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神秘空间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28 字数:10906 阅读进度:237/306

有星级的武器都具有或多或少的灵性,一般都会根据主人的不同,在形态上做出细小的调整,连身为制作者本身的齐缪尔也不知道这些武器最后的形态会是什么样的,所以他也很期待亲眼看着武器认主的一幕。[]

三人大吃一惊,因为需要认主的s级以上武器都是有钱也买不到的,而像齐缪尔这样顺手送人的,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齐缪尔:什么s级!太小看我了吧?我从来不制作星级以下的装备的~因为没有带什么珍贵的原料,这三把武器都只是一星的等级,以后要提升等级只能依靠细加工了。

和齐缪尔说的一样,那些装备不愧是星级武器,滴了血以后形态改变的非常的明显。

卑弥乎的鞭变成一种无限接近透明的样,在挥动的时候只要轻轻的抖动就能够形成一系列的残影。鞭上还附加了生命吸取的功能,虽然对于魔法生物没有效果,但对于不会恢复魔法的纯战士,已经是像奇迹一样的功能了。

蛮的拳套在攻击的时候,会从手背的位置上伸出三枚像爪一样的利刃,而且可以当暗器射出去,命中目标或飞性五秒后还会回到手上。这是无视防御结界的超级暗器,拳套本身也可以以共振的方式轻易的使防御壁崩坏。这样一来,蛮的攻击范围和威力都得到了大幅的提升。

银次的宽剑,中间三分之一的部分完全的消失掉了,而变成聚集雷元素而成的超级能量剑刃。雷电的绝对威力,甚至让剑不断的发出轻鸣声,恐怕已经没有人想去碰一下了。这样的武器配上雷帝最为合适了,可以事先把电力储存到剑身之上,让天野银次的作战方式得到了很打的丰富。

看着目瞪口呆的三人,齐缪尔偷笑不已,他最近发现看其他人呆呆的样实在是很愉快的一件事情。

齐缪尔:对了,还要说一句,不要拿我制作的武器来攻击我,攻击会300%以上的反噬的。

他制作武器消耗这么多灵力的原因就是要添加这个功能。不过即使没有这种装置,他第二个身份也足以让任何人三思而后行,毕竟被成百上千的高手追杀是一件一点都不好玩的事情。大陆唯一公开的五星创师,光是这个身份就有绝对的号召力了。毕竟好的装备不是能够靠钱买到的。

齐缪尔:好了,就这么说了哦,还有,不准把我的身份说出去。

装出一副很吓人的表情,齐缪尔‘恶狠狠’的说到,他的脸似乎在说‘不怕死的尽管去试试好了’。

换上了全新装备的三人组,就像是一下脱离了贫困的难民,很是暴发户的心态,一心就想快一点的遇到什么魔物,好来体验自己全新武器的威力。小队的战斗力大幅度的上升,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正来让齐缪尔恢复灵力,四个人小心的进入了洞穴。

低语者森林,古代洞穴。

美堂蛮:不可能会有现在的我搞不定的陷阱的!

美堂蛮拿上了全新的武器,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坚持要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齐缪尔走在队伍的最中间,而卑弥乎和银次一个走在他左后,一个走在他右后。对于长期处于贫困边界的夺还小组成员,现在的齐缪尔简直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不管怎么样都要严密的保护起来。光是那三件星级的武器,他们看到过的钱加起来都不够买的……

齐缪尔: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走最近的那条路好了,虽然那条路的陷阱比较密。反正现在没有你搞不定的陷阱吧?

天野银次:请注意,在前面的岩壁上,应该可以看到一个开关,这个开关是用来控制前面的一个连环机关的……

一边走一边看地图的银次,突然很大声的宣布。他成功的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开路的蛮非常容易的就发现了他所说的开关,眼明手快的关上了开关。

美堂蛮:没有问题了,我已经把开关合上了!

天野银次:不会吧,你的动作这么快做什么,我还没有把话说完呢,机关本身是未激活的,但如果合上开关的话,机关就会被触发!

三道愤怒的目光同时透向了天野银次,不过大家马上就要忙着对付一连串的陷阱了。

齐缪尔:银次,认真一点儿看地图!下次不要说这么模糊的话!

美堂蛮:就是,虽然我很厉害,但也不要这样给我增添多余的工作。

齐缪尔:你回去拆陷阱!

一脚把不称职的美堂蛮给踢了回去,齐缪尔顺便朝着远方扔出一个巨大的爆炎弹,把剩下已经激活的陷阱全部触发了起来。

若干时间以后。

天野银次:请注意,在前面的岩壁上,应该可以看到一个开关,这个开关是用来控制前面的一个连环机关的……

银次的台词和前一次一个字都没有差,其他三人都狂汗。不过,这一次连美堂蛮都不会冒进了。他听到银次这么说,马上停下了脚步,等他把话说完。

天野银次(更认真,相当肯定):这个开关其实只是一个装饰品,请各位无视它的存在,继续前进。

美堂蛮:……

卑弥乎:……

齐缪尔:……算了,还是我来看地图吧。

又若干时间后。

齐缪尔:再前进一百米,会从正上面掉下巨大的滚石,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美堂蛮:这个好像我对付起来不容易。

齐缪尔:如果只有一块的话当然没有问题了。但如果掉下复数的就危险了。

齐缪尔的话刚说好,洞穴顶部的岩壁突然打开,接二连三的掉了数块巨大的滚石来。

齐缪尔:啊?不至于吧!疾风爆裂弹!风岚吹袭!

很显然,现在靠美堂蛮不可能挡的下来。齐缪尔赶紧配合银次的电网,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终于成功的把全部石头粉碎,又把碎石全用风吹走了。不过,四人身上都是一层白白的石粉,十分的狼狈。

现在变成众人对齐缪尔怒目而视了,后者摆出一脸委屈的样。

齐缪尔:扼…这个只是巧合,只是巧合啦~真的和我无关啦。

又走了一会儿,路上飞刀一类陷阱因为银次雷电的磁性,根本没有发挥一点效果。而火沟一类的陷阱也被卑弥乎的冰冻香水轻易冻结了。因为没有再发生更多的意外,一行人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美堂蛮:刚才只是个巧合啦,我就说了,很easy的啦,尽管把陷阱都交给我来解决吧。齐缪尔:现在你脚下的位置应该有一个陷阱,请确认一下它的危险程度。

用力的跺了跺脚,又用拳头在四周的墙壁上敲敲打打,最后美堂蛮得出了一个结论。

美堂蛮:很安全啊,完全没有陷阱存在的感觉。可能是经过的时间是在是太久太久了,陷阱已经故障了吧。

齐缪尔:不好的预感,我直觉很准的。我先给自己加持状态魔法了,你们要不要?

天野银次:要!

工藤卑弥乎:要!

美堂蛮:不要!

美堂蛮那声不要特别的刺耳,明显是不和谐的声音。但是随着靠近地图上有陷阱标示的地方,齐缪尔的感觉就越来越不安。无视美堂蛮的反对,齐缪尔在每个人的脸上都加持了包括黑鸟岚风在内的魔法。

当所有人都走了上去以后,地面上开了一个巨大的洞,紧贴住两边的墙壁,完全都没有留下可以踩脚的地方。除了习惯漂浮状态的齐缪尔以外,其他三个人都是一脚踩空掉了下去。不过他们的反应也十分的快,在落到底之前全都飞了上来。

即使这样,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黑漆漆的洞穴,至少有五米深,底部都是金属的反光,估计是插满了刀锋。如果真的在不防的情况下落到底,肯定会变成一堆巨大的肉块。

美堂蛮(夸张的怪叫)哇塞!如果掉下去的话,不是死定了啊!

向下面望了一眼,蛮的脸色立刻变地苍白了。之前掉下去的时候幸好没有看,否则脚一软还真的不见得还能飞出来。

不负责任的耸了耸肩,齐缪尔用一种很遗憾的表情拍了拍美堂蛮的肩膀。他的脸上分明就写上了说你笨你还不信的意思。

齐缪尔:所以我才说要小心点啦。幸好我给大家都加上了黑鸟。

受了这样的打击,美堂蛮一开始的信心全部都消散掉了。看了看齐缪尔后,他得出了一个新的结论。

美堂蛮:还是让齐缪尔走在最前面比较好。我觉得用魔法来拆陷才最有保障。

齐缪尔:水蓝·召唤!极零烈冻阵!风刃·连牙!

齐缪尔手一挥,算是同意了美堂蛮的意见。一瞬间,大坑就被整个的用冰块填满了,然后表面被风刃撕的粉碎,连一点打滑的可能性都没有。

效果比预期的好,于是队伍就变成了齐缪尔打头,由卑弥乎来负责看地图了。

工藤卑弥乎:下一个路口往右。小心陷阱群。

齐缪尔:爆炎阵!

顺手朝远处的转角扔了一个魔法,然后就传来一阵的爆炸声和金属碎裂声,众人扬长而去。

只见地面,四周和顶部的岩壁都被破坏掉了一层,地面上都是弯曲的铁条,融化变形的箭矢和碎裂的斩斧。本来从地面刺出的钢刺、从岩顶射出的密集箭雨和由四周的机关斩出的巨斧,配合在一起,足以阻挡一流高手了。但是,如果不能发动,再怎么好的机关都毫无用处。齐缪尔的先下手为强原则,后来引发了一场从机关陷阱向魔力陷阱转变的革命。

突然卑弥乎,发出了奇怪的笑声。其他三个人齐齐的看向了她,让她意识到自己因为激动而失态了。

工藤卑弥乎:如果地图没有弄错的话,那么前面就应该是到出口了。她的话很好的转移掉了其他人的注意力,毕竟就算有地图而不会迷路,但如果连续走三个小时的迷宫,是个人都会烦的。

美堂蛮:呵呵,拿到了[月光的气息的话,一百万金币啊,要怎么花呢?

蛮已经开始幻想着有钱以后的幸福生活了,本来就不太多的思考能力全部都消失了,众人明智的决定略过他。

齐缪尔:中央的大厅只安放着月光的气息,却要建造的如此巨大,就算是里面塞着一群龙作为最后的守护者,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天野银次:也许那个洞是天然的呢?银次和蛮不愧是好搭档,连想法都是非常的一致。

齐缪尔:是啊?大自然还真是奇妙啊~连形成一个洞穴都是长方体的啊?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鬼斧神工了。

天野银次:……

银次吐了吐舌头,齐缪尔说话虽然损,但还是蛮有道理的。

走出了狭长的走廊,来到了大厅。和小心翼翼的众人成明显对比的是,大厅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大厅的四周墙壁上,还有很多差不多样的洞口,估计是其他的通道了。

大厅里面很干净,不要说灰尘了,连一丝发霉的气味都没有。

和走廊部分的感觉完全不同,大厅里的魔力处于一种毫无章法的充盈状态。在这么强烈而又不稳定的魔力环境里面,几乎是全部元素系的咒文都无法正常的控制,而不幸的是,齐缪尔的攻击魔法几乎全是元素系的。

齐缪尔:没有办法了,这儿的魔力波动实在是太强了,魔法侦测一点用都没有。

[邪眼·真实视界!

蛮也赶紧的发动了自己的能力,然后马上变成了一脸的阴影线。

美堂蛮:汗,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还没有明白蛮的意思,齐缪尔的脚就被地面下面突然钻出的一个钢铁手臂给紧紧抓住了。

好象是发动了攻击信号一样,地面纷纷破开,大量的金属怪物从地面上钻了出来。他们就像是重步兵所穿的那种全身型钢铠一样,不过就是更大更重罢了,移动起来发出了刺耳的‘咯吱咯吱’声。手中握的都是战戟、斩斧、巨斩刀一类超重型的武器,明晃晃的锋利无比,估计即使是疯狂骑士唐吉柯德也不会想到要去硬碰硬。

抓住了齐缪尔的怪物并没有继续攻击,只是不断的把他晃来晃去,晃的他眼睛都像蚊香圈一样。

‘咚’一声怪物把齐缪尔扔到了地上。眼睛变成了蚊香圈的齐缪尔暂时的不能算在战斗力上了。

齐缪尔:好晕好晕~~我不行了!

天野银次:没事吧?

齐缪尔:我没事,就是头有点点晕。暂时可能站不起来了。你们先不要急着攻击,受到攻击的话,那些家伙就全过来了。

齐缪尔努力的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变的清醒一些。刚才那一下摔的不轻,而且这种魔力混乱的地方,对于一个法师来说,本来身体的负担就会很大。

齐缪尔:那些全都是魔铠甲,不会主动攻击的,但一旦受到攻击或有人进入它们的领域,就会一拥而上。

大厅里现在至少有超过三位数的魔铠甲在,看着它们巨大的身形,难以想象一拥而上会是什么样。估计每人一脚就能把他们踩死了。

齐缪尔:魔铠甲的战斗力绝对不比高级骑士弱,生命力更是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呢。而且它们除非被彻底消灭,否则还会慢慢的自动修复。而且魔铠甲视制作材料而定,对魔法有比较高的抵抗性。”

美堂蛮:不会吧?这种一看物理防御就高的离谱的东西,还会有魔抗?那要怎么打啊?那么这些家伙的魔抗高的什么程度?你能解决多少?

齐缪尔用力的甩了甩手,坐在地上,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美堂蛮。

齐缪尔:笨蛋,我现在连感知之风都用不来啊!这儿的元素波动太强了,攻击魔法威力太难控制了。要不干脆我用召唤赤星,也不用控制,一次把它们全炸飞算了。要试试吗?不过我估计有很大可能会提前爆掉。

美堂蛮:那个…还是算了……

在这么细小的空间里使用禁咒是100%的找死行为,更何况还是那种完全不加控制的禁咒。剩下两人赶紧抓住齐缪尔的手,因为他似乎很有意思要去试一下的样。

工藤卑弥乎:对了,齐缪尔。既然那些魔铠甲也是魔动力的守卫,为什么在这种环境里面还可以正常的工作呢?一般情况下,连魔法装备的效果也同样的会受周围魔素的影响。没道理魔力守卫可以正常的啊!

齐缪尔:有道理。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寄希望于对方不会主动攻击了。在这么高浓度的魔素之下,什么时候魔力守卫突然爆走也是很有可能的。

齐缪尔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银次的剑,现在上面不稳定的能量都能够轻易的用肉眼来观察出变化来,正好是最好的举例对象。

齐缪尔:你们看银次的武器,那把剑上的能量处在一种被激发到很高轨道的不稳定状态。除了剑以外,银次本身操控的雷亦会变的很难控制……所以第一优先的事情是不要误伤到自己。

美堂蛮:这么多的魔铠甲就由我们两个来对付吗?

齐缪尔:不必这么麻烦的,守卫就让守卫来解决好了,虽然魔法几乎不能用了,但是我的主要职业本来就不是魔法师。卑弥乎,你的傀儡香和睡眠香就不要用了。以腐蚀香来攻击,那些魔铠甲应该没什么防御能力的。然后多有冰冻香来配合蛮吧。蛮,你在战斗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使用邪眼术的识破,找那些魔铠甲的要害去打。银次,现在我要使用炼成术了,一会战斗开始时保护我一下。

银次打了个ok的手势,然后大家就各就各位了。

[炼成·砂石之龙!

场地上出现了一条超过一米粗,超过三十米长,龙首蛇身的生物,当然了,它的身体完全是由岩石组成的。

[炼成·战斗武装!

第二个炼成阵让砂龙的身体上到处长出了锋利无比的刀片,鳞片也发出金属的光泽,变的更加的坚固。当然了,构筑砂石之龙的除了到处都是的岩石,还真多亏了之前那些陷阱了。

砂石之龙虽然要比魔铠甲巨大上不知道多少,但是性质上却是同样的属于魔动力守卫的一种,本身的控制核心是齐缪尔消耗掉大量的灵力炼成的,能够接受一定程度的复杂命令。

武装到了牙齿的砂石之龙,面对量产形态的最低等级魔动力守卫大占上风。在齐缪尔的指挥下发起攻击的砂石之龙,虽然吸引了大部分的魔铠甲,战斗还是显得比预期的还要轻松。另外一边,美堂蛮和卑弥乎对付剩下的十余只守卫,也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

因为要练成这么巨大的砂石之龙消耗掉了过半灵力的齐缪尔,看到这样的战况也松了一口气。摸了摸口袋里的一组高等级防御符石,齐缪尔松了一口气,虽然准备它就是为了以防万一的,但是似乎是已经没有机会用到了。

没有多久,和蛮、卑弥乎战斗的那些魔铠甲就只剩下四五个了,冰冻香加邪眼术的效果非常的出色,蛮总是能在魔铠甲速度被减慢的那一刹那间,找出其弱点并加以破坏。更让人赞叹的是砂石之龙的战力,即使是魔铠甲的防御,也不可能挡的下砂石之龙的身体撞击。巨大的体重压下去,加上全身锐利的鳞片像刀刃一样张了开来,砂石之龙每次的攻击都会彻底的破坏掉数只魔铠甲;而数量减少的魔铠甲更加没有办法和砂石之龙抗衡……

工藤卑弥乎(紧张,焦急):啊?齐缪尔、银次,小心啊!

卑弥乎抽空看了一眼齐缪尔那边,立刻吓的大叫到。两只新的铠甲直接从齐缪尔背后的地面上钻了出来,不同与之前银灰色的魔铠甲,这些新品种是金黄色的,似乎要高级不少。它们后面还跟着七、八只的普通魔铠甲。要不是卑弥乎提醒,感觉大局已定的齐缪尔还真的没有注意到新出现的敌人。

天野银次:似乎是高级货呢。

齐缪尔:可以把似乎两个字去掉。这是活铠甲,已经不能当做守卫来对待了,一定要把它们当成是等同的对手来看待,如果大意的话,会死的很难看的。

齐缪尔迅速的把手里面的三枚符石扔了出去。

[日!月!星!光之封护界!

三枚符石化为三把金色的光剑,成三角形插入地下,形成了一个封印结界,把所有的铠甲全部困了进去。即使是活铠甲也被牢牢的困在里面,虽然齐缪尔非常清楚这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

天野银次:呵呵,好像也没有你形容的那么可怕嘛!

齐缪尔:天那,你们可是有名的高手呢,别说这么傻的话。如果这样就可以的话,我一开始和你们对打的时候就用了。

天野银次:…………

两只活铠甲的表现和量产型的魔铠甲差的很多,后者在被[光之封护界包围了以后,立刻失去了活力,变的呆呆的样;而前者即使连魔动力的供应源泉都被切断了还师很冷静。两只活铠甲靠在一起,似乎是在用它们特定的语言做着交流,动作只停止了数秒钟,它们脚下的地面就碎了开来,又重新的缩回了地面以下。

齐缪尔:真糟糕。无法判断对方在地面以下是以怎样的规律来活动的。只好先按照最糟糕的情况来准备了。

天野银次:最糟糕的情况是什么?

齐缪尔:也是说它们很快就要出现在结界的外面了。做好应敌的准备吧。虽然活铠甲的攻击能力比魔铠甲不会高上多少,但后者只是会移动的大罐头而已,前者则和你们一样是速度注重型的。

天野银次:你现在不能战斗…要不我们先往另一边靠近?

齐缪尔:先担心自己吧。我的防御可是相当的厉害的。

果然和齐缪尔估计的一样,活铠甲从地面之下绕开了防御结界,直接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银次手中的武器砍在活铠甲的身上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痕迹,让原本打算一击建功的他目瞪口呆。活铠甲反击的速度比他想像的还要快,幸亏齐缪尔已经把[圣界的奇迹转化为了纹章防卫盾的形态,把这次攻击挡了下来。即使有盾阻挡下了大部分的冲力,齐缪尔还是被震退了数步,在空中卸力,他顺手把银次从危险的攻击范围里拉了回来。

齐缪尔(头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青筋):拜托,我刚说过让你小心的!不过托你的福,我们现在知道了,这家伙的防御大概有它那边那些低级同伴的五倍。如果无法发动附加的效果的话,恐怕连星级的武器都只能在它们身上留下一道痕迹而已。

天野银次(想了想,果断):我留下来挡住它们,你先到蛮他们那儿去吧。

齐缪尔:拜托,先别冲动,还没有绝望到必须要牺牲掉什么的程度。

[震动矢!最大速度连射!

无属性的魔法是齐缪尔现在少数能用的技能了,他以左手不断的释放能量箭,右手则在胸口不断的划出远古的咒文字,然后把右手贴在银次的背部。

齐缪尔的脸上带着一丝的歉意,很小声的在银次的耳边低语。

齐缪尔:抱歉,一定要忍受住,这可是巨大的赌注啊。

[魔女的秘咒·画龙转生!

一瞬间,强大到几乎难以承受的巨大灵力,疯狂的注入到了银次的体内。皮肤和肌肉仿佛全部被狠狠的撕碎蹂躏了一番,痛楚和各种残缺的感觉被不断的反馈给神经,然后再一次的作用于身体,这种难以形容的折磨足以让亡灵都叫出声音来。体内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呼吸也变的灼热,全身像是触电一样的,无法控制的颤抖着,银次最后的感觉是脑袋嗡的一声好象炸掉了,然后整个人无意识的在空中飘了起来。

静电流围绕着银次不住的跳动着,银次整个人的气质完全的发生了改变,混合着杀气、霸气和领袖气质。蛮和卑弥乎也不由的放慢了动作来看这边。

美堂蛮(惊讶的大叫):啊?你是怎么做到的?居然把雷帝唤醒了!

齐缪尔双手捂住了头,大多数魔女的秘咒都会把痛苦原样的返还到施咒者的身上。画龙转生作为在短时间内完全激活一个人的全部潜力的秘咒,副作用更是大的惊人。蛮这么大声的叫喊,让齐缪尔的头痛的像要裂开一样。狠狠的瞪了一眼美堂蛮,齐缪尔没有理会他,找了一块比较的平整的岩石坐下。

现在的银次,或者说叫雷帝的神秘男,力量已经不在完全增幅的齐缪尔之下了。电流一伸一缩的,牢牢的被控制在他的手中,根本不受外界的干扰,实力明显比银次的时候高出了不止一两个档次。

齐缪尔丝毫都不怀疑,要不是在洞穴中无法使用,雷帝的落雷肯定能一击解决一只活铠甲。不过看现在雷帝人剑一体的样,应该能够轻松赢了。过度的使用了能力,在带来了胜利的契机的同时,齐缪尔不得不暂时陷入了昏睡状态。

雷帝的攻击大开大阂的,使用雷击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的忌惮。原本还很生猛是活铠甲在他面前就像是遇到了老鹰的小鸡一样,被追的到处乱跑,胜负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另一边也赶紧加把劲解决掉了剩下几个魔铠甲,蛮和卑弥乎面色不安的跑了过来。

美堂蛮:雷帝,齐缪尔没事吧?

雷帝银次:应该是没事吧,他似乎是在一种特殊的睡眠状态之下。

把包括两个活铠甲在内的所有守卫都敲成了一堆堆黑色的金属碎块,雷帝笑容满面的落了下来。他的声音虽然冷淡,但完全无法掩盖重见同伴后的喜悦。

随着守卫的全灭,大厅的中间,缓缓的升起了一个圆形的石台,四个角上各有一跟魔晶柱。石台的中央,是一个蓝色的球形结界,结界中间数量众多的晶体,估计就是传说中的月光的气息了。

很明显,在这个结界中的话,结晶并不会分解成无用的粉末的,但是,结界本身却是无法移动的。如果要把晶体去出来的话,首先就不知道要怎么破坏这个结界。仿佛已经看到了酬金,两眼发光的蛮尝试着用拳套打了结界一下,除了手被震的发麻,结界不光没破掉,甚至在表面都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波动,弄的他很没有面。

而且,如果他们打坏了结界,却又找不出保存这些晶体的方法的话,很快,所有这些晶体都会变成粉末。所以蛮在打出一拳的同时立刻就被其他两个人打倒在地。在发现结界没有被破坏的时候,三个人都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神秘空间。

齐缪尔会陷入到沉睡,并不是因为灵力的消耗超过了额定的最大限度,那是魔女的秘咒的负反馈作用。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出现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绝对不是从记忆里消失掉的那种,而是可以非常肯定从来就没有过一点儿的印象。

齐缪尔挠了挠头,这样的情况从来就没有从某一本典籍上看到过类似的记载。未知比危险更能够给人不安的感觉。

齐缪尔: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

齐缪尔现在处身的地方非常的奇妙,这似乎是一座浮在空中的巨大神殿,下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和零星的陆地,有些小岛上面有一直能喷射到和云接触的高度七色喷泉。而在空中,比云还要高的地方,则有一动不动的悬浮在那里的山峰,有瀑布从山脉的边缘一直落到海里。巨大的鱼和造型奇特的鸟,都能够在天空中自由的飞行。这种只存在于幻想之中的景色既珍贵又美丽,如果不是齐缪尔有严重的恐高症的话,他一定会更享受这样的体验。

最开始,齐缪尔只是想不通一座山是怎么飘在空中的而已,但随后他发现自己的视野变的异常的大,有点像翔风界的感觉,结果又发现了对他而言,更加严重的多的问题。看向四周,头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齐缪尔的脸色开始有点发青。然后他又低头看了看下面,脸色迅速的变的苍白,头上的汗更多了。呆了若干秒以后,他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眼睛就变成蚊香圈。

齐缪尔:啊!怎么会是这个样啊!不要啊!我有恐高症啊!

只在一瞬间,齐缪尔就陷入了爆走状态,本体的意识因为刺激太大,已经缩回了身体的深处,暂时无意识的身体,本能的以各种魔法向四周攻击,大量的魔法在空中不断的诞生和湮灭,就像是一个盛大而华丽的夏日祭典。

无意识的以翔风界在神殿里乱飞,在一头撞上了一根巨大柱以后,齐缪尔缓缓的滑落到了琉璃石铺成的宫殿地面之上。虽然头上被撞出了一个大包,但是这么一撞意识倒是回来了。能够踏在地上对齐缪尔而言,绝对比什么都重要。

齐缪尔:扼,太丢脸了,怎么忘了我一直站在神殿里面呢~神殿不会往下掉就没有问题了。

直到这个时候,齐缪尔才去仔细的察看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第一个结论,这真的是一个神殿;第二个结论,神殿供奉的不是他所知的任何一个神。神殿的入口的两侧,排列着非常漂亮的巨大晶柱体,青色和浅紫色的晶石在阳光下发出七色的光芒。入口位置上,六块巨大的正三角形翡翠,构成一个六芒星的样,在中间则有一个生物的头像,看上去有点向龙又有点向老鹰。

这种奇怪的生物看上去是有点生猛的感觉,但生猛的生物世界上可是不乏其数,齐缪尔比较了一下以后,觉得还不如给自己造个神殿。

齐缪尔:汗,该不会这个神殿就是供奉这个怪怪的东西的吧?真是诡异呢,不过这个神殿的技术似乎超越了我们的世界程度了。以现在的灵技术,要制造以艘大一点的飞空战艇都很有难度的……

一边想,齐缪尔走进了神殿的内部,这儿同样是由各色的晶石柱所构筑而成的。四周逛了一圈以后,齐缪尔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失望的离开了神殿。但是一想到现在自己是在上千米的高空之中,齐缪尔就不由的觉得有点头皮发麻。

女:呵呵~你终于进来了啊!你的动作还真是的慢呢~

突然背后传来了一个女的声音,让齐缪尔一惊,他非常的确认之前神殿里面是没有人的。在回头之前,齐缪尔先在手中扣上了两枚震动矢。虽然女甜美的声音里面听不到一丝敌意的存在,但是在这种特殊的场合下,敌人的判定优先级总是会高于同伴的。

齐缪尔:是谁?

从柱后面跳出了一个身材很好,有着一头金发和小麦色肌肤的大美女来,穿着比较暴露,后面披着鲜红色的披风,全身挂满了各种宝石的装饰品,从装束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她的职业是舞女,不过更让齐缪尔在意的是她那尖尖的耳朵。

女:你还真是一个坏孩啊~居然要我这个身材丰满,国色天香的大美人等了这么久!

齐缪尔头上出现了巨大的汗滴。一大排的问号,手拉着手,绕着他的头跳舞。

齐缪尔:你到底是谁!

虽然面前这个女人很漂亮,但她身上有让齐缪尔很不舒服的感觉。

女:呵呵~我叫卡尔汀娜~这位可爱的小少爷,你的名字呢?

女的笑容里带着一丝丝诱惑,笑的十分的娇媚。

齐缪尔:我叫齐缪尔·莱。

卡尔汀娜(把一根手指竖在了嘴边):好古怪的名字啊~你一定想着怎么从这个世界离开吧?

虽然很奇怪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想法,齐缪尔脸上还是笑的很灿烂。

齐缪尔:你知道要怎么从这个地方离开吗?

卡尔汀娜(超级可爱的笑脸):恩~~我当然知道啦~~~

齐缪尔:那么可以请你告诉我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吗?

卡尔汀娜(悄悄的向后退了一步,手用力地甩啊甩):你其实也不必担心啦~因为我很快就会送你离开这个‘世界’了。

齐缪尔一想到自己终于有办法避免掉那一千米的高空,就不由的非常高兴的感谢卡尔汀娜,完全的没有听出对方另外一层意思。

齐缪尔(真心的感谢):那真是太感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