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激战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30 字数:10898 阅读进度:287/306

“哎,这样的作战方式还真是少见啊!”麦西米伦感叹道,“科林斯.杰恩特先生的战术指南我也看过一些,可是这种方式无疑是会战中最要不得的,尤其是双方都采用这样的阵型,太罕见了!照这样下去,天黑之前是结束不了的。[]”

“说得很对!”帕特金点了点头,“据我所知,埃林克最擅长的是速战速决,他总是先以步兵来牵制对手,使战斗陷入胶着状态,逐渐缩小对方的回转余地,然后再用自己最精锐且以速度和统合性著称的疾风轻骑兵来席卷整个战场,一举击溃对方的阵型。”

“不过只可惜他过往的对手只不过是以消耗过剩资源为目的的魔族,而不是人类。”齐缪尔用玩味的语气说道。

“而且,现在他手中的,不是自己最得心应手的疾风军团,三大军团统合起来的部队,能否拥有像疾风军团那样的整齐步调,哼哼……”

“殿下,那边好像又来了新的队伍。”狄龙打断了帕特金的评论,开口叫道。

就在双方激战正酣的时候,一支两千多人的队伍出现在战场的南边,虽然只有两千多人,但是其中却包含了各色各样的步兵,显然是一支临时拼凑的杂牌部队,不过没人敢小看这个队伍,因为他们拥有一面旗帜,一面琪美拉兽的旗帜,站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九个人,他们才是这支队伍的真正战力。

精英索多姆,没有人会因为他们少了一个人就不再感到恐惧,也不会有人认为这九个人没有在一瞬间彻底改变战局的可能,更不会有人觉得自己能够在他们的正面一击下存活下来。

虽然推进得并不快,但是索多姆正在往战场上的格兰斯军侧翼袭来,他们每前进一步,都会给格兰斯将士的心中蒙上一层阴霾。

“索多姆……佛朗多……”克里因的眼睛已经变成血红色,而凯文的样看起来比他还要狰狞。

“等等殿下!”帕特金连忙伸手去抓克里因,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他又怎可能抓得住。

克里因疯狂地嚎叫着,胯下的风骏似乎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意志,嘶鸣一声扬起前蹄,骏朗的独角兽腾空跃起,朝着索多姆疾驰而去,同样到达了疯狂之境的凯文催动着坐骑,紧紧地跟着。

“等一等啊,疯,简直不要命了!”麦西米伦随手从身旁的士兵手中抓起两支长戟,使劲磕了一下马腹,跟了上去,“马古、艾威因,你们也来帮忙!”

矮人德鲁依身上绿色光芒亮起,一头漆黑色的豹从光团中一跃而出。

“真麻烦,不过这笔帐也是该找回来的时候了。”艾威因咕哝了一句,把背后的长弓摘下来,轻巧地跳上了马尔凯姆的背脊。

“狄龙团长,等一下!”帕特金用所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叫住了狄龙,“绿叶骑士团不能过去,你带上最强的几个人过去保护殿下,剑士部队全都跟上!司克特罗你也去,把游骑兵全带上!”

漫天烟尘腾起,大批部队赶了上去。

“天呐,真是一群疯!”帕特金捂着脸怪叫了一声,他突然想起自己还忘记了一个人。

一直站在天才少年身旁的齐缪尔已经没了踪影,帕特金似乎能看见飞速远去的克里因的身后,有一团诡异的旋风。

索多姆兵团朝着格兰斯军的侧翼推进,而克里因带领的人马则冲向了索多姆的侧翼。

雾状的斗气从克里因体内喷涌出来,缭绕在他和风骏的周身,到了距离那队杂兵还有百十多米的地方,年青的亲王挺起骑枪一记直刺,一道剑气沿着骑枪刺出的轨迹,朝着人群直直地席卷而去。

缠绕着斗气的长戟脱离麦西米伦的手,从克里因身侧掠过,剑气和长戟像两支离弦的箭矢,一前一后朝着慌忙停下脚步列阵的步兵队疾驰而去,而凯文的闪电则紧紧尾随着麦西米伦掷出的长戟。

好像急匆匆的列阵就是为了被打乱,从骑枪导出的锥形剑气贯穿了单薄的方阵,把十多个士兵纠结在一起卷成了碎肉,麦西米伦丢出的长戟紧跟着钻入人群,钉在一个盾牌手身上,紧随其后的闪电不偏不倚地打中长戟,凝聚其上的斗气立刻爆炸开来,同时流窜出数道连锁闪电,两边的人被爆炸的气流刮倒了一大片,紧接着又被横冲直撞的闪电打得手脚抽搐,再也站不起来了。

未等克里因他们冲到近前,一簇簇箭矢就越过他们的头顶,落在已经开始崩溃的步兵阵列头上,精英索多姆众人全然不理周围此起彼伏的惨叫和哀嚎,自顾自地做着准备,游骑兵的一轮攻击下来,两千多人的队伍已经倒下了一大半。

“司克特罗,让游骑兵插入第三第四军团阵列内部做掩护攻击,你带几个好手跟在我们后面!”狄龙大喝一声,快马加鞭跟着克里因他们冲进了敌阵。

风骏嘶鸣一声扬起包裹着克里因斗气的双蹄,结结实实地踩在一个温德雷斯士兵的胸前,那倒霉的士兵胸前血肉暴开,叫都没叫一声,一头栽倒在地。

“佛朗多!”克里因怪叫一声,催动风骏冲向人员最为密集的地区,在那群人中间,第一骑士佛朗多平静地骑在战马上,长剑横在胸前。他身后,八个人迅速地朝各个方向散开。

戴着铁盔的风骏疯狂地甩着头,用长角把挡在前面的敌人一一挑飞,骑在它背上的克里因骑枪横扫,把侧面涌上来的几个盾牌手统统撂倒。麦西米伦扔出的长戟再次贯穿已经混乱不堪的阵列,指向了佛朗多,所过之处又是一片狼藉。

佛朗多从容地挥起长剑,一声巨响过后,长戟被震成了数段,爆炸的斗气使得周围的士兵被震倒,躺在地上抽搐。

风骏载着克里因毫不迟疑地奔向佛朗多,枪剑尚未接触,斗气就先打了招呼,克里因的斗气迅猛,佛朗多的斗气锋锐,两者交锋,又一次斗气的风暴爆发出来,席卷四周,把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士兵吹得七零八落。

克里因的骑枪已经不知所踪,他抽出腰间的长剑,砍向佛朗多,两柄长剑一经接触就粘在了一起,短暂地较力之后,佛朗多脸上突然出现痛苦的表情,他怒喝一声,长剑横扫,砍在克里因的剑上,直接把他从独角兽的背上打飞出去。就在佛朗多准备偷袭转头去追克里因的风骏时,一个黑影从他身后窜出来,齐缪尔左手挥动军刀,右手握住匕首,飘到佛朗多骑乘的战马腹下,紧接着就是一个突刺,匕首扎进马的前腿。

战马立刻直立起来,不停地蹬着前蹄,齐缪尔毫不迟疑,连忙一个翻身,军刀朝着佛朗多的后腰砍去,佛朗多也不去格挡,直接一股斗气喷涌而出,把盗贼掀飞,然后第一骑士快速地拔出插在腰眼处的飞刀,朝着它原本的主人扔了出去。

齐缪尔被吹飞的工夫,克里因重新骑上风骏冲了上来,独角兽的长角毫无阻碍地贯穿了佛朗多坐骑的脖,第一骑士从马上跳下来,然后颇为狼狈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以便闪躲克里因的剑气和齐缪尔的军刀。

“闪开~~~”麦西米伦暴喝一声,从马背上高高跳起,一记重力刺袭向还在地上打滚的佛朗多。

又是一声轰然巨响,两个人被翻卷而起的烟尘包围起来,下一时刻,麦西米伦便像弩箭一样飞了出来,摔在地上。随后两个人影从烟雾中冲出来,分别攻向齐缪尔和克里因。

镶着琪美拉兽纹章的哥特大盾生生把风骏连同克里因一起撞翻,紧接着长柄斧直接斩向克里因的腰际,慌乱之中的克里因又是挥剑又是放斗气,还就地滚了两圈,堪堪躲过差点将自己腰斩的斧头,还未等他站起身,就又被捷克护卫施坦茨的盾牌撞飞。

正待追击的施坦茨被一柄长剑和一支长角挡住了去路,狄龙跳下战马跃到他的面前,而风骏则不停地踏着蹄,随时准备一头顶过来,施坦茨的后面,麦西米伦也赶了过来。

“殿下,这里交给我吧!你去对付其他人。”狄龙喝了一声,擎着长剑冲向佛朗多,而施坦茨则被几名绿叶骑士团的高手合围了起来。

佛朗多感到背后一阵冷风吹来,连忙挥起长剑弹开狄龙的直刺,等他后退两步,再次横剑胸前,齐缪尔已经不见了踪影。

“呵,狄龙,伤好了没?”佛朗多甩了两下手里的长剑,笑着向狄龙问道。

绿叶的副团长二话不说,直接举剑刺了过去,佛朗多迅速地一记撩剑,两柄纠缠着斗气的长剑撞在一起,又是一声轰然巨响,两位剑圣开始了单挑。

临时拼凑起来的杂牌步兵根本不是那些高阶剑士的对手,而格兰斯的这些精锐战士根本无视这些杂兵,一到近前就立刻分成好几股,把几名索多姆团团围住,斗气全开,挡住冲击,吹开魔法,混乱的人群被分成数个小的战团,原本令人恐惧的索多姆精英被一一**起来,无法发挥出强大的实力。

三个人游走在混乱的人群中,不停地给稍有秩序的温德雷斯士兵以导致混乱的一击,还有一头独角兽跟在后面,负责把混乱扩大。

“要怎么办?”走在最前面的麦西米伦挥舞长枪撂倒两个冲过来的的长矛手,回头问道。

“找索多姆,各各击破,不赶快把他们解决了,等到主力投入,阵型蔓延到这边,会出现大混乱的。”克里因一个箭步冲上来,砍倒两个敌人,又从麦西米伦手里抢过两个敌人。

齐缪尔走在最后,左手的军刀狂舞,挡下所有的长矛长剑,右手握着他最喜爱的龙牙匕首,做着单调而致命的突刺,每一击都令围上来的温德雷斯士兵中有一个人重伤倒地,变成一具裹着冰碴的尸体。不下十分钟的工夫,三个人走过的路上已经躺倒了近百具尸体。

“找软柿捏!”齐缪尔轻喝了一句,便当先朝最近的一个索多姆奔去。

又有三名冲上来的剑士被火球击中,变成了焦炭,其余的剑士虽然有些发怵,但依然义无反顾地放出斗气,冲了上去。

魔剑士吉兰特已经很烦躁了,他急着去帮助杰拉格,可是眼前的剑士们显然不打算让他如愿,尽管围上他的是较弱的一支队伍,可是想冲过二十几名高阶剑士的包围,也不是动动念头就可以做到的。

吉兰特开始准备一个大的魔法,好一举冲出去,他骑在马上一边念诵咒语一边挥动长剑挡开所有的攻击,只可惜他的咒语才念到一半,就不得不被一把飞刀阻止了。

饶是吉兰特反应够快,穿着铁手套的左手拍掉了盗贼的飞刀,却没料到同时还有另一把飞刀激射而来,不偏不倚地钉在了他的肩膀上。紧接着齐缪尔跃到吉兰特的近前,一个滑步从马腹下穿过,顺势一刀挑向吉兰特的脚踝。

吉兰特立刻一个翻身,放出贮存在魔法剑里的暴风障蔽,驱散围上来的剑士,长剑反手刺向齐缪尔,而盗贼轻巧地用军刀拨开长剑,借力后跃,然后踩着剑士们的肩膀逃逸,他的目标是不远处的杰拉格。

吉兰特怒急攻心,连忙放出一个暴炎弹逼开周围的剑士,刚想要追上去,就突然感到背后一股浓烈的杀气袭来,他连忙掉转马头,正好看到一柄长枪扑面而来。

连动都没动一下,他就躲开了麦西米伦的攻击,克里因抢先一步跳上来,把魔剑士从马上扑了下来,两个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克里因还未站起身就一个头锤砸在吉兰特的鼻梁上,吉兰特惨呼一声,又打了几个滚,远远地躲开,捂着鲜血喷涌的鼻站起来,恶狠狠地盯着克里因。

“你昏头啦!刚才要是用剑的话,早就把他解决了。”麦西米伦嘴上说了一句,转动着手中的长枪,长啸一声,便一个箭步冲向吉兰特。

“轰”的一声,音波攻击和暴炎弹撞在一起,火星四溅,克里因和麦西米伦直接用斗气吹开飘荡在空气中的魔法余浪,各自抓着武器向吉兰特的左右两侧包抄过去。

众剑士见状纷纷后退,围了一个圈,把外面冲过来的人统统拦下来,几下就把那些杂兵砍翻在地。

围攻战斗法师杰拉格的只有3个人,但是这里的战斗却是最热闹的,强大/法师之间的对抗,就算是高阶剑士也难以插手。

杰拉格一人应付凯文、艾威因和马尔凯姆三个人,颇有些吃力,战斗法师在战场上的工作只是屠戮弱者,而没有战士的支援,面对复仇心切的这三个人,即便是强如索多姆,也丝毫不敢怠慢。

四个土元素缠住矮人德鲁依、三个气元素对付矮人召唤出来的乌鸦,还得用四个水元素挡住凯文召唤的气元素,并且不间断地施放暴风障蔽来抵御精灵速度奇快的致命箭矢,而杰拉格同时还在和凯文进行着高水平的魔法对攻。无论是杰拉格还是凯文,都是头脑出色、拥有精确控魔能力且有不少实战经验的魔法师,无数中下级魔法快速地交互,令人眼花缭乱。

战斗法师出色的预判能力和应对技巧令人乍舌,他总能在攻击凯文的间隙施放几个小魔法来阻住艾威因进攻的势头,或者召唤出元素人来填补被马尔凯姆解决掉的魔法护卫,看似有些不支,却每次都能堪堪自保,令围攻他的三个人越来越着急,持续不断的消耗战下,魔力方面zhan有优势的杰拉格正在一点点扭转局势。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艾威因又射出一箭,停止了攻击,向不远处的凯文寻求指示。

凯文根本顾不上说话,对面是杀死佩迪的仇人,年青的大/法师疯狂地把充能弹、霹雳闪电、魔法箭等等各种电系的中低级魔法朝杰拉格扔过去,有的在半途撞上杰拉格的攻击后爆炸,大部分则落在战斗法师迅速施展的各种防护罩上,闪烁出短暂的火花,继而烟消云散。而面对杰拉格扔过来的火球、暴炎弹,以及冰箭风刃,他也不施展防护罩,只是控制身边的两个气元素去硬接,并不停召唤出新的来填补空缺。

艾威因看了凯文一眼,只好自己想办法,精灵聚气凝神,摘下一支箭矢,把箭翎在唇上抹了一下,拉弓搭箭,同时用精灵语低声地吟唱。凯文则抓住时机多召唤出两个气元素,让四个气元素一起挡在他的面前,然后他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念诵起一个亢长而拗口的咒语。

马尔凯姆察觉到强烈的魔法波动,连忙召唤出几条藤蔓将面前的土元素缠住,把木锤横在身前,从四个土元素的缝隙间硬穿过去,在结结实实地挨了五六记重拳之后,矮人德鲁依挥动着锤冲到杰拉格的近前。

本来已经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凯文身上的战斗法师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个激灵,连忙后退,脚下一绊摔了个趔趄,一屁股坐到地上,却正好躲过了马尔凯姆的攻击,本想追击的矮人突然被一个水元素抓住,水元素的大手捂在他的脸上,不一会儿工夫,矮人的脸就被憋得发紫了。不过他也没闲着,泛着翠色光芒的木锤不停地挥动,一通狂砸把巨大的水元素打得只剩胸部以上。

矮人“扑通”一声重重摔在地上,凯文的喊声隐约传进他的耳中,来不及多想,他连忙一个翻身,像个皮球一样滚向一边,还没等他顾得上周围的情况,就又有两个气元素围了上来。

一圈电光新星在杰拉格和土元素中间爆发开来,把仍然被藤蔓缠绕着的土元素斩得七零八落,而缠斗中的水元素和气元素也同时变成一股青烟消散了。

而杰拉格的反应也不慢,他手中魔杖一下砸在地上,一串暴炎弹从储魔水晶中飞射出来,狠狠地撞在电弧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十几个暴炎弹的威力着实不小,已经稀薄了很多的电弧拍在战斗法师的防护魔法上,化作一团团窜来窜去的电流,钻进泥土中。

而这时艾威因的箭矢也激射过来,拖着一条尾焰的箭矢沿着诡异的螺旋型轨道射向杰拉格,这次杰拉格毫不迟疑喊出一个符文,直接把魔杖扔了出去。魔杖就像凑到钢铁旁边的磁石,直直地朝艾威因的箭支贴了上去,两者刚一接触,便同时化作一团火焰,眨眼间就烧得干干净净。

“这老家伙的保命符还真多!”艾威因怨愤地说了一句,抽出腰间的精灵弯刀,拖着一串残影冲向了正站起身的杰拉格。

刚刚站起身的马尔凯姆被两记重拳再次砸倒在地,他面前又多出两个土元素,矮人冷哼一声,把泛光的木锤投出去,击中一个土元素,把它的上半身打得粉碎,接着矮人低喝一声,承受着乱拳捶打,变成一只灰熊,无视身后气元素的攻击,和面前的土元素厮打起来。

艾威因跟在凯文发出的魔法闪电之后,冲向杰拉格,趁着魔法闪电在战斗法师面前炸开的工夫,两把弯刀削了过去,不过刀刃尚未触及到杰拉格就停了下来,一道暴风障蔽突然出现,目瞪口呆的精灵在惯性的作用下一头扎了进去,紧接着就翻转着倒飞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杰拉格紧接着又召唤出两个气元素,朝着倒地的精灵飘了过去。

看了一眼被元素人纠缠住的矮人和精灵,杰拉格又给自己加了一层防护魔法,开始念诵一个复杂的咒语,凯文连续不断的霹雳闪电落在防护罩上,炸开一团团耀眼的电光。

一阵清风卷着些许的沙尘从战斗法师的身旁吹过,已经疲惫不堪的杰拉格只感觉到一丝凉意,依旧聚精会神地准备着魔法。没有注意到这阵风经过他的身边就开始在他身后不停地打着旋,不再继续前进。

当解决掉元素人纠缠的艾威因和马尔凯姆冲到距离杰拉格十几米远的地方时,战斗法师的咒语完成了,两个凝聚着冰寒之气的光球出现在他手上,杰拉格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不过这笑容只维持了一秒钟不到。

匕首和军刀的刃尖分别从他的额头和胸口透出,然后迅速地抽回,战斗法师还来不及变一下表情,就被一层冰霜包裹起来,“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快闪开!”齐缪尔收起军刀匕首,高喝一声,当先打出一套手结,“嗵”地一下钻入泥土中。

仍留在杰拉格手中的光球炸开,一阵夹杂着尖锐冰片的暴风雪扩散开来,把战斗法师的尸体绞成了碎片。

“继续去找别的索多姆,干掉一个是一个,记住,要偷袭!”从地里钻出来的齐缪尔说了一句,便双足狂奔,朝着吉兰特所在的地方疾驰而去。

两柄长剑和一杆长枪交织在一起,吉兰特被克里因和麦西米伦的联手攻击逼得步步后退,三个人身上都有不大不小的伤,就这样一边打一边在剑士们围成的圈内绕来绕去。

麦西米伦一声尖啸,紧接着就是一个三连刺,音符攻击撞在吉兰特的长剑上爆炸开来,紧接着麦西米伦和克里因的攻击便凑了上来,吉兰特狼狈地后退了好几步,甩动长剑,发出一记焦热波,然后一边念诵咒语一边挥剑冲向麦西米伦。

把斗气贯注在长枪上,麦西米伦挺起长枪一阵乱绞,把焦热波卷得七零八落,紧接着一个委身,迎向吉兰特,然后长枪上挑。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之后,麦西米伦肩膀上添了一个伤口,踉跄着往前扑去,而吉兰特头也不回地甩给麦西米伦一个火球,长剑撩起,砍向随后而至的克里因。

克里因也不格挡,直接暴喝一声,一股斗气像破城锥一样击打在吉兰特身上,魔剑士口中喷出一条血箭,倒飞出去,落地连忙一个翻滚,麦西米伦的音符攻击落在他身边,炸起一把烟尘。

原本颇受女性欢迎的面孔已经变得狰狞恐怖,吉兰特攥住左拳一下敲碎自己胸前的一块魔晶,银白色的铠甲立刻闪烁出耀眼的魔法光华,一道暴风障蔽立在他的面前,魔剑士闭上双眼,开始念诵咒语,身体却摆出一个迎战的架势。

“魔武之魂!”刚刚一阵狂攻之后回复少许理智的克里因倒吸了一口冷气。

“什么鬼东西?”本来已经打算冲上去的麦西米伦看到克里因的样连忙站住。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傀儡术的一种,魔武之魂是附着在铠甲上,在魔剑士准备魔法的时候,由铠甲来操纵他的身体进行战斗。”

“那还磨蹭什么,趁他准备魔法,过去干掉他啊!”麦西米伦说着背起长枪,朝着暴风障蔽直直地冲了过去,克里因也连忙跟了上去。

尽管周身都包围着斗气,麦西米伦穿过障蔽之后身上还是多了几处伤痕,看到飞快念诵咒语的吉兰特,龙吟诗人暴喝一声,挺枪刺了过去。

吉兰特双目禁闭,依然念着咒语,身体却没闲着,铠甲白光大盛,灵巧地躲过麦西米伦的三连刺,反手长剑一挑,在麦西米伦大腿上留下一道伤痕,龙吟诗人呲了呲牙,接着抡起长枪,缠绕着斗气的长枪磕在长剑上,把吉兰特持剑的手反震回去,而吉兰特则顺势一个回转,长剑转了一个圈,再次刺向麦西米伦。

麦西米伦刚要抬枪格挡,突然脚下一软,摔倒在地上,这时他才感觉到疼,被索多姆战士的铁靴踢上一脚,换作一般人,恐怕腿已经折了。

吉兰特剑锋下摆,朝龙吟诗人的脑袋砍了下去,“锵”的一声,及时赶到的克里因拦下这一剑,一阵金属摩擦声,克里因将吉兰特的长剑挑起,然后一记横砍攻向吉兰特的腰间。吉兰特手一晃,一下抓住克里因的长剑,把他揪到面前,横起长剑往他的脸上抹去。

慌乱之中一股斗气喷涌而出,吉兰特纹丝未动,而克里因则因为反作用力倒飞出去,勉强没让自己变成犁地的木犁,年青的亲王踉跄几步稳住身形,用手摸了摸脖上的一道血痕,他的长剑已经被缴了。

“这样不行,那个魔武之魂让他好像变了一个人,必须先想办法阻止他的魔法。”麦西米伦站起身,揉了两下腿说,“我想办法把他双手制住,你去把他的嘴打烂!”

“好!”

麦西米伦挥动长枪,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面对长剑的砍击,他架起长枪迎了上去,就在枪剑接触之际,麦西米伦撤枪、上刺然后转动枪身,把吉兰特的两只手臂绞在一起。

“快!”

克里因立刻闪身到跟前,双手左右开攻,给了吉兰特十几个巴掌之后还不解气,一个头锤砸在他的嘴上。

一阵剧痛让吉兰特睁开眼睛,他一脚踢在麦西米伦的肚上,然后飞速倒退,瞪着面前的两个人,几颗碎牙和着鲜血吐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出现在他的身后,魔剑士只感觉后颈一凉,似乎有温暖的液体淌在他的背上,接着就眼前一黑,趴在地上。

“两个……”齐缪尔口中喃喃道,又在吉兰特的后心补上一刀,接着说,“你们怎么样?”

“没事,继续。”克里因捡起长剑,伸展了一下手臂。

“把这个喝了。”齐缪尔掏出两个水壶递给两人。

“是什么?”麦西米伦接过来问了一句,也不等回答就直接灌了下去,“哇!这是烈酒嘛!”

“沙漠牧民特制的药酒,可以让你暂时忘却伤痛,变得兴奋。”

“赶紧吧,去找下一个!”

几十名剑士簇拥着三个人在越来越少的温德雷斯士兵中间横冲直撞,随着不断有温德雷斯士兵倒地,越来越多的格兰斯剑士加入进来。

围攻第二骑士利昂的足有两百人,而且各各都是剑士部队里的好手,尽管如此,却已经有近五十人倒在暴虐的骑士面前,还有两个正挂在他的骑枪上,另外有一个被他拎在手里,虽然还没断气,不过也活不了几分钟了。

“发什么愣,赶快进攻啊……”被拎在利昂手中的剑士用尽最后的力气从齿缝间挤出一句话。

第二骑士攥着剑士脖的手加上一把力,“噗”的一声,剑士的脖被捏得稀烂,身首分家,落在尸体堆上,利昂甩了甩手,一根根血管和肌肉,以及一段已经被捏扁的脊椎骨撒在无头尸的身上。

“队长!”剑士们瞪大眼睛看着已经身首异处的队长,惨呼一声,纷纷怒吼着冲向利昂。

索多姆精英中的最嗜血者,被同伴们称为煞星的利昂挥动挂着尸体的长枪,一道凛冽的剑气从枪尖钻出,迎面冲上来的几个剑士外加挂在枪上的尸体都被绞成了碎片。第二骑士左手抽出长剑又砍倒一个冲上来的剑士,扬起缰绳,战马嘶鸣一声,一脚踏碎了倒地剑士的脑袋。

有的人杀人时面目狰狞,有的人喜欢微笑,而第二骑士在战场上则喜欢始终着雕像一般的面无表情。握着骑枪的手捋了一下稍显凌乱的波浪金发,利昂轻吐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一起上吧。”

一把飞刀朝着利昂的脸激射而去,第二骑士低喝一声,直接用手把飞刀抓住,齐缪尔突然出现在利昂的马腹下,军刀抹向马腿,战马也不弱,一个前冲然后甩开后蹄蹬向齐缪尔,盗贼身形更快,轻轻一跳,站到马背上,匕首立刻朝骑士的脖划去。

利昂身上喷出一股斗气,直接把盗贼冲开,紧接着急速转身,长枪递过去却刺了个空,齐缪尔空中一个翻身,在枪杆上踢了一脚,借着力道飞退。

麦西米伦和克里因接着跳出来,两道剑气袭向第二骑士,打了利昂一个措手不及,挥剑的左臂铠甲被打碎,鲜血流了出来。

“回来!”麦西米伦把冲过去的克里因一把拉回来,巨大的反作用力让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而克里因原本应该冲到的那个位置,一道剑气爆炸开来,把地上的尸体轰得粉碎。

“这个太强,时间紧迫,换一个。”齐缪尔重新退回人群中,呼唤麦西米伦和克里因离开。

“你们留下来帮忙,只要把他拖住,别让他冲出去支援别人就行!”克里因对跟着自己赶过来的剑士们命令道。

“格伦,派一个小队上去,冲击一下他们的阵型,只一次,完成以后马上撤离,并且让绿叶骑士团准备,你暂代狄龙团长的位置只会待会儿的战斗;雷吉,给两位军团长发信号,让他们改变阵型,把部队展开;海温,让部队准备吧,你来负着主力部队的现场指挥。”帕特金说完又对传令官下达了一连串命令。

刚刚带领主力部队到达的海温又马不停蹄地去布置队伍,其他几个人也迅速地离开。

“拜托你们快点把索多姆解决吧……”帕特金挠着头喃喃道。

沾满鲜血和碎肉的链锤高高扬起,几名剑士残破的尸体飞到半空,血与肉化成的雨淋在人们的头上。众剑士愤怒地瞪着身着全身铠的暴君战士,一阵低喝,又有三名剑士跃众而出,放出斗气朝着索罗恩冲了过去,长剑与链锤展开了殊死的交锋。

另外有两名剑士悄悄挪到暴君战士的身后施以偷袭,两个人抓准时机,刚甩开步前冲,其中一名剑士的脸上便亮起一团红光,紧接着那剑士暴喝一声,一剑砍倒旁边的同伴,继续朝索罗恩冲上去,听到喊声的暴君战士头也不回的抡圆链锤把他的脑袋打得粉碎。正面还活着的两名剑士见状连忙握紧长剑全力刺了上去,却不料两个火球不偏不倚地轰在他们毫无防备的脸上,于是地上又多了两具无头尸。

协作法师古捷扬了一下干枯的眉毛,继续开始念诵咒语,给自己加了层防护魔法,再给索罗恩施了一个嗜血术,接着围在他身边的火元素又多出了两个,这个时候,两名在他身前摇晃了半天、已经千疮百孔的剑士才倒在地上。

原本分别包围索罗恩和古捷的剑士加起来总数有近五百人,一番恶斗之后也不过损失了数十人,可这两名索多姆离得比较近,暴君战士几个冲锋下来,合围的剑士阵型被冲垮,让他跟协作法师会合到一起,索多姆之间战斗的衔接配合令人恐惧,没过多一会儿,剑士们的数量就骤减到不足三百人。

见剑士们采取守势不再贸然进攻,索罗恩调整了一下呼吸,摆开冲锋的架势,而古捷则开始飞快地念诵咒语,越来越多的火元素聚集在他周围。

高阶剑士们很少有人使用盾牌,众人见索罗恩要开始冲锋,有盾牌的立刻冲到前面来组成方阵,他们知道自己在暴君战士的攻击下十有**过不了三招,各各都严阵以待。

还未等索罗恩挪动身体,一道凌厉的剑气破开地面,朝着他掠了过来,索罗恩也不敢怠慢,把斗气凝聚在链锤上,也朝着地面砸了下去,爆散开的斗气和碎石土块卷在一起,喷起两米多高。

一声低喝,克里因挥动长剑冲向了暴君战士,众多剑士见到自己的统帅已经和索罗恩交上手,也纷纷围了上去,几个高手跃众而出,加入了战团。

这边古捷也忙得不亦乐乎,龙吟诗人一连串音波加斗气的攻击,让他身边的火元素一下没了好几个,原本围成一个护卫圈的火元素现在被一齐冲上来的剑士们打得七零八碎,已经很疲劳的协作法师现在失去了暴君战士的掩护,越来越力不从心。

麦西米伦一枪扎进唯一的一个土元素的身体里,贯注在枪尖上的斗气钻进土元素体内,横冲直撞着,依靠魔法力维持的高大卫士转眼间就成了一堆碎石,身型单薄干瘦的古捷暴露在龙吟诗人面前。

麦西米伦毫不迟疑,长枪递了过去,古捷慌忙地举起魔杖来抵挡,枪尖不可思议地扎在了魔杖上,打碎了嵌在上面的储魔水晶,麦西米伦暗叫不妙,连忙缩身后撤,可还是晚了一步,一阵强光闪烁,紧接着一股热浪扑打在麦西米伦的脸上,连同他在内的十几个剑士都被高高吹起,震得头晕眼花,身上的衣服和手脚都烧焦了一大片,而那些火元素一个不剩,全都化成纯粹的魔法能量,被吸进古捷的魔杖里。

就在古捷挥起魔杖飞快念诵咒语的时候,齐缪尔突然从他身后钻出来,刀光闪烁,撒下一阵血雨,古捷的头颅冲天而起。

不等古捷的尸体倒下,麦西米伦就跟着齐缪尔跑到索罗恩的身后,长枪军刀一齐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