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魔族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28 字数:10891 阅读进度:238/306

神秘空间。[]

在受到齐缪尔发自内心的感谢之后,卡尔汀娜的脸微微有点发红。微笑着,卡尔汀娜又向后退了一步,左手挠了挠头。

卡尔汀娜:哎呀~~其实你不必这么诚恳的向我道谢啦~这样还真是让我不好意思啊~

停顿了一下以后,突然,无数透明的丝从卡尔汀娜的手中射向齐缪尔,同时传来了后半句话。卡尔汀娜:因为,其实我~~~是专门来对付你的魔族啦。

过早的放松了防备,齐缪尔很容易的就被偷袭得手了,全身被丝线割开了好多道的伤口,同时左手被丝线缠上了,甩也甩不掉。

齐缪尔:似乎在基础职业上面还有很厉害的衍生职业嘛……

卡尔汀娜似乎成竹在胸,一点都不着急,她手指轻轻的弹了一下,然后很有耐心的给齐缪尔一点点的解释。

卡尔汀娜:呵呵,虽然我的基础职业只是舞者,还有魅惑师和弦术师两个转职。没想到你的意志力这么强呢,魅惑术对你一点效果也没有,结果逼的我提前拿出绝招啊~

齐缪尔:你也可以不要拿出来啊!

齐缪尔边躲边说到,对于这些丝线,他是只能躲,不敢挡,因为刚才的伤,让他发现这些特制的丝线可以穿过一切没有生命的物体,自然也能够无视结界的存在。而且每一次的攻击都是从卡尔汀娜手中武器的本体上额外的分出新的丝,没多久,整个神殿里面到处都是那些纵横交错的线。

齐缪尔: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实体存在于其他空间的武器了。

卡尔汀娜:这样可不行哦,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些实体存在于其他空间的武器了~~

齐缪尔不停做短距离瞬移了。但卡尔汀娜的丝线在自己身体的周围结出了密集的防御网,即使是能够像齐缪尔这么频繁的闪现,都无法从里面找出一个足够攻击的漏洞。而卡尔汀娜仍然在那里不紧不慢的一根根一把把的把丝线往外扔。

卡尔汀娜:呵呵,不要逃嘛~~如果不能在这儿打倒我的话,你是离不开这个世界的。

仿佛是要证明她的话一样,神殿的入口就这么渐渐的消失了。没有外来的光源,构成神殿的水晶和琉璃都开始发出微弱的荧光。在荧光之下,纵横密布的弦线上面时亮时暗,虽然看上去非常的漂亮,但因为无法被掌握到确实的位置而变的更加的危险。

在卡尔汀娜努力的要封锁齐缪尔的行动的同时,齐缪尔也在考虑解决掉那些线的办法。

[水蓝·;召唤!极零烈冻阵!

以特有的同步咏唱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了两个咒文,除了齐缪尔身边的一个小范围,神殿其他的地方到处的都是开始凝结的水元素。水元素在低温下凝聚成一个个的冰球,然后往四周长出尖刺;当大半的空间里都出现了这种危险的结晶以后,毫发无伤的卡尔汀娜微笑着出现在了齐缪尔的身后。不但她没有伤,连那些看上去很纤细的弦丝都没有事。靠近的冰晶全部被奇异的引力吸附住了,没有办法进入能够对卡尔汀娜实际造成威胁的范围。

卡尔汀娜: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吧~不管你做什么~都是没有用处的。这个世界已经完全在我的控制之下了~你不管做什么都是不会有效果的。

齐缪尔呆了一下,他好不容易召集的元素以飞快的速度在流失,而且速度还进一步的上升,直到消散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凝聚的速度。

卡尔汀娜举起手,一个温蒂妮在她身边具现了出来。温蒂妮微笑着在空中飞舞,环绕着卡尔汀娜旋转,然后化为一个水球回到了她的手上。蔚蓝色的纯水之球在卡尔汀娜的手中保持着完美的球形,然后核心一点一点的泛出了紫色,最后从内而外的吐出耀眼的火花。

齐缪尔:……元素形态变换,从水到火……法则切换??

[弦术·蛛网

大量的丝线以卡尔汀娜为中心,纵横交错的向外面辐射开来,圆圆的,真的像是一个蜘蛛结出来的网。不过蜘蛛网只是平面的东西,而这个弦术可是在三唯方向上亦有分布的。

法则切换以后,除了了解变换原则的卡尔汀娜以外,其他存在于同一领域的人都无法正常使用魔法和气。空间亦是处于封印的范围之中,无法正常使用瞬移的齐缪尔一下就被张开的巨网给捕捉住了。

蛛网的弦术真的和现实的蜘蛛网一样有巨大的吸附性,而且越挣扎就会黏的更紧。

卡尔汀娜:呵呵~你现在就是我的猎物了~连逃都逃不掉了。真的是好可爱呢~

齐缪尔:……还没有结束呢。

卡尔汀娜走到了齐缪尔旁边,有手指去戳他的脸,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跳了起来。

卡尔汀娜:哎~真是越看越觉得你可爱啊~姐姐我还真是不忍心下手呢。我想到了~干脆你也加入我们魔族好了啦~

一个、两个、三个……齐缪尔的头上出现了好多好多的青筋,但是被缠在网上的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卡尔汀娜还是在那里戳啊戳。

看到齐缪尔没有反应,卡尔汀娜开始向他推销作为一个魔族的好处。

卡尔汀娜:你看,魔族可以拥有比其他种族更加强大的力量和身体……

齐缪尔:我这样都不死的身体,已经足够强壮了。我又不要变成夏古拉·尼古德那样的怪物存在!

卡尔汀娜:魔族还拥有漫长的生命,可以更好的体验生活的乐趣……

齐缪尔:你难道不知道一千两百年前的降魔战争和一百年前的封魔战争吗?如果你们真的认为魔界的生活很有乐趣的话,干嘛总是想要占领人界呢?

………………

卡尔汀娜提出了很多理由,但都被齐缪尔轻易的否定掉了。在她绞尽脑汁的思考新的理由的时候,两名全身包裹在黑色长袍里的魔族出现在了神殿里。

虽然全身都包裹在黑色长袍和淡淡的雾气里,但是黑衣人身上那无法掩饰的气味,还是让齐缪尔轻易的确认了他们的身份。没有想到有百年时间没有公开活动的魔族又这么大规模的出现,齐缪尔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不过新来的魔族级别明显没有卡尔汀娜来的高,他们连身上的气息都隐藏不了。而这么薄弱的气息也显然达不到故意释放出来示威的程度。

魔族a:卡尔汀娜,效率太低了吧,还没有把他解决掉吗?

魔族b:你的恶趣味最好改一改了,卡尔汀娜。不要每次都把空间改造成这种样啊!

卡尔汀娜:不要用这么嚣张的语气和我说话!你们两个来这儿做什么?明明就没有实力,偏偏会是属于高级魔族……

魔族a:都说了是你效率太低了。

魔族b;时间拖的太长的话,会有很讨厌的变数。卡尔汀娜,你该不会是故意放水吧!

卡尔汀娜:对接哪有这么容易可以成功的!你们两个不要随便的用自己的白痴来影响别人。

单纯的崇尚力量的魔族,确实不是一个能够好好相处的种族。很显然这两名魔族和卡尔汀娜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和谐。不过就实力而言,卡尔汀娜比这两名魔族厉害上不少,真要是打起来没有悬念呢。

魔族a:别叫我白痴!你也只不过是能够同步念海而已……

魔族b(巨大的汗滴):你果然是白痴,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说出来!

根本没有来得及阻止,新来的魔族之一就已经把某项重要的情报脱口而出了。虽然他自己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卡尔汀娜的脸色立刻就有点发白了。

她之前为了对付齐缪尔,一直努力的营造出自己强的不可思议的假想,来让他相信那是处于现实世界某处的战斗。虽然卡尔汀娜可以借由念海的同步来影响对方的思维领域,但毕竟反同步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和卡尔汀娜脸上的苍白成鲜明的对比,齐缪尔的脸上却是非常灿烂的微笑着。附着在他身上的弦线在一瞬间就全部脱离了身体。

齐缪尔:怪不得有这么奇异的不协调感呢。你的媚惑术原来是用来麻痹我的感知的啊。

卡尔汀娜(怒视其他两名魔族):都是你们两个笨蛋不好!

齐缪尔:你在这儿吗?

魔族a:当然在了!

卡尔汀娜:笨蛋,不要回答他啊!

卡尔汀娜的警告来的太迟了,回答齐缪尔问题的那个魔族,只注意到了他脸上灿烂的微笑,却没有发现他眼中阴冷的闪光。齐缪尔轻轻的弹了弹手指,蓝色和深绿色的水晶状晶体就刺破了魔族的皮肤,从他身体的各处冒了出来。虽然没有任何痛楚的感觉,但这种看着自己身体一点一点异变的恐怖,却又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奈感,严重折磨的他的精神走向崩溃。

卡尔汀娜:不好,是强制同化!他对自己的念海的控制度实在是太高了!得赶快脱离这个区域了!

弦线、宫殿、山脉和海洋、甚至整个天空的投影全部逐一的消失。所有人漂浮在一片一无所有的银色虚无之上。

卡尔汀娜:没的玩了。

卡尔汀娜摇了摇头,赶紧拉着没有受伤的那名魔族从念海脱离了出去。刚才还很嚣张的弱小魔族见到同伴丢下自己离去,脸上立刻不能抑制的出现了惊恐的表情。

魔族a;喂,不要把我一个人丢下!

齐缪尔:战斗已经结束了啊。

魔族a:你在说什么鬼话!呜……

突然恢复的痛觉,让魔族说了一半的话停了下来。他低下头,发现自己左脚的打部分已经化为了灰烬。接下去是右脚,然后是双手,全部被晶体贯穿的地方都是同样的,他的身体一点点的消失在空气之中。

魔族a(一脸震惊,难以置信的表情):我的身体开始灰化了!……怎么会?为…为什么会这样?

齐缪尔:既然你给出了回应,同化就无法阻止了。因为最优先的分歧否定了你,你马上就要消失了。

魔族a:骗人……怎么可能!你只是一个人类啊!

齐缪尔没有回答。就算是给出回应,也已经没有人能够停到了。魔族除了头以外的部分都已经在空气中化成了更加细小的尘埃。

法兰王国,低语者森林附近。魔族秘密基地,会议室。

高等魔族a:卡尔汀娜失败了。

高等魔族b:卡尔汀娜的失败是被确认的。吾辈命令我等必须要阻止更多分歧的产生。

高等魔族c:吾辈命令我等有所行动。和其他的三个人一起排除。

高等魔族a:卡尔汀娜失败,但是吾辈是不会失败的。

高等魔族b:吾辈通过我等了解。没有分歧。那么吾辈也命令我行动。

高等魔族a:把情报以合适的方式散播吧。

高等魔族b:同意。吾辈通过我等挑选新的刺客。

由于是通过念海来进行超空间连接。在卡尔汀娜失败确认的同时,负责这次行动的魔族指挥人员就得到了消息。之前就有估计到这样的可能,他们并没有责备卡尔汀娜,而真正坏事的魔族已经不存在了。他们只是忠实的执行着更高等魔族的命令,把原本针对三人的行动修改成目标四人。

同一时间,念海内。

解决掉了刺客问题的齐缪尔正在准备脱离。

同一时间,神秘/洞穴深处的祭坛。

美堂蛮三人正在考虑要如何才能取得[月光的气息。

低语者森林,神秘/洞穴深处的祭坛。

齐缪尔处于无法唤醒的沉睡状态。美堂蛮三人虽然成功的解决掉了所有可以看见的魔动力守卫,却被最后的结界给困住了,他们之前确实没有考虑到这个重要问题。

工藤卑弥乎:现在我们要干什么啊?莫非就这样傻在这儿了?

雷帝银次:等到齐缪尔醒来吧,他应该知道……

话说了一半,雷帝突然停了下来。他现在的灵力比其他两人强,感知力也更加的优秀,率先捕捉到一丝不属于人类的气息。

雷帝用力的把卑弥乎推了开去。蛮和卑弥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还没有反映过来,一道白色的弧线闪光,就从卑弥乎刚才所站的空间斩过。

卑弥乎和蛮立刻变得非常的紧张。因为似乎他们两人的能力都完全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位置。要不是雷帝的帮忙,刚才卑弥乎就根本就躲不开攻击。即使是对方已经发动了攻击,但只是在一眨眼之后,就又再度的让气息完全的消失。要不是地面上的岩石向两边翻开,留下了清晰的斩痕,刚才那短暂的接触还有可能会被当作是幻觉。

美堂蛮(警惕着周围):怎么办?我们根本就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

这个时候的雷帝已经完全的陷入了战斗状态,已经听不到别人说的话了。隐藏了形体的敌人,似乎想要先解决掉有威胁的敌人,没有理会蛮和卑弥乎,又或者是没醒来的齐缪尔。雷帝在短时间里已经避开了三次斩击了。

雷帝一直想抓住机会反击,但敌人非常的狡猾,不管攻击成功与否,一触即走,气的雷帝牙痒痒的,却没有一点的办法。其他两人干脆的退到了齐缪尔的旁边,反正他们现在上去,除了干扰雷帝的动作,也做不到其他什么事。

雷帝(突然大声喊):卑弥乎,给我战天使香。

卑弥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可不记得自己作为武器的毒香水里面有这样的品种。不过彼此间长期配合所形成的默契,让她顺手朝雷帝的方向扔出了一瓶傀儡香。

香水瓶在空中碎裂,同时传来的还有另一声轻呼。和雷帝想的一模一样,敌人果然选择了拦截香水,在那一刹那,注意力被转移掉的敌人露出了破绽。事先就朝着这个位置攻击的雷帝成功的命中了目标,逼的对方不得不显形。

在敌人出现的同时却响起了清脆的耳光声,雷帝的脸上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少女:下流!

不同于三人想象之中的可怕外表,出现的敌人是一名有着黑发红眼的可爱女孩,她身上穿着一整套全黑的衣服,背后有一对装饰性的q版蝙蝠翅膀。她左手拿着的一把大镰刀,现在正横的负在身后,似乎这就是之前斩击的武器。她现在脸上红红的相当可爱,因为雷帝刚才打到的软绵绵的东西,好像刚好是她的胸部……

狠狠瞪了雷帝一眼,女孩的声音像冰一样的寒冷。

少女:我是死神裘卡,[月光的气息最后的守卫者。只要你们能够打败我,就可以任意的取走这里的东西。

她怎么这么恨我?该不会是……难道说……

雷帝想起刚才击中目标时柔软的触觉,当时好象还顺手捏了几下,顿时汗如雨下。

蛮和卑弥乎:不会吧?和死神打?有可能能赢吗?

似乎看出了众人的顾虑,自称死神裘卡的少女稍微的露出了一点笑容。

裘卡(指了指雷帝):你们可以放心,出现在这儿并不是我的本体。分身的能力并不会超过你们之中最强的那个太多的。而且我战斗中不会再隐身了,尽管放心吧。

雷帝:也就是说你想要一对一了,是不是?

裘卡:是。接下来就是我们的胜负了,不要露出软弱的表情,试着来打败我吧!

裘卡很有个性的舞动着比自己还要巨大的多的镰刀,伴随着每一次的镰刀挥击,都会有淡青色的风刃从镰刀上飞向雷帝。

靠着齐缪尔制作的剑,雷帝不闪不避的,直接的把风刃从中间切碎掉。星级的武器果然很厉害,不但能够切开魔法,如果把手腕的力量更巧妙的结合上去,甚至还可以把射击型的魔法改变了轨迹弹开。由于武器上看上去吃亏一些,除了速度以外,裘卡并没有占到多少明显的优势。

雷帝:呵呵,如果是银次的话还真的不会是你的对手,不过我不同。

卑弥乎不安的把手中的香水瓶抛到空中,再接住。人在不安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就会无意识的加快,她现在就是这个状态。虽然表面上雷帝和死神裘卡是不分胜负,但后者现在连呼吸都没有加速,脸上更是连小汗珠都没有。

工藤卑弥乎:蛮,怎么办?雷帝好象打不过对方的样啊?齐缪尔怎么还没有醒过来?真是急死人了。

美堂蛮:我们也没有办法啊。他们两个现在的战斗级数,只有等齐缪尔醒过来以后才能想出干涉的方法。不过你也不要太悲观了,雷帝可是我们的同伴,相当顽强的男人呢,你可要足够的相信他才对。现在双方都还远远没有到达要用绝招的地步呢,你大可以放心。

场地上已经完全的看不清楚两个人的形状了,只有两个模糊的影不断的在空中来回交错。不时的有电光和火焰伴随着金属交击的声音出现,说明战况正在逐渐的变的激烈。为了看清两人的动作,蛮已经不得不用上了邪眼。

就在这个时候,齐缪尔的身上突然出现了很多细小的伤口,虽然没有流血,但是还是把美堂蛮和卑弥乎吓了一跳。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战斗中的两人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裘卡:我先说明一下,他的伤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裘卡耸耸肩,她这句话是对着蛮和卑弥乎说的。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裘卡还特地的对齐缪尔使用了一个治愈术……结果自然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裘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惊讶表情。然后,她又一次的使用了魔法。虽然这一次她非常的认真,但还是没有收到任何的效果。

裘卡:真有趣啊。

裘卡似乎觉得这比和雷帝战斗要来的有趣多了,跑过去对着齐缪尔仔细的研究了又研究,最后才非常高兴的宣布了结论。

裘卡:果然不是我的治愈术出了问题。你们这位同伴还真是奇特啊,居然会在自己的念海里受到他人的攻击~哈。

念海?那是什么东东啊?

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一脸茫然,一群问号在他们头上跳圈圈舞。

裘卡:没有必要管那些事情啦,反正念海里面无论受多重伤都是假的,身体只是把它忠实的表现出来而已。只要人能醒过来就没有一点问题了。

裘卡一点都没有给他们解释一下什么叫念海的意思,只是叫他们不要担心。不过她没有说出来,其实如果在念海里呆的时间太长的话,所有的伤就会被身体真是的纪录下来。

解决掉了齐缪尔身上的问题,裘卡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样,镰刀朝雷帝一指。

裘卡:现在没有后顾之忧了,我们继续吧!

[奥义!雷光龙斩·改!

把剑抛到空中,雷帝两手虚空一引,十道电芒涌出数米后盘旋成紫色龙形,涌向裘卡。反手借住落下的剑,向着正前方斩出一道剑气,稍微落后了几步距离,剑气亦形成了银色的龙形,张牙舞爪的飞扑向前。

[春苏之盾!

青色的风迅速的流动了起来,在裘卡和雷帝正中间的空地上形成了巨大的青色气盾。龙形的雷属剑气往前飞出了没有多远的距离就直接撞上了气盾。青色风魔素像锁链一样的被实体化了出来,即使是看上去那么有气势的龙形剑气也没有活跃的空间,被数道锁链缠满了身体以后,没有能够有所作为就重新的消散掉了。

不过这个时候,雷帝的剑也同时的斩在了剑上。他最开始就没有认为光靠这样的攻击就能打到裘卡,身形藏在第二道剑气的影里面,人也跟着飞冲上前。星级武器的定点突破效果很强,和剑尖的接触点上爆散开来的青色流光只持续了数秒钟,整个风盾就碎成了数片。

裘卡(意外的皱了皱眉):原来是星级以上的武器。这么简单的就可以破坏掉防御……

裘卡:现在轮到我了。虽然只是分身的我无法发动美力,但要将你肃正掉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天诛·光天玉!

竟然能够在一瞬间用镰刀来划出十字形,连雷帝都对裘卡的实力感到吃惊。但现在并不是一个合适于惊讶的时间,随后而至,像彗星一样拖着光尾的攻击,凌厉的让周围的空气都一路发出被撕裂的声音。就算是强到雷帝的程度,也完全没有要去挡这种攻击的打算。

轰!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坑,同时被划过的巨大能量拉出了一道长长的沟。大量扬起的灰色沙尘让周围的可见度下降了很多。

雷帝千钧一发的躲开了此次攻击,浮在空中的他全身都被紫白色的光芒包裹了起来,就像是穿上了一件雷电的外套一样。因为现在的雷帝形态并不是正常的觉醒,而是以齐缪尔的魔力强行催生出来的,所以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时间开始消退。现在这个样无法取胜,他已经决定要拿出全部的实力了。

好不容易从念海脱离的齐缪尔,睁开眼睛后看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雷帝和裘卡的激战。已经发动了肃正形态的裘卡和全身包裹在雷属性斗气里面的雷帝绝对是相当危险的存在;特别是他们因为遇到了难得的旗鼓相当的对手而显得战意高涨的时候。

[天诛·光天玉!

[奥义·光翔十字界!

战意高涨到了极限之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动了自己在现在形态下的最强招式。以最强对上最强,这是两人之间自开战以后最为强力和危险的一次接触。

不好,这样的招式碰撞一下肯定会两败俱伤的!一不小心甚至有可能会同归于尽的!

迅速的在心中判断了现在情况的严重性,齐缪尔的结论是自己不出手阻止都不可以。

齐缪尔:天的边际,云的彼端,黄金色的浮空之城,回应我呼唤吧……赐予绝对的平息,最高的宁可,神圣的永恒!

时间已经不允许了,齐缪尔使用了超级缩略版本的封天魔法。虽然省略掉了咒文里的绝大部分,而让效果减弱了不少,但是被齐缪尔这么严重的干扰了一下,实力大减的他们已经打不起来了。

蛮、卑弥乎:为什么我们又要被封天魔法给牵连到?

好险好险,齐缪尔一边这么喊着一边拍着胸口。他指了指尤自在张牙舞爪的雷帝和裘卡两人,耸了耸肩膀。

齐缪尔:有这么两个白痴在,我没有其他的选择了……这样总比挂掉一个要来的好一点吧。

被突然活过来的人所阻止了战斗,雷帝瞬间脱力的倒在地上。裘卡虽然也同样的无力,但还是坚持骄傲的靠着镰刀立在原地。

裘卡:扼……我输掉了啦~

裘卡举起了双手,刚才如果齐缪尔没有及时的阻止的话,虽然雷帝也肯定要身受重伤,但自己则是肯定会over掉的。

齐缪尔一点也不客气的在裘卡的额头上面轻轻的弹了一下,虽然他还不清楚这个冲动的笨蛋到底是什么身份。

齐缪尔:我说啦~你真的是很笨啦!胧·月在改变形态以后虽然可以无视掉别人的防御,可是作为交换的代价,它在这个状态下同样也没有办法抵挡住物质化的攻击啊。你那时候完全只要站的远远的操纵就可以了,居然拿着它去和别人拼命,真的是太笨了啦~

一再的被齐缪尔在‘笨’这个字上作出了强调,裘卡也开始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脸微微的有点发红。不过和裘卡之前冷冰冰、只知道战斗、一点人情味儿都没有的样,现在的她明显的可爱多了啦。

裘卡:人家什么地方笨了啦~

连裘卡自己都没有发觉,她说话的时候就像是在向齐缪尔撒娇。受到刺激过大,已经习惯了她冷冰冰样的蛮他们一个个都变成了灰色的石像。

齐缪尔(一把从裘卡的手上把镰刀抢了过来):呵呵,还不承认呢~看好了哦!胧·月应该是这个样来用的。

蛮他们一点都不紧张,因为要是有创师因为随便碰别人的武器而受伤,那才是一个大笑话了。裘卡到是吓了一跳,怕齐缪尔被死神镰刀的力量所反噬。感觉到拿着自己的不是主人,死神镰刀上面出现了一层淡紫的光芒,灵力迅速的把齐缪尔给包裹了进去。

手轻轻在镰刀的握手上面抚过,一个个超古代的魔纹在镰刀的柄上浮了出来。

[荷米

[美莱汀

[倍加索玛

[镁拉左提修

…………

不紧不慢的,齐缪尔用奇怪的韵律把这一连串的远古魔纹一个一个的念了出来。原本是凹陷进去的魔纹,在被念出名字之后立刻被金色的流光所充盈。不同于裘卡的想象,死神镰刀非但没有把齐缪尔反弹开,反而像认可了他的资格一样,在他的手中发出了喜悦的鸣声。

齐缪尔的体内向外释放出大量的银蓝色灵力,和死神镰刀的紫色灵力混在了一起,重新的注入到了镰刀内部。同时,那种混合灵气也顺着握手飞快的倒流回了齐缪尔的体内,让他的双眼带上了一丝妖异的感觉。

接受了灵力之后,死神镰刀的外形迅速的改变着,先是整个的软化掉,凝聚成一个一半紫色,一半银蓝的球体;然后,球体一点点的变细变长,最后形成了一柄非常漂亮的月牙形镰刀,刃面一边是紫色,另一边是银蓝色的,上面铭刻着螺旋形花纹和一些金色的远古文字,并且整齐的排列有大小不一的九个圆孔。

身为镰刀主人的死神裘卡都是一脸的茫然表情。然后她马上换成了一脸好奇宝宝的表情,用力的摇着齐缪尔的肩膀。

裘卡: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上面的文字又是什么啊?

齐缪尔(仔细的研究):哪玛斯·沙达鲁玛啦·路提司·苏提哪啦,似乎是一种比我们现在使用的神圣语言更加古老的流失之言。意思是怀抱着慈爱和勇气,包容光与暗,重新回到生命之源。

齐缪尔淡淡的,重复念着[哪玛斯·沙达鲁玛啦·路提司·苏提哪啦,很快的,齐缪尔的胸前位置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十字,四道带分别的饶过他的腰部和双肩,在背后位置重新的集结成另一个十字,让齐缪尔的身上充满了让人不能直视的气势和神圣的感觉。

齐缪尔:你们也看到了,虽然只是失落的语言其中的一个小小片断,但用来作为辅助系的魔法也会有很不错的效果的。

齐缪尔:仔细看好了。胧·月是这样用的。

手持死神镰刀,轻轻的挥了一下,远处其中的一堆废铁,就重新的组合成了活铠甲。完全颠覆了众人的常识,这种攻击效果以前一直都没有人听说过。解除掉死神镰刀的强殖状态,齐缪尔把变回了第一形态的镰刀扔还给裘卡。

裘卡:对了,胧·月是你刚才使用的招式名字吗?

齐缪尔(头上一滴大汗,夸张的一副要晕倒的表情):天啊,你真的是死神之一吗?居然都不知道混沌神器,超越星级的武器胧·月吗?

裘卡:当然不知道了。你还知道些什么,赶快都给我说出来。

裘卡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然后抓着齐缪尔的脖拼命的摇。如果不是卑弥乎及时的阻止住了她,齐缪尔就真的得去死神界报道了。

齐缪尔(和裘卡小心的保持三米距离):你们死神族在降魔战争之后,还真的是丢掉了不少东西啊。连胧·月上面的九枚月心都不见了,现在的胧·月最多只有普通五星级武器的能力了。五星级武器我也能造上几把的,没什么了不起。

齐缪尔(摇摇头,不想说更多的了):我也不能告诉你更多的东西了,你回去慢慢研究吧。你最好不要随便的使用胧·月的第三阶,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只能用它发出一击。你的本体虽然比我要强,但如果两下还不能解决敌人,很有可能就连逃的力气都没有了。

裘卡:胧·月的第三阶也能够用来攻击吗?

齐缪尔:不能攻击怎么叫做武器啊?特效攻击的结果是由持有者来决定的,我刚才只是演示一下,所以用了一个最经典的效果。

裘卡不理会齐缪尔保持距离的努力,一脸的奸笑的黏了过来。

裘卡:我要回去了,不过嘛~~~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拜托你~~~

齐缪尔突然打了一个冷颤,本能的有一种想要马上从裘卡身边逃开的预感。

法兰王国,低语者森林附近。魔族秘密基地。

巨大的房间里,站成三四排的黑衣魔族,数量不下五十人。以这么大的数量聚集起来还能够保持这种程度的寂静无声,这并不是恰好聚集到的魔族都是些遵纪守法的家伙,只是完全因为台上三名高等魔族所产生的威压。

台上的高等魔族面无表情,这个样已经持续了很久了,就像是脸上戴着一层精巧的面具一样没有丝毫变化。

这绝对不会是高兴情绪的表现。

所以台下的魔族虽然感觉很压抑,却没有任何交谈。即使是眼神的交流也被抑制到了最少的程度。这些魔族影约的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不想相信而已。

当一名有着金色长发和小麦色皮肤的女走了进来的时候,台上高等魔族的表情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台下的寂静却受到了不可挽回的动摇。人群中有不少人听说了卡尔汀娜的失败,现在一阵骚动,不少人开始压低了声音交谈。

高等魔族没有表态。骚动继续,然后扩大。三名高等魔族之一变的不耐烦了,有着火焰长发的英俊青年的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

高等魔族a:安静。卡尔汀娜的失败只是由于一个白痴坏事而已。吾辈不希望看到有人继续讨论此事,不要再产生没有意义的分歧。

老大发话了,做下属的自然要闭上嘴巴。被红发的魔族目光扫过的魔族都感觉自己脸上一阵**,赶紧闭上嘴巴低下了头。他们突然都意识到了这是作战会议,而不是茶话会。

高等魔族a:吾辈通过我等理解此事,卡尔汀娜,大致的介绍一下敌人的情况。

卡尔汀娜(低头,无表情):我认为对方的理解级别要高于人类。我们不能把他看成普通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