是皇帝嘴里仍是说道:“朕何时说了不让你去的话。你是和硕亲王,是总理大臣,位份比十三高。老十三腿疾犯了去不了,你去一去也使得的,只是也不可勉强。总该也有个亲王兄弟为二哥扶灵。”

胤禩还在揣摩皇帝意思,就被皇帝拉了胳膊往暖炕里面拽,再也无从分心。

……

隔一日廉亲王上折子也说自己腿疾犯了,说是昨日下午就疼得下不得地,太医院的脉案也证实了这一点。

皇帝于是口谕让廉亲王病休,改让允祉、允祹、弘曙、弘晫、弘曦几个宗室与理郡王府阖府上下穿孝,由弘皙尽子道。

胤禩没功夫再去琢磨皇帝古怪而别扭的态度,他的全副心思都为老十四从汤泉寄来的密信攥住了,剩下的也都忙着在坊间继续煽风点火,将‘年羹尧的面子比皇帝的大,蒙古的王公都要买年大将军的帐’的流言推波助澜。

老十四在汤泉被皇帝从暂时□不问缘由给直接改判了无期囚禁,他明白这辈子老四不死他是回不了京了,只能在这偏僻的地方过一天算一天。

有了大把的时间,他先是大骂雍正刻薄兄弟,再是追忆西北弄来的美人,然后担心兄弟们也受了排挤,等这一切都做完几遍了,才沉下心来开始写信。

为了麻痹皇帝,他隔不了几日就要写些抒发胸中感情的只言片语,明着暗着发给皇帝与几个哥哥,内容大体相似,只是腻歪不提敏感政务。皇帝的黏杆处一时疲于奔命,分了近一半儿的人来拦阻铺天盖地的诉苦信,截获之后直接呈递皇帝跟前。

皇帝起先还能耐着性子读一遍,逐字逐句分析暗语寻找联络暗号,但很快就被山洪暴发一样的满是眼泪的信打败得毫无胃口,见之欲吐。于是怒斥了下面的人,让他们捡着重要的再呈上来,无用哭诉的那些就不必理会了。

是以廉亲王在同样咬着牙读了一年诉苦相思的鸿雁传书之后,终于收到了一封颇有意义暗语的私信。

信里有两个重点,一是暗示兄弟们该在老四的儿子里面选一个,以图后效;二是重新提起何图这个人,说此人其实早先就是老四府上的门人,后来才转投了八哥门下,只怕也是意图不清动机不明。不过他有一个弟弟握在自己手里,如今身在西宁安排在老九身边,传递谕帖。他们兄弟暗语行事何图的弟弟知晓太多,若是可能,还是除去为好。

胤禩心里先是一阵发凉,老十四早知何图出身雍王府,但却压着不说,任由他与老九将秘密毫不避讳透过何图弟弟转口相受,难道不是存着旁的心思?

不过很快胤禩又释然了。老十四是老四亲弟,只要不谋反就无性命之忧。他本可闭口不言,全做不知,但仍想方设法将信息透了出来,虽有自保之意,但总归在最后一刻实言相告,出声示警。

胤禩沉下心来将眼见耳闻中的何图重新在脑中过了一遍,想起老四得意洋洋给自己看的何图揭发老九的折子,上面说允禟是“看上去像是无用的人,图受用,又好酒色”——这可不像是深谙帝王心思的奸细所言。

老四想听的是‘允禟意欲造反,结纳党援,妄行钻营’,何图的话明着揭发老九好色贪杯的短处,暗着却是替老九脱罪。一个没用的酒色之徒,除了赚银子还能做什么?

是以何图绝不是老四的人。

老十四的情报或许没错,他却忘了另一种更简单的可能,也忘了计算人心。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先前的甜文路线

基本无虐

最近看BBC新闻有感,奉上小剧场:

如果大清是民主制,又恰好有一份《大清龙腾虎跃娱乐周报》那么会不会出现以下版面:

独版头条:匿名人士爆料:执政党领袖与在野党主席爆出性丑闻!!!(粗体打字头条吸引眼球)

副标题:共度良宵 or 潜规则?(配上蒙面爆料者照片一张)

标题一:执政党主席的回应:朕这样的汉子,清者自清。

标题二:记着采访在野党主席爱新觉罗允禩,他微笑对此发表看法:公道在人心。

标题三:真相到底为何,民众知情权何在?

标题四:在野党财政大臣允禟就此发表看法:我八哥一身正直,必是狗皇帝行为不轨

标题五:在野党财政大臣卷入西宁贪污腐化丑闻,事实真相到底如何?详情见中缝

标题六:在野党主席夫人出面力挺丈夫:我相信他,他是个从不拈花惹草的好人

标题七:大清国第一夫人辟谣:绝无此事,造谣者其心可诛

标题八:执政党领导班子出现人事变动,西北年羹尧将军调任杭州的内幕调查始末

花边新闻:执政党核心成员人事部长隆科多爆出家庭丑闻,包养情妇还是宠妾灭妻?

花边新闻二:执政党主席与在野党主席不得不说的故事。

花边新闻三:执政党主席内宅风波起,年夫人失宠传闻是否空穴来风(详情见版三)

花边新闻四:人事部长隆科多发表裙带关系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