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6.师徒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31 字数:10210 阅读进度:306/306

齐缪尔苦笑着道“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所以,等我有了确切的答案,再告诉你吧!好不好?我的瑟西!”

瑟西点了点头,不再追问sè勒的事情,而是调皮的笑了笑缪尔啊!你说sè勒下去会遇到什么人呢!”齐缪尔看着森林外围那一队队的骑兵,无所谓的道“管他遇到什么人呢!反正不会遇到我那个无良的老师林,要是sè勒遇见了他,那就是真的被带坏了!”想到齐缪尔的老师林那副整天就准备着耍别人和恶做剧的样,瑟西不禁轻轻的笑了起来,轻轻捏了捏齐缪尔的脸,她笑着道“你啊!就是会欺负s着瑟西眼中的笑意,齐缪尔也轻轻的在瑟西嫩滑的脸上掐了一下,低声道“我这是在找个对象还老师欺负我的债呢!”

可怜的sè勒在山腰上的树林里穿行,完全还不知道自己是在被齐缪尔刻意的欺负,他也不知道森林的外围,有什么人在等着他,等着齐缪尔和瑟西。[]

在森林外围的sè勒看着那些身着皮甲的轻装骑士,心里发麻,看那五步一岗,十步一亭的样,好像还真是在找什么人一样,该不会真的是来抓齐缪尔和瑟西的吧揣揣不安的想,看着那一列列骑兵,他可是在鼓起不了勇气过去向这些人问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不过森林实在是太少人来了,加上sè勒那过于俊美的容貌,相信不管是什么人,在看到一个身穿着白sè贵族礼服的俊美少年在向着森林该是自己这些骑兵鬼头鬼脑的张望,都会起疑心的吧!撒格拉就是这样一个心思还算缜密的小队长,他们是属于长驻于克里夫兰的帝国二流骑士团里面的以克里夫兰城命名的克里夫兰骑士团,虽然是帝国的而线骑士团,但并不是在训练上和一线的骑士团有什么分别,而是在骑士的待遇以及装备上,都要比一线的骑士团差,有了好的装备,最先供应的一定是那些一线的骑士团,这是帝国一向以来的规矩,但就是这些长期驻守于帝国后方的二线骑士团,支撑起了整个法兰特帝国的脊梁,因为每每战事爆发,最先接敌的一线军团都会损失惨重,而这个时候做为二线军团加入到战场的二线军团,完全可以发挥出自己的全部战力,为帝国扭转乾坤,甚至在战后成为一线的军团,彩羽骑士团就是一步步由二线军团成功进阶成为一线军团的范例,撒格拉看见sè勒那有着优雅气质的俊美脸庞,策马走到了sè勒的身边,轻身的问道“尊敬的先生,你有什么事吗?”因为看见sè勒那太过于有贵族气质的脸,所以连撒格拉的话都变得文雅起来。

“先生?”这还是有人第一次叫他先生呢!“你是叫我先生吗?紧张得结结巴巴的道,毕竟,那就代表他是大人了呢!撒格拉看着这个有些拘谨的的贵族少年,其实他还不知道这个神秘出现的俊美少年是不是贵族,可是sè勒那天生的气质,却让他不得不将sè勒和贵族联系起来,撒格拉点着头道“是啊!尊贵的先生,你一个人到这里来不怕吗?”

sè勒看了看撒格拉身后的骑兵们一眼们应该不是长驻于这里的骑兵吧?”撒格拉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这个黑发的俊美少年有一股王者的威严,对于他的问话,竟有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似的,不由自主的想回答,撒格拉看着sè勒那黑sè的眼睛,竟觉得里面有着妖异的紫sè光华在流转着,“我们是驻守于克里夫兰城的克里夫兰骑士团,是奉了宫廷大魔法师林阁下的密旨,到这里来执行秘密任务的”回答完sè勒的问题,撒格拉才觉得不对劲,他竟然被一个孩玩弄于股掌之上了,就这样将自己的任务轻易的说了出来,“该死”他低骂了一声,手已经握上了腰间的配剑,双眼中,流露出了凌厉的杀机,要是这个少年没有什么后台的话,就只有将他斩杀了,不能怪我,只能怪你知道了你不应该知道的事,撒格拉在心中暗暗的道。

才准备开口问sè勒的来历却高声叫了起来,引的撒格拉身后的骑兵都往这边看来,“你说的是宫廷大魔法师林?就是那个徒弟是圣魔导士的林?”听着sè勒那开心的语气,撒格拉握着剑的手松了开来,难道他和林有什么关系?就这样想着的撒格拉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s来自己和同僚们在克里夫兰城rì过得舒舒服服的,结果那个没个正经的魔法师林向城守出示了帝国皇帝陛下的密旨后,三个中队的骑士就来到这荒芜的森林外围来,说是等两个人,还有那一队高傲的不得了的彩羽骑士,仗着自己是一线军团,处处占先,难到这个少年就是那个林要找的人?撒格拉又摇了摇头,不会,虽然说也是黑发的少年,可眼前这个年纪太轻了,而且也不是穿的黑sè魔法师袍,再说了,身边也没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啊!

“还真是来找你的呢!齐缪尔大哥,不过是你的老师林带队的话,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吧!你就不要埋怨我出卖你啊!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脸上浮现出邪恶的笑容,在山上的齐缪尔忽然打了个寒战,瑟西关切的道“怎么了齐缪尔,冷吗?”齐缪尔摇了摇头,对瑟西道“我有不好的预感,我要倒霉了”瑟西不明白的看着他,完全把握不到齐缪尔话里面的意思。

sè勒对着自己眼前的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骑士道“想不想立功,我知道你们要找的人在那里?”天上要掉馅饼下来了,那就是撒格拉此刻的感觉,完全不顾自己刚才还想拔剑杀人灭口,撒格拉换上了一脸笑容,轻声的,生怕说话的声音大了吓到了s自己的功劳跑了似的的啊!那他们在那里啊!你能告诉我吗?从小时候起就接触的就是例如龙骑士那样有着一切骑士美德的高贵骑士,眼前这个应该是属于法兰特帝国二线军团的骑士小队小队长,在他的眼里,实在是和乡下那些泥巴腿的农民没什么两样随手像齐缪尔和瑟西呆着的山上一指那个山上,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相貌英俊,有一头黑发,穿着一件黑sè魔法师袍,女的很漂亮,是不是?”

撒格拉倒没有想到sè勒怎么这么清楚那两个人的特征,不过大功已经到来,将那两个人找到,自己就可以回克里夫兰去享福了吧!听说军团里面这次还有一个中队长的缺呢!搞不好自己就凭这一次的功劳,给升到了中队长呢!在盾牌上能镶上两颗星,回去一定让自己家里的那群乡巴老,羡慕死他们,还没有找到齐缪尔和瑟西,撒格拉小队长就因开始想着自己以后的荣华富贵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他最讨厌的彩羽骑士团年轻的中队长,正带着他手下的那一小队彩羽骑士将那个宫廷魔法师林簇拥在中间,向这边走来。

sè勒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彩羽骑士团那一小队的骑士,倒也明白了为什么法兰特帝国的军团会有一线和二线之分,只是看军容,彩羽骑士的军容就已经远远凌驾于克里夫兰骑士团之上,甚至比起自己见过的最军团也毫不逊且最前面的那个有着华丽金sè直发的青年,在他马鞍侧边挂着的盾牌上,明白无误的镶嵌着两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金星,中队长,这么年轻的中队长,就自己所知道的,也只有华尔多斯帝国的天才元帅伊斯特与他年纪相仿佛,假以时又会是一颗将星吧!法兰特帝国以武立国,没有军功的话,即使是有着大贵族背景,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成为中队长的,而且还是法兰特帝国一线军团的中队长。

卡路的头上并没有戴着头盔,他那金sè的直发温柔的流淌在他的肩头,看见撒格拉没有执行自己布置的任务而是和一个穿着白sè贵族礼服的少年在那里以他的眼光看来是在闲聊,卡路脸上立刻升起了一片虽然平常的卡路完全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可是只要是彩羽骑士团的骑士都知道,他们的这个中队长在训练和执行任务的时候,一向都是不苟言笑的,看见了暂时归属于自己统御的克里夫兰骑士团的一名小队长出现这样善离职守的事,卡路的心中不由得畸有了一股怒火。

凭着自己的记忆力,卡路还是叫出了眼前这个克里夫兰骑士团小队长的名字“撒格拉小队长,现在是你们在执行任务吧!如果可以的话,就不要闲聊了”因为撒格拉并不是自己的直属部下,卡路倒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只是准备用这样婉转的语气来提醒一下他,撒格拉现在有利功劳在手,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升到和卡路一样阶级的中队长了,底气倒是强了很多,他没有理会卡路的质问,直接从卡路身边走过,一直走到了在骑兵簇拥里的林身边,行了一个骑士礼,然后道“大人,我已经发现了您要走的那个穿黑sè魔法师袍的黑发少年的位置了!”

林的眼中闪现出喜悦的光芒,就连正因为撒格拉将自己忽略而正在s生气的卡路字听到撒格拉的话后,也立刻转过了身了,大身的道“真的,在什么地方?”撒格拉依旧没有理会卡路,不过他倒是不知道那个穿着黑sè魔法师袍的黑发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到底犯了什么事,竟然要出动这么多人来抓他,撒格拉一边想一边指着sè勒道“就是他来报告的消息!”林和卡路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在一边微微笑着的s那静立微笑的样立刻迷惑了他们的眼睛“这是那个贵族家的孩,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又怎么会知道齐缪尔和瑟西的下落的呢?”林和卡路在心中同时升起了小小的疑惑。

林从那些骑士里面出来,走到了sè勒的身边,旁边是卡路的陪伴,林仔细的看了看s后道“你怎么知道那个穿黑sè魔法师袍的少年的下落的?”然后在林和卡路的心里面,有着几百种例如“途中偶遇,两人恶战,落荒而逃,报复齐缪尔,所以来报信”之类的想法却只是睁大了他们明亮而漂亮的眼睛,无辜的道“什么啊!是齐缪尔哥哥和瑟西姐姐要我来你们是不是来抓他的啊!和卡路因为自己的想法偏离事实太远一起倒地之后继续用他那说死人不偿命的嘴接着对林道“您就是齐缪尔哥哥的老师吧!您就是那个宫廷大魔法师林吧!我对您可是景仰以久啊!今天终于见到您了,在东方的神秘国度里面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那个什么‘朝闻道,夕死可以’,现在我见到您了,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啊!”林和卡路才从地上爬起,强忍住要呕吐的冲动,林苦笑着道“齐缪尔都在你面怎么说我啊?”看着眼前这个有着和自己以及齐缪尔一样搞怪天分的黑发少年,林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俊美的少年一定和齐缪尔有什么联系。

sè勒看了看旁边的卡路,笑着道“也没什么了,就是说您老是虐待他,要他做饭给您吃,说什么要不是他,您早就饿死了,还说什么,当初您把他从鲁尔村拐出来,大概不是为了教他魔法,而是想找个免费的仆人,反正了,就是没一句好话啊!”卡路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气得通红的脸,一边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的好友祈祷,“光明大神啊!你保佑齐缪尔吧!”看见林那要爆走的样,卡路也不禁退了两步,要离他远点。

在山上的齐缪尔寒意更重了,甚至可以感觉到一股熟悉的肃杀的味道和的气息,看这远处的sè勒和一个因为太远而看起来很熟悉的魔法师和一个骑士在那里交谈,齐缪尔转过头,叹了口气道“不用怕了,应该是我的老师林和卡路的彩羽骑士,他们来找我的话,就不会有什么事了,不过啊!”说到这里,齐缪尔停了停,瑟西轻声的问道“不过什么啊!齐缪尔,这么快就能见到你的老师和卡路,你不开心吗?”齐缪尔轻刮了一下瑟西娇俏的鼻,亲昵的道“小傻瓜,我怎么会因为要和老师以及卡路见面而不开心呢!只是我一定被sè勒买了,他现在不知道在老师面前说了我什么话了,都离得这么远,我都可以感觉到老师要整我的决心,我一定不会放过sè勒那小鬼的!”看着假装咬牙切齿的齐缪尔,瑟西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正在那里和林开着批斗齐缪尔大会的sè勒忽然就觉得背上发凉,他回过头来,看着那座齐缪尔和瑟西在的小山,明白无误的知道,那让自己背上发凉的寒气就是来自于那里,“看了齐缪尔哥哥已经觉察到了我们玩的游戏的内容呢!”低笑着的sè勒那犹如曼陀罗花一样邪逸盛开的笑容,让一边的林和卡路这两个对着自己的容貌本来有着十分信心的家伙都产生了一丝自叹不如的感觉,世上竟有如此俊美的少年,这大概就是两人此刻唯一的想法吧!

林回过神来,对着sè勒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啊!看了眼前齐缪尔口中的老狐狸一眼叫s缪尔的朋友!”林看着sè勒指的齐缪尔和瑟西在的那座山,叹着气道“齐缪尔啊!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有什么样的你,就有什么样的朋友!”然后他对着sè勒和卡路道“来吧想想怎么把齐缪尔弄下来,我们好好的欢迎他和他老婆吧!”听见林将瑟西称为齐缪尔的老婆,卡路和sè勒都笑了起来,卡路跳下马来,将手伸向s声道“我是卡路,齐缪尔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就喊我卡路就可以了!看着爽朗的卡路,也将自己的手伸了出去,一百年和卡路握手,一边在小声的嘀咕“这一次旅行,收获还真丰富啊!”

林笑着看了看s道“有什么办法通知齐缪尔你安全吗?等他下来,我一定好好的修理他!”卡路才想说点什么,林就打断了他说话的念头,只是冷冷的一句“卡路啊!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啊!卡路,倒时候你要是再骑在马上动不了,就不关我的事了啊!”卡路一想到林的手段,也就只有在心中暗暗的为齐缪尔祈祷了,“齐缪尔,你就安心的去吧!我会代你照顾瑟西的!轻笑着道“自然有方法让我亲爱的齐缪尔大哥从山上下来,例如我的这种特别的黑sè闪电,齐缪尔大哥一定会知道是我的”于是一老一少两个人就接成了惩戒齐缪尔的联盟,卡路在林的威逼之下,无奈的沦为了知情者或者是帮凶。

sè勒闭上了眼睛,开始用法兰特语吟唱起了魔法,在身为宫廷大魔法师的林面前,他可不敢使用自己那独特的上位语言来念咒语,要是万一林见多识广知道他用的是什么语言,他就惨了,所以在林的面前,他也就只有老老实实的用大陆通用语言法兰特语来念咒了,无数的暗系魔法元素在sè勒身边环绕着,似乎他的身上有着可以让那些暗系的魔法元素快乐的东西存在一样,林也感受到了sè勒身边暗系魔法元素那惊人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已经远远超出了sè勒这个年纪所能召唤的魔法元素数量的极限,原本以为像齐缪尔这样的天才是一百年也未必能出现一个的林,现在看到sè勒却好像是看到了三年前的那个魔法怪胎齐缪尔一样,“真的是和齐缪尔很像啊!”在林的口中不自觉的流露出这样的话语。

在一边的卡路却听到了林这样的一句喃喃自语,他轻松的接过林的话头啊!是和齐缪尔很像呢!”林用奇异的目光看了卡路一眼,很奇怪的道“卡路啊!什么时候你也能感觉到魔法元素的波动了?你看起来很有成为传说中的魔剑士的天分呢!要不我教教你魔法看,这个叫sè勒的小家伙,他释放魔法的能力和三年前的齐缪尔完全有得一比呢!好强的魔法波动啊!”看着林在一边自言自语,卡路不解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那个!我没有感觉到魔法波动了”林瞪了卡路一眼,然后道“那我说sè勒和齐缪尔很像你在一边说个什么啊!”卡路一脸被冤枉的表情么啊!我是说sè勒这个小他的头发和齐缪尔很像呢!都是黑s以为我说的什么?”

林一副不可与夏虫语冰的样,对着卡路道“你说的像,是表面上的像;我说的像,是内在的像。”然后扔下卡路,在那里发呆似的想起魔法天分和头发的关系起来,难道说,真的是黑sè头发的人在魔法上比较厉害吗?要说不是的话,为什么齐缪尔这个天才中的天才头发是黑前这个又一个天才中的天才头发也是黑至是自己这个天才的头发还是黑道说头发的颜sè和其施展魔法的能力是成正比的吗?

在sè勒的周围出现了尖利的啸声,那些暗系的魔法元素往他的手心里汇聚,形成了一个黑sè的光团,在林和卡路的注视下,一道黑sè的闪电划破了蓝sè的天空的手心里直那透明的天空闪电绞碎了那些闲的白云,林轻声道”很厉害的魔法呢勒骄傲的一笑,没有说话。

看着森林外围那直破天际的黑sè闪电,瑟西有点担心的道“齐缪尔啊不会有什么事吧!怎么用了这个魔法?”看来瑟西也对sè勒的这个黑sè的闪电记忆犹新呢!,齐缪尔轻轻的摇头微笑道“那是sè勒在告诉我,下面是安全的,他应该已经和我那个老师准备好了怎么对付我吧!瑟西,我们下去吧!”瑟西点了点头,又不解的问道“你的老师林和sè勒能怎么对付你啊?”齐缪尔的嘴角流露出温柔的笑容是我和老师的小游戏了,就是一些魔法陷井了,没什么的!”在齐缪尔的心里已经在暗暗的想sè勒那可怜的家伙倒霉的样了,林是不知道自己的魔法水准已经到了什么地步,经过和巨龙的战斗以及和龙骑士的战斗,齐缪尔的魔法水准已经完全的超出了林的认知,用以前的那些曾经屡屡让齐缪尔倒霉的魔法陷阱来对付齐缪尔已经是不可能了则是不知道林会用什么样的魔法来对付齐缪尔,所以在林失败后,按照林的作风,倒霉的sè勒一定是会被拿出来修理的,到时候,齐缪尔一想到sè勒那张俊脸上挂满了委屈的样就想笑,瑟西看着齐缪尔微笑着的样,就觉得sè勒的大限要来了。

齐缪尔看了看山头距离森林的距离,摇了摇头对瑟西道“我们用漂浮术给去吧!瑟西,你带我,我要留着体力来对付老师的魔法陷阱呢!”瑟西连忙念咒,带着齐缪尔飞了起来,齐缪尔牵着瑟西的手,轻轻的道“瑟西,知道吗?在天空中,是最难铺设魔法陷阱的,所以我们由空中过去,应该会比较安全!”瑟西的头发被温柔的风掠起,她回过头对着齐缪尔道“不过我也听说铺设在天空中的魔法陷阱都是比较厉害,很难对付的魔法陷阱呢!齐缪尔,怕吗?”齐缪尔轻声道“瑟西啊!其实我要你带着我飞到天空中来,就是为了体验一下那个最厉害,最难对付的魔法陷阱呢!你怕吗?”瑟西摇着头道“有什么怕的!有你这个圣魔导士在呢!再说了,你老师也就是为了整整你吧!所以我还能有什么好怕的?”两个人牵着手在夕阳中向着森林飞去。

看着天空中渐渐过来的齐缪尔和瑟西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林,问道“您的魔法陷阱可以吗?我有点担心呢!”林没好气的看了sè勒一眼,问道“齐缪尔厉害吗?点了点头,林似乎很满意sè勒的答案,又继续说到“那身为齐缪尔老师的我布下的魔法陷阱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低声道“齐缪尔哥哥可是连巨龙青弦都差点打败了的啊!”巨龙青弦,听到这个名字,林不禁也担心起自己的魔法陷阱来,看了一边的s瞬间的工夫,林就已经打好了栽脏嫁祸的主意了。

齐缪尔拉着瑟西的手,皱了皱眉头道“不好,有魔法波动呢!”瑟西才不解的看着他,他们两人的周围就出现了无数的淡青sè风刃,看来老师也是用上位古语来念的咒啊!不然自己不可能到了魔法已经形成才能感觉得到,齐缪尔在心里暗暗的道,才准备提醒一下瑟西,结果瑟西就自作主张的拉着齐缪尔的手,往上飞去,要躲开这些风刃,齐缪尔苦笑着任由瑟西带着他飞得更高,那些已经发动的风刃几乎是擦着他们两个人的脚底过去的,“好险啊!齐缪尔,还好你及时发现了,要不然还真的不好躲开呢!”瑟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齐缪尔看着前面地面上的那一老一少两个恶魔,苦笑着对瑟西道“瑟西,你就不能停下来等我发动魔法盾吗?为什么要飞到这上面来呢!”瑟西脸上流露出抱歉的表情,她轻声道“不好意思啊!齐缪尔,我一急就把你拉着飞了上来,我真的不知道你还有恐高症呢!”

齐缪尔一脸无语的看着瑟西说我有恐高症了?”瑟西用手轻轻的摸了摸齐缪尔的脸,柔声道“不管怎么样!我们不是躲过了你老师林的陷阱吗?看来他的魔法陷阱也不怎么样呢!”齐缪尔看着瑟西,好像被她打败了似的,笑着道“瑟西,我们现在能动吗?你试试?”瑟西试着驱动风系魔法元素前进,却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了,看着齐缪尔,瑟西问道“是风缚术?”她已经知道是什么魔法让自己和齐缪尔不能动弹了,这一句只是向齐缪尔求证而已。

齐缪尔点了点头道“是的,风缚术,现在我们两个人都不能动弹了,老师的下一个魔法应该就是风系魔法里面的闪电类魔法吧!”瑟西轻声的,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的对齐缪尔道“对不起哦!齐缪尔,都是我把你拉着飞上来,你才会这样的”齐缪尔潇洒的一笑什么了,瑟西,就算我们在风刃里面不动,由我打开魔法盾来挡的话,那些风刃应该是没有穷尽的吧!目的还是要把我们困住用闪电来收拾,所以不管你怎么样,我们的结局都只有硬挨这个闪电,不用担心,老师想对付我,还差得远呢!谁让我是圣魔导士呢!就这样被收拾得灰头土脸的,也太没形象了吧!”瑟西也感受到了齐缪尔的自信,她温柔的点了点头,等着齐缪尔的反击。

在齐缪尔和瑟西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散发着明亮光芒的六芒星,在天空中翔的风之魔法元素都被那个巨大六芒星给吸了进去,瑟西看见这个已经发动的魔法的威力,也不禁担心起来,“齐缪尔,可以的吗?这样的魔法?”听见瑟西担心的语言,齐缪尔温柔的笑道“没事的,瑟西,小意思!”齐缪尔紧紧拉着瑟西的小手,闭上了眼睛,轻声的道“多拉得里德,克罗加斯亚,修里兰德斯”上位古语的流淌伴随着无数水系魔法元素的狂舞,在齐缪尔的身边汇聚,一面巨大的水系魔法盾出现在齐缪尔和瑟西的上方,那个明亮的巨大六芒星里一道让人不敢凝视的光芒,笔直的劈在了齐缪尔召唤出来的魔法盾上面,闪亮的电光一直在魔法盾上面缠绕着,像无数疯狂的银蛇一样,拼命的想钻入那个魔法盾里面去。

sè勒看着那个正散发着银sè闪电的巨大水盾,轻声的问一边的林,“宫廷大魔法师阁下,您的连环魔法陷阱对齐缪尔大哥真的会有效吗?我很怀疑呢!”林将自己邪恶的念头埋在了心里,口中道“不怕,就算齐缪尔躲了过去,他也不敢拿我,他的老师怎么样啊?”但是在林心里想的却是“嘿嘿,要是对付不了齐缪尔,你这个小鬼就做挑拨我们师徒关系的替死鬼吧!”和林相处了许久,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林的卡路,用可怜,同情的眼神看着还不知道大祸就要到来的s中正默默的为他祈祷,希望他在林和齐缪尔的手上不会死得太难看还不知道林正在打着出卖自己的主意,他看着天空中那面蓝sè的水盾以及水盾上面那纠缠着的闪电,盘算着这个魔法陷阱能收到什么样的效果。

齐缪尔和瑟西看着水盾外那缠绕着的闪电,两个都发出了微微的笑声,齐缪尔道就怎么简单?”瑟西也说道“什么啊!你看那闪电还没有消失呢!还说简单?”齐缪尔将瑟西拉到自己的怀中,轻声的道“那是我故意的,我要给老师和sè勒一个惊喜啊!水天生就是传导电的,所以,瑟西,看我的表演吧!”说完之后,齐缪尔顿了顿,开口道“水之女神的忠实仆人啊!来自于上古的生命,从沉睡中醒来吧!”伴随着齐缪尔的念咒,那面水盾扭曲着,渐渐变成了一头身上还缠绕着闪电的水龙,“那就是你不让闪电消失的用意吗?”瑟西看着那身上还有闪电闪烁的水龙,惊讶的道,齐缪尔点了点头,为自己加了一个扩音魔法,朗声道“怎么样?老师,你还要玩吗?”

在地上的林和sè勒还有在一边看热闹的卡路都惊得目瞪口呆还要好说点,他毕竟看到过多次齐缪尔释放他那奇特的转化魔法,但这一次,对于齐缪尔是怎么将那闪电附到水龙身上的,也是大惑不解,至于林和卡路就更不用说了,这样的将一面水盾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头水龙,简直是闻所未闻的魔法,甚至在齐缪尔将水盾变做水龙的时候,林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魔法波动,而将自己魔法陷阱里面的闪电附在了水龙的身上,林就更是想都没有想到过,看着天空中自己的徒弟,林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认不出来了,那真的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那个齐缪尔吗?不知不觉间,就变得这样的强大呢!开心,欣慰,在林的心中翻涌着。

当然,一起翻涌的还有林早就找好的借口这个可怜的替罪羊就这样被老谋深算的林推上了前台,林看着齐缪尔,大声的道“好徒弟,先把你的水龙给散了吧!都是老师我不好,听信sè勒那小家伙的话,他说你辱骂恩师我啊!我才想小小的惩戒一下你啊!齐缪尔啊!我的好徒弟,我错了!”在林身后的s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变脸绝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加上天空中水龙正扇动翅膀,要是被那个带着电的水龙,轻轻的碰了那么一下,自己就要躺个十天半月吧!有了这样觉悟的sè勒看着天空中齐缪尔身边的水龙,吓得那俊美的小脸变得苍白起来。

齐缪尔看着地上的林。笑着道“老师啊!你还不把你的风缚术给解了吗?难道要我来自己动手吗?要知道一个人同时两个魔法是很危险的,万一这条风龙不受我控制了,把你给磕到碰到,那就是我的不是了!”听着齐缪尔婉转的威胁,林叹了口气,解开了风缚术,然后才准备叫齐缪尔将那条看起来很可怕的水龙给散掉就已经开口了,“齐缪尔哥哥,我知道你最好的了,是不是?你就不要用那条水龙来吓我了,我好怕的,再说了,万一吓到了瑟西姐姐也不好啊!是不是?”看着下面那一老一少的两个黑发男,看着他们如出一家的语言神态,齐缪尔到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和他们两个人比起来也是不惶多让,而且sè勒还是他教育出来的,他此刻的唯一想法就是想问问清楚自己的老师究竟是不是他的私生,看着sè勒那可怜的样,明知道那是装的,瑟西还是心中不忍,大概是因为女孩的心都比较软吧!她开口劝道“齐缪尔啊!算了吧!你都把sè勒吓到了!”虽然也在心中怀疑sè勒到底有没有被吓到,不过瑟西还是轻声的劝了一句,齐缪尔看着瑟西道“我原本就没有要让他和水龙过过招啊!只是吓吓他而已,不过我的老师还真是厉害呢!怎么快就把sè勒给拉出来当了替罪羊!”

瑟西温柔的一笑也很厉害啊!他们都被你的水龙吓成了那个样!”齐缪尔挥了挥手,那一直缠绕在水龙身上的闪电渐渐的消失不见,接着,就像是有极高的温度在蒸发着那条水龙一样,在水龙的身上冒出了白sè的蒸汽,水龙的身体渐渐的变小,不多时,就完全消失在了空中,齐缪尔拉着瑟西落到了地上,还没等齐缪尔站稳没,卡路就已经扑了上来,一把将齐缪尔抱住,大声道“可找到你了”然后他才准备对齐缪尔讲爱德华十三世已经宣布取消了格里特家和瑟西家的婚事,并说要亲自为齐缪尔和瑟西主持婚礼,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就想到了林的连忙咽了下去,接着道“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呢!”齐缪尔才准备说要卡路不要这么热情,放开他一下,免得让自己成为第一个被人活活勒死的圣魔导士,林就已经敲了齐缪尔的头重重一下,“该死的小,用水龙来吓你老师我啊!找打!”虽然齐缪尔在近战方面也有着中级剑士的水准,可是面对的是自己的老师,也就只有乖乖的任他发泄了。

“早知道就哟能够那头水龙给他来一下,免得他现在这样的过剩”卡路放开了齐缪尔,让齐缪尔得以可以喘口气和小声的嘀咕两句,有边的sè勒和瑟西都像看活宝一样的看着这对师徒两,羡慕他们的感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