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只欠东风

小说: 青山奇侠传 作者: 子量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4501 阅读进度:24/49

….

自古太青山上地土肥美,盛产灵果奇花、神树仙草,可谓数不胜数。

正值秋之季,灵果成熟之时,此刻最为鲜美,灵果食后神气通顺,神经气爽,对修习之人更甚,青山宫久负盛名的灵果便是玉黄仙果,其饱满圆润,玲珑剔透,补中益气,传说吃一口,长命百岁。

因蓝水晴和小水明日便回玄水山,为表地主之谊,李宵阳与陆婷便带她二人前去后山林园赏花摘果,经过李宵阳动人夸张的描绘那果子,小水便是喜出望外,迫不及待地想要一吃为快。

四人路经断仙崖上,见得悬崖烟波浩渺,前后南北两面皆为悬崖,前崖景观优美,后崖冷气深深。

小水见北面的大石碑上刻一个大禁字,心中好奇,便想前去查看一二。

蓝水晴同样也是好奇,李宵阳不急说话,见小水靠近石碑,便喊道:“小水,那里封着一个专吃女子妖怪,可要小心了!”

说着,正好从那边吹来一股凉气,小水听闻,直感一股寒意袭身,不由立马跳了回来,蓝水晴敲了小水的脑袋,又怪她多事。

小水摸摸头,一脸天真急问李宵阳为何有妖怪在此封印。

“嗯...很久以前..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妖怪见到女子便要发狂,专门抓你们这些年轻美丽的女子,一口口吃掉,我们青山宫的女弟子都被他吃完了。”李宵阳言语间沉重,神色紧张的说着。

陆婷心想:“宵阳哥又在糊弄人,哪有什么妖怪。”

见小水却听得一阵冷汗,李宵阳暗自得意偷笑。

蓝水晴已知他编故事唬人,见小水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也有意吓吓她,好让她不再顽皮,便道:“小水,以后别到处乱闯了,要是刚才被妖怪吃去,就见不到师傅师姐妹们啦。”

小水使劲的点了点头,一脸天真无知模样,但她还在争辩:“你说青山宫女弟子都被吃完了,那陆婷姐不算宫中女弟子啊?”

“婷儿生得太过貌美,妖怪不忍吃她。”李宵阳笑着随口一说,陆婷此刻间一脸微笑含羞,心里喜甜如蜜。

这时,张可忍和毕之明从小道上崖而来,他俩本在合玄殿广场修行,听闻冲邢殿丁甲等人去后山林园上采摘灵果,便前去找李宵阳,张可忍嘴里馋,生怕灵果被冲邢殿吃完,与毕之明急匆匆而来。

见李宵阳在此,不由高兴,他还怕遭遇到丁甲几人,除了赵开泰之外,未想大家都在此处。

张可忍告诉李宵阳,冲邢殿丁甲等人可能已在取果,着急的他怕没果子吃,催促着大家加快脚步。

这时,青天白云中明阳高挂,伴着知了的歌声,宁静林园内的三男三女六人,往里走去。

到了一片小树林,这可说是果园,也可是为林园,一眼望去,长满异树奇花,大树高耸入云,花儿委婉柔美,这花飘香,树伟岸,随着阳光普照,真是一个奇光异景。

一段路过来,奇景奇观,吸人探求,六人来到一片桃子林,那桃颗颗株株压枝头,个个满满挂树头,有熟有生,熟红若灯笼,生皮若翠竹。

李宵阳身形高长,那桃子压满枝,倒吊在眼前,便顺手摘了六个桃子,与五人分吃,张可忍意犹未尽食欲大开,一个不够塞牙,便想再吃几个,李宵阳却拦住他不得多吃,否则反遭其害,他只好顿住了手。

又往里走去,来到一片花园,这里群花绽放,这水木清华,那落英缤纷,有低头含羞的,有高仰迎天的,真乃花花世界乱人眼,陆婷望得沉醉,不禁欢喜叫好。

林园内奇妙无数,再往里走,来到了一个小竹林,有一丈高,那竹子翠绿婀娜,枝叶繁茂,是青山宫灵竹,当中有一颗一枝独秀,刚中带柔,傲然挺立,似在闪光。

蓝水晴发觉与陆婷的青竹剑的结构极其相似,便问:“婷儿,你这把青竹剑与这竹颇为相似,该不是取之炼化吧。”

陆婷拔出竹剑,亮在身前,这剑发出碧光,剑气环绕,众人见之大为赞叹。

只听她道:“水晴姐说得不错,这把青竹剑便是从灵竹中炼化而得,爹爹告诉我,此剑乃是几百年前青山娘娘的随身至宝。”

小水见得便道:“水晴姐的风水剑也是不简单的,她这把剑是从我们玄水山冰水圣胡底下的千年玄寒之铁铸成,剑是锋利无比,寒气咄人呢..”

张可忍一听,便道:“这么说,我这震天锤还从几百年才开一次花的三灵神树上取得的,也不赖啊,嘿嘿..”

看着大伙个个有法宝名剑,李宵阳有些沮丧,但见毕之明看着小水露出了笑容,他便深感欣慰,要知道毕之明父母已经双双离去,说起来他还有些责任。

过不多时,六人来到了一草坪宽地,在眼前的是一颗万年老树,看这大树莫约宽两丈,撑天而立也不知多高了,那枝繁叶茂的,在林园众仙树灵花异草中鹤立鸡群,无不叫人惊奇。

六人遥望参天大树,发声赞叹,在枝叶间隐约有小点冒光,但很稀少,李宵阳告诉大伙,这树已有上万余年,是青山宫的神树,再过几年怕要成精了,那高处的小点便是玉黄仙果所在之处。

终于来到了仙果之处,小水,张可忍已然破不及待,跃跃欲试往上去摘取,李宵阳却一把拦住:“可忍你忘了,咱们青山这神树取果时有个规矩,这树与祖师爷青灵老君同生同长,可说是同辈,据说还帮他悟了道呢,所以采摘前先要叩拜三首,取果时不得碰其身的。”

“对哦…我忘了。”张可忍擦了擦口水,看来他已经被美食冲昏了头。

毕之明一路不言,此时有些不解:“大师兄所说的摘果时,不能碰树身,那如何取?”

陆婷笑道:“这神树呢,每百年结一次果,而且只结五个果实,甚是难得,祖师便立下咒法和规定,只能取果,不能碰到神树,哪怕摘取时叶子也不能摇动,也不能拿刀具取之,因为这是对神树的不敬,否则宫里的弟子们便遭到天谴与诅咒。”

“那岂不是吃不成啦,况且只有五个,我们六个人还不足每人一份呢。”小水郁闷道。

蓝水晴笑了笑:“你就知道吃呢。”

“一个就够了,何须五个。”李宵阳满怀自信的道。

看他胸有成竹,蓝水晴道:“看你说得,一百年结一次果,你应该没吃过吧。”

“我只听说过,却没吃过,不过我有办法取之。”李宵阳眼望观天,那晴天上的白云,飘的飞快,便是扬嘴一笑。

张可忍听得李宵阳振振有词,便道:“宵阳,一个真的够吃吗,咱们六个人呢。”

李宵阳笑了笑:“可忍,那果跟你的肚子一般大,够了吧?”

“嗯嗯,够了,够了。”张可忍毫不犹豫点头,引得众人一阵发笑,先前李宵阳曾听陆又玄提起过玉黄仙果,那时他问陆又玄这玉黄仙果有多大,陆又玄无法比喻,只好说够几个人吃,这会李宵阳也不知仙果多大。

望着高耸入云的果树,陆婷郁闷道:“别说一个了,先看怎么摘吧。”

此言一出,众人陷入了沉思。

陆婷见李宵阳老是看天,又道:“宵阳哥找到方法了么?”

李宵阳回过头,也不多想,只笑道:“婷儿,你忘了,这树是咱们青山宫的,祖师的诅咒是防止咱们后辈泛滥采摘,刚才你也说了,他可没规定外门弟子如何呀,所以...”说着他看向蓝水晴与小水。

陆婷一细想,却也如此,不禁欣喜:“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水晴姐,小水,你们便前去摘果吧。”

蓝水晴顿了顿,不知此举是否合适,但看大伙一副期待模样,只得道:“好吧,不过,还是先叩拜三首吧。”

说着拜了三首,抬头已见小水往上飞去摘果,蓝水晴一急,叹气埋怨着,也提气往上飘去。

那玉黄仙果结在高处,且果树枝繁叶茂,虽两人没了规定的约束,可真要取那果子,却也难寻得到。

还好这树枝干大,蓝水晴落在到树枝上,告诉小水,摘一个便好,两人轻飘飘环绕在树中央,底下余人望上去,蓝水晴与小水好比两只蜜蜂采花一般绕树飞舞。

这树枝叶浓密,树干硕大无比,原先在地上望看,还能看得果子所在,如今两人往树间游走,果子虽大,但只有五个,位置自然难寻。

李宵阳在树底下望着两人半天没寻得果子所在,已知两人苦恼,他在地下能看见仙果位置所在,他便叫大伙散开围在树底下仔细观望,发亮发光之处便是玉黄仙果所在之处,

原来仙果所在最高处树枝间,在阳光的照耀下,仙果发出亮光,犹如一颗金丹闪亮,颜色金黄,像个大酒壶一般。

蓝水晴与小水对视而笑,原来长这般模样,提气落在仙果的树枝旁,见那果枝宽大结实,两人运气蓝真气,缓缓催动仙果,小心翼翼,生怕不敬或是怕掉了下去。

两人经过几番折腾,如愿取得仙果,小水抱着仙果兴高采烈飘下来。

便在这时,半空中一道青光闪来,眨眼之间将小水怀中的仙果打落。

仙果被青光打飘到外边,李宵阳等人在底下,回身一看,却是冲邢殿甲乙丙三人,偷抢仙果出手之人正是丁甲。

原来三人此前已先来到此地,因他们也知道规矩,采摘不得果,怕祖师诅咒,便一直隐藏在后观看,这时见得蓝水晴得果后立马下手来抢。

蓝水晴与小水对此举感到不满,因为刚才险些受伤,还好安全落下了地。

眼看仙果往丁甲那边飞去,李宵阳气得不行,使出流灵飞引收引之力,将仙果收回来。

却不料丁甲身旁的王乙敲响手中的一对轰天锣,一阵声波刺耳,便将仙果震得粉碎。

“丁师哥,你这是干嘛,岂有此理!”

见陆婷水灵大眼猛瞪过来,丁甲忙一阵赔笑,才道:“王乙,你怎么出手没轻没重的,把仙果都打碎了!”

李宵阳看在眼里,怒在心里,但现在不是争斗的时候,他缓缓上前笑道:“丁甲,你求我,我帮你拿下来。”

“放什么的狗屁!我求你?你真有本事,刚才何不上前取果?”丁甲听得一脸怒火。

“倘若我取得下来,你该如何?”

“你能取得,我叫你爷爷!”

李宵阳不答不言,接了陆婷的青竹剑,便上前叩拜三首,迅速提气一跃而上,依照规矩他除了玉黄仙果,便不得碰这果树半点,只得御剑在空,先前他在树底下已然算出,看清了五个仙果的所在之位。

他便取较低处,枝叶最少处的一个仙果,使流灵飞引之引力与斥力,小心翼翼双手一拉一伸,来来往往,大树枝间叶子纹丝不动。

慢慢地,渐渐的,仙果跟随一来一回的青气转动,直至从枝间落下,李宵阳忙使用引力将果定住,不动任何枝叶。

可仙果位于树中间,枝繁叶茂,不动任何树叶从中取出到手,却是难上加难,地上冲邢殿丁甲等人,见李宵阳半天停留在空中不知所措的样子,哈哈嘲笑,只等着李宵阳犯下罪责,好告他的状。

“宵阳哥在等什么…”陆婷等几人也开始渐渐担心起来。

这时,一股花香迎面,李宵阳鼻子一闻,知那是远处疾风飘来,不禁欣喜,他一使劲,用真气将玉黄仙果提出。

于此同时,那风吹得树枝叶摇摇晃晃,李宵阳借着风摇之势,趁机把仙果从树叶中拉了出来,随即飘落下地。

合玄殿众人大呼叫妙,冲邢殿的几人虽意想不到,但还是不能放他,丁甲指着他怒道:“李宵阳!难道你不知取果时的规矩吗?你动摇了树叶,该当何罪!”

李宵阳满不在乎,小心怀抱着仙果,缓缓道:“那是风,风吹是自然之力,乃大道之意,道即为天意,既是天意,也便是祖师之意,难道你丁甲要违抗天命,违抗祖师之意吗?”

丁甲听闻一愣,有话出不上口,涨得满脸通红,蓝水晴,小水与合玄殿众人在旁偷笑。

“孙子!你刚才若不是大呼小叫打搅我取果,兴趣我高兴还分你一杯羹,不过,现在你叫我声爷爷,求我还来得及哦。”

丁甲火冒金星地指着李宵阳想要开骂,却见这时合玄殿人数众多,只得道:“哼!青峰大赛上见高低!!”便是留下狠话气走了。

陆婷与毕之明看这一幕似曾相识,与上月在静元殿前如出一辙,不禁又是暗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