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战斗计划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28 字数:11236 阅读进度:239/306

另一名高等魔族皱了皱眉毛,他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卡尔汀娜。[]

高等魔族b:吾辈通过我等,无法理解。对方的理解级别不可能高于人类。吾辈通过我等确认。

红发的魔族在后开口的高等魔族肩膀上拍了一下。

高等魔族a:吾辈最终能够理解分歧。吾辈通过我等了解一切。让卡尔汀娜说下去吧,吾辈命令我做出这个决定。

高等魔族b(沉默了数秒后微笑):吾辈命令我同意这个决定。

台下的魔族把头低的更低了,脸上的表情也有点僵硬。他们大多数人都突然想起卡尔汀娜是一个享有特权的魔族。

高等魔族a:吾辈希望理解一个新的分歧。吾辈要知道关于那名人类的更详细情况。卡尔汀娜请继续吧。

卡尔汀娜(因为回忆,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他看上去似乎很弱,但又好像很强。似乎他不管什么时候,在战斗中都有漫不经心的感觉,但周密的计划很容易的就会被他翻盘。

高等魔族a:能够出色的运用谋略吗?虽然吾辈一直想要理解,但现在还是只能停留在肤浅的表层。

高等魔族c(声音不高,给人惊人的压抑感):既然在念海里的排除计划亦告失败。我等只有执行吾辈的命令,选派出新的刺客,确实的将威胁排除去吧。如果精灵族齐集了三秘宝,生命大精灵就会从漫长无比的诅咒之中摆脱。吾辈通过我等接触这个世界,我们需要的分歧不是这样的。

高等魔族b:所以吾辈命令我等行动。

高等魔族a:吾辈命令我们不能小看了对手。虽然他只是人类,但是他十分的强,而且非常的狡猾。

卡尔汀娜:对手的武器是成长兵器,职业估计是魔导士和炼金师。他的魔法等级十分的高,能够使用多种高阶的无咒文咏唱。我想,如过同样是魔法师的话,恐怕赢不了他。

听到卡尔汀娜这么说,台下的魔族里面有人听不下去了。甚至暂时的忘却掉还有大人物,一个黑袍下明显是魔法师装束的高个魔族激动的跳了出来。

魔族(明显的不满):卡尔汀娜,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魔族比魔法会输给一个人类?我们擅长魔法可是与生俱来的,人类怎么可能比我们厉害?

对魔族法师的无理,卡尔汀娜冷笑以对。带着几分轻视的目光,慢慢的把对方上下打量了数遍,卡尔汀娜才带着几分轻蔑的开口。

卡尔汀娜:很遗憾,珐约耳阁下。其他人我是不清楚了,如果是你的话,绝对不可能赢的了的。等你慢吞吞的念完了咒文,战斗早就结束了。

珐约耳(脸涨的通红):我怎么可能不如一个人类?我现在就去解决掉他!

珐约耳说完化为一闪而逝的白光,从大厅里消失了。其他的魔族全部有点目瞪口呆,连卡尔汀娜都没想到珐约耳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台上三名高等魔族的头上出现了大大的青筋,一想到说走就走,连招呼都不打一个的珐约耳,他们的头上就隐隐的有火山要爆发出来。心情极度不爽的首领决定不再给属下发扬民主集中制的机会了,直接的把任务交付给了自己眼中比较有能力的下属。

高等魔族a:法典兄弟!

随着他的喊声,两名魔族上前了一步,恭敬的单膝跪地,低下了头。

高等魔族a:吾辈通过我命令你们,妥善的处理掉先行的分歧。还有,接下来是我的命令,把珐约耳这个白痴给我带回来!

说到后面那个名字,红发魔族的眉毛忍不住的抽动了几下。他现在内心盘算着应该把珐约耳蒸了好还是煮了好。

法典兄弟:是的,大人!

法典兄弟赶紧领命退下,没有人会笨到现在再去继续招惹那三名高等魔族。

高等魔族b:法典兄弟好像不会飞的……

三名高等魔族的头上出现了齐齐的阴影线。之前被怒气冲昏了头脑,他们居然忽略了这么明显的事情。

高等魔族c:哎,赶快派给他们飞行魔兽吧。

在封天魔法的影响下,背后有一对翅膀的裘卡动作比其他人要灵活上了很多。一番追逐后,她成功的把齐缪尔压倒在了地上。

嘴唇相接触,微微的热度,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传了回来。裘卡通过吻把一些美力注入了齐缪尔的体内,强行的和他缔定下了契约。

虽然身为劳斯的王,但齐缪尔很少会接吻,更加不要说是和还十分陌生的女孩接吻了。他白皙的皮肤也因此浮上了一层微淡的红色。原本还没觉得什么,但是因为齐缪尔这样的反应,裘卡也跟着脸红了起来,看着对方的眼睛,她甚至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裘卡:你干嘛要脸红啊!

齐缪尔:谁让你突然就把舌头伸进来啊!缔结契约明明只要亲一下耳朵或者额头就可以了。

裘卡:停止,不要说!

用力的跺了跺脚,裘卡从怀里拿出一片金黄色的羽毛扔给了齐缪尔,然后就直接传送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雷帝一言不发,身一歪,直接晕倒在了地上。众人一阵手忙脚乱,然后发现对方只是一个睡着的健康宝宝而已。

齐缪尔:大概是雷帝的能量用光了吧。

从雷帝身上,重新传来了银次的感觉。像是要证明齐缪尔的观点一样,银次就在这个时候张开了眼睛,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梦见自己变回雷帝了。

怒,齐缪尔承受了这么大负反馈的魔女的秘咒,银次居然只把那当成一个不真实的梦而已。齐缪尔狠狠瞪了他一眼,走到了一边,用手轻轻的触摸保护着[月光的气息的结界。看到齐缪尔一个人跑到了一边,做出了错误理解的卑弥乎决定‘善解人意’的安慰他。

工藤卑弥乎:齐缪尔,虽然裘卡走了,但你也不要太伤心,一定可以很快再见到她的。

齐缪尔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猛的跳了起来。

齐缪尔:你是用哪只眼睛看到我在伤心了啊?我很高兴啊,高兴都来不及了!!

美堂蛮:你就不要否认了,我们三个人六只眼睛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蛮的声音也插了进来,三个人动作整齐的点了点头。

伸手把头上的青筋抓掉,齐缪尔笑的阳光灿烂,什么都不说的走到了银次旁边,把手放在了他的背后。

[魔女的秘咒·恶夜的触拥!

齐缪尔:完全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的你,不要也来凑热闹!鄙视。

发出一声亢长有力、杀猪般的惨叫声,银次笔直着身就倒了下去。感觉情况不对劲,蛮想转身逃跑,但是齐缪尔那张笑脸,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发出一声不亚于银次的惨叫,他也跟着笔直的倒下。卑弥乎转身要跑,但是她脚下突如其来的出现了一片冰,失去平衡滑倒,头刚好磕在小石头上面,也一起晕了过去。

齐缪尔的脸上露出了小恶魔的微笑,没有人会怀疑他此时背后还有一条不住晃动的尾巴。他做了这些以后,心情终于的变好了起来。

齐缪尔:呵呵,如果只要我愿意做的话,也十分的简单嘛。

裘卡给的黄金羽毛是非常好用的道具,虽然只能使用一次,却能够在一瞬间崩坏掉一切魔力结界形成的防壁。先从空间口袋里取出了足够的冰琉璃结晶容器和新鲜的月光草、月铃花,齐缪尔小心的用左手托起没有重量的神圣羽毛,右手一伸一缩,出现了一枚除了颜色稍淡外毫无区别的羽毛。

这是由高次元物质化所衍生出来特殊能力,在特定条件下能够复制出一定质量的任何物体,是齐缪尔创师转职时候在某古老仪式中被赐予的特殊能力,相当的珍贵。

把复制出来的神圣羽毛轻轻的贴在结界的表面,羽毛迅速的化成了一道金色的光波沿着结界扩散开。结界碎裂掉的瞬间,齐缪尔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些漂亮的结晶体都装进了容器。

工藤卑弥乎:呜~头好痛~

美堂蛮:好痛好痛,全身都在痛!

天野银次:我的身都发麻了,站不起来!

蛮三人差不多同时醒过来,然后就看到齐缪尔似笑非笑的表情。三人立刻反射性的跳了起来,各自寻找着隐蔽的地方。

心情变好了的齐缪尔可没有继续难为他们的意思,挠了挠头,齐缪尔把已经收集起来的[月光的气息分了一半给他们。

齐缪尔:小心点,这个里面的晶体就是[月光的气息。这些完美的正八面体虽然非常的漂亮,但是却非常的脆弱,千万不要让它们接触到空气哦!

工藤卑弥乎:对了,齐缪尔,念海是什么东西?裘卡她都不告诉我们。

现在对裘卡的名字有点感冒,齐缪尔的身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不过齐缪尔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齐缪尔:念海就是自己的意识所创造出来的另外一个空间。那是一种由最纯粹思念结晶出来的空间,而每个人的念海都是通过奇妙的联系构筑成一个更加巨大的空间的。

工藤卑弥乎:也会受伤?

齐缪尔:特定的情况下也会。人不可能总是能够掌握住自己身边的全部情况的。特别当对手是狡猾的魔族的时候。

美堂蛮:魔族?那些家伙不是在封魔战争之后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

在蛮他们看来,百年前的封魔战争之前活跃在世界舞台上的魔族,差不多已经和传说没有什么区别了。现在突然要说有魔族跳出来袭击齐缪尔,这也是十分难以让人接受的事情。好在他们刚刚才遇到过死神,再多出魔族也没有什么了。

有关于魔族,蛮三人知道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这使得齐缪尔感觉到十分的不安。刚刚就被魔族的刺客强行的拉入到念海中加以袭击,魔族的动作明显的已经开始了,而且不可能会就这么结束的。既然精灵族里有失落三秘宝的记载,那么魔族应该没有理由失去了这部分的纪录。

[月光的气息作为生命大精灵梅尔优复活的关键,既然魔族已经知道了精灵在收集失落三秘宝,他们没有不阻止的理由才对。这一次开了头,接下来魔族的攻击必定会变的更加的激烈。齐缪尔非常的确认这一点。

虽然蛮三人都是人类之中的高手,但是一无所知的进入战斗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更何况齐缪尔怀疑他们的委托者本身就是魔族。

齐缪尔:对了,你们的地图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这个地图应该是只有精灵拥有的。不过我猜想,魔族应该也持有同样的东西才对。

美堂蛮:伤脑筋。我们的委托人看上去不似是属于精灵一方的啊

工藤卑弥乎:是个很可疑的家伙呢,一看就是装神弄鬼的样。他虽然喷了香水,但身上还是有股很难闻的气味。

使用香水战斗的卑弥乎,嗅觉是十分灵敏的,所以对于气味的判断都没有人去怀疑她。

快速的在脑内思考各种的可能性,然后一一的加以排除,最后齐缪尔得出了一个另人感觉遗憾,但很接近真实的结论。

齐缪尔:蛮,很遗憾,似乎雇佣你们的确实是魔族耶!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都可疑解释的通了。为什么只有精灵持有的地图会出现两份,还有为什么魔族的攻击会来的这么的快……

美堂蛮:太好了,原来委托人是魔族啊,这样就没有问题了。不过这个委托是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不过这次我们的收获已经十分巨大了。

齐缪尔:一点都不好啊。你们也应该学着精明一点儿了。如果说你们是魔族的决策阶级,接下去会要怎么做呢?

三人组:……

齐缪尔(抬起左手,做了个抹脖的动作):如果是我的话,恐怕会这么做吧。毕竟有些事情,无论如何的不想被别人知道,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更不要说精灵和魔族中间的战争一直没有停止。

听了齐缪尔的话,三人开始齐齐的冒冷汗。虽然这个分析很浅显,但发生的概率实在是无限的趋向于百分百。齐缪尔接下去的话又进一步的把深渊展现到了他们的面前。

齐缪尔:我想魔族之所以不去找大团体的佣兵队,而是委托给只有三个人的你们,就是怕太多人知道。他们并不太注重能不能取得[月光的气息,相比较起来,阻止其他人得到才是目的吧。魔族的做法和我还真是相似啊……

如果说前面的话还是只让三人感觉到一些不安的话,最后的感慨还真是让他们汗颜。齐缪尔在他们眼中的‘光辉’形象变的更加的高大了。

美堂蛮:齐缪尔上辈绝对是恶魔中的恶魔!

工藤卑弥乎:我当时就反对接下这样的任务。都是你们不好,只看到了那高额的报酬。

天野银次:我觉得魔族就所有所行动,也应该是针对齐缪尔的。和我们比较起来,明显的来自他的威胁更加的巨大吧。

蛮、卑弥乎(松了一口气):好有道理啊。

三个一副放松的样,看的齐缪尔牙痒痒的。他现在光是考虑怎么对付魔族就够辛苦了。

齐缪尔:我说,你们就没有打算过帮我一把吗?

齐缪尔得到的回答非常的整齐。青筋,小火球和小冰球开始在齐缪尔的手中转来转去。

齐缪尔:我没有听清楚!可以再说一边吗?

很配合的,三人的态度在武力威胁下直接的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三人组:魔族是我们全人类的敌人耶!我们怎么有可能会不帮你呢?能够贡献一分自己的力量,十分的乐意。

齐缪尔:呵呵~看来很快的可能就要拜托你们了。我估计现在已经有敌人在洞穴/门口在等我们出去了。

‘狐狸’三人在心中暗骂道,不情愿的跟着齐缪尔走了出去。因为一路上的陷阱早在进/来时候就已经全部都拆掉了,出去所花费的时间要少上了很多。很快的,出口就出现在了眼前,洞穴原本的入口位置上,现在出现了很大一片开阔地面。当然了,这是以忽略掉上面交错着的奇怪石柱为前提的。

一个面色苍白的黑衣男,站在其中最高的一根石柱上面,用手中的法杖指着齐缪尔。一看敌人的架势,齐缪尔就一阵头痛。敌人明摆着是一副要单挑的架势,然而法师间的战斗,其他不会飞的人,就算是有心帮忙也出不上力。

齐缪尔:歌声……只是隐约能够听到而已。很厉害的干扰,是他的绝招吗?

摇了一下头,把有点涣散的精神重新汇聚起来,齐缪尔对三人摆了摆手,然后让自己同样的浮到了空中。

齐缪尔:扼……麻烦三位先退回去一点,接下来是魔法师对决了。出来吧,圣界的奇迹!

珐约耳:撕开他,血红之影!

从离齐缪尔最近的几枚石柱的阴影之中,血红色的影像芽一样的生长了出来,不断的拉伸扭曲着,缠向了空中的齐缪尔。就像是丛生在一起的植物一样,血红色影像鞭一样的在空中移动着,有的时候迅速的切开风,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又有时灵活在石柱与石柱之间变形,灵巧着追击着齐缪尔的影。

当齐缪尔的影被其中一道影鞭划过以后,他身上的对应位置也出现了一道伤口。齐缪尔眨了一下眼睛,大致的明白了[血红之影的攻击方式。接下去他以强光包围住了自己的身体,在一瞬间加快了飞行的速度,从无数失去目标的影鞭之中穿过。

齐缪尔:只有反光的物质才会留下影,你的魔法没有效果了。

魔族法师珐约耳,看着冲向自己的齐缪尔,没有出现慌乱的表情。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是坚持认为自己比较强的。

珐约耳:看的出你非常的擅长魔法间的战斗。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我真正的实力还没有展现出来呢。我是珐约耳,你好好的记住,这是将要取走你的生命的人的名字!

齐缪尔:真遗憾,我的记性一向都不好。这种一点闪光点都没有的土气名字,我很快就会忘记掉的。

面对对方的挑衅,齐缪尔以更加辛辣的语言反击了回去。双手一弹一扣,他最熟练的震动矢就交错着自两侧划着弧线飞向珐约耳。

珐约耳站在原地没有移动,震动矢在接近到他身边以后,被空气的异样波动弹向了相反的方向。在这一刹那间,齐缪尔清楚的感觉到原本模糊的歌声在局部的位置被清晰的放大了出来。似乎正是蕴藏在这歌声里面的力量在珐约耳身体的周围做出防御,但这种防御方式在和天使们的无效共鸣相似的基础上又有着质的差别。

用齐缪尔语言,那就是就算在纯黑环境中都会闪烁着耀光的珍品,和工艺拙劣的仿制品之间的区别。不过即使如此,由于珍品的基点过高,即使只是‘拙劣’的歌声,也是另齐缪尔无法忽略的。

齐缪尔:似乎你对自己的防备很有信心,那么来试试这个如何?

[震动·十字星

原本只能用于近战的震动刃和震动矢被结合到了一起,形成了十字形的震动矢。厚十字状的箭矢高速旋转起来甚至能形成局部的真空领域,这么高强度的攻击之下,即使是在珐约耳周围的那层音壁也有被突破的迹象。

这样的攻击珐约耳也不能放松,他谨慎的在十字星近身之前移动到了另外一枚岩柱之上。他原本立足的石柱瞬间就被贯穿了一个巨大而又光滑的圆形缺口。石柱从缺口开始拦腰断成了两截,倒下的上半段石柱顺势又撞倒了其他几枚靠近的石柱,一时让整个地面都剧烈的震动着。

珐约耳也被做到这种程度的攻击吓到,赶紧发动了另一种魔法。岩石再度隆起,在他身体的前面形成了一个神秘的岩石门户,成为了可靠的二度防御。接下来,地面不断的被巨力撕裂开,形成了一道又一道丑陋的裂痕,无数的石刺开始疯狂的生长出来。虽然这样的攻击很难达到命中齐缪尔的目的,但后者也不的不加大了飞行高度以脱离魔法的攻击范围。

珐约耳:你上当了!血红·影之舞阵!

齐缪尔现在的位置恰好处身于魔法阵的最中心,依附于影移动的影鞭增强了活力,从四周以下竖直的上升到了数十米的高度,然后像笼一样的合了起来,把齐缪尔关在了里面。光被遮蔽,影疯狂蔓延。无数更细巧的分支冒了出来,刺入了地上的影。

齐缪尔(身上出现了多处的伤口,但是很有压迫感的笑着):服从我的灵力!圣界的奇迹,化为火!形态转换·炎之舞衣!让天空和大地也一起燃烧吧!

和风形态的羽翼形态不同,火焰的形态攻击更加的强势。火红燃烧着的带从背后一直缠绕到了双手的手腕上,一圈苍紫色的火珠在齐缪尔的身边聚集了起来,凡是与这种火焰接触到的东西,无论是石柱还是影鞭,全部在这不洁的火光中被燃烧怠尽。即使是没有实体的影,也无法在这样直接燃烧掉魔力的火焰之中存在。

一点都不怀疑这种程度的火焰能够轻易的将水也燃烧起来,珐约耳的信心开始动摇。咬了咬牙,他从怀力掏出了一个表面像镜一样的小型盾,在避开自己的影被映入镜中的同时把它套在了手上。

珐约耳:这个是什么!

随着珐约耳的突然靠近,四周的空气形成了奇怪的波动,发出刺耳的声音。空气和火焰互相严重的干扰,将力量激发到更加不稳定的轨道里面。魔素失去了控制,狂暴而肆意的在周围造成巨大的破坏。严重的影响了齐缪尔的平衡,差一点就真的从空中掉下去了。他赶紧将已经元素化的[圣界的奇迹恢复双剑的形态,交叉着斩向珐约耳。

时间只是差了这么细小的一点而已,齐缪尔的攻击受到干扰,只是在珐约耳的左肩上擦出了一蓬血花。而盾牌表面原本平凡无奇的镜,则在一瞬间发出了妖异的亮紫色光芒,同时里面清晰的投映出齐缪尔的样。

黑暗魔镜?齐缪尔的意识在一瞬间闪过这个名词,但这却一点都无助于改变某些已经发生了的现实。虽然珐约耳现在的样很狼狈,却露出了自信满满的笑容。在以黑暗魔镜捕捉到齐缪尔形态的一瞬间,他就有种胜券在握的感觉。把一口血吐到了镜的表面,珐约耳在齐缪尔阻止前便完成了仪式的最后一个阶段。

齐缪尔:切,怎么会有人随身携带着这种东西的?

在镜面接触到鲜血的一瞬间,紫光变的更加妖异,不断的有蒙胧的雾气从镜里面涌了出来。片刻之后,邪气惊人的复制体,挡在了齐缪尔和珐约耳的中间,就像一体两面的影一样,他除了气质以外的部分都和齐缪尔一模一样。

齐缪尔:这下是真的麻烦了……

从来没有人能解释黑暗魔镜的工作原理,但很多人都清楚他的工作方式。没有人能够轻易的解决掉自己的影,一般敲碎镜才是最可靠的方法。但是从操作层面来说,这同样的很难实现……

齐缪尔后退了数步,和影拉开了距离,手中的武器不断的改变着形态。

武器的形态不断的变化,双剑的剑身不断的变薄,最后变成了近乎通明的色泽。薄而轻巧的剑身,给人的感觉甚至连声音和光都能切开。即使感觉自己已经取胜的珐约耳也不敢大意,他同样的非常清楚齐缪尔是很危险的对手,又退后数步,让自己和他的距离进一步拉开。

一边防备着齐缪尔以突袭的方式来破坏魔镜本身,珐约耳督促着影上去和本体争斗。

[形态转换·火之舞衣!

[形态转换·风之翼!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自己永远都会是最难解决掉的对手。虽然只是虚幻而无法把握的影而已,但影却拥有和齐缪尔没有区别的能力。不是模仿,影可以自己判断情况,而他的魔法实力完全不会输给齐缪尔。即使造成的破坏被一再的扩大,但本体和影的战斗却迟迟的无法分出胜负来。

一次一次的交手,本体和影向两边弹开,白色和黑色的光流不断的向四处散开。随着魔力的增幅,两者的速度越来越高,移动不断的在空中划下轨迹,前面的还没有散去,后续的攻击就又紧随着来到,各种光线把幽暗的低语者森林映的和白天一样的明亮。远远的旁观的蛮三人虽然非常的焦急,却找不到插手的方法,因为他们虽然有和战斗中的几人相匹配的实力,却跟不上这种魔法战的高节奏。而且如果是匆促的配合的划,也没有能够充分发挥出各人能力的契合度。

美堂蛮:可恶,说是要一起对付魔族,最后我们还是只能呆在一边看着而已吗?

工藤卑弥乎:可是,如果我们就这么出去的话,只会增添齐缪尔的负担啊……我们没有办法在空中灵活的战斗……

天野银次:我或许能够帮上忙…不过那也只有一击的机会。而且我没有把握能够确实的控制住攻击的范围。

工藤卑弥乎:是的,之前在观察齐缪尔的攻击的时候就有发现了。似乎那个魔族在自己的身边布置有非常强力的防御。如果只有瞬间的机会的话,能不能够突破掉连齐缪尔都奈何不了的防御也是问题。

美堂蛮:反正我们只要努力了就可以了……

空中的战斗还是持续。整个战斗异常的华丽,也异常的残酷。不管受到哪种程度的冲击,本体和分身都能够在瞬间重新回到战斗中去。两道影互相缠绕在一起,浑如之前雷帝与裘卡之战的翻版;不同的是,之前的两人心中没有仇恨,而现在的双影则是不断的在努力吞噬掉对手。

齐缪尔现在也缺乏了掌控形势的能力,影的能力比他想像的还要强上不少,应该说是比他本身更加用心在战斗里面。时间长了以后,即使齐缪尔不喜欢这样,还是被对方一点点的压制了下来。珐约耳总是很小心的躲在齐缪尔的攻击范围外面,让他完全没有机会去破坏掉魔镜。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巨大的雷柱从天而降。它直接的撕开了天空厚实的云层,粉碎掉了上方密集的古树枝叶,轰在了只注意了齐缪尔的珐约耳身上。珐约耳身边防御着的不协和音虽然非常尽职的发挥了效果,却也没有办法把这种来自于空中的强力直击给完全卸开。珐约耳的右手被雷击焦灼,在接受魔法的治疗前是无法再正常活动了。受到破坏的还有右手上的黑暗魔镜,原本光滑的镜面上出现了像蜘蛛网一样的细密裂痕。

影的动作一下变的生涩,原本流畅着舞动的武器现在充斥着破绽。已经等待了很久的齐缪尔自然不可能会放弃掉这样的机会,早就有切换好武器形态的他,发动了近身后的得意技。

[瞬闪·百花天葬

一瞬间,齐缪尔的身体分出了若干个残影,影在短暂的停滞中所失去的防御,在齐缪尔凌厉的反击之中再也恢复不过来。薄的透明的剑刃在齐缪尔的手中如同是舞蹈一样的被施展了开来,在游走和攻击之间依循着特殊的节奏,每一次攻击都是毫无破绽的确实有效。

影被没有丝毫犹豫和停顿的打倒,珐约耳手中原本就已经龟裂开的黑暗魔镜一下变成了碎片散落向四周。

珐约耳:…………

齐缪尔:…………

无言的,齐缪尔和珐约耳同时落向了地面。虽然齐缪尔受了不轻的伤,而珐约耳几乎是毫发无伤,但两人都同样的清楚前者才是胜利者,毕竟后者所有的技巧都已经被一一的破解,引赖的王牌也已经不复存在。

蛮三人也从洞里跑了出来,刚才正是他们集结了灵力,由银次发出了一发超越个人极限的[苍天雷临,一口气破坏掉了珐约耳的完美防备。

齐缪尔(>_<):意外。没想到还真的得到了你们的帮助呢。

天野银次:真无礼。我们可是努力的在帮助你呢!

齐缪尔:好了好了,不要介意啦。只是玩笑,没有什么大不了。倒是这个魔族要怎么处理呢?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战意了。

男:把这个白痴交给我们就对了。

树冠一阵晃动,两个骑在蝠翼魔上的人降了下来,很嚣张的走到了齐缪尔面前,其中的高个男直接在珐约耳的腹部重重的给了一下,然后顺手把晕过去的他往坐骑上面一扔。

齐缪尔警觉的往后面退了一步,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都比珐约耳更加的强。而这两个造型奇特的人,也完全没有要掩饰自己气息的意思。

[汉默·大/法典一个魔族,身体比熊族的兽人更加魁梧,光头,留着大胡。他的武器是轻松提在手中,用铁链连在一起,两个直径超过一米的大铁球。

[拉比·大/法典另一个魔族则是身体瘦小的像猴一样,带着宽宽的帽和小眼镜。他手中那对闪着寒光的爪,绝对没有人会去怀疑它的锋利程度。

大/法典兄弟:我们就是魔族著名的兄弟组合·汉默拉比大/法典!

听了大/法典兄弟的自我介绍,众人与其说是被吓到,不如说是笑的喘不过气来。

齐缪尔:大/法典兄弟?很有名吗?完全没有听过。

美堂蛮:我们也没有听过呢。

天野银次:而且你们两位长的也一点都不像是兄弟呢。难道魔族里面,基因变异的程度有这么巨大吗?

齐缪尔:肌肉和排骨的组合一点话题性都没有……

拉比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杀气,齐缪尔在一刹那间感觉到汗毛倒竖,立刻本能的向后使用了瞬移。拉比消失后的瞬间就出现在了齐缪尔原来的位置上,手中的爪发出了高速摩擦空气的锐利声音。

对对方的速度,齐缪尔也吃了一惊。虽然事先从外形上他已经判断对方拥有极高的速度,但是他还是过低的估计了拉比的实力。虽然已经有躲开,但拉比光是用武器挥动所产生的空气流,就在齐缪尔的脸上划出了两道长长的血痕。

齐缪尔:你居然伤了我的脸!

拉比·大/法典:是个男人就不要因为这么一点小伤而惊慌失措的。

蛮三人心里同时的产生了无力感。虽说现在的魔族还不是冲着他们来的,但是和珐约耳的战斗里面就消耗很大的齐缪尔,绝对不可能同时对付这两个人了。飞快的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信息,三人决定先集中攻击看上去比较不灵活的汉默·大/法典。

不理会蛮他们的攻击,汉默飞速的转动大铁球。巨大的劲风下,蛮他们根本近不了身,而外围的点攻击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他们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偶尔突破了防御也根本也没有办法对皮粗肉厚的汉默造成什么有效伤害。银次只是被铁球轻轻的擦了一下,就飞出去了三米。

天野银次:倒,这个怪物的力气大的不像人!

汉默·大/法典(头上一滴汗,一边转动铁球一边逼近):我本来就不是人类啊……!

虽然蛮他们没有办法对汉默造成多大的伤害输出,不过他们的动作好歹暂时的对汉默造成了牵制,至少让齐缪尔可以专心的和拉比来一对一的单挑。

齐缪尔:我说,你能不能跑的慢一点啊?

拉比·大/法典:你可以不用魔法吗?

齐缪尔决定和对方交涉一下,不过只是一句最简单的交涉,就让他明白了彼此之间绝对没有共通语言。

拉比的速度快到了变态的程度,光是用双脚就能够打倒接近瞬移的高速,齐缪尔刚刚把灵力集中到正面构筑成防御,就在同一瞬间受到了来自于背后的重创。即使隔着两层充盈着魔力的衣服,背后的接触点仍是传回了火辣的痛觉。

虽然齐缪尔立刻就发动了数枚震动矢来反击,但震动矢的速度居然追不上拉比。拉比面对着魔法的攻击不闪不避,轻松的甩掉了身后的震动矢以后,他又是一个急转身,开始反向的冲刺,拖起了一路的烟尘。

在一瞬间里闭上了眼睛,面对拉比现在的速度,眼睛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了。齐缪尔手一挥,之前的战斗造成的破坏很巨大,在地面上到处都是胡乱的堆砌的巨石。数枚巨石违背重力法则的浮到空中,环绕着齐缪尔构成防御。虽然这种防御方式很普通,但是对于以这么高速来移动的拉比却意外的有效。以他这样的高速,一旦自己撞上巨石,那么什么防御都不会有效果,在接触的一瞬间他就会身受重伤。

齐缪尔:暂时先做到这样的程度。

连齐缪尔会飞到空中都已经事先的纳入到计划里面了,却没有想到他会采取这样的防御形式,拉比也不得不放慢了他引以为傲的速度。一旦现出形来,被迫放弃自己最大优势的他就不得不直面齐缪尔的魔法洗礼了。

没有使用任何的咒文,打算速战速决的齐缪尔,一口气向着正面释放了数倍的灵力。只是以双剑向着正面做了一次简单的斩击,被转化为冻气的灵力迅速的把面前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冻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