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追杀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27 字数:10426 阅读进度:221/306

皇殿下此时多少也恢复了一点精神,眼见这支残余部队靠拢过来,他这个军队的最高主官自然是要出面的。[][况且在现今的情况下,这或许是一个很好的鼓动士气的机会,虽然殿下自己现在自责得要死,但在军务处没有签署解除他职务的命令前,他仍然要担负起指挥部队的责任。

两支残部很快的汇合到了一起,和之前部队的情形完全一样,一旦到了安全地带,精神猛然放松下来的士兵们才感觉到身体已严重的超负荷,立时接二连三的从马背上栽了下来,他们的坐骑大多也都口吐白沫的瘫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但这支人数不过逾千的小队伍仍让迎上前来的皇等人惊诧不已,除了摔下马晕过去的士兵,好好端坐在马背上的竟有近半之多!而且看他们下马的动作虽然因疲倦而略显僵硬,但举手投足间仍然快捷有力,一夜的狂奔行军对他们的影响显然并不大,这等惊人的素质只有在帝国最精锐的几大直属部队中才有,例如直接听命于皇帝陛下的皇家近卫团。谁能想到在这支败退下来的小队伍中竟有这样的精锐?这让皇那本因为吃了败仗而万分沮丧的心里多少感到一丝安慰,不过同时他也暗自嘀咕,自己麾下几时多出这样的精兵了?正自犯疑间,却猛然想起,莫非这些人是……

等到这些遍体血污、被烟熏火烤的已看不出本来面目的骑士下马走进时,安德里斯殿下才发现他的猜想果然是正确的。这些人根本不是松蓝的正规部队,而是那位二世祖贵族查尔斯·多琳勋爵殿下雇来的佣兵,那些一贯被松蓝贵族们所看不起的沙漠游牧民族的蛮人。

皇登时一滞,本已想好的话忽然憋在了嗓里,怎么也说不来一句。他虽然在松蓝人中已算得上是相当开明通达,但像在这种场合下称赞他们一向不怎么看得起的族群,他仍然觉得心理上有些转不过弯来,别别扭扭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但作为皇室从小培养的重要人物,安德里斯殿下这样一点小小收买人心的手腕还是有的,他很快反映过来,不着痕迹的对这群异族骑士安抚了几句,既不至于令这群死里逃生的战士感到不满,又不至于让松蓝的嫡系感觉到殿下厚此薄彼,私下里皇还不无遗憾的想着,这些战士若真的是松蓝人那有多好?那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将他们纳为自己的部属了。

“多琳勋爵……无恙吧?”身为皇族,总不好对帝国贵族的生死不闻不问,尽管皇根本就没将那位二世祖殿下的死活放在心上,但他还是带点客套的问了一句。其实讲老实话,皇更关心的是多琳勋爵身边那位身手超卓的少年佣兵的生死。那样的强者,即使再恶劣的环境应该也可以生存下去吧?不过他仍有些忐忑,像昨夜那般险恶的情况,实在是超出了人力所及的范围,毕竟水火无情,即便是那位叫做德里安的强者,怕是也很难从大火中全身而退罢……

他的一个念头还没有转完,一个清冷的声音忽地从那群全身黑乎乎脏兮兮的库族战士群中响起:

“多谢殿下关心了,勋爵阁下只是因为体质较弱受不了长途奔袭,有些脱力而已,休息两天应该就好了。”

“……他果然没事!”皇心中没来由的一喜,他可是一心想要将这个身手超卓的年轻人收归己用,佣兵怎么了?即便是阶级再高的佣兵也都是有一个价钱的,皇坚信只要投其所好,便一定能将这个年轻人招揽到自己的手下来。

这个时候皇倒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对待这个年轻人和对那群库族战士的态度有什么不同,尽管这个他一心想招揽的人和那群库族人一样都不是正统的松蓝人,看法不同立场就不同,这句老话果然不假。

定睛望去,皇禁不住吃了一惊,夹杂在人群中的那个年轻人简直就像是刚刚从火堆中钻出来的一样,全身的衣服被烤得焦黑不说,白皙细嫩的面孔也已看不出原本的肤色,连那一头及腰的漂亮长发也被烈火烧焦了大半,现在他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刚被从火堆里拎出来,烧得半焦不焦的秃头扫帚,模样就别提有多惨了。

不过和插在他左肩头处的那支触目惊心的漆黑羽箭比起来,那些狼狈又都算不得什么了。

“怎么,受伤了?为什么不把箭取下来?”皇暗自心惊,常人背后挨上这么一箭,就算是不死也早就叫苦连天的呻吟了,这人竟然还能这样浑然无事的说话,莫非他是天生感觉不到疼痛么?

叫做德里安的年轻人微微躬身,语气平淡的像是说着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回殿下,只顾着逃命,没有取箭的时间……况且,如果那时候取箭的话只会流血过多,所以在下只好暂时带着它了。”

“……难道不疼么?”皇情不自禁的追问了一句,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自己这是在说什么啊?一个皇在大庭广众之下问这种没头没脑的话,当真是失礼的很了。

年轻人微微一笑,露出依旧雪白的牙齿:“……当然很疼,殿下。不过和生命比起来,这点疼还是可以忍受的。”他跟着抿抿嘴,再次向皇躬躬身:“……殿下,在下想请求您的原谅。”

“怎么?”

“火起的时候,在下冲到中军去救人,那个时候……嗯,已经乱做一团,大帐又起了火,在下只来得及勉强将多琳大人救出,可惜在场的其它诸位大人了,他们都没能逃出来……”

皇闻言也叹息了一声:“……算了,这又不是你的错,那般险绝的情况下还能记得救助雇主的安全,已是很了不起了……本殿下岂是那种不分黑白是非的人?”

“尊贵的殿下,您的宽宏大量真是令在下感到汗颜……”年轻人貌似恭谨的再次躬身示意。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心中转着的可完全是另外的念头了。

“嘿,要是你知道了当时我是怎么干的,还能这么说的话……那我倒是真的要佩服你一下了……呵呵呵呵~”

因为昨夜大败而丢了性命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安德里斯也没有心情去过多的追问这些。眼下收拢住这些溃败下来的队伍才是首先要做的,至于谁谁谁在逃跑中被砍了脑袋或是英勇抵抗中壮烈殉国,皇殿下是没心思去理会这个的。所以,当小夏这么说的时候他只是心不在焉的敷衍了几句便转言他顾了,安德里斯毕竟是个较务实的人,在他看起来,如今一个活着的将领显然要比那些死掉的大贵族们强得多了。

看皇并未把这事放在心上,小夏倒是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实际上他也并不太看重这件事,反正那么大的一片连营都已经烧做白地,不可能有人无聊到去哪里调查那些贵族官员们是怎么死的吧……

当时他急火火的冲到中军大帐去救多琳那傻瓜,却恰巧赶上一阵密集的火箭在大帐上当头落下,周围的卫兵猝不及防立时被射倒了一大半,余下的也都吓得四处逃散,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死忠分跟着小夏冲进大帐里去救人。

眼见头上的帐顶化做一片火焰,随时都游坍塌下来的可能,帐中的诸位贵族全都吓破了胆,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作威作福惯了的老爷们何曾见过这样险恶的场面?片刻之前这儿可还是筹觥交错歌舞升平,谁能想到下一刻这里竟化做要命的修罗场?大多数人完全是惊得目瞪口呆僵在原地,一些胆小怕事的家伙干脆就骇得屎尿齐流,搞得臭气熏人,少有几个脑机灵的拼命朝帐门处冲去,可惜帐内的人实在是太多,你推我搡之间根本没有冲出去多远。

等小夏接连踢飞几个碍事的勤务兵冲进大帐内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番可笑又荒唐的场面:昔日里一个个尊贵无比的贵族们此时全无体面的扭做一团,每个人都想将自己身边的人推开便于自己先行逃命,众人都做一般的心思,结果却是都跌做滚地葫芦,枉自空费了半天力气却只有几个人向门口前进了几步,而且这几个“幸运”的家伙又被身后的人扯倒在地,竟没有一个人能从帐门逃出去。

“阿德鲁!出来!”

小夏一望上去便知道已没有时间去从人堆中找出那位自己要保护的笨少爷,当下便提气一声大喝。果然他这么一吼有效果,夹杂在人堆中正吓得六神无主的查尔斯猛听见这声喊,忽然一下来了精神,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力气猛地推开纠缠在自己身边的人,扯起嗓喊了出来:

“我、我在这儿!夏!快……快来救我!”

小夏循声望去,立时发现查尔斯这小原来被拥挤的人群给带到了帐内靠里的位置。他来不及多想,撞入人群中便朝那个方向冲去,顺便一手一个将前方碍事的贵族老爷们远远的丢开。

可惜,小夏还是远远低估了人类在绝境中激发出来的求生本能,这些本已吓得昏头转向的贵族猛见到竟有人来救,仿佛就像快溺毙的人见到救命的稻草一般,本能的死命伸手拉扯起来,尤其是见过他身手的人更是大喜过望,在他们看来这个少年是绝对有本事帮助自己逃出生天,事到临头人都是顾自己,现在救星到了,岂有不拼命扑上去的道理?

“救我出去!我封你做我的家臣!”

“不!救我!我保你做一个行省的长官!”

“我给钱!很多钱!救我!”

“我是岗帝斯家族的下任族长!救、救我!你要什么我都给……”

为了保命,无数匪夷所思的承诺仿佛不值钱般地从这些贵族的嘴巴里涌出来,他们死命地扑上去没头没脑地扯住小夏不放,似乎这样就可以求得一丝安全。转眼间小夏便被疯狂的贵族们揪了个死紧,别说向前一步,就连自己也是寸步难行了!

“靠!你们这些……混蛋!放、放开我!”小夏又气又急死命挣扎,无奈伸过来的手实在太多,浑身上下的衣服被扯了个死紧不说,就连一头长发也不知被多少个人分开揪在手里!那几个跟着冲进来的卫兵也被贵族们当宝贝似的堵在中间,根本也是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眼见大帐的顶棚越烧越旺,随时都有塌下来的可能,怕是到那时任你本事通天也是逃不出去。小夏大人虽然对自己的身手颇有自信,但自己也并不是打不死烧不烂的超人,再这样纠缠下去的话,不但救不出查尔斯,恐怕自己也要陪这些不知所谓的贵族们变烧鸡了!

“铮——!”大帐内猛然爆起一道蓝莹莹的光华!小夏腰间的长刀猝然出鞘,灵活地一圈一拖,他那一头灿烂无比的银色长发便齐齐的被割断了!连带着数只扯着他头发的手臂也无声无息的被削了下来,由于速度太快的缘故,那些人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半截手臂掉落在地,断臂处鲜血狂喷而没什么反映,过了半晌才撕心裂肺般的惨叫起来。

周围的贵族们完全没有从恐惧和惊骇中明白过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要不问青红皂白的向他们挥刀?或是说,他们不明白他怎么敢向他们挥刀?这里的可都是帝国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啊!这个可怕的后果他能够承担吗?

然而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那年轻人身形展动,手中的长刀仿佛有生命般的舞动起来在身周洒下一片雾朦朦的光幕,整个人包裹在水华四射的一团蓝光内向前硬生生的撞去!那光球所到之处,鲜血四溅残肢乱飞,惨呼之声连成一片,方才还死命向这边涌来的贵族们现在却是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拼命的朝后缩去。可在这拥挤不堪的帐内又能退到哪里去?

这个时候再提自己的家族势力什么的是完全没有意义的,那年轻人根本连看也不看一眼,当头就是一阵没头没脸的乱劈,管你是什么家族的继承人,反正挡在他面前就是干脆利索的一刀两断!

说起来好像是很长,其实从小夏抽刀开始砍人到他杀出条路冲到已经吓傻了的查尔斯跟前时,不过只有短短的半分钟左右。不过这短短的半分钟,从帐门到这边已经形成了一道血肉铺就的“窄路”,也来不及说什么,小夏一把将比自己还要高上几分的查尔斯夹在腋下,转身便向外冲去。

这次倒是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贵族们全都吓得屁滚尿流的远远缩开了。可是,小夏夹着查尔斯刚跑出没多远,整座帐篷“轰隆”地一声整个坍塌下来,四周登时火苗乱窜,所有的人通通被罩在下面,整个中军大帐变成了一束巨大的火把,冲天而起的火焰中还夹杂着一阵阵恐怖痛苦而又绝望的嚎叫声……

炽烈的火焰中猛然炸开了一道炫目的蓝色光华,满身是火的小夏夹着吓晕了的查尔斯借长刀上的水系魔法力硬是从火海中闯了出来,刚一落地他便抱着查尔斯接连在地上来回打了几个滚,将身上的火弄熄。尽管如此,衣服还是被烧焦了大半,背上、前胸、手臂也有大片的烧伤,那火辣辣的痛感让小夏不住的咬着牙根倒吸冷气。

反过来看查尔斯倒是幸运得多,有小夏的保护,这混蛋居然只有衣角烧焦了一小块,除此之外竟连毛都没伤到一根,这让狼狈不堪的小夏很是不爽,忍不住结结实实的踹了他几脚泄愤。

这几脚下去倒是把晕倒的查尔斯给踹醒了,这小清醒过来立时没命的大叫起来,说什么杀害帝国贵族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这下不但他保不了小夏的命而且还要牵扯到多琳家……他就那么鬼叫鬼叫的嚷嚷了半天,吵得小夏实在烦了干脆一个大耳光结结实实得抽过去,立刻让聒噪不停的他闭上了嘴。

“……废话说完了?”自觉得从来没有这么狼狈,心情极度不爽中的小夏咬牙切齿的迸出这几个字。就算是再白痴的人也看得出他现在正是恼羞成怒,一心想要寻衅滋事呢。

“……嗯,完了。”查尔斯大少爷这点眼光还是有的,他可没兴趣在这个当口上去惹这个煞星。

小夏狠狠盯了他一会,老实说,他真的很想一拳把这家伙的那张小白脸打个稀巴烂,不过酝酿了半天他还是压下了这个想法,气哼哼的站起身来围着正在熊熊燃烧着的大帐兜起了圈。

查尔斯四下张望一会,周围要么是连成一片的火头,要么就是黑漆漆的一片,到处都是奔跑、兵刃撞击和呼叫声,他不禁害怕起来:

“……夏,夏!我们还不走吗?那边的火好像就要烧到这里来了!”

“有时候我真怀疑你脑袋里装的都是大便!”小夏没好气的远远丢过一句话来:“要不是老巴巴的跑过来,你还能在这放屁吗?”他一脚把一个惨嚎着从火堆里爬出来的家伙重又踢进火堆:“……这些人要是漏掉一个的话,你我都别想有好日过!不杀人灭口怎么行?”

“……”听了这话查尔斯险些又吓得晕过去,可冷静下来想想倒也真的是那么回事,今日之事如果不是他狠下辣手的话,估计自己也难逃火海,况且在场的也都看到这家伙动手杀人了,若是走脱一个的话,自己也当真脱不了干系……

总之一不做二不休,事情已经倒这了,害怕也未见得能有什么用处。于是,查尔斯咬咬牙干脆也爬起来去帮小夏的忙,反正大帐的范围大得很,多少总可能有那么几个漏掉的家伙,不过是把已经烧得只剩一口气的他们踢回火堆里去,这对于没受什么伤的查尔斯来说倒是很简单的。况且这种事只是刚干的时候有点害怕,多了也就无所谓了,接连收拾了几个不知道什么贵族后,查尔斯居然有了“原来杀人也不过如此”之类的想法。

这家伙的举动倒是让小夏颇有些意外,原来这二世祖也并非是全无是处,说到底贵族们的见风使舵落井下石自私自利等等作风他也明白得很,大概这是他从他那厉害的姐姐那里所学来的为数不多的优点吧?

不过情况显然不容他们在这里停留过久,蔓延过来的大火很快凶猛的扑近了。小夏不得不拖起查尔斯落荒而逃,两人仓惶的乱窜了好一阵,小夏抓住机会从一群逃命的骑兵那里抢了匹马,两人共乘一骑这才在大火吞没整座连营前逃了出来。

刚刚脱离险境,两人还来不及松口气,半空里那些驾着狮鹫的夜袭者便悄然掩至。不等他们有所反映便是一阵无声无息的箭雨劈头盖脸的覆盖下来。本已郁闷到不行的小夏这下更是怒发如狂,一面夹着查尔斯东蹦西蹿的躲避箭矢一面破口大骂,恨不得飞上天去把那些家伙揪下来狠揍一顿才解气。

无奈小夏大人虽然身手了得,却到底没有某人那样完全不似人类的手段,对于人家这种闲的痛打落水狗手法,还真的只有乖乖的夹起尾巴跑路这一条道好走,只是可怜了他抢来的那匹战马,刚刚跑出营区就在第一波箭雨中被射成了刺猬。

慢慢地,空中的追踪者们似乎对地上的这两个人发生了兴趣,他们似乎对这二人能在这般密集的箭雨中存活下来很有些讶异,继而竟产生了种恶作剧般的戏弄心理。开始的时候那些快箭还尽瞄准两人的致命处射,后来便渐渐散漫起来,到最后竟像是狩猎途中驱赶野兽一样东一下西一下乱射起来。尽管这样,这些人凌厉的箭法和默契无间的配合仍逼得小夏狼狈不堪的东躲西蹿,这场面他自己应付起来也不轻松,何况现在还夹带着查尔斯这个累赘呢?

小夏不是傻,他自然感觉得出追踪的人在玩猫扑老鼠的把戏,虽然气到不行但也是毫无办法,只得闷下头来一声不吭的狂奔,心下直是把这班鸟人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无数遍。

天无绝人之路,奔逃一阵之后前方出现了一群同样是打马逃命的败兵,两人大喜过望,这种时候可没时间讲什么道义,小夏夹着查尔斯蹿过去便把一个骑兵踢下马去,跟着朝散乱的队列里一藏就再也不露头了。

追踪者们显然对于自身的失误很不满意,在他们看来在这么多人的围杀之下竟还让这二人走脱,似乎是一件颇失面的大事,况且由那样强悍的人护卫的肯定是松蓝的重要人物,于是这些人毫不客气开始了又一轮的屠杀,期间的过程不再细述,总之当小夏他们追及皇时,整个队伍的减员竟超过了半数以上。

一夜的狂奔极大的消耗了士兵们的精力和体力,即便是小夏这样的超级战士也十分疲倦,所以当刚刚望见前方的队伍时,就连他也止不住精神一松。恰在此时,一枝弩机发射的冷矢无声无息的从暗处向他的背心袭来!

实际即便在这种小夏有些反应迟钝的情况下,这冷箭也是伤他不得,作为基因改造战士在未来时代的战争中在一定条件下甚至可以躲避弹,何况这一枝小小的冷箭?坏就坏在他在气恼之余多少对这些不入流的追杀者们有些轻视,再加上消耗了不少体力,暗处敌人施放冷箭选择的时机又选择的恰巧是人们精神最放松的一刻……

当然,最最糟糕的是,小夏大人他并不是孤身一人,好死不死的偏偏还携带着超级饭桶大累赘查尔斯少爷一名!以这家伙的骑术若是让他单乘一骑的话恐怕小命早就没了,两人勉强的共乘一骑,小夏若是矮身避开的话那么前面的查尔斯立刻便成了不折不扣的箭靶。无奈之下,小夏只得骂着避开后心要害,咬牙用肩膀硬捱下这枝冷箭。

冷箭的力道大得异乎寻常,他勉强发动了20%的强化能力结果还差点被从马背射下去,强化过的肌肉硬生生的阻住了箭矢的深入,否则这一箭铁定要在他的身上射个对穿了。

当然,这些过程只是心里偷偷想想,可不能说给皇听,小夏见这位十一皇似乎无意细究这件事,也就乐得不再提了。按他的想法是能不说才是最好,讲得越多谎言反而越容易穿帮了。

“德里安先生,伤还是快些处理一下的好!”安德里斯一脸的关切神情:“……嗯,我这里有皇家秘制的伤药,对创口愈合是很有好处的!”他从腰间摸出一个装饰精美的小盒递过来:“今后依仗先生的地方还很多,所以您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啊!”

小夏闻言一怔,跟着却微微的笑了起来,这位十一皇当真是直白得有些可爱,如果他这副样不是装扮出来的话,那么他当真就只能当个领军的将领,不要想去争夺储君的位置了。或许是同样身为军人的缘故,他对这个同样是库玛凯拉王族的皇却并不讨厌,这也许是军人间的惺惺相惜吧?

他向皇道谢之后接过那盒伤药,却并不打开,眼神却瞄向紧随在皇身后的两位黑袍法师:“……两位大师果然了不起!殿下能毫发无伤大概也都是依仗您二位了吧?咳咳……哪像小我,弄成这样不说,差点可连小命都丢了……”

众人听闻小夏忽然这样毫无来由的向皇的两位护卫魔法师寻衅,都是暗自一惊。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两位法师对视一眼,右手侧的施奈德踏前一步冷冷的开口:“……抱歉,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哪里的话!咳咳……小我现在可是只剩半条命了,再和两位大师过不去,那岂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么?”讲到这里小夏忽然掩口剧烈的咳嗽起来,猩红的鲜血从他的指间直溢出来!皇眉头一皱,刚想伸手去扶,却见他猛一探手,一把将那枝钉在自己肩头上的利箭硬生生的拔了出来!

“啊——!”随着箭头离体,小夏惨哼一声,一道血泉自伤处疾射而出,笔直的喷出老远,溅了站在跟前的几个士兵满脸满身!他自己抽搐了几下,整个人忽地一松,悄没声息的俯身便倒,周围登时响起一阵惊呼!

就在这个当口,皇刚刚向前踏出半步,败兵队列中忽然鬼魅般地闪出一道黑影,也不见他有何动作,两道乌光已由他的手中飞出,径自向皇的咽喉和心窝处电射而至!这距离眼见不过七八步左右,皇是绝无可能逃过这如此突然的必杀一击了!一瞬间,所有在场的人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嗤!嗤!”几乎不分先后的两记闷响起处,本该应声倒地的安德里斯身前却奇迹般地泛起一阵通明透亮的光幕!就像平静水面投下的石,皇面前平空泛起两点四下扩散的奇异波动,两枝通体蓝得发黑的寸许长短矢无力的跌落下来!

“光之守护?”那黑影一声轻呼,也不回身,就那么一点地,整个人轻飘飘地向后退去,速度竟丝毫不比向前疾冲时慢!眼见他就要钻入人丛,皇身边的卫士却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呃!”那黑影灵动的身形突地一僵,却是后颈处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手刀,像截被伐木工人放倒的大树一样直挺挺的倒了下来,摔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说起来虽长,可这几下实在是发生在转瞬间,刺客已被打晕在了地上,周围的士兵们却仍是张大了嘴巴合不上,一些脑慢的人还没搞清状况呢。

“德里安先生,果然不错,真的是有刺客隐身在这里!”施奈德缓缓收回和搭档联手在皇身前布下的防御魔法“光之守护”,“不过,你是怎么发现刺客踪迹的?”

“嘿嘿~这个嘛,行业秘密啰,恕不外传!”一个略显虚弱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不禁都有种怀疑自己看花眼的错觉……刚刚那个流血过多晕倒的少年居然好端端的站在那里!

一定是幻觉!用力揉揉眼睛再看……没错!虽然面色苍白得跟死人没分别,但站在那儿的不是他又是谁?

“……闇精灵!”当刺客面上的黑巾被扯掉后,好容易挤进人群来的苏菲儿只看了一眼便惊呼起来。

小夏瞄了眼这个体形高瘦纤细,暗色肌肤满头银发的家伙,攒起眉头哼了一声:“闇精灵?那又怎么了,很厉害么?”

“闇精灵?竟然是闇精灵!”猛然听到这个词,周围稍微上点年纪的人禁不住倒吸口冷气,脸上齐齐色变。

安德里斯和刚刚在几个卫兵簇拥下走过来的尼可拉将军对视一眼,竟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惧意。

“闇精灵们不是自上一次的泛大陆战争后便消失了吗?怎会出现在这里?”安德里斯喃喃自语道:“……而且,而且竟然还介入了仙度亚和我们之间的战争……这、这……”他那原本因为兵败而沮丧非常的脸此时显得愈发难看了。

“……”小夏挠了挠头:“我说殿下,将军,这个,这个关于这个什么活见鬼的闇精灵,在下多多少少也听到过一些传闻。不过,这些黑家伙真的有那么厉害么?”

“关于这一点,还是让我来说好了。”苏菲儿咳了一声:“所谓的闇精灵,其实是亚精灵类的一个分支,他们并不像森林精灵那样群居在深山老林中,也不像草原精灵那样散落在茫茫草原上,说起来他们实在不像是高贵的精灵,反倒和那些常年在地底打洞的肮脏洞穴矮人有些类似……”说到这,半精灵女孩的语气里居然也少有的带上了一丝厌恶。

“的确,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们确实不像是高贵的精灵,倒像是肮脏下贱的土拨鼠!”尼可拉将军也从旁边插了一句。

“这么说……”小夏眨巴眨巴眼睛:“闇精灵实际是生活在地下喽?”

“是的,他们的确是生活在地下,因为名声不佳的缘故,地面上基本已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苏菲儿重重的点头:“闇精灵基本上是不事生产的,他们的生活来源基本上是靠虐杀和掠夺那些比自己弱小的种族所得来的,闇精灵的每个成年人都是最好的弓箭手和暗杀者,并且这次族群极其的护短和狭隘,尤其是在睚眦必报这一点上……”讲到这里,苏菲儿忽然瞟了小夏一眼,眼神中也带上了一丝笑意:“说起来,倒是和某个人有几分相似呢!”

小夏朝她翻了个白眼:“……哼,继续,讲重点!”

“不过闇精灵一样继承了精灵的高傲个性和那种死要面的脾气,极少和外族人打什么交道的,这次仙度亚的偷袭行动中竟然有他们的出现,这实在是件很奇怪的事。我想如果若是想进一步了解的话,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问这个家伙吧!”苏菲儿说着顺手朝地上的闇精灵刺客指了指。

“这位小姐说的不错。”皇身后的施奈德法师也点头称是:“的确,闇精灵就是这样的一个种族。殿下,需要我出手吗?说到拷问的话,我还是有几手黑暗魔法可以派上用处的。”

皇还没来得及答话,小夏已一摆手截过话头:“得了,不就是要问他几个问题么?何必要劳动到施奈德大师您出手?”他伸脚踢了踢萎顿于地动也不动的闇精灵:“就交给在下好了,如果这家伙当真有那么硬气的话,再拜托大师动手也不晚啊!”

好话果然是人人爱听,小夏这不着痕迹的马屁一拍,阴沉如黑暗法师也禁不住显出几分得意。当然,他并没有更多的表示,只是干咳了两声,很矜持的哼了一句:“您客气了,那么就请出手吧!”

毕竟这两天来,他们多多少少的都目睹了这个少年的身手,对于来自和自己同样级别高手的奉承话,听起来还是很受用的。

“殿下,将军,你们要不要回避一下?”小夏转头看着在场的两位:“所谓的拷问嘛,可能或多或少会有那么点不人道,所以……”

“不必了!”皇咬牙道:“本殿下倒要,这些家伙为什么会这么大胆的和仙度亚人合作,敢于对抗我神圣松蓝的大军!”一旁的老将军还是愤愤的点头称是,看起来他们是打算将打了败仗的火通通撒到这个可怜虫的身上了。

“那好吧!”早就料到是这结果的小夏丝毫不显意外,他朝围在四面的卫兵们摆了摆手:“还愣着干什么呀?来,把这位先生吊起来!对哦,记得要绑结实一点,谁知道我们这位朋友有没有什么逃跑的秘诀?要是那样的话,你们的屁股上可少不了要挨军棍啦!”他的语调轻松得很,除了脸色苍白外,简直看不出像个受伤的人。

士兵们一涌而上,七手八脚的将这个闇精灵绑了个结实。他们对这个胆大包天敢混在队伍里行刺皇殿下的家伙可不会留什么手,借着上绑的机会当口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揍,眼见着这家伙的脸蛋就胖了一圈,如果不是绳绑好了的话,恐怕这位闇精灵有望晋职猪头这一光荣的称号了。

艾米尔不声不响的挤进人群,乖巧的来到小夏身后开始替他处理起肩上的伤口。说是司空见惯也好说是见多了麻木也罢,现在的艾米尔见到主人受伤早已不会像以前那样的大哭大吵,看他处理伤口时那灵巧娴熟的动作,几乎是让人怀疑这小到底是不是专业干护士的出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