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哪里都有抢亲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30 字数:10631 阅读进度:298/306

阿尔扎克身为光明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张大了嘴半天和不拢去,“你确定是抢亲?”他小声的问着眼前这个年轻人,那可是违背滚滚们神的事啊!卡路坚定的点了点头,一个帝国公爵和一个帝国伯爵家联姻,然后一直昏迷不醒的圣魔导士突然出现,抢走了新娘,天呀!简直就是三流里的情节吗嘛!倒是身为宫廷魔导士的林已经在心里开始暗暗盘算抢亲的可能性,卡路微笑着对他们道“帝国的公爵虽然尊贵,但是大陆上的公爵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吧?而圣魔导士呢?只有齐缪尔一个,只要齐缪尔醒了,抢了瑟西又能怎么样?到时候让齐缪尔和瑟西在皇帝陛下面前一跪,将两人在科库斯平原上就已经两情相悦的事一说,想来我们的皇帝陛下是不会为难大陆上独一无二的圣魔导士的吧!到时候只要皇帝陛下找到了台阶下,就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了,再说了,倒了那个时候,恐怕想悔婚的第一个就是瑟西的父亲吧!将女儿嫁给圣魔导士,那可是天大的荣耀呢!第二个想悔婚的,大概就是格里特家了吧!敢和圣魔导士抢女人,他们就不怕被圣魔导市一个禁咒给灭了族?”虽然都是心事重重,但在听道卡路调侃似的哈后,林他们在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的笑容。[]

林伸手在情绪激动的卡路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示意他冷静下来,然后无可奈何的问道“卡路,那你说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这个睡了三年的家伙醒过来呢?”一变说,林一边指着在床上好梦正酣的齐缪尔,卡路到没有想过齐缪尔醒不醒得过来这个问题,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那耀眼的金发,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道“那到是,真的还不知道怎么让他醒过来呢?”林看着床上的齐缪尔,沉声道“齐缪尔啊!你要是今天晚上醒过来了,老师我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帮你把瑟西抢回来,要是你今天没有醒过来的话,你就永远不要醒过来了吧!不要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了吧!”林黑色的眼睛里,竟出现了一丝泪光,从鲁尔村将齐缪尔带出来,教会他魔法,一直以来,林,都是将齐缪尔当做自己儿在看啊!佛鲁克的声音再一边响起,“林,到时候算我佛鲁克一个”然后是光明祭师阿尔扎克的声音“光明大神啊!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为了这个孩,林,也要算上我一份”最后是卡路那年轻的声音“还有我”林微微的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三人,哑然笑道“我都还不知道怎么让齐缪尔这家伙醒过来呢?”房间里的三个人轰然倒地。

是啊!连怎么让这家伙醒过来都不知道呢!还谈什么去帮他抢亲啊!卡路用力的握紧了拳头,齐缪尔,当你在科库斯平原上释放禁咒时,你可曾想到过,那个你用尽全部力量,拼了命也要守护的女孩,明天就会成为别人的新娘了,你,你真的,真的还要再这里睡下去吗?卡路忽然大喊了以一声“齐缪尔,你还不醒吗?好,就让我来打醒你这个家伙”卡路的身上爆发出淡蓝色的斗气,一拳向躺在床上的齐缪尔打去,林他们还再惊叹27岁的卡路竟然已经进阶到了距离大地剑士一步之遥的大剑士这一阶了,还没有人反映过来,卡路的一拳就已经落到了齐缪尔的身上,要是击实了的话,齐缪尔就算不死,恐怕也要在床上多躺两年吧!

在卡路身后的林才刚来得及喊出“住手‘两个字,在齐缪尔的身上,异变突生,以卡路的拳头为中心,仿佛水波在荡漾一样,一层薄薄的光罩没有任何征兆的出现在齐缪尔的身上,卡路那饱含斗气的一拳,击在了突然出现的光罩上,竟是不得寸进,反而被光罩上的巨大力量逼得倒退了好几步,屋里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林,毕竟,在这间房里,唯一有可能这么快释放魔法的,就只有林了,林好像发觉了齐缪尔身上有异状出现,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压低了声音道“不是我,我释放这种程度的魔法是要念咒的,而也没有这么快,魔法的波动好像出自于齐缪尔的身上”他的话音还没有落地,在床上安静躺着的齐缪尔就好像从一场午睡中睡醒一样,忽然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的就是身上还散发着淡蓝色斗气的卡路,齐缪尔坐直了身,有些诧异的道“卡路,你怎么一下就进阶到了大剑士啊!好强哦!”接着,他就看到了一脸惊讶表情的老师,林,“老师,你怎么也在啊!”然后是在林身后的佛鲁克和阿尔扎克,齐缪尔接着他的惊讶“佛鲁克大叔,阿尔扎克爷爷,你们怎么都在啊!我睡了很长时间吗?”

林看着才从熟睡中清醒过来的齐缪尔,用战抖的声音问道“齐缪尔,你真的醒了吗?”齐缪尔扭过头,对着正在将斗气收敛起来的卡路问道“瑟西呢?她不在吗?”卡路和林他们几人对视了一眼,几个人脸上因为齐缪尔醒转过来的喜悦都黯淡了下了,看见了几个人脸上表情的变化,齐缪尔直觉的以为是瑟西出了什么事,他焦急的问道“卡路,我的禁咒,没有能救回瑟西吗?”卡路摇了摇头,轻声道“不,齐缪尔,你的禁咒将华尔多斯的骑兵全部都解决了,你救了我们大家,瑟西没有事”

齐缪尔听到瑟西没有事,脸上的表情放松下来,卡路想了想,还是决定将瑟西的事告诉齐缪尔,他看了看林他们的表情,见他们也没有阻止的意思,于是又接着道“齐缪尔,瑟西,瑟西她,明天,就要结婚了”“结婚?瑟西?”短短的几句话,就像晴天霹雳一样,在齐缪尔的心中炸响,瑟西,瑟西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明天,就在明天,自己,还剩下什么?还剩下什么?只觉得卡路,老师他们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远到不管怎么努力的去听,也听不见,心中念叨着的,只有瑟西,明天要成为别人新娘的瑟西。

寂静的夜色已经渐渐散去,在外面的街道上,隐隐约约的,有游吟诗人的声音传来“六弦琴的歌声扬,可是,我最心爱的姑娘,你现在身在何方,我看不到你美丽的模样,只能就这样永远的,在你的世界外彷徨”

“我只能永远的在她的世界外彷徨吗?”齐缪尔自言自语似的话让从小看着他长大的林心中一疼,卡路猛的用双手抓住了齐缪尔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他,高声道“齐缪尔,不会的,你不会在瑟西的世界外彷徨的,我,你的老师,我们都会帮你的”齐缪尔轻轻的用手卸下了用力抓在他肩膀上卡路的双手,近乎绝望的道“明天,不,应该是说是今天吧!瑟西就要嫁人了,不是吗?我,还有什么办法?去抢亲吗?”“对,就是抢亲”林的声音忽的响起,“齐缪尔,你的魔力恢复了吗?”他轻声的问道

齐缪尔闭上眼睛冥想了一下,然后对林说“老师,已经完全恢复了,甚至可以再释放一个禁咒,可,这有什么用呢?”林微笑着道“齐缪尔,我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孩来看,你的佛鲁克叔叔,阿尔扎克爷爷,也都视你为自己的侄,我们,怎么可能不帮你呢?”一边的佛鲁克和阿尔扎克都点了点头,“我们帮你去抢亲”林叹息似的道,“还有我一个”卡路不落人后的加了一句,林不等齐缪尔开口,又温和的对卡路道“27岁就成为了中队长,虽然比不上华尔多斯的那个伊斯特,在帝国境内,大概也没有比你更年轻的中队长了吧?”齐缪尔有些吃惊看着卡路,没有想到卡路已经是中队长了,卡路不知所以的点了点头,林微微的转过头,看着卡路,一字一字的道“所以,这一次抢亲,你不用去了,你的前途一片光明,不要因为这件事而放弃你再军中得来不易的地位,说真的,你真的很有希望在30岁之前,成为帝国的王牌军团军团长呢!”“不,我要去,齐缪尔是我的朋友,为了朋友,我什么都可以舍弃”卡路毫不退缩的看着林。

“你们都不要再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们都不要去了,卡路,我睡了多成时间?”齐缪尔开口打断了两人的争执,卡路看了看齐缪尔,回答道“3年多”“原来我睡了这么长的时间啊!”齐缪尔自言自语的感叹了一番,然后对屋内的众人道“卡路,没想到你已经是中队长了呢?你就不要去了,万一成了帝国的通缉犯,你的元帅梦就没有了,还有老师,你现在是魔导士了吧!”看见林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后,齐缪尔接着道“宫廷魔导士,老师,你的家族向来和皇家亲近,这样的事,你大概也是不好出面的,还有佛鲁克叔叔,你是王家禁卫军的副军团长,抢亲这样的事,你做的话,有shi身份,至于阿尔扎克爷爷,你就更不能去了,这样的事,是背弃光明神的信仰的,所以,就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们不用担心”

“齐缪尔,你一个人,可以吗?”林不安的问道,齐缪尔笑了笑,道“老师,我现在应该是大陆上独一无二的圣魔导士吧!你难道还不相信我,非要我在你眼前释放一个禁咒?”林用力的拍了拍齐缪尔的头,道“不愧是我林。加弗尔。冯。德里安的徒弟啊!”齐缪尔看了看窗外越来越明亮的天色,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低声道“瑟西,我已经在科库斯平原上为你创造了一次奇迹,这一次,你相信我,我还可以再为你创造一次奇迹,我一定会抢回你的,一定会履行我的言,永远的保护你,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在这里,因为,我爱你,瑟西”

“好了,我们商量一下到底该怎么行动吧!”林说道,卡路忽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幅地图,在那张价值千金的桌上缓缓展开,不管是林还是佛鲁克都发出了一声惊叹,齐缪尔和阿尔扎克不明所以,到不觉得有时没好惊叹的,但是在经常出入皇宫禁苑的林和身为王家禁卫军副军团长的佛鲁克看来,这幅图简直就是无价之宝啊!如果落到了其他国家手中,对法兰特帝国来说,那绝对是一场灾难,这竟然是一张王城特拉多德的布防图,有了这张图,要进攻特拉多德的话,就是事半功倍啊!“你怎么弄到的?”林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卡路得意的道“才发到我们军中的,我就随手拿了出来”一边郁闷的林和佛鲁克差点倒地,“收起来吧!卡路,又不是打仗,用不到的,我们只要商量好怎么接应齐缪尔和瑟西就好了”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卡路一点点将特拉多德的布防图慢慢的卷了起来,林对还在床上发呆的齐缪尔道“齐缪尔,以你的能力,抢出瑟西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城中的魔法师大多是被你从科库斯平原上救回来的,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你抢出了瑟西后就往城南跑,那边是你佛鲁克叔叔的部下,他们见了你,应该会网开一面的,在城外我和你阿尔扎克爷爷会你们两人准备好坐骑和盘缠,你们就一直往传说中的精灵森林那里去,那里是我们人类的禁地,不过身为圣魔导士的你,应该没什么问题的,我们就在特拉多德风声,等皇帝陛下想开了,再通知你们回来,不会很久的,怎么样?齐缪尔”

齐缪尔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老师,我都听你的,动手的地方,就选在凯旋广场吧!”林也点了点头,道“正和我意,我也是想在那里动手”卡路听两人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见终于告一段落了,连忙跳起来道“齐缪尔,你睡了三年,一定很想念特拉多德的美食吧!我这叫管家弄点好吃的,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抢亲啊!”看着拉开门冲出去的卡路,齐缪尔他们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笑容,法兰特帝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圣魔导士抢亲事件,即将拉开帷幕。

在当时没有人能想到这件只能称之为奇闻逸事的抢亲事件会对法兰特的历史产生那么巨大的影响,也没有人能知道这件让格里特公爵家颜面尽失的抢亲事件会影响到整个大陆历史的走向,毕竟,历史是由无数的不可重复的未知选择组成的,所谓钉坏了一个马蹄,亡了一国家,就是指这样由无数在当时看来不可能对历史构成影响的事件在背后默默无闻的影响着历史的走向和发展的吧!

法兰特国都特拉多德今天格外的热闹,格里特公爵家的长,世袭爵位的克里伯爵今天迎娶亚伯拉尔特伯爵家的明珠,瑟西。德。克里特尔特。亚伯拉尔特,据说这桩婚事还是由帝国皇帝爱德华十三世亲自赐婚的,格里特公爵是法兰特帝国历史久的贵族世家,其家族传统甚至可以追溯到法兰特帝国开国皇帝奥尔修。多巴里安。冯。法兰特开创帝国的那个时候去,在法兰特帝国中,格里特家族无论是在政治还是在经济上,都zhan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甚至可以这样形容,格里特家族和法兰特帝国之间的联系,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至于亚伯拉尔特伯爵,是最近两百年来兴起的贵族这一,但是无论在历史的久还是在帝国中的政治和经济地位上,都是难以望格里特家族这样的望族后背的,这一次两家的联姻,对亚伯拉尔特家族来说,尤为重要,这是一个抓住机会向着法兰特帝国权力中心往上爬的大好时机。

在迎亲队伍最前列的是一个小队250人的骑士,他们全都穿着白银制成的轻质盔甲,背后是纯白色的披风,连坐骑都是清一色的白马,若是有熟知法兰特帝**团序列的人在场的话,一定会大声的惊呼,这一小队的骑士,竟然是法兰特帝国所有军团中最为精锐,其军团历史可以直追到开国时期,被法兰特一世称为,“给我5个这样的军团,我可以征服整个世界”的王家禁卫军,而且,这一小队骑士的盾牌上,都赫然的刻着黑色的死神,这是只有王家近卫军中最精锐的中队,立下战功无数,屡屡解救帝国于危难之中,被称为禁卫军中的禁卫军,有着无敌封号的王牌中队“不死营”才能拥有的殊荣,看来这一队骑士,都是来自于“不死营”呢!即使因为是负责保卫格里特公爵与亚伯拉尔特伯爵家联姻这样的小任务,考虑到只是为了公爵家的面而来,没有穿上他们惯用的黑色重甲,但是其威武的样,也是极其吸引两旁围观这场近十年来最奢华婚礼的平民们的眼球了。

在不死营的骑士之后是20多名身穿着蓝色魔法师袍的帝国魔法工会魔法师们,他们也是受命来保卫这场婚礼的,但其实,是格里特公爵家炫耀的成分居多吧!负责特拉多德治安工作的保卫厅早就为这场婚礼准备了一个多月,把所有有可能闹事的不安分都严密的监控了起来,说明白点,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来闹事,这只是格里特公爵家在显示自己在大国的势力有多么大,连魔法工会的魔法师和王家禁卫军的不使营骑士也要为其效力,但魔法师们坐在马上可不好受,一直以来养尊处优惯了的魔法师们,还真的不习惯这样坐在马上,平常,他们可都是用马车代步的。

在魔法师之后的是左右两列,近百名穿着神官服饰的少女,手臂上挎着花篮,将一把把鲜花洒到空中,在鲜花之中,还有为数不少的银币和少量的金币,每一把鲜花洒下,都会有渴望拣到银币或者金币的平民为之疯狂,帝都保卫厅的治安警察们,无不在暗地里咒骂格里特家族为他们带来的麻烦,但是骑在白色骏马上,一身纯白色礼服的克里伯爵可不这样想,他满意的看着那些该死的平民们为了花瓣中的银币和金币抢死抢活,所谓的春风得意就是这样吧!已经有伯爵头衔在身,而且是家族世袭公爵爵位的继承人,现在又娶到了如花美眷,人生至此,还能有什么要求呢?他微微的回过头,看着坐在后面用白金打造的华丽马车上的新娘,满意的微笑溢出了他的嘴角。

瑟西坐在马车上面,白色的婚纱,将她纯洁的美丽最大限度的表达了出来,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她为什么没有戴那顶由百合和白玫瑰编成的花冠,而是选择了这顶毫不起眼的蔷薇花冠,她脸上是端庄而宁静的神情,宁静到几乎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感情波动,外面的世界,距离她好远好远,远到她只愿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齐缪尔,如果你没有施展禁咒,没有昏迷不醒,就算是我们一起死在科库斯平原上,也比现在要好啊!毕竟,那样的话,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

在望不到尾的后列,同样有一个小队的王家禁卫军不死营的骑士在跟随着长长的迎亲队列,队伍马上就要经过有着开国皇帝法兰特一世巨大铜雕的凯旋广场了,因为来观看的平民实在太多了,治安部的警察们不得不紧紧的手拉着手,以防止这些激动的平民冲进迎亲队伍里,惊了迎亲的队列,那他们可就没有好果吃了。

“真他妈麻烦”治安厅警察赖特低低的骂了一句,那些平民们不断的冲击,让他的手臂酸麻得不得了,一个穿着黑色魔法师袍的黑发少年被挤到了他的面前,“先生,不好意思,我要过去”黑发少年的声音低沉而好听,赖特不由得把目光转向了眼前这个对自己说要去到凯旋广场上的少年身上,那是一张英俊而充满了锐气的脸,那双黑色的,深邃得看不见终点在那里的眼睛中,似乎有着明亮的光芒在闪烁,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一个怎样的少年啊!看着那名少年由自己身边施施然的走过,赖特大声道“你不能过去”然后伸手去阻止那个黑发少年,然而,他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空气中透明的枷锁锁住了似的,根本就无法动弹,黑发的少年微微的在赖特身边停了停,对着赖特轻轻的一笑,道“不用怕,是风系魔法,空气枷锁,一会你就自由了”那一笑,落在赖特的眼中,竟让他有了碧水蓝天,风轻云淡的感觉,看着那黑发少年从自己身边走过,站到凯旋广场的中央,在他的前面,就是格里特公爵家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

在队伍前列的王家禁卫军不死营的骑士们最先发现了那个身穿黑色魔法师袍,站在广场中央的黑发少年,领头的骑士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低声嘀咕了一句“治安厅的废物们还真的是一点用也没有啊!竟然放了个人进到广场里面来”,身为王牌军团王牌中队的骑士,就是连帝国其余几大军团都不放在眼里的他们,对于这些警察们,就更是没有好颜色了,说归说,应付眼前这个黑发少年才是正经事吧!那个小队长双脚轻轻夹了夹马腹,战马听话的往前了几步,他正准备开口要眼前这个不识趣的小自己滚回到平民观礼的人群中去时,却听到了在黑发少年的口中,正疾速吐出的字节“伟大的风系神明啊!活跃在天空中的精灵们啊!借助你们的力量,让我来惩罚眼前的罪人吧!”呆呆的听到这个黑发少年将咒语念完,小队长才反应过来,他一边抽出骑士枪,一边对身后还茫然不知灾难已经降临的骑士们道“是魔法,快点脱了盔甲”但是还没等那些骑士们反应过来,还没等他将骑士枪刺像那个黑发少年,第一道闪电已经由空中落下。

在骑士们身后的魔法师们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了大量风系魔法元素精灵的波动,20名魔法师连忙释放了漂浮术,升到了半空中,一道接一道的闪电从空中落下,不同于以往的连环闪电术在释放时空中有大量的乌云,这个连环闪电在释放时,天空竟依旧是万里无云,晴空一片,骑士们的银质盔甲是级好的导电体,每一道闪电从空中落下后在接触到地面上又分裂成十数道细小的银蛇,沿着银色的盔甲,钻入那些不死营骑士的身体里,不过片刻功夫,250名骑士就已经躺满了一地,那些升空的魔法师们一个个都看得头批发麻,以他们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那些骑士们都只是被闪电电晕过去了,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无论是从召集魔法元素精灵的速度还是数量来说,或者是眼前这个黑发少年施展魔法的速度以及他身乎其技的魔法控制力来说,这个黑发的少年,都不是他们所能应付的。

一边的平民们在看见天空中落下闪电时,都还以为这又是有钱有势的格里特公爵家在玩什么新的把戏呢?直到闪电平息后看见了躺满一地的不死营骑士和已经升空,如临大敌的魔法师们时,才知道,是真的出了事了,于是都开始四处的逃散,想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一时间,场面更加的混乱不堪。

一名参加了三年前帝国远征的魔法师,看着眼前这个黑发的少年,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断袭来,他下意识的看了旁边一名一起参加过三年前远征的魔法师,却发现他也是出神的看眼前这个有着飘逸的黑色头发的少年,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三年前的记忆犹如潮水般袭来。

那个念动着禁咒的黑发少年,那个有着飘逸黑发,转眼间让数十万名华尔多斯骑兵灰飞烟灭的少年,那个救了所有魔法师和5000名彩羽骑士的少年,那英俊坚毅的容貌,竟一点一点的和眼前这个黑发少年重叠在一起,圣魔导士?那个再释放了禁咒后就昏迷不醒,回到特拉多德之后就被爱德华十三世对外称为在修习更高深魔法的圣魔导士?“你,你是不是圣魔导士齐缪尔。圣。克鲁斯大人?”他一边问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身边几个和自己一样经历了科库斯平原会战的魔法师,发现他们也都在认真的看着眼前的黑发少年,有些激动的期待着他口中的回答。

齐缪尔看着前面那些漂浮在半空中的魔法师们,没有想到会碰到一起经历了科库斯平原会战的魔法师,齐缪尔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就是齐缪尔,你们也参加了科库斯平原会战吗?”那些参加了科库斯平原会战的魔法师们都亲见了齐缪尔释放禁咒时的恐怖,明白自己是如论如何也阻止不了齐缪尔的他们,加上自己的性命都是齐缪尔用禁咒救回的,他们相互的对视了一眼,纷纷收敛起了魔法,降落到了地上,天空还剩下的几个魔法师虽然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就是传说中的圣魔导士,但是没有亲眼见过齐缪尔释放魔法的他们,对于齐缪尔,多多少少,都有着不同程度的轻视和低估,即使是看到自己的同僚明显的表露出了不想和齐缪尔战斗的意愿,他们还是坚定的想撕下齐缪尔圣魔导士的神圣外衣,无一例外的,他们都对齐缪尔展开了魔法攻击,青色的风刃,无数的火球,向着齐缪尔飞去,那些落到地上的魔法师们,都对他们的攻击不屑一顾,连禁咒都可以释放的圣魔导士会害怕这种程度的攻击?

在那些风刃和火球飞到齐缪尔身边时,在齐缪尔的身前没有任何征兆的出现了一面巨大的光盾,青色的风刃和红色的火球在接触到了那面光盾之后,就像雨水溶入到了大海里一样,消失不见,甚至连小小的涟漪都没有泛起,就在光盾上面消失,这样高级的防御魔法连咒语都没有念,不愧是圣魔导士啊!那些没有攻击齐缪尔的魔法师们,都在一旁为齐缪尔的魔法修为叹息,在天空中的魔法师们眼见自己的第一波攻击没有见效,并没有被齐缪尔吓到,而是在准备第二波次的魔法攻击,但齐缪尔自然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光之箭,出击”他只是短短的念出了光系高级魔法光之箭整个咒语中的几个字眼,十多道光箭就已经在半空中出现,向那些在空中的魔法师袭去,没有想到齐缪尔释放高级魔法的速度是如此之快,那些魔法师们还根本来不及释放自己的护盾,就算是知道有能怎么样呢?难道他们释放魔法的速度能超过齐缪尔不成?

看着光之箭以极快的速度飞向自己,那些魔法师们都近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巨大的撞击力在一瞬间就让他们晕了过去,按照常理来说,施展魔法的魔法师在晕过去后,他们释放的魔法就会自动的消失掉,但让下面没有参加战斗的魔法师们大惑不解的是,那些已经晕过去了的魔法师们竟还在漂浮术的帮助下,缓缓的落到了地面上,在看见了齐缪尔微笑的样后,他们才恍然大悟,然后就在心里为齐缪尔的魔法能力划上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一边用光之箭击晕这些魔法师们,显示出超强的魔法控制力,一边又释放了漂浮术接住了他们,一瞬间几乎是同时施展两个魔法,在他们看来,圣魔导士的实力,果然是深不可测啊!

齐缪尔看着那些魔法师们静静的落到地上,然后对着一旁没有加入到战斗中的魔法师们微微鞠了一躬,轻声道”谢谢你们,我会记得各位的,谢谢,请照顾好你们的同僚,谢谢“说完之后,他大步的向那辆白金打造的马车走去,四周满是慌乱的人群,治安厅的警察们已经失去了对局面的控制,那些挎着花篮,穿着神官服的少女们,因为花篮中的银币和金币,成为了一些无赖们的劫掠目标,齐缪尔就像没有看到这纷乱的一幕幕一样,眼中只有那辆瑟西坐在里面的马车,他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向马车中的瑟西。

新郎克里伯爵早就不知道在混乱的时候躲到了那里,在马车四周的侍女们也都被纷乱的人群给冲散了,瑟西依旧是那样端庄而肃静的表情,在她空洞的眼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广场上的混乱,此刻的她,应该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没有,也不愿意醒过来吧!齐缪尔轻轻的踏上了马车的车辕,隐隐约约的,在白色轻纱笼罩中的瑟西那熟悉的身影,似乎已经是触手可及了,深深的吸了一口,齐缪尔让自己乱哄哄的心安静了下来,慢慢的伸出手,一点一点的将那层薄薄的轻纱撩开,三年,三年了,瑟西,你,更漂亮了吗?你,变了吗?

撩开了轻纱的齐缪尔顺势一步走进了马车里,瑟西木然的看着马车外面的天空,将像是没有注意到齐缪尔的进来一样,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就是指的这个样的瑟西吧!齐缪尔看着这样的瑟西,心中猛的一疼,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又开始变得一片混乱,颤抖着伸出手,轻轻的,仿佛要把三年来所有欠下的温柔都还给瑟西似的,那只手,在瑟西滑/嫩的脸蛋上抚过,“你瘦了,瘦了好多,我的瑟西”看着眼前这美丽女孩那憔悴的模样,齐缪尔心疼的自言自语道,也不管此时此刻的瑟西能不能听见他的话,“瑟西,是我啊!齐缪尔,我醒过来了,我回到你身边了”齐缪尔凑过头去,在瑟西耳边轻轻的道,听到齐缪尔两个字,瑟西的身体忽然猛的一震,眼中似乎有一丝丝的神采在聚集,眼神虽然依旧空洞得让齐缪尔心疼,但是听到齐缪尔两字的瑟西竟轻轻的问道“是你吗?齐缪尔?你来了?”

看见有了反应的瑟西,齐缪尔心中一喜,他连忙道“是啊!瑟西,是我,齐缪尔啊!”就好像在这之前瑟西都一直的禁闭着的心之眼忽然睁开了一样,瑟西颤抖着,慢慢的转过头,这个转过头来看着齐缪尔的动作是如此的漫长,就好像是一个世纪般一样,看着离自己近在咫尺的齐缪尔,三年,如此漫长的三年,曾经以为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着的男再也不会醒过来,曾经以为自己再也看不到他温柔的笑脸,曾经,有太多的曾经了,可是,当他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当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另一个人的新娘时,这个自己最爱的男,却又奇迹似的来到了自己的眼前,就像在科库斯平原上,奇迹似的,救下了自己,救下了大家一样,“齐缪尔,真的是你?”幸福来得太过于突然,以至于瑟西不敢确定,这是真的,她的手,慢慢的举起,轻轻的落到齐缪尔闪亮的黑发上,眼泪,一滴一滴的从眼眶里沁出,“笨蛋”齐缪尔轻轻抹去瑟西眼角的泪水,无限怜爱的道“笨蛋,哭什么?我说过要保护你的啊!你看,我这不就来了吗?”

听道齐缪尔的话语,瑟西却一下扑到齐缪尔的怀中,大哭了起来,齐缪尔不知所措的低头看着这个在自己怀中大哭的女孩,这个自己爱着的女孩,下定了决心似的,用力紧紧搂住了她,在瑟西的耳边,轻轻的道“瑟西,你,愿意嫁给我,齐缪尔。克鲁斯为妻吗?我没有世袭的爵位,本来还可以成为魔法工会的魔法师赚点钱养家,现在看来也不可能了”说到这里齐缪尔的脸上微微的出现了一丝苦笑,他继续道“你愿意嫁给一个有可能被全国通缉的魔法师为妻吗?我的瑟西?”嫁给齐缪尔,这不就是自己的梦吗?瑟西眼前忽的出现了自己的父亲,母亲自己的家族,嫁给齐缪尔吗?还是继续家族的使命?迷茫的抬起头,泪眼蒙胧的她,看着再自己面前微笑着的齐缪尔,家族,父亲,母亲,在她看到齐缪尔那张坚毅的脸的时候,就已经被她抛到了九宵云外,“你愿意吗?瑟西,嫁给我,好吗?我爱你”耳边齐缪尔温柔的声音响起,瑟西紧紧闭上了眼,“原谅我,父亲大人,还有母亲,就容我,你们的女儿任性一回吧!”她轻轻的睁开眼睛,对着一边的齐缪尔道“我愿意,光明大神在上,我,瑟西。德。克里特尔特。亚伯拉尔特愿意嫁给眼前的男,齐缪尔。圣。克鲁斯为妻”齐缪尔看着这个和自己结下了同心的女,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的道“瑟西,相信我,从今天开始,就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离”看着齐缪尔那严肃而认真的样,瑟西也轻轻,但是坚定的点了点头,“我们走吧!”齐缪尔一手拉着瑟西,一手撩起了马车上的白纱,带着瑟西从马车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