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精灵一族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27 字数:10555 阅读进度:228/306

小夏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窗外破晓的亮光。[]

没有死?这是他脑袋里的第一个判断。小夏长长舒了一口气,原本以为那帮家伙会乘自己睡觉的时候来干掉自己呢,看起来他们倒的确是一群胆小的家伙。不过这样也不错,昨夜自己倒真的是睡了个好觉,芯片内置的深度睡眠功能的确对身体恢复有着极大的好处,这个难得的机会那些人却不知道珍惜,他从心底开始替这些笨蛋感到惋惜。

他却没有想到,大概也只有不要命的家伙才会根本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做一回事,随随便便那样做的后果很有可能是在睡梦中糊里糊涂的被人砍掉脑袋。胆敢这样做的人想必不是天材便是不折不扣的疯吧?

有的时候他自己也经常这么怀疑,自己能活蹦乱跳的活到现在,不是狗屎运走大就一定似乎老天瞎眼了。

老板显然很早就起来了,他早早准备了早餐。早餐是牧区居民人喜欢吃的羊肉烤饼,他把它们切成三角形,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盘里,上面还很小心盖上一小块手绢。一小壶咖啡牛奶被温在旁边的小炭火炉上。火炉是用纯铜铸造的,燃料居然不是牧区极常见的燃料干牛粪,而是这里非常稀少的木炭,这让小夏多少感觉到有些迷惑。

小夏昨晚脱掉的衣服已浆洗干净并晾干了,它们被叠得整整齐齐,摆放在茶几上。

看着眼前的这些,小夏揉着太阳穴想了很久,他甚至开始怀疑那个老板是不是在食物中下了毒。毕竟,昨晚和今早这截然不同的待遇,只要不是放到白痴的身上恐怕都会多少起些疑心的,就更不用说自己了。

所以当小夏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他以为自己不过是在做梦而已。不过当他注意到阳光透过窗,打在寂静的墙壁、衣柜、桌以及摆放在上面的铜饰器皿上,以及被这些静物分解的所有空间时,他知道这的确是真的。

给他送来早餐的老板并不在房间里。小夏洗了脸,对着镜用凉水理了理头发,镜中的少年虽然面色依旧苍白,但神情间已振奋了许多。茶几上的早餐无疑是为他准备的,他坐下大口吃起来。

对于他而言,有现成的食物摆在面前而不去吃,那实在是件非常愚蠢的事。况且他对自己的身体也非常的有自信,不论是什么样的毒药都不可能危及到自己的生命。

当然,小小的担心也依然是有的,吃过早餐的小夏开始犹豫要拿什么去付这顿饭钱。就凭口袋里的那几枚可怜巴巴的铜板?显然是不够的,那么吃霸王餐?这个……倒不是说不可以,只是小夏大人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你若是敬他,他肯定也会以同样的态度来回报,反之也是亦然。这个店老板虽说对自己谈不上有多尊重,但仅就这一顿不算丰盛的早餐来说,要他硬着头皮做出这种不体面的事情,那当真是打死也不愿意去干的。

不过当他表示要离开的时候,那个看起来非常市侩的老板却压根没有提起饭钱的事,相反还很殷勤的替他备好了马,并且还在他的鞍袋里装了一些食物和清水。这让小夏更加的感到不好意思了,而当他有些尴尬的向一直把他送到大门的老板告别的时候,甚至还少见的连脸都红了。

“……你这老家伙!又白搭了那么多东西出去!你钱多了烧的是不是?”

“死老婆你懂个屁!就是死刑犯临刑前都可以吃顿饱饭!对个要死的人你还有什么可以计较的?”

以上是小夏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之后,发生在老板和老板娘之间的一些对话。

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小夏是个对危险非常警觉的人。而且他的预感一向很准,长期在生死边缘打转的他,有种近乎于动物般的直觉。当一离开都尔卡兰镇的时候,他便感觉到有几个冒冒失失的家伙吊在他的后面。稍稍斜眼,他很容易便分辨出远远跟在身后的是昨夜在店堂里遇到的那几个精灵,虽然他们全身上下都用深色的袍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但那轻飘飘的走路样却是怎么也伪装不了的。

另外,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抑制住自己没有跑过去严肃的告诉他们:以追踪和盯梢者的立场来看,诸位实在是太业余了!

嗯,精灵们或许只是凑巧和自己同路的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但看他们那副鬼头鬼脑却偏偏又扮出若无其事的样,这种说法实在是很难取信于人。莫非这几个小家伙想打老的闷棍不成?想到这小夏禁不住暗笑起来,正好手头没钱吃饭,这等送上门来的买卖若是白白放过的话,那简直就是罪过啊!

主意既然打定,小夏便故意摆出一副着急赶路的架势打马疾走起来。果然,那几个精灵见状也催动坐骑远远的跟了上来,看样是打算等到人少僻静处一起下手。

………………………………

“廖尔卡,你确定你没有看错?”一个身材较矮的女性精灵细声细气的问道,精灵们显然不太习惯马匹奔跑时的颠簸,她的话语间明显透出一丝气喘。

“绝不会错的。”领头的男性高个儿精灵肯定的回答:“他就是通缉令上的人,松蓝帝国悬赏一千万德纳尔的夏·m·德里安。”

“这个人看上去并不很强啊,我们随便一个人都足可以解决他了!”旁边的几个精灵们七嘴八舌的嚷道:“看啊!他身上的魔法波动很弱小,而且他看起来相当瘦弱,想必身手也高不到哪里去,廖尔卡,你何必要那么小心呢?”

“……”领头的精灵沉吟了半晌,这才慢慢的开口:“……小心点总是不会错的,能被松蓝帝国悬赏一千万的人,不可能是一无是处的无能之辈。请大家谅解,我们决定去抓捕这个人去赚取赏金完全是临时起意而已,如果我们路过别尔坦城时没有看到那份通缉令的话,相信也就不会又这件事了,我们每一位兄弟姐妹的生命都是宝贵的,我不希望看到我们中间有人因此而受到伤害,那实非我的本意。”

众精灵闻言都是颇有同感的点头。的确,那一千万的赏金是很诱人,但因此丢了命的话,那可就是大大的不划算了。

正说话间,前面打马疾行的少年忽地转过头来向这边看了一眼,几个眼尖的精灵甚至看到了他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不等他们反映过来,少年已一带缰绳,马儿猛地转向,沿着官道旁边一条窄窄的小路奔了下去。

而那条小路的尽头,则消失在一大片黑压压的密林当中,少年和他的坐骑很快没入其间,略闪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快!我们跟上去!”领头的精灵立刻叫道:“不要让他跑掉!伙伴们,快追!”精灵们也立时催马向前,几个性急的家伙甚至已经亮出了自己背上的长弓。

“……廖、廖尔卡!我觉得那个人,他、他已经发觉我们的意图了,是不是选择放弃比较好呢……”落在后面的女性精灵显得有些担忧。

“费尔娜!你放心!”精灵廖尔卡看起来信心十足,仿佛那一千万德纳尔已经摆在了眼前一样:“或许他的确发现了我们的意图,可那又怎么样?我不相信大陆上的人类可以在森林中胜过我们森林精灵!森林是我们的领域!”

费尔娜想想也释然了,廖尔卡说得没错,能在森林中战胜这么多精灵的人类,怕是还没有生出来呢。于是,精灵们便高高兴兴的沿着狭窄的羊肠小道向树林深处摸去……

在都尔卡兰镇外不远的一处幽静的密林里,透过正在枯黄的树叶照射下来的苍白的阳光照亮了一条羊肠小道。这条林间小道可能是猎人的荒径,也可能是野兽留下来的足迹,或者根本不是什么小路,而是落在树丛间的阳光使人产生的幻觉。当太阳升上天空,天上的云刚刚散开的时候,一位骑士孤身一人沿着这条小径缓缓策马走来。他腰间的皮带上挎着一把式样普通的长刀,仅有两指宽窄却十分细长,看起来装饰大过于实用,马鞍后悬着鼓鼓囊囊的鞍袋,不知道里面塞着些什么东西。

这是一个体格瘦削的少年,铅灰色的高领大衣把脸面覆盖起了一多半,头上斜戴着一顶有大羽毛装饰的呢帽,和他身上的大衣非常不配。密林深处阳光稀少,四周显得阴冷潮湿,口内的呼气一出立刻变成了蒸气。他像森林里的幽灵一样缓缓独行,马蹄践踏在泥地上的声音在寂静的林间听起来异常清晰。

这少年便是昨夜在驿站中一夜好睡的小夏。现在他一身轻松,虽然口袋中依旧空空,但心情已不像昨日那么沮丧,反而是很有些欣欣然。因为他对即将要装入口袋的钱币实在是非常满意,怎能不高兴呢?

那一伙精灵八成是听到了什么消息,想要抓自己去领酬金吧?这不是赏金猎人才干的勾当么?听大姐说精灵一族可都是高贵傲慢的主儿,怎会去甘心干这等下作低劣的勾当?只是不知道松蓝对自己开出了多少的赏格,这倒是他现在比较关心的事情了。

小夏耳目皆明,远远异于常人,就连一向以感觉敏锐著称的森林精灵们与他比起来也是远有不及。官道上常有过往的旅客,人多眼杂毕竟不好,他打马朝这树林里一钻就是想把这些蠢精灵引到僻静处好下手,小夏是打定主意不把他们放走一个了。

果然,自己一入树林便感觉那些精灵们也追了过来。他甚至感觉到有几名精灵飞快地跃上树,分成左右两翼朝自己包抄过来……看起来是担心自己逃走呢!小夏心下暗笑却也不说破,继续慢吞吞地沿着小路向前走着。

忽然间,他的耳中一动,从远处小路拐弯的地方传来一声极细微的树木枯枝被踩断的声音。小夏心中一动,莫非这些精灵在前面还埋伏了拦截的人手?不过他随之又否定了这个判断,自己钻到这片树林里完全是临时起意,除非精灵们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否则他们不可能提早到这里来堵自己吧?那么到底是些什么人呢?莫非是剪径的强盗?那倒不错,增添收入的家伙来得越多越好,嗯,听起来大概是八……九个人,希望他们今天都没有忘带钱包吧!

座下的马儿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它有些不安的打着响鼻,借以提醒主人潜在的危险。小夏安抚地轻拍伙伴的脖,它这才逐渐安静下来。

“……还不动手,你们到底在等什么啊?”埋伏的人未见动作,小夏倒有些暗中着急起来。你们蹲在树丛里做什么?扮乌龟么?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啊!真是~

他正忍不住要开口催促,忽然一声厉啸,距离这里大概百步之外的灌木丛里忽然飞出一枝响箭,向着他的坐骑当胸射来!

“嚓!”前方埋伏的众人只觉得眼前猛然暴起一道蓝光,跟着夺地一声闷响,那箭竟不知道怎么斜斜地钉在道边的大树上,箭尾的羽翼犹自微微颤动不休。再看那少年,却是原样未动的坐在马背上,依旧一副带点茫然的表情,好像根本没有发觉什么。

正从后面悄悄掩至的精灵廖尔卡忽地全身一震,一对天蓝色的眸猛然瞪大了。他飞快地朝自己的同伴们打了几个手势,其他的精灵们虽然不解,但都服从了他的命令,悄悄的隐避起来,没有再向前靠近一步。

茂密的灌木丛中哗啦啦一阵响,七八个装扮各异的人站了出来,领头手持阔剑的正是昨晚对小夏恶语而向的那个蛮人武士。他的左手处是一个身材干瘦的人族弓箭手,他的手中正提着一张缠有金属细丝的复合弓,背后的箭囊中斜插着数十根羽箭。此刻,他正一脸惊疑的上下打量着马背上的少年,大概是在想自己的那一箭怎么会不明不白的射到旁边的树上去吧。

双方都一语不发的对视,空气中的压抑的杀气几乎用肉眼都可以看得出来。战马再次开始不安的刨动蹄,不过这次主人却没有去安慰他。

“……诸位好啊!”沉默了半晌,还是小夏首先出言打破了寂静:“今天天气真是很不错!没有想到在这里和诸位见面,还真是有缘啊!”

“……”对方依旧死死的盯着他,没有人开口说话。

虽说他不在意被人看,但被七八个大男人这么“热情”的注视,多少也感觉有些不自然起来。小夏干咳两声,再次挤出点笑容客客气气的问:

“……我说几位,我们的时间都很宝贵,所以拜托你们有什么事直说好不好?”

“……”对面依旧没人答应,面上的表情却都变得像要吃人一样。

“啊……这个……”小夏抓了抓头,做个了伤脑筋的表情:“直说了吧,各位莫非是要……劫财?”

“你的命也要!”这次终于有了回应,说话的是个穿着半身皮甲,手提战斧的战士。

“啊,这个……可就有一点难办了!”小夏忽然笑了起来:“在下的命虽然不那么重要,但倒是不想随随便便的给人……退一步说,我与诸位无冤无仇,何必一定要赶尽杀绝呢?放在下一马如何?日后也好相见嘛!”

对方的回答来得异常直接,手提战斧的战士一声怒吼,高高的跃至半空,战斧在身后抡了个半弧,呼啸着朝小夏坐骑的马头直劈下来!

哼,这些人倒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蠢呢!从刚开始的那一箭便看得出对方是打算击杀自己的马匹,断掉自己逃跑的依仗,这样便可以从从容容的慢慢围攻……这主意打得倒是非常不错,可惜选错了对像啦!

二指宽的长刀再次闪电般的出鞘,那速度根本已脱离了人类所能达到了极限。根本无视于当头劈落的战斧,众人中只有弓箭手勉强看见了那少年的手臂似乎微微挥动了一下,几道笔直的蓝色电光裂空而出……

还没有等他们有所反应,空中的执斧战士忽然诡异地扭动了一下,跟着便四分五裂的坠落开去。等它们跌落尘埃后,已经是毫无生命的肉块了。

滚烫的鲜血和内脏溅落得满地都是,将周围的草地和树木都沾染上了很大一片,空气中的血腥味陡然浓重起来……

“魔法刃!”那瘦削的弓箭手忽然惊呼出声,周围的人闻言眼睛一亮,望向少年手中提着的那柄水光莹然的长刀的目光里都多了一丝贪婪,看上去竟是恨不得立刻便动手抢过来。

小夏随手振了振手中的长刀,那刃锋上凉意森森,哪有一丝一毫的血污?他朝对面的几个强盗微微一笑:

“……几位莫非是看中了在下手上的这刀?嗯,这倒也不是不可以,诸位只要一起动手杀了在下,那这刀自然是归诸位所有了!”

他朝那些人又眨了眨眼睛:“怎么了?诸位莫非是不敢么?哎呀!在下可是孤身一人,你们还在考虑什么?这刀可当真是能值上不少钱呢!”

众人眼中的贪婪之色越来越浓,然而却没有人站出来说上一声。他们都被这少年刚刚疾若雷霆般的一刀给惊呆了,想想自己的身手大概是绝无可能避开那可怕的一刀,于是他们都开始暗自盘算起来……

半晌,等得有些无聊的小夏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再次还刀入鞘:“……诸位,你们都是男汉大丈夫,行事痛快些好不好?我也直说了吧!诸位今天是非死不可了,我并没打算让你们活着离开,至于原因我不想对你们说,总之一句话……”他颇显遗憾的摊了摊手:“下辈别再做强盗了!这职业根本没什么前途!”

“……你很强!”领头的蛮人武士忽然迈上一步,重重的将手中的阔剑朝地上一杵,行了个战士间的半身礼:“是我看错了你!请问强大的武士,能否告诉我您的名字?”

小夏咯咯笑着在马背上略回了一礼:“很抱歉,我并不是什么武士,而且我昨晚不是已经说过了么?我只是个凑巧经过的路人甲而已,根本与诸位没有丝毫的交集,如果诸位不是那么咄咄逼人的话……”他耸了耸肩:“现在你们应该都是在热乎乎的被窝里睡大觉,何至于要长眠在这湿呼呼的泥地里?诸位真的是太不明智了!”

他跟着又看了蛮人武士一眼:“……不过在下还是有一事不明,您是如何知道在下的行进路线?我似乎没有对你们中的任何人提过吧?”

蛮人武士并没有回话,只是抬手向天上指了指。小夏仰头望去,穿过密密的树冠,天空中的一只孤鹰正盘旋在那里,不断往复的飞着圆圈……

“原来如此,利用猎鹰来寻找目标并定位,这倒真是个好办法……”他仰头望天,口中喃喃自语:“不错嘛,看来我也应该去弄一只来养……”

“……啊,那么好吧,我最后的问题也解决了,已经没有什么可问的了呢!”小夏收回目光,轻轻地捏了捏手掌:“诸位是自行了断呢?还是由在下动手送诸位上路?放心!我的心情现在非常不错!我会让各位毫无痛苦的死去,这一点我可以保证,请相信我的专业能力吧!哈哈~”说着,他竟很得意的笑了起来。

“既然您不肯说就算了!”蛮人武士伸手将阔剑抄到手中:“不过,我们拉科塔窟族没有送死的传统,即便是送死,仍要一战!”

他说完便一声狂吼,上半身的肌肉猛然可怕的膨胀了起来,眼中也渐渐充血变成了可怖的红色,令人望而生畏的威压散发开来,竟逼得周围的人接连退开了几步。

…………………………

“……那个蛮人武士死定了。”远处,隐身于灌木丛深处的精灵廖尔卡喃喃自语。

“真的吗?”他身边的一个精灵有些怀疑的问道:“蛮人武士很强啊!如果他和他的伙伴们一起围攻的话,那个人未必就可以杀掉他们啊!”

“围攻?”廖尔卡狠狠地白了他的同胞一眼:“用你的脑想一想吧!就凭他们这几块料就想围攻一个圣骑士级别的强者?那和送死有什么区别!想要围攻他,最好调动一个师团的士兵,而且您要保证事先绝不被他发现!”

那精灵被廖尔卡一顿抢白,噎得半天说不出话,只好乖乖的闭上嘴巴不吭声了。

情况果然如廖尔卡所说的那样,情知无路可逃的几个人一拥而上想要乱刀解决那个少年。少年却只是用他的那柄长刀轻轻地挥动了几下,便毫不费力的切开了他们的咽喉,几乎是转眼之间,刚刚还是欢蹦乱跳的几个大活人便变成了毫无生机的尸体,他们的鲜血在身下积成了小小的一汪,无声无息的流淌着……

那蛮人武士果然是这群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少年那随手一刀竟被他用阔剑挡开了。不过他手中那柄精钢打制的阔剑也齐刷刷地被削成了两截,少年如影随形般劈过来的第二刀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挡,整个硕大的头颅被整齐的劈飞了半个,猩红的鲜血和黄白的脑浆飞溅得很远很远……暗中窥测的精灵们有的受不了这等血腥的刺激,无法抑制的呕吐起来,再也不敢去看这残忍的一幕了。

廖尔卡和费尔娜虽然也是脸上色变,但他们却比一般的精灵要坚强许多,仍旧全神贯注的注意着那少年的行动。杀掉了那几个人后,他并没有收刀,而是慢吞吞地四下张望了一会后,突然向着旁边茂盛的灌木丛一刀劈出,猛烈的刀气登时在地面上撕裂出一道深深长长的痕迹,树木枝叶被激得四下乱飞,现出藏身于中间的一个人来,仔细一看,却是那个一开始施放暗箭的那个弓箭手。

原来这家伙甚是狡猾,眼见不是少年对手,便在他的伙伴们上前拼命的时候闪身蹿进了路边的灌木丛,打算借机躲过一劫。却不知怎地被那少年发现,硬生生的又给逼了出来。

那少年却没有动手,只是指着地上的尸体向那弓箭手说了句什么。弓箭手立刻便连滚带爬的冲进死人堆里,也不管那些鲜血碎肉,在他们的口袋里翻找起来……

“……他,他不是想挖死人身上的钱吧?”费尔娜小脸煞白,看来刚刚的屠杀对她的精神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冲击。

“看起来是这样的……你看,那个箭手把搜集来的金钱交给他了!啊,他把自己的钱也都交出去了……”廖尔卡也苍白着脸孔,对于离开精灵之森不久的他们,这么直接的目睹了人类之间的同类相残,对他的精神承受能力已经是极大的考验了。

“伟大的纽斯卡尔啊,请饶恕这个邪恶的人吧……”费尔娜已经把双手抱在胸前,小声的向精灵之神祈祷起来。

少年将弓手收集来的一大袋钱币塞入鞍袋后,指指地上被削断的半截断剑,示意他将这东西拿在手中。那弓手不敢违误,立刻按少年的指示,老老实实的在一棵大树下开始挖坑。少年则跳下马跟在他的旁边转来转去的监督,不时的指手画脚几下,看样是要弓手把坑挖大一些。

他大概是要掩埋那几个被他杀死的人吧?暗处的精灵们都这么想,同时也都觉得这个人倒也不是邪恶透顶,至少从挖坑处理尸体的这件事上,这人还是有些善心的。

潮湿的泥地非常柔软,尽管工具不是那么趁手,弓手还是很快挖好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接着他便按照少年的命令将尸体统统推到深坑中去,就连那具被劈作几块的残尸也一点不缺的丢下去,又将他们的兵器随身装备也一并处理,这才气喘吁吁的挺直身出了口长气。

让所有精灵感觉到恐惧和寒意的一幕再次出现了,一直站在弓手身后的少年忽然手起一刀,径直将他劈倒在坑中的那堆尸体上面!跟着他像没事人似的笑嘻嘻用浮土将坑填好,还很认真的在上面来回踏了几遍,直至将那块土地踩得平整如初,这才转身跃上马背,慢地继续沿着小路向前走去。

这个人根本不是人!他一定是从地狱深处爬上来的恶魔!这是目睹了一切的所有精灵们的想法。虽然他们想要捉住这个人赚取赏金的行为也不光彩,但和这个不问青红皂白便下毒手的家伙来说,他们的做法简直就可以说是圣人了!精灵们不禁都起了杀心,在他们看来,这等狼心狗肺噬血残忍的家伙根本就没有资格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密林深处忽然响起一声呼哨,正在默默行路的少年一惊,抬头望去才发现自家四面的大树上不知何时已多了数个精灵,他们所处的位置高低各不相同,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包围圈将他堵在了中间。这些精灵的手中都举着精灵族特有的绿色长弓,每张长弓上都搭着三枝或四枝闪着寒光的羽箭,而这些羽箭的箭头都准准地瞄向自己……

“噢,倒是小看这些精灵了……”小夏被围在当中却仍不着急:“这些家伙竟能避开自己的耳目接近自己,或许这就是精灵族的天赋能力吧?原以为看完这些就能吓住他们,看来精灵们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固执呢。”

“人类!放下你的刀!”远处一棵大树茂密的枝叶间,一男一女两个精灵现身出来,尖声尖气的向他叫。从他们的表情上来看,大有一言不合便下令将自己射成刺猬的意思。

小夏也不犹豫,立刻解下腰间的长刀,连着刀鞘一起丢开。看着周围这些气势汹汹的精灵,他忍不住心中暗自嘀咕起来:

“妈的,真是流年不利!报个路人甲的名字就谁都敢来欺负,真真岂有此理了!哼,不过算你们运气不好,老我可是史上最强的路人甲!等着瞧吧!”

林间的荭草密密麻麻地拥挤而立。荭草在春夏季节是绿色的,道了秋天才会渐渐变红。少年长身立身于荭草的海洋之中,漆黑的长发在周遭红色草叶的映照下折射出七色的虹彩,耀得周围的人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睛。他的表情看起来即坚定却又虚幻,唇边那一点似笑非笑的表情,倒是现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一些受惊的蚂蚱在他的四周仓皇的乱蹦,这些短命的蚂蚱正在与残酷的大自然做垂死的抗争,已经没有几天活头了。

十数把精灵长弓的环伺下,空气显得异常紧张,偶尔这里那里响起一声懒散而长的虫吟,不但没有使严肃的气氛得到缓解,反倒让绷紧的神经更加紧张了。一个看上去年幼些的精灵甚至连手都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起来,另外的精灵们虽然手臂依然稳定,但仍然难掩神情中的一丝紧张,连额际流下的一丝冷汗他们都没有发觉。

精灵们也说不清为何,但他们天生敏锐的感觉让他们感觉得到,那个明明已被箭阵包围却依然随随便便的年轻人,明明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但在众精灵的眼中看来却比他们所要见过的最危险的魔兽还要恐怖。正是这种感觉让他们不敢掉以轻心,每个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成熟了的荭草有种异样的浪漫情调,在风里摇来摆去激情荡漾,乳白色的缨花温柔地抚mo着少年的面颊,痒酥酥地很是舒服,少年似乎也很喜欢这感觉,微笑着抬手去拂动那些缨花,一脸温柔的表情,浑不似片刻前那个下手凶狠残忍的冷血杀手。

星星点点的阳光辉映着荭草,荭草的海洋更加壮丽辉煌,尽管如此,精灵们的神经却越崩越紧,几乎有要丢下武器转身逃走的冲动。

“人类!”领头的精灵见势头渐渐不利于己方,忍不住再次高声叫道:“我再说最后一次,放下你的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出乎他的预料,听到他的喊话后,那少年笑了笑,居然很听话的摘下腰间的长刀远远的丢开去,而后还十分配合的举起了双手,摆出一副束手就擒的样来。

“……”精灵们面面相觑,这、这人就这么投降了?这未免也太过容易了吧?他们心中转的都是一样的念头,一时间竟没有人挪动半步。

对峙了半晌,少年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干咳了两声:“……我说,诸位,在下已经束手就擒了啊。莫非还有什么其他需要吩咐的么?”

精灵们都把目光投向了领头的那个精灵,看起来是在等待他的命令。

领头的精灵也是在发愣,看起来他似乎也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局面出现,一时也想不起要处理才好,呆了好一会才有点结巴的说道:“……啊,这、这个,你……你先过来!”

“是~!”少年笑眯眯的应声回答,他果真就按照吩咐老老实实的走过来,乖乖的站在那里不动了。那喜滋滋的表情让精灵们更是摸不着头脑,怎么这人做俘虏还一脸理所当然的得意样?别是被咱们给吓傻了吧?

“好了!请问还有什么吩咐?”见那些精灵们都那样呆呆的看着自己,小夏更是笑得开心无比。虽然还不知道这些尖耳朵的家伙弄了什么手脚瞒过自己布下了这个包围圈,但这仍然不放在他的心上。以他们的身手来看,小夏保守的估计自己只需要发动10~15%的能力就可以毫不费力的将他们杀个干干净净了,并且这指的还是赤手空拳。据此来看,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担心的。

那精灵看了半晌,虽然心中仍然十分疑惑,但却又实在看不出这少年有什么把戏。犹豫了半晌,他终于命令两个精灵上去绑人,那少年却也不反抗,十分顺从的任由两个精灵把自己绑了个结实。

眼见他束手就擒,精灵们终于松了口气。不管他究竟有什么打算,那绑缚他的绳可是精灵们用地行龙的背筋和极细的秘银丝混合织成的,坚韧无比又不怕水火,即使用锋利的钢刀也无法划断一丝一毫,被绑的人是绝对没有办法挣脱开的。想到这里,他们终于放下心,纷纷收起弓箭跃下树,十分好奇的围拢上来。

“哇!这个人类好奇怪噢!”一个精灵对少年那漆黑顺直的长发非常感兴趣,满脸好奇的凑过来摸了又摸:“……你们看啊,他的头发和眼睛居然是黑色的!”

“是啊是啊!好奇怪,从来都没有见过呢!不过很漂亮啊!”

“真的真的!摸起来好像绸缎一样,手感真的很好啊!喂,人类,你的头发是天生这个颜色的吗?”

“是吗?快快,你们让开些,我也要摸一摸~!”

“喂喂!后面的不要挤呀……”

“……”小夏的脾气并不好,尤其是他并没有被人当做宠物戏耍的癖好。眼见一群不知好歹的精灵乱摸他的头发,他当时就有起脚踢爆他们脑袋的冲动,还好,这些幸运的家伙倒没有犯他的忌讳把爪伸到他的头上去的,只是伸手抓抓拉拉他鬓边垂下的长发。这让他恼怒之余又很是怀疑,这些傻瓜精灵难道有玩布娃娃的癖好?他们不是把老当做玩偶了吧?哼!那老非得把他们的手脚拆下来不可!

小夏不知道,实际的情形倒真的和他的猜测差不多。精灵们喜欢一切美丽漂亮的事物,他如今虽然衣着有些肮脏破旧,但容颜却是丝毫未改,尤其昨夜在旅馆洗了热水澡又好好的休息了一晚,精神非常不错,面色红润饱满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漂亮完美的人偶娃娃一样,精灵们看在眼里怎能不爱在心上呢?如果不是见他渐渐难看起来的脸色和凶狠的眼神,这些花痴的精灵没准会把他当做娃娃搂在怀里不放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