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幻境村庄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29 字数:11183 阅读进度:265/306

“因为……我不是你的父亲,当你的养父我也不配。[]”

又是一阵风吹过,所有的景物像是幻影一般随风飘散,两个人所在的地方变成了一座庭院,佩迪手里拿着一根长矛,而凯文也比刚才长高了一些。

“凯文,殿下虽然才只有11岁,但现如今他的武技已经可以说出类拔萃了,可是你,还只是个文弱的书生,殿下需要文韬武略,也需要优秀的护卫,当我无法保护在殿下身边的时候,你应该尽我的责任。所以,不光要读书,你还要习武,如果你的力量连殿下都比不上,那你又靠什么来保护他?”

“佩迪,我想学习魔法。”

“哦?魔法?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魔法不是什么人都能学会的,你要有特殊的体质才可以啊。”

“我当然可以,昨天瑟斯顿交给我两个魔法,我在晚上就学会了!”凯文说着缓慢地念起咒语,一个闪亮的光球出现在佩迪的面前。

“噢!想不到啊,凯文,你果然很出色,不愧是依摩雷特的儿!”

“佩迪,再多给我讲讲爸爸的故事,好吗?”

“当然可以,我们去吃点东西,然后我再慢慢给你讲。”

“好好!”

“嗯,我想明天应该让瑟斯顿给你上课,系统地教给你魔法。”

“这恐怕不容易,昨天瑟斯顿是收了我的好处,才答应教我的。”

“收了你的好处?是什么?”

“就是你的那柄弯刀,讨价还价好半天,代价才从你的战角头盔降到那把弯刀。”

“什么!好大的胆,这小竟敢跟你要学费?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他!”

“好啊好啊,把那弯刀抢回来,顺便再从他那里拿点东西过来作为补偿……”

风再度吹过,凯文和佩迪都恢复了原样,两人所在的地方变成的一片树林。

“凯文,过两天你就要去魔法学院了,如今你也算是长大成人了,有些事情我想必须得告诉你了……”

“不!停下,我不听,我不想再恨你!”凯文捂着耳朵叫道,四周的空间振荡了一下,那一片小树林重新变回了浓雾缭绕的迷雾之森。

“你怎么了?我还没说呢。”

“我已经听够了,回忆结束了,佩迪,我不再恨你,你也不必提起那件事情。”

“可是,如果我不说,良心是在过意不去。”

“你不用说,7年前你已经说过一遍了,我有权选择我想要回忆的过去,我会忘记不愉快的过去,佩迪,我不恨你。”

“有美好的回忆就会有痛苦的回忆,你不觉得自己只要美好的回忆,这过于自私了吗?”佩迪转变了脸色,语调也变得阴沉。

“你,打算要做你不该做的事情吗?我的记忆我有权选择,而你,只不过是盗取我的记忆的一团魔法元素罢了。”突然醒悟过来,凯文对着面前的佩迪冰冷地道。

“那你要怎么办,驱散我啊!用你的魔法,如果你不这样做,那么就乖乖地回想起痛苦的过去吧!”大/法师面前已经只剩一团紫色烟雾,用佩迪的声音说道。

两个暴炎弹和一个闪电球击中了烟雾,佩迪狂笑的声音响起。

“继续攻击我啊,用你大/法师的实力,把我连同这片森林一起毁灭!”

“没有必要了,你不过是一团魔法元素,我早就不再恨佩迪了,他所付出的已经远远超过他为自己的过失所该付出的了。”凯文说着,念起了咒语,一道水墙竖在他面前,隔绝了歇斯底里的喊叫。

“虽然你驱散了我,可是你心中仍有痛病,积压得越深,爆发的时候就越猛烈……”

紫雾散退到厚重的浓雾中,森林又恢复了平静,四周只能听到马尔凯姆的鼾声。完全遮住视野的弄雾散开一片空间,显现出所有人的身影,他们从来没有移动过。

凯文看了看四周,重新坐下,缓缓地再次闭上眼睛。

……

迷雾中,伊莉安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又再度睡去,一个身穿粉红色长裙的倩影出现在她身后,温柔地从背后抱住她。

“是谁?”伊莉安被这一举动惊醒,她诧异的看着扣在自己胸前的一双玉手,这和她自己的手如此相似。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让我重新回到你的思想当中。”甜美的声音在伊莉安耳畔响起,是那么熟悉,那是她自己的声音。

伊莉安猛然挣脱那双手,前冲几步,转过身,她所看见的,是那个曾经的自己,戴着瓶底眼镜,一脸青春痘的自己。

“怎么会这样?”炼金师小姐向面前的自己问道,夹带着一分惊恐。

“我就是你啊,你为何会惧怕我回来,你想要抛弃你的过去吗?那个曾经丑陋的你,贪慕虚荣的伊莉安啊!”

“我已经改变了,我已经变得美丽,拥有自信,不再是那个别人总想回避,总是被人挖苦的伊莉安!”

“你要拒绝我吗?没有意义!在你心灵的深处,仍然充满了自卑!”一脸青春痘的伊莉安缓缓地走了过来。

“不要过来,走开!”伊莉安尖叫着掏出魔棒,各种各样的屏障,防护魔法出现在她的面前。

“没有意义!再多的保护也没用,心灵的障蔽也只能阻隔别人,可是你怎么可能拒绝你自己!我终究会回归于你,在你的心中占据本属于我的那片空间,丑陋的、自卑的伊莉安.格林。除非把我毁灭,毁灭你自己!”丑伊莉安停下脚步,激动地高喊着。

刺眼的闪电缠绕着伊莉安的魔棒,跳动着,它蕴含了炼金师小姐所有的魔力,只要面前这个自己再踏出一步,足以毁灭她好几次的霹雳闪电就会落到她身上。

就在那一霎那,无数的画面掠过炼金师的脑海。

“花痴、丑八怪伊莉安!”简,伊莉安的同学,看着地上被打碎的自己心爱的花瓶,愤怒地冲着伊莉安大喊,不过她的表情马上就转变了,因为她看到对面伊莉安那伤心、失落的脸。

“噢,对不起,马莲,我刚刚只是开个玩笑。”简拉起伊莉安的手,“你知道的,我说话总是不经过大脑。”

“简……”

“好了,不过是个花瓶罢了,我没必要较真,你就更不用了,但是你也得赔我一个!也许不可能找到一摸一样的了,无所谓啦,就是个花瓶嘛!”

“对不起……”

“不用道歉了,你又不是故意的,让我们再上街买一个好了,对了,听说老约翰的店里新来了一种珍珠霜,我们去怎么样?”

“好啊!”伊莉安阴沉的脸立刻转喜。

……

“马莲,不用抹这么厚的粉底,这会让你失去原本自然美丽的肌肤。”齐缪尔从伊莉安的手中抢过粉饼,温和地说。

“可是我的脸……”

“那有什么关系,只要你不刻意去掩饰,没人会在意的。”齐缪尔主动地挽起伊莉安的手,“我们去参加舞会吧,你会发现我舞跳得很好,你也一定是。”

“嗯!”伊莉安用力点了点头,兴奋地说。

……

“马莲,你穿这身衣服真的很漂亮。”舞会上,麦西米伦面对没有了青春痘,焕然一新的伊莉安说道。

“谢谢,那么我们跳个舞吧。”

“不,我不会这种贵族的舞,我可不像你那么自信。”

“我原来也很自卑的,在我还很丑的时候。”

“不,你始终都很自信,也始终很美丽,在我看来,你从来没有变化过。”

……

“马莲,不要再挤你脸上的痘痘了,这会伤害你的皮肤。”伊莉安的老师——修.马尔克对自己心爱的学生说。

“可是,我不想总是那么丑。”

“你并不丑,只是你的美丽被暂时遮掩了,如果你不是总注意自己的外表,你会发现,你全身都是闪光点。”

“是吗……”

“有自信才会让人认可,再说这些青春痘早晚会消失不见,你没必要总是在意它。马莲,迟开的花朵总是最美丽的。”

……

“对,用你致命的魔法击散我吧,那样你就不会变成原来那个丑陋、自卑的你!”另一个伊莉安说着踏前一步。

然而闪电没有落在她的身上,所有的障蔽也都消失了。伊莉安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她缓缓地朝着那个难看的自己走了过去,伸出双手温柔地抱住了她。

“我曾经丑陋,曾经自卑,不过那始终是我,所以,我不会抛弃我自己,回来吧,曾经迷惘的我。”

被抱着的伊莉安身体抽动了两下,融进了抱着自己的伊莉安的身体,留下一团紫色的烟雾,渐渐地消散了。

三个人梦游般的幻觉结束了,森林恢复了平静,龙吟诗人的梦却刚刚开始。

无数的面孔在麦西米伦面前流过,有他认识的,也有他从未见过的,画面突然定格,停留在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麦西米伦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是一个男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和麦西米伦特征相似的男人,银白色的头发,苍白的脸色,微尖的耳朵,以及闪烁着冰蓝色光芒的瞳孔。男人张开嘴,说了一句话,像是精灵语,却又不尽然,突然间一个想法没由来的出现在麦西米伦的脑中——龙语。听不懂对方说的是什么,麦西米伦搔了搔头,对面的人合上了嘴巴,露出一丝嘲笑。

眼前的画面又开始闪动,这一次出现的不光是面孔,还有各种各样的场景,画面闪烁得过于瞬疾,麦西米伦根本什么也看不清,最后画面再次定格,变成一个战斗的场面,三个男人正在围攻自己。在自己的眼中,他们的身材并不高大,然而对比他们身后的景色,麦西米伦惊异的发现,他们每个人都有山峰那么高。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麦西米伦只能看见手中的一柄长矛,说不出什么材质,只是散发着极其炫美的绿色光芒。再对面的三个人,那面孔仍然十分熟悉,不过这次他想起来了,这三张脸和圣殿里供奉的四明神之中的三位男性神灵是如此的相像。

手中的长矛刺伤了身穿长袍、外表酷似智慧之神萨基的英俊男,逼开了另一个手持木棍的长相如收获之神拉瑟夫一般的消瘦男人,然而挥舞着巨斧的战神巴列已经来到他面前,手中的斧迅疾地落了下来,麦西米伦的视野被斧刃散发出的白光所覆盖。

就在麦西米伦认为自己被击中的一瞬间,画面再次流动,美丽的田园风景展现在他眼前,并不停的转换着,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记忆。”带着一连串的回声,麦西米伦的视野暗了下来,四周的景物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焦黑的土地,白骨堆积成的山脉,以及流淌着鲜血的河流,十几个手持长柄镰刀,散发着阴森蓝光的气态生命体匍匐在自己的脚边。自己好像说了句什么,那些人全都发出痛苦的嚎叫,变成一团团烟雾消散了。

四周的场景再次变化,这一次,麦西米伦置身于一座宽广的殿堂之中,周围除了墙壁和石柱,什么都没有,一切全都是银白色,这座大厅足有近百米高,站在大厅的正中央,自己显得如此渺小。

身后传来脚步声,麦西米伦立刻转过身,而站在他面前的,正是齐缪尔。

“哈维?”

“好久不见了,我的兄弟。”齐缪尔微笑着说。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们在你的记忆中,同时也是我的记忆,我们拥有共同的记忆,穿越时间和空间的阻隔,它们重新聚在一起。”

“你在说什么啊?”麦西米伦挠着自己的头问道。

“当你该明白的时候,你自然会明白,尘封的记忆没有任何的意义,不必去在意它,只有这样,你才能摆脱束缚,重新做你自己,开始一个新的生命历程。”

“你让我越来越糊涂了。”

“我们拥有相同的宿命,然而通过自己的努力,我已经摆脱它了,所以你也不要再去想了,忘掉你刚刚看到的一切吧。”齐缪尔说着,身体渐渐变得透明,然后消失不见。

“等一下!”麦西米伦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着,正当他想要跑出去寻找齐缪尔的时候,大厅发生了异状,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原本巨大的殿堂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飞快缩小,直到变成刚好容纳下麦西米伦身体的大小。没有门,更没有窗户,没有一丝与外界连通的迹象,一个朦胧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回归。”紧接着是一声锁头被扣上的“喀嚓”声。

……

“唉,你这懒虫终于醒了,大家都等你好半天了,叫你都没有反应。”麦西米伦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伊莉安的声音传入了他耳中。

“怎么了?”

“没什么,雾散了,我们可以出去了。”温蒂妮的声音响起,“你们都经过了考验,看来你们都是心念异常坚定的人。”

“喂,你做了个什么样的梦?”伊莉安把脸凑到麦西米伦的面前问道。

“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已经不记得了。”

“哎?你只做了个普通的梦?”伊莉安怪叫道。

“怎么?难道你们不是吗?”

“凶险的梦,差点就醒不过来了。”正在收拾行李的凯文插嘴道。

“你们做的是什么样的梦?”麦西米伦立刻问道。

“托姐姐的福,我和克里因都做了个美梦。”艾威因得意洋洋地说,不敢随意开口说话的克里因也跟着点了点头。

“我嘛……虽然看起来像是个恶梦,但是最后还是感觉蛮不错的。”伊莉安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道。

“虽然有些不太高兴的东西,不过总的来说也还算不错。”将背包拿起,凯文微笑着说,而他眼中则闪烁着更多的东西。

“马古,你呢?”麦西米伦又问道。

“嗯……不太好也不太坏,就是有点累人。”将手掌上的小松鼠放回到树枝上,马尔凯姆用罕见的调笑语气说道。

“看来你有一群非常值得依赖的朋友。”用手扶着克里因站起,温蒂妮温柔地对他说道:“我们走吧,离家园已经不远了,那些雾难得好心地载了我们一程。”

“看啊,那是什么?”艾威因突然指着前方一匹洁白的马叫道。

温蒂妮说了一句精灵语,远处的白马踏着优雅的步走了过来。

“天呐,是独角兽!”看清了眼前美丽的生物,伊莉安惊叫道。

这头独角兽看起来比格兰斯的骑士用马——霍夫特平原驹要矮一些,但是四肢显得很强壮,小腿上生着淡金色的毛,头上的鬃毛很长,最显眼莫过于前额那支银白色的尖角。这美丽的生物来到克里因面前,用嘴摩挲着他的头发,

“咦,克里因,它好像跟你很亲近啊。”麦西米伦立刻说道。

“那是因为风骏在他的身上有熟悉的感觉。”温蒂妮轻柔地说。

“风骏?”抚mo着独角兽的鬃毛,克里因扭过头,不解地看着温蒂妮。

“对,风骏,是你祖父起给它的名字。”

“祖父?它是跟随了你多年的坐骑?”

“不,我可不喜欢骑在别的生物身上,不过它很温和,一百多年来,能骑在它身上的只有一个人,而你将成为第二个。”

“我?难道你要让我骑它?”

“准确点说,应该是它愿意让你骑上去,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吧。”温蒂妮同时抚mo着克里因的头发和风骏的鬃毛说道。

“哇~如果是我肯定感动得落泪了……”麦西米伦捂着胸口嚷嚷道,克里因立刻拼命擦了擦眼角,这一举动让温蒂妮发出一声甜美的轻笑。

……

如果把家园所在的这片树林说成是一座山峰的话,那么家园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算是一座山城,这是一片相当宽广的林地,它由无数高矮不一的粗壮古树组成,矮的有数十米,而高的则有几百米,在森林的最中央,伫立着空之大陆最高的一株植物——历史之歌。这是住在这里的精灵们给这棵千米高的古树所起的名字,而家园这座都城级的村落,就是以这棵历史之歌为中心建造的。家园看起来和朝露森林中的精灵村落有些相像,只是规模要大了许多,在这座巨大的城市里居住了数十万的精灵。

严格的讲,家园并不能算是一座城市,而是一个村落群,几十个或大或小的村庄分布在这片林山的各个地方,而历史之歌所在的洛林恩,则是一个拥有将近整个家园一半人口的大村落。若单是从人口聚集程度上讲,洛林恩完全可以说是一座城市,只是这里看起来并不像城市:没有大型的建筑物,只有镶嵌在树上的精致木屋,这里唯一可以当作行政机关的,就是村长的家,不过在这座拥有二十几万人口的精灵村落里,村长这么个职务所要做的工作,还比不上一个百十来口的人类村庄的村长来的要多。

在茂密的森林中,阳光总是那么稀薄,精灵们自然有自己的照明方式,朝露森林的精灵们所依靠的是金色橡实树,而这里用作照明的,则是无数的夜光蝶,没有人会刻意要求这些小巧的昆虫停留在固定的地方,因为它们无所不在,就像阳光一样。

整个森林在不停地歌唱,那是家园森林中特有的风铃树,至于最大最古老的那棵,便是历史之歌了,这些古树枝头结出的一串串葡萄一般的果实,不是用来食用的,而是用来听的。当风吹过树林,风铃树梢上的果实随风摆动,便会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而空之大陆最不缺乏的便是风,因此,家园森林中美妙的铃声总是不绝于耳。

由于精灵是很排外的生物,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温蒂妮并没有带大家进入洛林恩,这令想要一睹历史之歌的众人颇为遗憾。道理大家还是懂的,除了几句感慨,没人再说什么。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去哪里呢?”走在队伍中间,克里因一边抚mo着风骏的背脊一边问道,虽然温蒂妮几次劝他骑上独角兽以节省体力,不过本来就很疼爱马匹的亲王殿下就是舍不得骑上去。

“到我的村去,那里不会拒绝外来者,离洛林恩不是很远,再走一会就到了。”

“能告诉我你的村叫什么名字吗?”麦西米伦找了一个算不上话题的话题。

“没有名字,洛林恩是这里唯一拥有名字的地方,虽然这里有几十个村庄,但是精灵不喜好在村庄之间相互拜访,当我们想提起某个村的时候,总是会说某某某的那个村。”

“这岂不是很麻烦?万一听的人不认识说的人所提起的人,那又怎么办呢?”

“说习惯了也就不觉得麻烦了,一般我们只要了解别人说的事情就好了,对于到底是哪个村发生的事,没有必要非得弄清楚。”

“要是个急脾气可真受不了。”凯文说道。

“那么,不会拒绝外来者的村,在这里多吗?”麦西米伦又问道。

“只有一个,对了,外来者通常把我们的村叫做帕丝,大概就是林中小路的意思吧。”

“为什么你的村就不拒绝外来者,还有啊,你说的外来者通常都是什么人?是指星之大陆上来的人吗?”伊莉安好奇地问道。

“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吧,星之大陆很少有人类到这里来,如果是精灵则不会被拒之门外,他们通常会选择更繁华一些的地方,大多数外来者都来自朱尼安,他们一般是来空之大陆寻找进行实验所需的材料,同时带来一些他们的物品。精灵们有时候也需要这些东西,所以就得有人和这些外来者相互往来,被指派了这个任务的,就是我们的村。”

“朱尼安,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克里因问道。

“因为朱尼安也在天上啊,你们当然不会听说过。”

“也在天空……啊,我想起来了!天空之城朱尼安,半精灵的城市,炼金术士的国度!”伊莉安忽然双眼闪烁着说。

“半精灵?这世界真的还存在半精灵?并且能够建成一个国家?”麦西米伦诧异地挠着头问道。

“呵呵,当然,这要追述到好几千年以前,精灵还没有来到空之大陆的时候,那时候人类和精灵还生活在一起,时间久了,自然会有些人类和精灵之间产生爱情,并组成家庭,人类和精灵所生的后代,便是半精灵了,那时候,半精灵的数量相当可观。后来两个种族越来越疏远,大部分精灵族人就迁徙到了空之大陆,而那些拥有混合血统的半精灵,不能够被任何一个种族接受,尤其是人类对他们最为排斥。几乎所有的半精灵都跟随着他们的父母来到了空之大陆,不过他们选择了封闭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父辈都已逝去,而半精灵却得以繁衍,并建成了现今的朱尼安。”

“听起来有些神乎其神。”麦西米伦总结道。

“那是事实,最早的炼金术就是由半精灵传到人类当中的,不过那也是几千年前的事了,在我们炼金师的眼中,朱尼安早已经是一个缥缈的神话了。”伊莉安感慨地说道。

“我们到了,前面那就是了。”温蒂妮微笑着说道:“在那里我不能和你们多说话,否则我会被当作异类,你们照顾好自己啊。”

这让麦西米伦想起人类最常见的一种性格——两面三刀,不过他是不可能把自己这个想法说出来的。

帕丝是一个只有两百多人的小村庄,房间一样都是建在树干上,这里的每个精灵外表看起来都十分冷漠,不过他们的心却未必如此。在温蒂妮带领众人走过的这一小段路上,就有十几个精灵走过来询问,用他们冰冷的语气说出一句句关心的话,并且几乎每个人都送了一两件东西给他们。这让人觉得送礼在精灵之间是很流行的风尚,因为自己这些人实在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觉得实在过意不去的麦西米伦只得唱了几首歌,以表示谢意,这反倒招来了更多的精灵和礼物。不过在简单的礼尚往来之后,所有的精灵都保持着冷淡,没有一个人跟他们说更多的话。

“咦?这是怎么了?往年的这个时候,这里应该很热闹才对啊。”站在村中唯一建在陆地上的一所房屋前,温蒂妮诧异地自言自语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凯文问道。

“旅店,空之大陆上屈指可数的几家旅店之一,是提供给外来者休息的地方,我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说着,温蒂妮带领大家走进了这间不算小的旅店。

“玛吉,为什么这里这么冷清,一个人都没有?”

“今年的季风来得早了,朱尼安已经离开了,所有人都是急匆匆赶回去的。”站在柜台前的女精灵对温蒂妮说道。

“完了,看来你们得在这里等上半年多才行了。”温蒂妮沮丧地说。

“温蒂妮,这些人是?”玛吉比较大方,说话的时候脸上也带着微笑。

“从下面来的,这个孩受伤了,我想找人帮他治疗一下。”

“咦,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少见的红头发啊,难道是他的孩?”

“嗯……是他的孙。”温蒂妮脸上少有的泛起了红晕。

“我说呢,我刚刚还在纳闷,你可不是好管闲事的那种人。”玛吉坏笑着说道:“这孩受了什么样的伤,连你都解决不了?”

“他身体里有异物。”

“这样啊,嘿嘿,刚刚我忘了说,这里还有一位客人呢,估计是你此刻最想见到的。”

“难不成凯齐先生还没有离开?”温蒂妮马上兴奋起来。

“正如你所料,所有人中就只有他闲自得,他打算在这里住上半年时间,这下你该高兴了吧!”

“谢谢你的好消息,他现在在哪?”

“还没回来呢,今天一早出去的,估计也快……”玛吉的话被开门声打断,一个戴着眼镜,拎着大包小包的精灵走了进来。

“沃斯力,你回来的真是时候,这正好有人急着要找你呢!”玛吉用精灵罕有的大嗓门叫道。

“哦?这不是温蒂妮吗!我们有十几年没见过面了吧?你可真是大忙人啊,这次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啊?”被叫做沃斯力的精灵扶了扶眼镜,对温蒂妮说道。

“凯齐先生,真是失礼了,每次都是需要你的时候才来找你。”温蒂妮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别说客气话了,坐下来慢慢谈吧。”

“你肯定到现在还什么东西都没吃呢吧,要我给你弄点什么?”玛吉打开身后的房门,回头问道。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来点甜点吧。”

“你们呢?”玛吉又对克里因这些人问道。

“给他们点熟食吧。”温蒂妮回答,又转过头来对众人说道:“玛吉是这里唯一会烹饪的精灵,她这一手还是跟雷克多学的呢!可惜我没有学会。”

“来说说正经事吧,大家都坐,呵呵,不好意思,我已经把这当作自己的家了。”

“是这个孩,”温蒂妮牵着克里因的手说,“他受了很重的伤,希望你能帮帮他。”

“很面熟啊,你叫什么名字?”

“克里因,克里因.兰斯.但丁,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是,我叫沃斯力.凯齐,朱尼安的一个炼金师,我想你一定是雷克多的后代,你们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真的吗!你认识我的祖父?”

“见过几回,我们很谈得来。”

“凯文,听见没,凯齐先生说我和祖父很像!”克里因兴奋地说道,温蒂妮和凯文脸上同时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这些是你的朋友吗?”沃斯力又问道。

众人一一做了自我介绍,玛吉把冒着热气的食物端了上来,几乎全都是点心和面食,在精灵的村庄里,除了水果,还能吃上这样的东西已经不容易了。

听完凯文讲述克里因受伤的情况之后,沃斯力开口道:“这不算难,只不过我没有办法保证能够彻底治疗,毕竟这里不是我的试验室,孩,你的铠甲是什么材质?”

“这我也不太清楚……”克里因挠了挠头说道。

“二次淬火钢,加了一些钴、铅、锰和铂金,另外还有一层安式氧化铝,可能还有一些别的,我就只知道这些了。”凯文接过话茬说道。

“安式氧化铝?”

“这个……可能叫法不一样,就是结构最致密,材质最坚硬的那种。”

“这可能会麻烦一点,还是让我先伤势吧,跟我上楼来。”拿起茶杯,沃斯力带着克里因走上楼去。

“温蒂妮,那个沃斯力是个什么样的人?看起来蛮热情的。”为了打发时间,麦西米伦向温蒂妮打听道。

“他嘛……是个心肠很好的人,人很和善,在这里人缘很好的。”玛吉抢先答道。

“嗯,就是这样,尽管是半精灵,他仍得了到我们这里绝大多数人的认可,很多人跟他都很谈得来。”

“他是炼金术士吧!朱尼安的炼金师一定非常厉害,不知道他会用什么办法给克里因疗伤。”伊莉安说道。

“温蒂妮,那个季风是怎么回事,朱尼安离开又是什么意思,能跟我们讲讲吗?”凯文关心的则是另一个话题。

“季风就是具有季节特性的风,在不同的季节,它会有特定的方向,嗯,这个你们应该知道的。这里是空之大陆,季风的力量很大,足以使像朱尼安这样的浮游城市改变漂移的方向。朱尼安只是一小块脱离了空之大陆的土地,它并不具有浮游的能力,是那里的炼金师用特殊的装置解决了这个问题,让那座城市能够脱离精灵居住的空之大陆,漂浮在空中。嗯,事实上,朱尼安终年都在不停的移动,它移动的方向,完全取决于空中的风。听说漂移得最远的一次是在两千多年前,朱尼安曾经到达了星球的另一边,传说那里还有一小片陆地,也有人类居住,据说朱尼安的炼金术文明最为辉煌的时期,也是在那个时候。”

“星之彼方的神奇国度?这实在太具有传奇色彩了。”麦西米伦感叹道。

“这个世界的未知实在太多了,原本我以为读了这么多书,已经知道了很多事情,现在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凯文同样发出了感慨。

“我也有同感。”伊莉安也附和道。

“嗯……我也是。”难得开口的马尔凯姆也是感慨万千。

“喂喂,不要这么说好不好,照顾一下我这个文盲的心情嘛!”麦西米伦跟着抱怨道。

“呵呵……”两位女精灵掩口轻笑。

看到温蒂妮难得被自己逗笑了,麦西米伦只是一个心花怒放。

正在众人谈得热闹的时候,沃斯力终于结束诊查,带着克里因走下楼来。

“我已经大概了解了,问题不大,我能够帮他把铠甲碎片取出来,不过这并不能说就完全解决了,以后还需要进一步排除体内残留的金属粒,那要在我的试验室里才能完成。”

“这是什么意思,我实在听不明白。”麦西米伦询问道。

“你听说过重金属中毒吗?”沃斯力反问道。

“重金属是什么?”

“这需要慢慢解释,不过我现在得做一些准备,明天就为克里因治疗伤势。等这件事解决了我再给你讲解好不好?”

“呵呵,其实只要能治好克里因就行了,给不给我讲解都无所谓啦,估计就算讲了我也听不懂的。”麦西米伦大咧咧地说道。

“不过他们看起来也很想知道。”沃斯力指了指麦西米伦的身后,龙吟诗人扭过头,发现凯文和伊莉安正瞪着如饥似渴的大眼睛看着沃斯力,像是刚刚入门,而疯狂地想要获得知识的小学徒。

“你们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一定也很累了,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啊!玛吉,不好意思,我真的把这当成自己的家了。”沃斯力不好意思地冲精灵女店主说道。

“没关系,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

“那个……不知道住店要多少钱,星之大陆的货币能用吗,不过好像我们身上没有什么现金了,贵重的行李也都在战斗中遗失了。”凯文吞吞吐吐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什么都不用,这里是从来不收取报酬的。”玛吉大声说。

“呵,你们就安心的住在这里吧,这里就是专门提供给过路人的,我们和人类不一样,开旅店不是为了赚钱的。”温蒂妮娇笑着说。

“呀,丢人了。”睿智的凯文难得的傻笑了一回。

“你们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办,明天我再来看你们。”

送走了温蒂妮,天色已经见晚,众人各自选好了房间,这间旅店很快就归入了静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