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又来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29 字数:11035 阅读进度:258/306

“优雅的百灵在溪边歌唱

宛如赞美诗一般的森林之歌

像是回荡在心中

使你不知不觉跳起轻快的舞

于是

树叶随着风儿拍起了手

徘徊的旅人

不必急于寻找出路

合唱:(旅行的人们停下脚步像他们一样舞蹈歌唱)

风儿光芒和小鸟同时起舞

只要神采奕奕

悲伤也会令你拥有憧憬

仿佛神明伫立身前

治疗着旅行者的伤口

用光的沐浴让疲累的心得到休息

(旅行的人们停下脚步像他们一样舞蹈歌唱)

只要神采奕奕

就不会对任何事有所恐惧

风儿光芒和可爱的朋友们

踏上旅途吧

只要神采奕奕

身体中就有无穷的力量”

森林中的法兰亚河,要比在平原上的时候显得纤细、柔和的多,一条巨大的竹筏载着六个人在平静的小河中逆流而行,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星星点点地撒在森林中、水面上,粼粼的波光映得人们的眼睛也一样闪烁着。[]

随着两旁树梢上小鸟的啼叫,龙吟诗人积蓄在胸中的激情怦然迸发,绝美的歌喉配合着一蹴而就的词曲,优美的歌声回荡在森林中。

同行的几个风信也不是一般的吟游诗人,在麦西米伦的第二遍演唱结束之后,涡流就弹奏起他临时谱写的乐曲,知更鸟则把自己草草写成的歌词交给大家,又一首新歌响起,漩涡则在其后将麦西米伦的新歌一字不差地弹唱了一遍。

“啊哈,龙吟你果然是名不虚传啊,作曲的速度比我还要快,看来在公会之中我只能屈居第二了。”涡流从身后的大包中抓起一边烤龙肉放进嘴里说道。

麦西米伦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同样从那龙皮制成的大包里拿出一块肉。

昨晚当麦西米伦看到那头巨大的闪电龙的时候,着实吃惊不小,那只从头到尾足有5米长的闪电龙,完全可以证明它是闪电龙中颇为强悍的那种。闪电龙顾名思义,就是会使用闪电魔法,而且速度迅疾的亚龙。另外,众所周知的一点就是,魔法生物所施展的魔法全都是瞬发的。

这样的悍龙竟然只涡流他们3个人就收拾掉了,可见风信的实力比起任何高级战士来都毫不逊色。

此外,令麦西米伦叹为观止的,还是他们处理那头死龙以及制作木筏时的情形。

几个人只不过是对那头死龙咿咿呀呀地唱了几句,那头龙就被大卸八块,而内脏却分毫无伤,几个人两三下就把那大块头肢解,就连剔除龙骨这样的工作也是连手都没抬一下就完成了。此后对那棵参天大树也是一样,深秋的一声尖叫,就完成了一个伐木工需要半天时间才能完成的工作,然后几人又是一阵练嗓一般的高唱,那六个人都合抱不过来的大树就变成了几十根碗口粗的木材。风信这奇异的本领让麦西米伦想起魔法师施展的风刃术,不过能如此熟练地操控风刃的魔法师并不多见。

“我说,什么时候能让我学那厉害的功夫啊?”

“哦,这不急,首先我们得先教你一些知识,诸如天文、地理,以及一些生存技巧,然后是只属于我们的武技,再下来是奏唱。虽然这些东西你都会一点,但你所掌握的都是门外汉的方法,我们要教给你的,是最为完善的技巧,最后才是昨晚我们施展的‘音符攻击’。”深秋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还有德鲁依的教义,虽然我们风信不是德鲁依教徒,但是我们还是很尊崇大自然法则的,德鲁依教义中有许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乌鸦补充道,“很快,中午我们就能到达目的地了。”

“……”

“不要这么沮丧,我想对于你来说,除了德鲁依教义之外,我们将要教给你的每一种知识,对你的吸引力都不会比音符攻击要低,而到了最后,你就会发现,你在对于那教义的理解中所得到的,要远比其它收获要多的多。”深秋劝解到。

乌鸦所说的并不虚假,当逆流而行的木筏驶入一个不小的湖泊时,众人刚好开始享用午餐。

“好了,我们要开始对你进行训练了,恩,当初你在斗龙会上的精彩表现我亲眼见识过了,这样我们的第一课将会容易很多,显然你对于斗气的运用已经有了相当的理解,我想我们只要指点你一些控制斗气的独特方法就可以了。”面对容光焕发的麦西米伦,深秋慢条斯理得的说着,此时他的样,跟当初指导麦西米伦枪术的佩迪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

麦西米伦隐隐感到这不知要耗时多久的训练恐怕不会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情。

……

“噢!这就是你们的基地?可我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个基地啊,早知道你所说的基地是这个样,我就应该先来这里看一看,而不是在那深山老林里住了两个多月才出来。”看着这座动物园一般的牧场,麦西米伦兴奋地喊道。

“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一座牧场,就是最适合的基地了,分部在世界各地的牧场,也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那许多不为世人们所知的歌曲,其灵感也来自这世外桃源般的所在。风信的工作伴随着无数钩心斗角和黑暗内幕,当我们为此而感到疲劳和烦躁的时候,总会第一个想到这里来。这里可以让我们记起,自己除了是一个情报贩之外,还是一个钟爱浪漫和自由,热衷于享受生活的吟游诗人。”

看到麦西米伦若有所思的点着头,深秋继续说道:“虽然我对你并不担心,但还是想提醒一下,不要沉迷在对于情报的掌控之中,这会令你陷入一种好像商人视财如命那样的极端,风信不是一个功利团体,我们始终还是自由的吟游诗人。如果你哪一天觉得自己累了,需要得到一份宁静和惬意的话,星之大陆的每一座‘风之牧场’都是可以令你身心回归的家园。”

“恩,谢谢,我不曾拥有一个真正的故乡,不过现在我觉得,整个大陆上到处都是我的家园。”

“我想你也差不多该回迪斯科特了,当然,这全随你自己,想要在这里待多久都可以,或许你会发现,给这些动物唱唱歌,会比给人们唱歌更加令你感到自然和安宁。不过有一点要说明,对于这里所有的生命,包括一草一木,这座牧场都是因为它们的存在而存在,它们并不是这牧场的产物,他们属于大自然,我想已经从德鲁依教义中领悟到许多的你应该能够明白我所指的意思。”

“恩,在我看来,风信在对生活的看法上,存在着和德鲁依一样的矛盾,而风信更像是一个高雅而且喜欢心血来潮的唯利主义者。”

“呵呵,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虽然为我们不介意你在这里待多久,不过我不敢保证你那在迪斯科特的心上人是否介意。”

“喔……你真不该提醒我这件事情。”

在西部森林里的这座风之牧场停留的两日中,仅仅是把分部在星之大陆各处的百余座风之牧场所在的位置详记于心,就几乎花费了麦西米伦全部的时间。而像深秋他们那样,围坐在各种动物中间,写意般地弹唱的感觉,龙吟诗人只是尝试了一次。

当麦西米伦远远看见迪斯科特城门的时候,已经是火焰周的中旬了,这三个月的远足基本算是告一段落了。不过此刻的龙吟诗人没有再踏出一步的打算,就在他刚刚就地完成了给伊莉安准备的礼物之时,一个熟悉而风韵十足的身影拦在了他的面前。在火红的晚霞映衬下,这婀娜多姿的身影更加拥有视觉冲击力。那位女飞贼火辣的身材,以及这张几乎每天都要见上一次,充满了十足魅力的面庞确实是他最为熟识不过的了。

“噢,侯爵夫人,真是好久不见了!你不会是早就知道我此时此刻会站在这里,所以特意来迎接我的吧!恩?你好像变得苗条了不少啊,真是恭喜啊!”

“拉拉,你真是没良心,也不跟我打个招呼,一走就是这么久。”

“这……”

“不过遗憾的很,我并不知道你今天回来,我只不过是在逃跑。”

“逃跑?为什么?你……”

“好了,不要装了,我知道你早就看出来了。”

“……”

“怕什么,我不会杀人灭口的,如果我有这个想法,早就动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我已经不是你的对手时才来找你。”

“是,我倒不是害怕,我只是想不明白,你怎么发现我知道了这件事的?”

“这个嘛……我只能说是女人独有的直觉了,就像你能当初察觉到我就是金贝瑞一样。”

“这个请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这我倒不是很在意,反正该来的早晚要来,既然当初我决定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就已经准备好了面对身份暴露所带来的一切可能。但是,令我十分不满的是,你竟然以这种方式向所有人做出暗示!”

“噢!我想我得说十分抱歉了,我当时只是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绝妙的戏剧元素,因而完全没有想到这样做所带来的后果,并且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敢确定你就是闻名遐尔的侠盗金贝瑞。”

“所以你就用这个方法来试探我吗?丝毫都不考虑一下,这样做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

“这确实是无心之失,我发誓!”

“我实在不想听你的胡搅蛮缠,你狡辩的本领似乎又增长了不少。”

“恩……侯爵夫人,你刚刚说你在逃跑,难不成是……”

“倒还没有这么糟糕,只不过这次罗宾的追逐太过紧迫了一些,使我不得不跑出城来。说起来,能在这种情况下碰见你,实在是一个意外,但是我想这也是明神特地给我安排的一次机会,让我可以找你讨一个公道。事实上,就算你回到迪斯科特,我也没办法把你再次请到我家里来,不是吗?对于现在的你,想要强行把你抓到我的宅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啊……哈……哈哈……”麦西米伦除了干笑之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诚如侯爵夫人所说,他说什么也不会再踏进那座贵妇人的后花园,至少不会让侯爵夫人有机会和他单独相处,这会让他丢了小命的,天知道女飞贼看似撒娇的一击会不会把他打成半残。

“我想,你应该有所觉悟了吧。”爱尔培拉侯爵夫人双手攥在一起,两手骨节发出“咯嘣咯嘣”的响声。

“那……你要怎么处置我呢?难不成要在这荒郊野外把我给……”

“当然不是这里,我要把你抓回我的家里。”

“……”

“虽然这里也很有情调,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做这件事情”

“啊?啊!!!”

虽然以麦西米伦现在的实力,爱尔培拉根本无法让他移动分毫,不过吟游诗人还处在疑惑和恍惚之中,丝毫没有抵抗念头的他,被侯爵夫人兼女飞贼拉扯着飞奔在迪斯科特城北的草原上。

当然,侯爵夫人并没有打算回城,她的目的地是自己在城郊的一座无人知晓的别墅。尽管夜幕已经降临在这片北方大地,但是爱尔培拉并没有从正门进入,她只是拉着麦西米伦越过围墙,然后将他粗暴地从窗口推进了屋里。刚好落在卧室中的麦西米伦,稍微有点意识到自己所要面对的是什么了,对此颇感无奈的龙吟诗人,心中还隐隐地有一种兴奋和期待。

“呐,你不觉得应该为自己的作品给我带来的麻烦做出一些补偿吗?”

“这……”

“你完全可以用别的方法来证明你的猜测,比如像这样,”侯爵夫人粘在麦西米伦身上,并冲着他的耳根吹着气,声音突然变得细不可闻,“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是否真的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这一定是个误会,呵——呵呵。”

“真不老实,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都是一样的色鬼,你不过是比他们更坚定一些,准确的说,是更虚伪一些。”侯爵夫人说着脱去了紧绷绷的皮衣,这使得她的身材立刻变得圆润了许多。不过令麦西米伦更加难为情的是,现在的伯爵夫人身上,除了一件内衣外,就再没有别的衣服了。

“还在装模作样!”看着紧闭双眼的麦西米伦,侯爵夫人嘲讽了一句,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端起他的下巴,把脸凑了过去。

“高高在上的神明啊,为什么要在给我机会赎罪的同时,又要让我背上新的罪名。”龙吟诗人发出最后的、虚伪的,并且微不足道的反抗。

隔天下午,被压榨得一干二净的麦西米伦几乎是爬着回到了克里因的宅邸,为了安慰几欲爆发的伊莉安,于是又是一夜的翻云覆雨,这让龙吟诗人无比感叹着生活的艰辛。

炼金师小姐则是在结束了整晚的疯狂之后,取走了属于麦西米伦的那枚钻戒,临出房门前留下了一句“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筋疲力尽的龙吟诗人连张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他也知道,解释是没有用的,最好的方法是马上睡觉,什么都不去想。

第二天,麦西米伦整理起本该昨晚就打开来的行囊,看着那支自己花了半天时间制作的,准备送给伊莉安的水晶哨笛发呆了很久,最后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将它放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虽然我不是很小气,不过也得考查你一段时间再说,戒指我就先没收了。”午餐时伊莉安对他说道,不过这倒不能影响麦西米伦的食欲,在炼金师小姐的注视下,他吃掉了一整只烤小牛犊,只不过佩迪和克里因这样的大肚汉都不在,麦西米伦没法做比较,是否市长家的饭桶排名会有所更改。

走在大街上,麦西米伦感到一身轻松,往日疯狂的追逐者已经没有了,人们的狂热经过自己离开的这三个月已经消耗殆尽了,当然,麦西米伦也很明白,是伊莉安帮了他的忙。和那些盲从的人们一样,爱尔培拉侯爵夫人对于一件事物的热衷也是疯狂而短暂的,大剧院早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冷清,同样恢复冷淡的,还有侯爵夫人对麦西米伦的态度。

“麦西米伦先生,你不介意我不再叫你拉拉吧,你有一位美丽的恋人,为了你们的幸福美满,我觉得我还是尽量少邀请你比较好,嗯……当然,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像以前一样亲密,虽然我不敢奢望你能随叫随到,不过我还是想你能时不时地来我,相互交流交流。”

想起侯爵夫人在自己临走时所说的话,麦西米伦又对人生有了一番感慨。

如果说男人的喜新厌旧,是看到新玩具就忘记就玩具的玩世不恭的话,那么女人则是狂热的玩物收集者,即便对某件玩具失去了兴趣,也不会将它彻底地抛弃,时不时地拿出来摆弄一番,或者向别人炫耀自己数量庞大的收集品,这才是她们真正的爱好。麦西米伦认为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玩弄玩具的人,就像众多的男人一样,表面看起来风liu潇洒,其实也不过是被玩弄的对象而已。

“啊呼~~”走在大街上的麦西米伦长出了一口气,或许现在才是最为轻松的,龙吟诗人这样想到。

“嗨~英俊的小兄弟,怎么这么孤单啊?要不要哥哥来陪陪你啊?”就在麦西米伦还在慨叹人生的时候,一伙强盗已经把他团团围住,为首的一个面露凶像的壮汉压低着声音说。

“这位小帅哥,大家也算有缘分,不要感慨了,赶快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然后找个僻静的地方跟兄弟乐乐吧。”另一个干瘦男嗲声嗲气的说。

“你们……好像我在哪里见过啊。”

“恭喜你,答对了!托大人你的福,让我们兄弟几个在监牢里待了将近一年,要不是哥几个时来运转,还不知要在那鬼地方待多长时间呢!”

“嗯?嗯……啊!我想起来了,你们就是曾经打劫过我的……哎?他们的老大,你好像变瘦了啊,那个……是叫猴吧?你好像憔悴了不少啊,不过倒是更像女人了。”

“呸!你试试在监狱里待上一年,被一大群男人吃豆腐,保证你比我的样还难看!”猴尖声尖调地嚷道。

“哦……抱歉啊,我倒是能想象得出。”麦西米伦感同身受般的点了点头。

“少废话,今天我就要把这一年受的苦全还给你!”

“呃……又不是我欠你们的,真是,不过我劝你们还是换个对象吧,要不然还得回监狱里去。”

“小,别以为自己嗓门大就没事了,”那位老大扫视了一下周围看热闹的市民,说道,“这次就算你叫破喉咙,罗宾也不会来救你了,他们现在可忙着呢。”

有一点这几个强盗倒是没发觉,那些本应该在大局已定之后才出来看热闹的家伙,此刻已经早早地站在边上闲地看着好戏,这些匪徒自然不知道,眼前站着的这个小白脸是风靡全城、曾经制服了一头翼头龙的龙吟诗人。当然,在麦西米伦他们刚刚来到迪斯科特之初,就被抓进监狱的他们,是怎么也不可能知道龙吟诗人的。

“我现在心情可不好,你们要是惹恼我的话,恐怕会比落到法警手里还要惨。”

“啊!气死我啦!你们都别动,让我先出出这口恶气!”老大咆哮着向麦西米伦冲了过去。

“喂!你可别把他的脸蛋打坏了,待会我还要……”

“啦~~~~~~~”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麦西米伦的一阵吟唱掩盖。

已经腾空而起的那位老大,身在半空中猛地一停,随着“嘭”的一声倒飞出去,摔在地上打了十几个滚,撞到路边的一棵树才停下来,不过已经不省人事了。

除了猴外的10来个强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麦西米伦迅捷而沉稳的重拳击倒在地,没有一个还能保持清醒的。

“嗬,我还没发脾气,你们倒先急了,说了别惹我的,唉!不过……现在心情好多了。”

虽然没看清麦西米伦的动作,不过猴还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此刻他已经瘫坐在地上,撇开那张恶心的脸和糟糕的身材不提,样倒还是蛮淑女的。

“那么,我想知道,为什么明明应该被关在监狱里的你们,现在会跑到外边来抢、劫。”

“那个……我们……”猴怯生生地支支吾吾。

“干脆一点啦,别真当自己是个婆娘!”麦西米伦挥了挥拳头说。

“我们是越狱的,前些日迪斯科特来了个很厉害的家伙,打算大干一番,不过在罗宾双侠外加金贝瑞的联手堵截下,还是被抓进了监狱,越狱就是他策划的,大部分犯人都跟他走了,我们几个是觉得目标太大,才没跟他干。”

“嗯……不太像是撒谎,不过囚犯就应该老老实实地蹲在监狱里边,干吗要乱跑出来,弄得自己要加刑不说,还给别人添麻烦,我看你们就乖乖地回去吧。”麦西米伦说着一个手刀打昏了猴,叫边上一个看热闹的人去找法警,然后无视众人的目光,自己又哉游哉地散步去了。

……

“格兰斯南方一个很有名、哦,不是,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强盗团,叫什么来着,菲洛姆还是甫洛米的,我也不太清楚啦!总之就是一个很厉害的强盗团,这个强盗团的首领,叫做哈德特的,曾经是福里德姆一名实力不俗,也很有声望的佣兵。”

“啊,那个……”

“至于怎么会沦落为强盗就不在调查范围之内了,总之,这家伙很厉害就对了。麦西米伦先生,你刚刚要说什么?”

“啊,没事,我就是想问问这家伙为什么会沦为强盗,你不知道就算了。”

“嗯,大概一个半月以前吧,这家伙率领的盗贼团准备洗劫一支从福里德姆出发。通过格兰斯前往温德雷斯进行贸易的商队。”

“啊,那个……”

“因为交易的商品是香料,再加上温德雷斯并没有对我们宣战,所以格兰斯方面没有进行阻拦,至于为什么这支商队要做这种看起来是会亏本的买卖呢,这也不是我们所要考虑的。麦西米伦先生,你刚刚要说什么?”

“没事,马列斯,我就是想问问为什么格兰斯会允许这支商队通过,你已经解答了我的疑问。”

“嗯,总之呢,这个什么菲洛姆还是甫洛米的就在商队快要到达福斯特要塞的时候行动了,不过他们在这次抢/劫中被彻底剿灭,准确一点说,是和那支商队同归于尽了。当福斯特地方的部队闻讯赶到的时候,只发现了散落的货物和无数的尸体,强盗团和商队几乎全军、覆没,附近也没有发现幸存者。到底是什么人消灭的盗贼团,并且连无辜的商人也不放过呢?这件事虽然非常可疑,但是实在找不到调查的线索,不过这也不是我们现在应该关心的事情。因为那个哈德特居然侥幸活了下来,并且跑到迪斯科特来,不过这家伙的消息实在不灵通,以为这里还是曾经那个‘犯罪者天堂’,还没等他招兵买马,准备大干一场,就被罗宾和金贝瑞联手拘捕了。”

“啊,那个……”

“至于为什么罗宾会合金贝瑞联手呢?这其实只是个巧合,因为当时3个人都在附近,再加上这家伙又特别的嚣张,所以几个人就一起出手,把他制服了。麦西米伦先生,你想说什么?”

“没事,书记官,我就是想问问为什么他们3个人会联手,不过你已经给我解释了。”

“嗯,说实在的,这家伙确实厉害,若论单打独斗,现在整个迪斯科特,除了佩迪先生,恐怕没人能摆平他。总之呢,这家伙就算再厉害,也还是被制服了。”

“啊,那个……”

“……”

“咦,马列斯书记官,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再等着你提问呢!”

“啊,我想不用我提问,你马上也会解释的,不好意思,是我嘴快了,你请继续。”

“嗯……不过很不幸的是,现在这个哈德特越狱了,并且放跑了监狱里所有的犯人,我猜想,这家伙有可能是故意被捕,然后煽动越狱,并且借机拉拢部下。所以现在这家伙连同那些越狱的囚犯把迪斯科特闹得满城风雨,罗宾侠和金贝瑞也在帮忙四处缉捕犯人,就连市长大人和佩迪先生也出去维持治安了,那个哈德特十分了得,没有佩迪先生出手,恐怕很难再次抓获他。”

“啊,那个……”

“再说说那个抢/劫商队的事吧,毕竟我也是格兰斯人,对发生在国内的事情比较关心,当初我们抓到哈德特,就审问过他强盗团被剿灭时的情况,不过收获甚微,因为这家伙在形势转变的时候就当机立断的逃跑了,所以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现在只知道,当时在强盗们杀光了商队护卫之后,突然出现了3个非常厉害的人,对已经放松警惕的强盗们开始了屠杀,然后发生的事情,为什么商队也会全员被杀,连他本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了。对了,麦西米伦先生,你刚刚要说什么?”

“……实在不好意思,马列斯,我刚是想说,我要问的事情你没说,我就是想问问,抓到那个哈德特之后有没有问问他关于那起抢/劫的事情,结果你马上又告诉我了。”

“哦,这样啊,你也没有什么要知道的了吧?”

“没……”

“那我就忙自己的工作去了,凯文先生倒是还在这里,你不如去找他谈谈,我想他对于抢/劫的事,会有一个很合理的推断。”马列斯放下已经滴水不剩的茶杯,重又坐回办公桌前。

“好的,谢谢了。”

出了马列斯的办公室,麦西米伦往二楼克里因的办公室走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凯文应该正在里边,代替“尽职尽责、事必躬亲”的市长大人审阅文件。

“斯维,说说你的看法,我们的分析是否有共同点。”麦西米伦刚刚走进房间,埋在文件堆里的凯文便开口说道。

“我?就凭我这脑袋,能分析出什么来!”

“你的直觉通常很有效嘛,有时候直觉比推理更加接近事实呢!”

“喔……我猜,那支商队绝对不可能仅仅是运送香料这么简单,应该还有别的什么企图,结合目前的形势,十有**是间谍,或者和温德雷斯的人、或者是和格兰斯的奸细接头,也有可能是以香料为幌,运送别的东西。不过根据现有的情报,是不可能推测出来的。”

“以温德雷斯人的风格,是不喜欢搞什么阴谋诡计的,虽然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我认为可能性很小。那么你觉得那三个神秘人会是哪一方呢?”

“这恐怕和这支商队的目的有直接关系,也许是格兰斯的爱国人士,也有可能是潜入格兰斯的温德雷斯人,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为什么呢?”

“我觉得而已,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出来。”

“嗯,既然需要杀所有的人灭口,恐怕事情会很复杂,不管怎么说,温德雷斯总是要先宣战后进攻的,这样我们也不怕,毕竟我们现在也不是没准备。”

“真麻烦!”

“嗯……我们眼前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得解决,斯维,你也知道了,那个哈德特实在很难对付,克里因我们几个都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你是不是也来帮帮忙……”

“咣当”办公室的门被一脚踢开,克里因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跟在他后面的是佩迪,还有兰因治和法拉特两位大人的副手。

“这混蛋太狡猾了,今天警备队又死了十好几个弟兄,该死!”把长剑摔在地上,克里因嗷嗷叫着。

“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人数上的优势根本不起作用。”面无血色的汉斯耷拉着脑袋说,这位警备队长的副手所具有的实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可连他这样的好手也经不住那哈德特的一击,看的出来,他伤得不轻,不休养一个来月,恐怕是举不起剑来了。

“咦?两位大人呢?该不会是伤得更重,直接送到教堂去了吧!”麦西米伦口不遮拦道。

“那到不是,他们乔装潜伏去了,为的是出其不意,可惜今天没赶上,真可恶,我们这么多人加上罗宾双侠,都让这家伙给跑掉了,这下我敢肯定他上一次被捕绝对是故意的。”克里因气乎乎的说着,拿起桌上的水瓶猛灌了起来,然后猛地一拳捶在桌上,凯文面前堆得高高的文件被震得飞了起来,四散飘落,“这混蛋就是不肯跟我正面对决,要不然我早就把他……”克里因一把捏碎了水瓶的把手,已经空空如也的瓶失去支撑力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殿下,你也不用太着急了,这几天下来,我们已经抓捕了不少越狱的囚犯,现在那家伙手下的人手恐怕已经不多了,等到他手中所有的人力耗尽的时候,再抓他就不会这么困难了,那时候只要他还在迪斯科特,通过一次彻底的搜查,我们就能把他抓获归案。”佩迪劝解道。

“嗯,如果抓到了,一定先把这家伙弄成残废,这样就不怕他再耍什么花样了!”克里因恨恨地说着,再嘟嘟囔囔了半天如何折磨这个恶贯满盈的强盗之后,他终于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

“咦?斯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现在才发觉吗……看来你气得不轻啊。”麦西米伦一脸轻松的说着。

“可不是吗!你这家伙,一走就是这么长时间,连点消息都没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新的创作?”

“有是有,不过估计你现在也没心情听,而且我也学会了点新功夫,也许可以帮帮你们的忙。”

“哦?真的!”

“我倒是有一点想法,虽然抓住这家伙的可能性并不大,或许可以试一试。不过有一个条件。”

“是什么?要我们从旁协助吗?”

“那倒不是必须的,你得答应我,以后不能找我切磋武技。”

……

就这样,在慵懒的夏季来临之初,迪斯科特城中展开了一场轰动全城的“抓贼游戏”。

抓贼游戏第一天,麦西米伦漫步在迪斯科特,欣赏着路边的景色,大街上没有一个老百姓,有的只是全副武装四处巡逻的警备队士兵和法警,然后……

随着一阵阵震耳欲聋的警钟,数千人参与的抓强盗游戏宣布开始了。

一名身着翠绿色衣裳,头戴绿色羽毛帽,相貌俊美的吟游诗人满大街乱窜,以惊人的高分贝声音叫喊着“强盗来啦,强盗来啦!”闻讯赶来的警察士兵统统一脸凶像,挥舞着手中的刀剑,向紧跟在吟游诗人身后那一大群仍然身穿囚衣的强盗冲去,而那些强盗们见势头不对,立刻拔腿就跑,落在后边的则被成堆的法警按在地上,绳索满天飞舞,平均起来,大概是每七、八个警察捆一个犯人。

追逐进行了大概有20多分钟,追逐者和逃跑者就相互更换了角色,强盗首领哈德特终于出现了,逃窜的强盗立刻转身反击,不过他们的目的只是抢夺追兵手中的武器,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警备士兵立刻掉转方向,以比刚才抓人时更快的速度逃跑,人群中还不时传出诸如“贼头来啦,大家快跑啊!”之类的叫喊。

这样的叫喊声持续不断,甚至盖过了后边哈德特的喊杀声,强悍的强盗头怒气冲天,纵身一跃来到正扯着嗓门高喊的麦西米伦面前,狞笑着,举起手中的大斧就要往下劈。

麦西米伦眼中寒芒一闪,飞快地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嘴里不忘喊上一句“救命!”一道剑气从哈德特侧面袭了过来,迫使强盗立刻变换动作,用手中的巨斧来阻挡,紧接着身着便服的兰因治跳了出来,与哈德特展开了激战。刚刚还蹲在地上的麦西米伦立刻飞速逃跑,口中还不停地喊着“反扑,反扑!”

刚刚才抱头鼠窜的治安部队立刻开始了反击,警备队在前面开道,法警跟在后边捆人,然后押走,行动有条不紊,配合的天衣无缝。

不过好景不长,兰因治不敌哈德特的蛮力,用几道剑气阻住对手的身形,便转身隐入了人群之中。

“快跑啊,贼头又回来啦!”

激战正酣的士兵们闻言立刻转身逃跑,不过后边的强盗们没追多久,胖罗宾就杀到了哈德特的近前,抓贼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