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怒火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30 字数:10261 阅读进度:304/306

还是sè勒打断了两个人的柔情蜜意,他大声道“齐缪尔大哥,下次我们就直接打到青弦的龙穴里去,那里面一定有很多金银财宝”齐缪尔看着sè勒那就像是不属于人间的俊脸上那闪亮的光芒,轻轻的道“好啊那么下次就由你和青弦战斗吧!听见齐缪尔的话,立刻笑着道么可能吗?”齐缪尔淡淡的道“不可能的事,你还想它做什么?好好提高你的魔法吧!”齐缪尔想到sè勒释放的那个黑sè的闪电,倒不像是一般的暗系魔法呢!不过齐缪尔看了看s没有开口询问,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

sè勒并不知道齐缪尔在想些什么,他一把扶起齐缪尔,对瑟西道“齐缪尔哥哥现在不能施展魔法了,我就来扶他吧!瑟西姐姐你刚才带着齐缪尔哥哥飞,一定很累吧!”齐缪尔看着山脚下那蜿蜒的大陆公路道啊!我们就走大陆公路吧!点了点头,扶着齐缪尔向山脚下走去,瑟西在后面看着被sè勒扶着的齐缪尔,也说不出什么感觉,只是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强一点,那样就能帮到齐缪尔了。[]

大陆公路上的商旅很多,对于这三个身穿魔法师袍的冒险者,那些急着赶路的过路商旅们都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看他们那年轻的样,不管是谁,都会把齐缪尔他们三个人当做刚从魔法学院毕业,出来修行的菜鸟魔法师吧!不过都是sè勒的俊美让那些过路商旅都会暗暗的去猜测,这个有着近乎无懈可击的俊美容貌,有着天生高贵气质的少年,究竟是那个王国的王或者是那个古老贵族世家的少年呢!反而齐缪尔和瑟西就被那些人给忽略掉了,如果没有sè勒的话,齐缪尔的俊朗的瑟西的美丽,那些人应该会毫不犹豫的给他们两个人一顶神仙眷侣这样的大帽吧!可是sè勒却将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齐缪尔和瑟西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这已经是他们在圣佛伦多峰上和恶龙青弦大战之后的第七天,三个人的体力都已经恢复过来。

唯一郁闷的就应该是齐缪尔吧!他还是不能释放魔法,在圣佛伦多峰上为了对付青弦,齐缪尔释放了一个禁咒,然后为了困住青弦,又将那个禁咒压缩成了“封印龙的结界”这样连龙也逃离不了的完美防御屏障,即使是用已经释放的魔法去压缩,可他压缩的毕竟是禁咒印龙的结界”完成后的齐缪尔,在当时,甚至连下山都是瑟西带着他的,不过根据齐缪尔的推测,还有两天,自己就又可以施展魔法了,这种情况不过是自己过度释放魔法后带来的副作用而已,不会持续很久。

现在三个人就在大陆公路边的一家旅馆里休息,大陆公路由这里穿过,不仅让克里夫兰和特拉多德的联系紧密起来,还让在大陆公路两边的居民们借此养活自己,开上一家旅馆或者饭馆,那些过路的商旅就会将钱滚滚送来,齐缪尔看着满桌的饭菜,对着瑟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胃口,一边的sè勒也没有动手吃饭,他出生在锦衣玉食之家,要不是肚太饿,这里粗制滥造的饭菜,他根本就是动都懒得动一下,至于齐缪尔,他则是在想那头传说中的恶龙,一场架打下来,他发现那头名为青弦的巨龙/根本就没传说中的那么穷凶极恶,难道是查错了?齐缪尔看着窗外过路的行人,一门心思的想自己的问题。

“那个小妞还挺漂亮的吗?”在旁边另一张桌上,几个武士的声音传了过来笑着对瑟西道“瑟西姐姐,有人想打圣魔导士老婆的主意呢!”瑟西低声啐了一口道“你想死啊!我叫你齐缪尔大哥把你送到圣佛伦多山去!微微的笑了笑,不再说话,反而是那桌上的声音越来越大了“那个穿着白sè衣服的小妞,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妞呢!”一阵哄笑传来服,瑟西看着座在自己对面的sè勒身上那漂亮的白sè礼服时,一下笑了出来服听到这句话,脸上那贵族式的笑容立刻就凝固了,然后在地上摔成了粉碎猛的站起来,对着那几个武士大声道“我是男的,一群瞎!”

那几个武士看见sè勒那俊美的脸气得一片通红,又接着道“你这么漂亮,就是男的我也喜欢”然后又是一片哄笑,“该死低骂了一声,也许是在齐缪尔身边呆久了,连齐缪尔生气时的口头禅sè勒也学去了,然后在他的身边出现了许多的光之箭,向那几个武士袭去,那几个武士那里知道自己惹的是个高级魔法师,他们将那张木桌掀起,希望能挡住sè勒的光之箭,结果自然是徒劳,光之箭很顺利的透过了木桌,将他们几个人击翻在地,也许是因为有齐缪尔在吧虽然在盛怒之下,也还是注意到了自己出手的分寸,那几个武士全部被击晕,没有一个毙命的,看来sè勒的魔法控制力也强了许多呢!瑟西看着sè勒的出手,在心里暗暗的道。

旅馆里的客人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了那几个武士倒在了地上,旅馆的老板叹了口气对齐缪尔他们道“这几个人是附近多夫镇上民团里的,你把他们打晕了,等会他们一定会找人来报复的”齐缪尔从发呆里醒过来,听瑟西将事情讲了一次,忍着笑扔给了老板一枚金币用怕的!我们就等他们来报复吧!有什么损失我来赔”说完和瑟西走上了楼去,留下了呆呆看着手里金币的老板和地上那昏迷不醒的几个人。

等那几个多夫镇上民团里的武士醒过来骂骂咧咧的喊着要回去搬援兵来走了后,老板连忙将店里面值钱的东西全藏了起来,这种打架的事他见得多了,说是要赔偿,可是打完了架还不是马上就闪人,自己一个平民百姓,先别说那些民团的人是凶神恶煞的自己惹不起,就是那三个样貌俊美的青年男女,一看就知道都是魔法师,难道要自己去赶他们走?那还不是找死,只有把店里面值钱的东西尽量的藏起来,等他们打起来了,能少损失点就少损失点吧!不过一想到正揣在自己口袋里的那枚金币,老板的脸上就浮现出了笑容,刚才才坏了一张桌,就得了一个金币,那个穿着黑sè魔法师袍的黑发少年看起来很有钱啊!而且很大方,那样的话,等一下,你们就尽情的打吧!想着想着,老板的脸上就出现了那种很花痴的笑容。

“老板,老板”一个伙计从外面冲了进来,打碎了老板的发财梦,“怎么了?”老板问道,那个伙计大声道“不好了,来了好多骑士啊!好像是镇上那些人来了!”本来店里就因为刚才的打架事件没有多少人,现在那寥寥的几个客人一听镇上的那些人来了,一下全走得老板和那个伙计也连忙找好地方躲起来,准备看两方的大火拼,是人多就好了,我还可以开盘设局呢!”听着自己老板的呢喃,那个伙计差点心脏病发倒在地上。

齐缪尔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大陆公路上扬起的灰尘,撩起布帘的手轻轻的将布帘放下,转过头来,对着sè勒道啊!传说中抢亲的恶人出现了呢!看来他们对你这个美丽的新娘是不依不挠啊!”在一边的瑟西听得笑了起来委屈的道“大哥啊!我是男的他们都没看出来吗?”齐缪尔也忍住笑,假装正经的道啊!怎么能怪sè勒长得太漂亮向女孩呢!”屋里的瑟西笑得更厉害了。

sè勒咳了咳道“齐缪尔大哥,我们该怎么办?”齐缪尔笑着道“我们啊!你可别瞎说啊!事是你惹的,当然你去解决了,再说了,现在我还不能施展魔法,我们三个人里面魔法最厉害的就是你了,你不出头,谁出头啊!”瑟西也在一边帮腔“是啊是啊啊!你就别谦虚了,拿出你的真正实力给他们吧!你总不能让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去对付那么多骑士吧!看了看这一唱一合的‘夫妻白今天无论如何自己这出面迎敌的命运是跑不了了,他无奈的道“齐缪尔大哥,我上就是了,不过能不能让美丽的瑟西姐姐做后援呢!我一个人,怕还真的收拾不了那么多骑士呢!”齐缪尔面sè一正,肃容道“不行的你知道我现在连个普通人都打不过,你瑟西姐姐要在我旁边保护我,不然万一来了上次的黑衣人,或者是恶龙青弦来寻仇,那我不就惨了,所以,你就一个人去吧!再说了,那些骑士也不多,我看了看,大概也就百来号人,你可是个高级魔法师啊!怕什么?咬牙切齿的看着笑得正开心的齐缪尔和瑟西,低声嘀咕道“什么来年普通人都打不过,普通人能打得过中级剑士?还有什么恶龙青弦,它现在应该在它的龙穴里睡懒觉呢!”圣佛伦多峰上青弦在龙穴里熟睡,忽的打了一个大喷嚏,不明所以的它用自己的龙爪抓了抓鼻,继续睡觉。

看着铁了心思要自己一个人下去的齐缪尔和瑟西红着眼睛道“永别了,齐缪尔大哥和瑟西姐姐,我祝你们用结同心,早生贵,年年有今岁有今朝还想继续说下去,外面已经传来了一个粗豪的声音“是谁打伤了我的手下,出来说话”齐缪尔一脚将还想赖着不下去的sè勒从楼梯上踹了下去,然后拍了拍手道“正点来了,好好干,不要让我和你瑟西姐姐失望”然后齐缪尔转过头对瑟西笑着道“非要我踹才下去,瑟西,我们搬条凳来看戏吧!”

在旅馆大厅里的骑士们看着一个穿着白sè衣服的人从楼上滚了下来,然后在地上爬起来,用最正式的贵族礼仪行了一礼,接着大声道“齐缪尔大哥,我好害怕啊!那些写英雄的书上没这么写吧!”大厅里的人全部倒地不起,许久,那些人才爬了起来,一个带头的持着双手大剑的高大中年人看了看s后面的手下道“你们就是被这么个漂亮的大姑娘搞定了?丢脸啊!”一听大姑娘三个字又几乎爆走,“我是个男的!”他大声道,在那个中年大汉的背后,有一个人小心的伸出头来看了看s后肯定的道“团长,就是他,他的魔法很厉害”那个团长轻敌的道“一个小毛孩,能厉害到那里去!”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领教了sè勒的厉害高级魔法师的水准,施展一般的魔法根本就不需要念咒,在大厅里忽然出现一个水球,直接砸到了那个团长的身上,轰的一下,那个持着双手重剑的团长就成为了落汤鸡,气极了的团长才准备发作就闲的问道“你是个骑士吗?”那个团长不明白sè勒这句话有什么意思,茫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想起来不能让别人牵着鼻走,立刻反问道“你问这做什么?摇着头道“二流至三流的骑士吧!书上写真正的第一流骑士都不会用这种双手重剑的,在马上的话,斩击敌人很费力,而且也不灵活,真正第一流的骑士,他的佩剑应该是产自于华尔多斯的拉特里郡的长剑吧!”那个中年团长不过是一个小镇上的民团团长,什么时候听过什么拉特里郡的长剑,一时间听得呆了sè勒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又信口道“最厉害的骑士,佩剑应该上一把来自于东方大陆龙京国的银剑简直就是骑士的极品佩剑,身份的象征啊!”不仅是那个团长,就是他的手下,也听得呆了。

是时候了看着发呆的众人,低声道“伟大的风之神啊!倾听我的呼唤,惩罚我眼前的罪人吧!连环闪电”随着sè勒的话音落地,无数纠结着的闪电在旅馆大厅这相对而言狭小了许多的场地里出现,转眼间那些还在发呆的民团骑士们就倒了一地轻轻的道“搞定”,然后向楼上看去,齐缪尔笑着对瑟西道“这小也会用诡计了啊!”瑟西也笑着道“你,本来好好的一个贵族少年,就被你带坏了”“带坏了”齐缪尔想着,“要是碰上了老师林,那才是真的被带坏了吧!老师,你还好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呢!”满怀思念的齐缪尔看向了特拉多德的方向。

就在齐缪尔看着远方的特拉多德想着老师林的时候,他不知道此刻的林正坐在马上,看着前面一身银sè盔甲的卡路,在他的两边是两列彩羽骑士团的骑士,那是卡路中队里面的小队的骑士,他们多多少少都知道这一次的任务,是和传说中的圣魔导士有关,因为彩羽骑士是由在被齐缪尔在科库斯平原上用禁咒救下来的彩羽骑士为基础重新建立的,对于挽救了彩羽骑士团,不至于让它从帝**团序列中被除名的那些彩羽骑士来说,一直以来信奉着一代名将,被誉为帝**神传奇元帅,随着开国皇帝法兰特打下了法兰特这大好河山的圣佛朗西斯说过的话“一只没有荣耀历史的军团,是绝不能成为王牌军团的”对于挽救了有着史,一直以来名列帝国骑士前列的彩羽骑士团,为其留下了不灭火种的圣魔导士,即使这些骑士不是齐缪尔亲自救下的那些彩羽骑士,但是身为彩羽骑士团的一员,感同身受的他们,对于这一次的任务早就是期待以久,更何况他们的中队长卡路和圣魔导士是知交挚友呢!

林看着这两列衣甲鲜明的彩羽骑士,也不由感叹卡路果然是治军有道,短短三年的时间,就将那些分配到新组建的彩羽骑士团的那些新兵训练成了足以和帝国王牌军团分庭抗礼的骑士,想到王牌军团,林就想起了在科库斯平原上全军覆灭的流云军团,天降英才啊!林想到在科库斯平原会战中大出风头的另一个年轻人,伊斯特德鲁卡,年纪轻轻的,就设计将流云军团和皇虎重锤全歼,那不是一般人啊!抬起头,看着前面意气风发的卡路,林喃喃道“年轻人的时代来了吗?大陆沉寂了许久的纷争看来又要出现了呢!”卡路停下马,等着林到了他的身边,他才和林并驾齐驱的一起前行,然后小声的道“我的宫廷大魔法师,我们还没过克里夫兰呢!这才走了多少路啊!你是不是不想快点找到齐缪尔啊?”

林笑着对卡路道“你们年轻人就是没有耐心,怕什么?就只当是我们拿着我们亲爱的皇帝陛下的金币出来公费旅游,你就慢慢玩,慢慢看,慢慢找就是了!”卡路不解的看着林道“你就不想快点见到齐缪尔吗?”林在马上打了个呵欠,以极其没有贵族礼仪和魔法师风采的样笑了笑他做什么?在我家里睡了三年,我天天见他那张老都没老一点的脸,害得我天天感叹时光流逝,岁月催人老,后来醒了吧!抢了个老婆要跑路,又在我这里搜刮去了我多年的积蓄,你说我会想见他吗?”虽然那样说着,卡路却清晰的看见,林的眼中,有名之为想念的神sè在转动,是啊!又怎么可能会不想齐缪尔呢!吗可是他以一手带大的孩啊!卡路对自己道。

一名斥候骑着马从前面过来,直冲到卡路身边,高声道“中队长大人,我在前面听到了奇怪的事!”卡路看着马上的斥候,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事?又没有敌人的大军压境,看你这样?像什么话”那个斥候看了看一边的林,清了清嗓道“报告中队长,前面的圣佛伦多山上,有居住在山脚下的村民说看到了龙!路心里一惊,有龙的话,自己这个的小队骑士,怕还不够龙塞牙缝的吧!他看了林一眼,林正在低头想些什么,卡路挥了挥手,示意那民骑士下去,等那名斥候走了后,卡路对林道“真的会有龙吗?听说有好几百年都没有在亚美拉索大陆上出现过了呢!”林点了点头道“什么好几百年,我就见过巨龙”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显现出一丝圣洁的光辉,卡路看着这个以喜欢捉弄人而闻名的宫廷大魔法师,难道他真的见过龙吗?他在心里揣揣不安的猜测着,林笑了笑,接着道“我见过还不止一只呢!足有三十多只,那个样啊!天空中飞的都是龙,还有那岩壁两旁的龙穴,那可真叫多啊!”看着在那里做梦的林没,卡路毫不顾忌他是宫廷大魔法师,用手中的佩剑敲了敲林的头,大声道“我的宫廷大魔法师阁下,你就不要做梦了,现在是白天呢!三十多巨龙,你以为我三岁孩啊!那么好骗?”

林摸了摸被卡路佩剑敲得有点疼的头,低声道“现在的孩真不像话!都不知道尊敬老人,再说了,我说的全是真的啊!”然后林不经意的对着卡路的坐骑释放了一个束缚术,接着就是卡路不管怎么样,他座下的战马就是不肯往前走一步,在折腾了许久后,卡路看见了林那的笑容,才明白这一定是林在报复自己刚才敲了他的头,卡路大声的道法师大人,你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敲你的头了!”林狠狠的瞪了卡路一眼,为他解去了魔法,知道了魔法师厉害的卡路再也不敢去招惹林了,只是老实的在一旁看着林的沉思。

“龙呢!圣佛伦多山,应该是齐缪尔那个家伙搞出来的吧!看来传说中的龙族也开始正式的出现在了历史的舞台上呢!圣佛伦多山,应该是青弦吧!那头恶龙也觉得寂寞了吗?”林的眼中,闪烁着的,应该是智者的光芒吧!卡路看着不说话的林,轻声的道“听说恼羞成怒的格里特公爵请了杀手对付齐缪尔呢!他不会有事吧?”林会过神来,白了卡路一眼,没好气的道“一个圣魔导士,远距离作战无敌,近距离作战也可以凭借其释放魔法的速度占到一定优势,何况齐缪尔还是一个中级剑士,还是一个中级的神圣系魔法师,这样一个怪胎,谁能占到他的便宜?”说到这里,林就想到了那头龙,龙呢!齐缪尔,你不会已经可以打败龙了吧!

“卡路,我们加快前进的速度吧!我想快点见到齐缪尔”林突然开口的一句让卡路高兴了起来,他笑着下达了全速前进的命令,然后对林道“怎么?你想齐缪尔了?齐缪尔要是知道自己这么快就可以回特拉多德,一定很开心”林冷冷的道“我说过要他回特拉多德吗?我是要快点送他进森林里去,见到了齐缪尔,你和你的手下,谁也不许说皇帝陛下让他回特拉多德,为他和瑟西主婚的事,知道吗?”卡路看着认真的林,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林,应该是不会害齐缪尔的吧!林看着森林的方向,在心中低低的道“齐缪尔,原谅老师!亚美拉索大陆的风起云涌马上就要到来了该快点进森林里面历练一下,不然,在时代的大你是站不住的啊!圣魔导士的荣光,一定会护佑着亚美拉索大陆上,所有的人族的,一定”淡蓝sè的天空中云朵在温柔的风中急速的旋转着,就像即将到来的时代一样,变幻着无穷的模样。

森林中的晨雾在弥漫着,散发出清新的泥土香味,在经历了小镇的闹剧后,齐缪尔终于恢复了自己释放魔法的能力,三个在商量后,决定还是走山路,虽然走大陆公路比较舒服,不过相对于在森林里的历练,三个人还是都觉得森林比较好玩是想再遇上那些黑衣人,自从在小镇上将那些民团的人戏耍了一番后就开始喜欢上耍人的感觉了,用瑟西的话是“齐缪尔啊!你要小心哦回去了他的家族,他的长辈看见本来一个稳文有礼的大好贵族青年被你教成这副模样,一定会将他们家族的高手派来追杀你的多好一青年啊!就这样被你给带坏了!”而齐缪尔喜欢走山路用他的话来说是怀旧,说什么自己有好多年没有走山路了,要感受一下走山路的感觉,其实瑟西知道,齐缪尔也是想遇到那些黑衣人,想拿他们来练习自己的上位古语魔法和转化魔法的窍门,知道齐缪尔心里想法的瑟西自然也是高兴的同意了两个人的提议,于是三个人就在准备好后,沿着山路森林而去,不过几天,三个人就已经将克里夫兰城甩到了身后。

但出乎三个人预料之外的是,那些黑衣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也许是知道了齐缪尔的厉害不敢来了吧!瑟西这样想,阳光透过了树下了柔和的光线,这样的画面,真的很美呢!森林里的鸟儿不时的被他们的脚步惊起,齐缪尔看着自己身后的瑟西道“南方多山,气候温和,真的是修养的好地方呢!”瑟西笑着道“你怎么忽的发起感叹来了!”齐缪尔的脸被一束阳光温柔的抚m轻声道“以后我们就在这山里面,寻个有小瀑布的水潭,在旁边搭个木屋,过我们闲的生活,谁也不理,呵呵!”齐缪尔又看了看在最后负责的s着对sè勒道要不然你也来和我们一起住吧!略略的低下了头,用只有自己才听得道的声音道“一起住吗?齐缪尔,我真的想呢!可是,我不能啊!还有许多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做呢!”就在齐缪尔和瑟西正在诧异sè勒怎么发起呆来时猛的抬头可不行,我还要继续游历呢!再说了,你们过你们的二人世界,我去做什么!”齐缪尔和瑟西都听得笑了起来,是啊!身为一个古老的大家族的继承人,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可能只顾着自己,而是要把家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吧!这大概就是贵族的苦恼吧!

齐缪尔看着自己身后的瑟西,一股怜爱就袭上了心头,瑟西,自己的爱人,不是也差点就因为家族的利益而被迫嫁给了自己不喜欢的人吗?要不是自己醒了过来,要不是自己抢回了她,自己和瑟西,这一辈,两个人都会郁郁寡欢的度过吧!看着透过树梢的阳光,齐缪尔在心里默默的道“谢谢你!命运的牵引者,谢谢你将瑟西带到了我的身边,如果你的旨意是永远,我们就会遵从你的旨意,直到永远的永远,如果你的旨意是烟花般的短暂,那我们就挣脱你的束缚,就算是拭神,也要去往比永远更远的地方!”看着齐缪尔坚毅的脸,瑟西不知道齐缪尔是在想着他们的地老天荒,却知道眼前这个黑发的少年,自己的爱人,一定可以给自己幸福,快乐弥漫了她的胸膛,即使是在这雾蔼重重的森林里,瑟西却感觉自己正沐浴在温和的阳光之下一样。

一种奇怪的语言在森林前面响了起来的脸sè变了变,没有理会一脸茫然的齐缪尔和瑟西,直接走到了他们前面,对着森林里那个声音发出来的地方大声的用齐缪尔和瑟西听不懂的语言说了几句话,森林里那些说话的人沉默了一下,齐缪尔听着那怎么也揣摩不到意思的神秘语言,忽的就想到了那天和青弦战斗时也是用这样的上位语言释放了那个几乎连青弦也承受不了的黑sè闪电到底是什么人?他的身上到底有些什么秘密?齐缪尔看着那身穿一袭白衣,在森林的微风中黑发轻扬的s脸惊异。

森林里又传出来一阵急促的声音,似乎在催促s回头看了看齐缪尔和瑟西一眼,又立刻将头转了过去,即使是那一瞬间,齐缪尔还是敏锐的看到了sè勒脸上的神sè是夹杂着愤怒的,瑟西似乎也看到了sè勒的脸sè不太对劲,她出声轻轻问道那是些什么人?没有理会瑟西的问话,这个样的sè勒完全和平常的他不一样,要知道一向是喜欢缠着瑟西的啊!齐缪尔诧异的看着s明白他遇到的是什么人。

“够了,我是不会回去的似乎不想再继续用那种神秘的语言说话,他用大陆通用的法兰特语大声道,“尊敬的德尔塔大人,您又何必让我们为难呢!我们只是奉命要将你带回去而已啊!”随着那温和好听的声音一起出现的,是三个黑发的中年男,身上是只有在古老的英雄骑士插图中才可以看见的在现在几乎已经绝迹了的银质锁甲,背后黑sè的披风使得那银质的锁甲变得夺目起来,三个人都将头盔紧紧的捧在手中,依稀可以看到那头盔上雕刻的是龙头的形状他们的样,应该是sè勒的家臣啊!难到他们家的势力就有那么大?齐缪尔不由得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那三个人的肩膀的护肩上,银质的护肩上正赫然有一只唯妙唯肖的有金丝绕成的飞龙,龙骑士?齐缪尔只觉得心中一惊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们家族的家臣里,竟有龙骑士吗?

sè勒摇了摇头,冷冷的道“我的历练还没有结束,我有权利不和你们回去”三个骑士里面样貌最为温文儒雅的一个冷笑着道,“德尔塔大人,您是不舍得您的冒险同伴吧?呆了呆,转过头对着齐缪尔和瑟西道“看来又要给你们热麻烦了!”齐缪尔微微的一笑不用怕,就算他们是龙骑士,如果你不是自愿的话,没有人能从我手里带走你似乎一点也不奇怪齐缪尔能看出来那几个人是龙骑士,他点了点头道“他们是我家族里面战斗力最强的队的龙骑士,他们的坐骑龙都是刚成年的三阶和四阶巨龙”那个温文儒雅的龙骑士笑着道“德尔塔阁下,你怎么能将我们队说给外人知道,看来您的同伴今天要死在这里了,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存在”

齐缪尔优雅的道,跟着林这么多年,贵族的礼仪齐缪尔还是知道的,看着那三个龙骑士,齐缪尔笑着道“远古时候的语言呢!翻译过来的话,应该是‘死之沉默天使骑士,就凭你们的三阶和四阶巨龙,我还不放在眼里呢!”“龙骑士?”瑟西也发出了小小的惊呼,几天之前才和有着神圣巨龙血脉的青弦战斗过,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遇到三个龙骑士,传说中骑士的最高阶。

那三个龙骑士没有想到齐缪尔会狂妄至此,面对着三个龙骑士,竟然还敢说不将龙骑士放在眼中,根据得来的消息,这一男一女应该是德尔塔大人在路上偶遇的冒险者啊!难道,其中还有什么秘密?要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候,就是有一个龙骑士的出现,整个亚美拉索大陆就会沸腾起来的吧!超越龙骑士的强大战斗力队的三个龙骑士,都不敢相信世上还会有这样的人。

“看来大陆上又要不太平了呢!”齐缪尔轻声的道看着自己面前的三个龙骑士,也笑着道“德利尔多拉特,你们三个人就不要打我同伴的注意了,虽然你们三个人都是高贵的龙骑士,可是在我的齐缪尔大哥面前,也一样还是不堪一击的”那个叫做德利尔多拉特的龙骑士,看着一脸轻松笑容的齐缪尔,他实在是不明白,眼前的这个黑发少年,有什么样的力量,可以不惧怕龙骑士,而且是三个龙骑士,德利尔多拉特用那种奇异的语言对着身边的另两个龙骑士说了一句什么话脸sè一变,对着齐缪尔道“齐缪尔大哥,他们要召唤坐骑龙来,说是想试试你的实力”齐缪尔看着那三个正在怀里掏着什么东西的龙骑士道“这里离大陆公路不远,你们如果想和我比试的话,我们到前面的山里去,不要在这里,免得误伤了无辜”

德利尔多拉特没有理会齐缪尔,从怀里掏出了用来招呼自己坐骑龙的龙笛,齐缪尔的俊脸上出现一片怒火,“该死”就算你们是贵族,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漠视人命啊!“索拉姆克德拉斯特”在齐缪尔的口中吐出了上位古语释放的魔法“木系的牢笼”那三个正准备吹响龙笛,将自己的坐骑龙召唤来的龙骑士就被眼前出现的异像给吓到了,因为没有见过人族释放过木系的魔法,加上木系的魔法于人族的不相容,几百年来,大陆上根本就没有出现过木系魔法的使用,即使是以三个龙骑士的胆量,看见整个森林里的树木都像活过来一样拼命的像自己缠来,在猝不及防之下,还是吃了大亏,根本来不及运斗气,他们就被那些在地上蔓延的树藤缠住,给拉到了半空中,手中样式奇特的龙笛也坠到了地上,同时还有他们手中紧紧抱住的头盔,也因为手被树藤缠住,分开,而落到了地上。

齐缪尔走了过去,先是拿起了他们三人落在地上的龙笛,看着那像骨笛一样的用几个洞的东西,齐缪尔在手上端详了一阵道“龙笛是用什么做的?”半空中那三个被树藤缠住了的龙骑士,都狠狠的看着齐缪尔,那些树藤实在将他们勒得太紧了,别说是运起斗气,就是连想呼吸都难看了看正在受难的三个家臣,低声道“是用死去的巨龙骨头制成的,可以召唤千里之外的巨龙,它发出声音的频率很奇怪,只有龙族才听得到”看了看正出神的齐缪尔道“龙骑士是最高傲的骑士,你这样对付他们,他们一定会找你报仇的”

齐缪尔将龙笛随手扔在地上,拍了拍手道“随他们,我正觉得生活空虚寂寞无聊呢!有几个龙骑士来给我练练手也不错!”在齐缪尔后面的瑟西听得笑了起来,拿龙骑士练练手,齐缪尔就是明摆着看那三个龙骑士的坐骑龙都是sè勒口中的三阶和四阶巨龙,不能释放禁咒,所以就说那些大话,要是这三个龙骑士的坐骑龙都是五阶的成年巨龙,齐缪尔现在应该是有多远就跑了多远吧!被挂在树上的三个龙骑士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德利尔多拉特哑着嗓道叫什么名字,我们三个人不将今天所受的屈辱追回来,就退出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