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伤神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25 字数:10837 阅读进度:176/306

“唉……”被独自一个丢在办公室内的男望着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苦恼的叹了口气。[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快快快!”戈林特飞快的跑下巴尔汉宫门前那长长的一段白玉石台阶,全然不理会周围向他举剑致敬的近卫骑士,他身形敏捷地跃上早在宫门口停着的一辆马车:“暖香阁!快点快点!”

近卫骑士们望着绝尘而去的马车,不由得都暗自叹了口气。这个帝国的九皇实在是没有一点点的皇家风范嘛,简直就是一个……急色的小流氓。

他们却都没有注意到从九皇的马车里飞走的那只信鸽。

大陆北部某处的荒野。

狂风席卷着沙石草木满天飞舞,天地间茫茫渺渺一片。

凭空出现了一个散射着刺目蓝光的光球,慢慢地扩大……

猛然间嘭地一声爆响,光球消失不见,伯爵高瘦的身形出现在风沙中。

他厌恶的扫视了下四周的滚滚烟尘,细细的手杖挥动了几下,一阵黑漆漆的阴风吹过,空中好似出现了一幅巨大的水幕,黑色的城堡渐渐地在其间清晰了起来……

身形一闪,伯爵已经掠入了城堡之中,城堡的影像随之又渐渐模糊下去,消失在水幕之中……接下来,水幕也消失了,四周仍是漫天肆虐的风沙在发出刺耳的尖啸。

长长的幽暗的走廊上,只有墙上的一盏盏油灯发出的一点微弱的光芒,壁上雕刻着的一些形状奇特的怪兽浮雕在摇曳着的灯光下诡异的闪动着,似乎随时要跃壁而出。地面的石板在灯光下反射出暗幽幽的光芒,仿佛恶魔那充满引诱的眼神,惑人心脾。

橐橐的靴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伯爵的手杖不时与地面撞击,发出悦耳的叮叮声。

一名头发花白,身着整洁礼服管家模样的老者在走廊的尽头恭谨地鞠躬:“家主,您回来了。”

“是卡曼吗……”伯爵轻轻的从他身边走过:“抱歉,这次我没有带礼物回来。”

“您能够安全回来,已经是最好的礼物。”老者不懂声色跟随在伯爵身后,两人向着更加幽暗的古堡深处行去,

“卡曼啊……”伯爵的声音在幽幽的黑暗之中渐渐远去,终至于无:“……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出去,我觉得懂得了很多东西呢……”

艾米尔小心翼翼端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牛肉汤向二楼走去。

“艾米尔?你在做什么?”

男孩有点吃惊的抬头看去,小夏正整理着头发从楼上走下来。

“主、主人,菲儿姐姐说你病了,所、所以我想拿汤给你喝呢……”

“胡说!”小夏一把抢过他手中的汤碗闻了闻:“嗯~好香啊!我像生病的样吗?开什么玩笑!”他喝了一口热腾腾的牛肉汤,满足的呼了口气。

“哎?你怎么下来了?”苏菲儿在楼梯下面仰头问道:“不要紧了吗?”

“要紧?你说什么梦话呀?”小夏端着汤碗笑嘻嘻地走下楼梯:“我本来也没怎样呀,大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

“昨天是哪个小鬼一副要哭鼻的死样的?”苏菲儿跳上去指着小夏的鼻大叫道。

“昨天?昨天怎么了?”小夏又喝了口汤:“嗯~好味道~!”

“……昨天你!”苏菲儿还想说什么,小夏一挥手拦住了她:“对了啊,今天可能要搬家哦,所以有什么东西最好先收拾一下。”他满意的边喝汤边向餐厅走去。

“……”苏菲儿直觉得不对,但哪里觉得不对一时又说不上来。

“艾米尔,你听着……”苏菲儿拉过艾米尔在他耳边小声说着:“小夏有点不对劲,今天你尽量不要说话,尤其不要提起阿瑟哥哥来,知道吗?”

艾米尔眨了半天眼睛,不过看到苏菲儿一脸认真严肃的样,还是点了点头。

“啊!老大!快来吃、吃东西吧!”坐在餐厅一角的费戈正独自一人据案大嚼,看见小夏走进门来,他裂开大嘴笑了起来:“有好多、好多吃的东西啊!”

“……”看着摆在桌上的整整一支还冒着热气的烤小牛,再周围脸色发白,几乎要吐出来的食客们,小夏又好气又好笑的捶了费戈一拳:“靠!一大早你要吃一头牛?!真是个超级饭桶!”

费戈大脸上居然浮现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他抓了抓头发:“呵呵呵,老大,自从跟了你,俺、俺别的没觉得啥,可、可每天都能吃饱肚皮,这已经、已经是再好不过啦!”

“话是这么说没错……”小夏在旁边的椅上坐下来:“可是照你这个吃法,我很快就破产了呀!”

“所以呢,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得挣钱了,明白吗?不然就没饭吃!”小夏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

费戈撕下烤牛的一条后腿拼命撕扯起来:“……哼哼……唔,你是老大,你、你说咋办就咋办好了……”

“……饭桶!”小夏笑骂道,靠在椅上小口小口的开始喝起汤来。

苏菲儿小心翼翼的和艾米尔走过来,在桌对面坐下。

“怎么了?叫东西来吃啊?”小夏奇怪的望了两人一眼。

“……”

“哦,对对,叫东西来吃!”苏菲儿赶紧抓起桌上的菜单,眼睛却仍旧偷偷地溜向小夏。

“怎么了?”小夏喝光碗里的最后一口汤,抹了抹嘴巴:“大姐,我的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啊……?噢!不是不是……”她赶紧低了头仔细看起菜单来。

不远的一张桌上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这位先生,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老板!这汤再给我来一碗!”小夏举着空了的碗对侍者大叫道。

“……这位先生,能不能……”

“大姐,给我来一份夹肉面包、一份薄饼、一份甜面圈……”

“……一大早的你想吃多少呀?”

“……咳咳,这位先生,能不能……”沙哑的声音听起来显得很尴尬。

女侍者端着汤碗走过来:“先生,您的汤来了。”

“哦噢,谢谢你呀!”小夏笑嘻嘻地伸手接过汤碗,顺便送给她一个微笑,害得小姑娘脸红扑扑的转头跑掉了。

忍受不了这般气闷,说话的那人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几步走到小夏他们的桌前:“先生!能不能和我说几句话?!”声音之大,餐厅里嘈杂的声音忽地都停止了下来,所有人的眼睛都望了过来。

那人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喝竟然是如此的一个局面,登时愣在原地,坐也不是走也不是,一张老脸白一阵红一阵尴尬非常。

小夏抬眼看了看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中年人。嗯,大概五十岁的样,一头花白的头发显然不是经常打理,显得有点蓬乱,很随便的灰色外套加披风,人显得十分瘦削却出人意料的长了一副硕大的骨架,尤其是他那两条长腿,几乎有上半身的一倍长短,看上去略显滑稽。

此时他正愣在原地盯着自己,看样这人不是很善于待人接物,对于这种尴尬场合竟然没有办法自下台阶,再看他站着的那个腰身挺得笔直的姿势,只有经过严格训练的职业军人才是这样一副样……

小夏不由得暗自好笑,这人一看就是个行伍出身的老兵,这样的人最是爱面,在乎荣誉,简直可以说是最好糊弄的人了。只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人,他有什么事要找自己呢?

“喂!”小夏踢了下身边的椅:“站着不动更引人注意哦,坐下吧。”

一言被面前的少年道破了心中所想,这人不由得老脸一红,但还是马上在椅上坐了下来。

小夏却又转过头去小口小口的喝汤,不再理他。

重重的喘了两口气,平复了下烦躁的心情,他干咳了一声才开口说道:“……请问这位兄弟的名字是?”

“说重点……”小夏咽下口里的汤:“废话可以免了。”

“……呃,这个……”虽然平时里算不上颐气指使,可也毕竟是令出入山,今天接二连三的被抢白,这人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又要发作,可是想到毕竟有求于人家,所以才又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这个……”毕竟自己从来都是很少与人打交道,即便是有什么事也是安排手下出门去办,如今这事情虽然已经在心里思虑了很久,没想到了出头的时候,自己竟然不知道要如何说起。

思虑了半晌,他这才讪讪的开口道:“……有一件事,想拜托小兄弟去办一下,不知道兄弟同意不同意?”

小夏翻了翻眼睛,这位老兄还真是有够直白……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满天要价一下也就是很合理的啦。不过呢,还是先听听他要求什么好了。

“拜托我?什么事啊?说来听听?”虽然心里不断的反复猜测着各种可能,可是小夏表面上是仍然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只是美滋滋的品尝着那碗肉汤。

“……这个,很抱歉……”那人犹豫了片刻,才继续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件事必须请小兄弟你答应了,才能告诉你……”

“阁下请吧。”小夏头也不抬:“我不喜欢和藏头露尾的家伙打交道。”

“……你!”他便是涵养再好,这时也忍不住勃然色变,正待发作……

胖乎乎的旅店老板忽然跌跌撞撞的由门口跑进来,四下里一望,一眼便看到了这桌坐着的几位,他马上面露喜色的跑过来叫道:“小人有眼无珠,不知道几位都是尊贵无比的大人~实在是该死之极……嘿嘿、这个还请诸位大人多包涵~现在有一位贵客来访,请问大人您是不是要见一下?”

小夏眨了眨眼睛:“哦,今天是什么好日呢?竟然有这么多贵客上门……那好吧。”

那人神色中透出一丝紧张,他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既、既然小兄弟你有客人到访,那我就暂时告辞,关于那件事我们下次再谈好了……”说着他迈开长腿,飞快地沿着后门走掉了。

“这人是干什么的?看样他像是个军人啊?”苏菲儿若有所思的望着那人走掉的方向。

“管他呢,九成九不是什么好事。”小夏放下汤碗,抓了抓艾米尔的小脑袋:“我说臭小,这些天都没有督促你,练习怎么样啦?”

艾米尔瞪着大眼睛:“我没有偷懒哦,我每天都有在认真练习!”他举起两个巴掌:“现在那些练习我已经可以一次做上两百个啦!跑步……嗯,不知道多远哦,反正是按照主人说的,一直跑到感觉自己很累了为止。”这些天来和外界接触,艾米尔的大陆通用语说的已经很流利,不像开始的那个时候即结结巴巴还带点口音了。

“哦?已经能做到两百了个?”小夏有些感到意外,他伸手捏了捏艾米尔的胳膊和小腿。他这才发现这些日里自己一直都没怎么注意这小鬼,由于离开了沙漠里的苦寒之地,再加上一路上没有受舟车劳顿之苦,吃得也不错,艾米尔脸上的那种嬴弱之态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健康而红润的颜色。胳膊和腿上隆起的那些弹性十足的肌肉虽然块小了一点,不过也足足证明这小在这段时间里的确是没有偷懒的。

“……”小夏不停的摸着鼻,眼光不停地在艾米尔身上扫视着。

见小夏一眼不发,艾米尔反倒着急的一叠声追问起来:“主人?怎么了?是不是我练的不够用心?那从晚上开始我多做一些好了!”

“不、不是,艾米尔,我得说你做的不错,非常不错。”小夏笑笑说:“我是在想要教给你些什么东西比较好。”

艾米尔惊喜的叫了起来:“主人!我、我已经可以学本领了吗?”

小夏轻轻在他头上敲了一下:“你个臭小!高什么兴啊?”他停了一停才继续说道:“嗯,看你的身体条件和我差不多是一样的,学一些偏重于速度和技巧性的本领是比较理想,但力量训练也不能放下还要继续坚持。记住,世上绝没有什么学一次就可以无敌的招式,真正厉害的招式都是在无数次的练习和搏杀中淬练出来的!所以,绝对不要有什么投机取巧的想法,想要学到真正的本领,只有苦练!”

门口处传来鼓掌声。

“精彩!精彩!”一个褐色头发,面容英俊穿着一身轻装骑士铠甲的年轻人边鼓着掌边向几个人走来:“真的是很精彩的教导,只不过……”

“……只不过,这位先生的身手是不是也像他的口才一样精彩呢?”年轻骑士的脸上明显带着一丝傲慢和不屑的神情。

餐厅内的食客们见势头不妙,一个个都不声不响的溜了出去。只有餐厅老板手足无措的夹在两人当中,可怜巴巴的想要劝解,可偏偏两边的人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年轻骑士嘲讽地说道:“哼!野蛮人就是野蛮人!真是肮脏的东西,怎么可以让他们和人类坐在一起用餐?这不是对我们的讽刺吗?老板,你的店是怎么开的?”

费戈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霍然起立,恶狠狠地盯住了年轻骑士,巨大的身形猛然起立时竟然隐隐地在室内带起一阵风声,威势迫人。

小夏挥手示意费戈老实坐下,不甘心的费戈只得乖乖的坐回椅上去,一对亮光四射的大眼仍然凶狠的盯着那个骑士,看样恨不得马上扑过去把他撕成碎片。

年轻骑士毫不畏惧的站在原地,依旧是一副傲气十足的样。

小夏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来,一副笑眯眯和气生财的样:“咦?这位仁兄是?”

可怜的老板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忙不迭的介绍着:“噢!?您难道还不知道?这位骑士老爷就是我们克苏大公的卫队队长,理查·凯尔·金!是十六岁就获得正规骑士头衔的天才啊!”

“噢哦!原来是理查大人啊!真是幸会幸会!”小夏满脸堆笑地伸出手去。

看着这个本来很漂亮的少年脸上露出来的那种和那些令人恶心的**官僚如出一辙的笑容,理查从心里愈发感到恶心了,大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听信这个漂亮小的花言巧语,竟然说要雇佣他当保镖?那自己这个卫队长是干什么用的?难道能杀掉几个小小的刺客就变成高手了?这个令人恶心的小一定是借他的那张漂亮脸蛋来接近大人的!理查的心里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高傲的把头扭到了一边,故意不去看小夏伸过来的那只手。

看着理查充满鄙视的眼神,小夏脸上的笑容半点不见变化,不着痕迹的缩回了自己的手,微笑的问道:“不知道理查大人清早来访,有何贵事呢?”

理查显然是一分钟也不愿意在这个一脸虚伪笑容的小面前多呆,他硬邦邦的扔下一句话:“大公阁下派我来请几位到府邸一叙!车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请这就跟我走吧!”说完也不理几个人,转头就走,老板连忙也屁颠颠的跟了出去。

苏菲儿嘭地一拍桌,怒气冲冲的就要张口叫骂。

小夏笑嘻嘻的伸手一拦:“不要吵,快收拾东西跟他走~”

盗贼小姐瞪起淡绿色的眼睛:“你还能忍呀?怎么不教训教训那神气巴拉的臭家伙?!骑士怎么了?惹火了本小姐一样要他好看!”

“呵呵,大姐您消消气。”小夏不动声色的门口:“先跟他去好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苏菲儿瞪了他半天,看他确实不像是在开玩笑,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拖起艾米尔的手站了起来。

费戈流着口水望着桌上还没有吃完的烤小牛:“……老、老大,我能不能、带、带上这个路上吃?”

“……靠,随你便啦!”小夏哭笑不得的看了他一眼,转头向门外走去。

野蛮人大喜,一把抄起那只小牛跟了上去,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闷声闷气地挤出一句:“哎?那、那个白头发的,哪里去了?怎么不见他呀?”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却让苏菲儿和艾米尔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两人连忙对着费戈又是摆手又是挤眉弄眼,弄得傻傻的野蛮人倒是迷惑不已:“你、你们两个、怎么了?”

“白头发?什么白头发的?”走到门口的小夏回过头来,一副不解的样。

“……咦?”盗贼小姐小夏,满脸认真的样不像是在开玩笑啊,可他昨天还一副要哇哇大哭的样,今天怎么就变得像个没事人似的?愣了好一会,她才迟疑着问道:“……是德里安大人啊……”

“……德里安大人?”小夏皱起眉头抓抓头发:“德里安大人?他是谁啊?”

“你不记得啦?”苏菲儿忽然觉得有点恼火:“阿瑟菲·m·德里安!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奇怪……”小夏不停的抓着头发:“这名字好像很熟……真的很熟……可我为什么都想不起来呢?!”他秀气的眉毛不停地拧动着,神色渐渐痛苦起来。

苏菲儿暗吸了一口凉气,赶紧扑到他身边抚mo着他的后背,温声安慰着他:“没事,没事,想不起来就以后再想好了,以后再想……”艾米尔也跑过来用力的拉着他的手一下下的磨挲着。

过了好一会,小夏的神色才渐渐缓和下来。他感激的看了苏菲儿一眼,又抓了抓艾米尔的头发,这才一言不发的走出门去。

费戈还要张口说什么,苏菲儿和艾米尔一起恶狠狠地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吓得他啪嗒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大嘴。

呜,自己说错什么了吗?他们为啥都那样大惊小怪地?那个白头发的会耍魔术的家伙真的不见了嘛,难道这也是自己说错了?人类还真是奇怪……

费戈一边想着一边可惜的看着掉在地上沾满了灰尘泥巴的烤小牛,真是可惜……

克苏城并不是个很大的城市,从苏莱纳街到大公府邸走路大概只需要两刻钟时间,如果是乘坐马车的话不到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到了。

赶车的车夫显然是把好手,车跑得既快又平稳,人坐在车上只感觉到略微的颠簸,甚至连车轮碾压过地面的声音都显得很轻。这辆马车很明显是一辆贵族的私人马车,外面用深棕色的油漆漆得油光可鉴,车厢壁的下半部镶嵌着很多漂亮的珐琅镀金浮雕。马车两边的车窗上装着两块玻璃而不是普通马车上的装着的那种纱窗,到了冬天就冷得要死。

“这车好高啊,我都可以在里面直起腰走路呢!”小夏好奇地在宽敞的车厢里转来转去。虽然已经坐过了马车,但那种破烂货色显然不能和这辆车相比,而且坐在这样豪华舒适的车里,对他也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全新感觉。

车厢顶部同样镶嵌着一整副镀金的浮雕,那是森林女神们围着篝火翩翩起舞的图画。

“……这个要是撬下来的话,一定可以卖上不少钱……”苏菲儿靠在铺着一层厚厚的羊绒的靠背上,眼睛却定定地望着顶部的浮雕,嘴里还不停嘟囔着。

车的保暖十分好,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车厢里面暖烘烘的舒服极了。费戈已经开始打起了瞌睡,艾米尔则是在车厢里东摸摸西抓抓,显得十分好奇。

“……你真的要做大公的……保镖?”苏菲儿带点不确定的口吻问道。

“做个屁。”小夏露齿一笑:“我哪有闲心陪那只肉球玩?拿到钱了就马上跑路,谁有功夫和她过家家啊?”

“……果然。”苏菲儿以手抚额:“什么信誉和荣耀之类的东西他是绝对不会在乎的……”

“但他怎么会不记得那个人?才刚刚分开不到一天啊……难道又是他脑袋里的那东西……?”苏菲儿的心里飞快的转着念头:“……还是不要刺激他比较好,万一他要是在大公府里发那么一次疯,可真的要被全大陆通缉了。”

费因大公的府邸,位于克苏城相对僻静的艾丽舍区,应该说这座始建于四百多年前的老宅本身就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宅邸的门厅看上去就像是一座样式古老的大殿,十二根双人环抱的石柱配上高高的顶部,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

环绕这这座宅邸是整整一圈高约三桑特的厚厚的石墙,墙头上还有一排黑色的铁栅栏。抛开那高高的墙壁不说,单是那些锋利而尖锐的栏杆就足以令大多数试图潜入者望而生畏。

远远看去整座建筑最为显眼的就是那座巨大的圆形屋顶了。只有有钱的贵族才会有这种选择,因为这样的屋顶虽然好看但建筑起来却是十分的困难,建造的费用也相当的昂贵,普通的商人或者贵族是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开销的,仅仅那个圆形屋顶就足以使他们破产一百次了。

由大门口一直延伸到门厅前的那条路上铺满了青灰色的鹅卵石,路的两边花坛中栽种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花木,一如这座建筑的外观那样,一丝不苟。

理查·凯尔·金从马背上一跃而下。身着骑士铠甲的他自然不能乘坐马车,尤其他还是遵从大公的命令去接待客人的,所以只能勉为其难的充当礼节性的向导和引路人,这令十分重视骑士荣誉的理查觉得格外的不满,尤其当发觉要接待的客人竟然是一个徒有其表靠脸皮吃饭的小后,这不满就越发强烈了。

早就侍立在一边的小厮跑过去打开车门,又把下车用的短木梯搭放好,这才恭恭敬敬的行礼道:“大人,请您下车。”

黑影一闪,小夏根本就不踩那下车专用的梯,直接从车厢里跳到地上:“哇——!好漂亮的房啊!”他仰起头惊叹地望着那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的圆形屋顶。

“哼,真是没有教养的家伙。”理查看到小夏刚才的动作,心里更加对这个小感到厌恶了,但是自己的职责毕竟还没有完成,只得耐着性说道:“已经到了,大公正在等待几位,请跟我来。”说罢也不理会小夏的反应,自顾自的跨上台阶向大厅里走去。

侍立在一边的小厮还在暗自好笑的看着小夏,自己在大公府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下车的时候不走台阶的呢,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看上去不可能是什么达官贵人啊,凡是来这里的人哪个不是一脸诚惶诚恐小心翼翼的?哪有像他这样直接跳下去的?简直就像是一只灵活的……猴。

他还正在想着,耳边却传来一声木头断裂的声响。急转头一看,那个用结实的檀木制成的梯已经被一只大脚给踩得稀烂了。

“费戈!你怎么把人家的东西给踩坏啦?”一个淡绿色长发的美女生气的敲了敲那个大块头的胸口,而后者只是抓着自己那一头铁灰色的直发,憨憨笑着并不还口。

“大姐!你们干什么呢?快点走啦!”小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进了大门口,正回头叫着他们。

“知道啦!”绿色头发的美女叫了一声,连忙拉起站在旁边的一个瘦削的男孩的手沿着台阶跑了上去,那个大块头也踏着沉重的脚步跟了上去。还没走上几步他大概是嫌那个男孩的步小,他干脆一把拎起那个男孩轻轻地放在自己的肩上,也不管男孩大叫大嚷着要下来,一声不吭的跑进了大门。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目瞪口呆的小厮望了望门口,又望了望被踩得粉碎的檀木梯,脑里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此时,大公府路对面的枫树下正徘徊着一个身穿灰色外套的男。压得低低的帽檐下,一双灰色的眼睛正盯着这边……

长长的走廊上装置得美仑美奂,天花板和墙壁上到处巨幅的壁画和华丽的纹饰,壁角和墙沿上还贴着雕花的边条。柔和的光芒透过天花板上的水晶灯盘照射下来,使这个本来光线较暗的地方如同白天般明亮。

沿着悬挂着很多壁画的走廊走了好久。就在小夏开始感到厌烦的时候,走在前面理查打开一扇门,转过身来冷冷的说道:“请进。”

和走廊上不同,这房间里显得颇为典雅精致。房间大约有三百个平方米左右,环绕着整个房间的窗下摆着一圈鹿皮沙发,沙发的靠垫全部是由珍贵的驼绒制成的,望上去就让人产生一种舒适和放松的感觉。

中间是一张长长的金漆雕花大长桌,周围是完全配套的高背靠椅。其中的一些椅上包着昂贵而柔软的动物皮毛,有熊皮、豹皮、甚至还有一张完整的虎皮,看上去那是为了惯常坐在这些位置上的人预备的。

布置这房间的人显然是这一行中的高手,修养和审美眼光都十分到家。所有的家具都是由漆成深褐色的沉香木制成,显得典雅古朴,脚下是印着淡淡暗花的羊绒地毯,墙壁上装饰着一些小幅的壁画和大幅的华丽挂毯,桌上的器皿除了漂亮的银器便是精美绝伦的瓷器,于奢华中透露出主人的品位。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豪华的房的四个家伙早已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了。身为盗贼的苏菲儿大小姐的手早就痒痒了起来,她已经开始转着眼睛盘算离开的时候顺手牵羊拿走点什么了。

“呀!”小夏吃惊的指着长桌的另一端正在努力从椅上站起来的那只肉球:“真的是你这个小肉球啊!”

“放肆!”理查唰地一声抽出配剑,厉声大喝道:“竟敢对大人不敬!”

“金!不许对我的客人无礼!”肉球小姐皱了皱眉头,大声叫道。

听到主人发话,理查虽然不满,也只好还剑入鞘,悻悻地退开几步,不过那双仿佛要喷出火来的眼睛仍然死盯着小夏。

小夏对理查那几乎要杀人的目光只做不见,他只是笑嘻嘻地朝长桌的那一边走去,边走边说着:“怎么了?找我来有什么事?别忘了我还是你的债主呢,不怕我来逼债吗?”

“费因家族对有恩于我们的人是从来都不会吝啬的,这点请您不必担心。”胖小姐笑着说,她今天又换了一套比那天更夸张的长裙,自然,引人发笑的效果也就更加明显了。

“我是否能有这个荣幸知道您的名字呢?”

小夏抓了抓头发:“……嗯,我的名字是……”

他想了一会儿,这才抬起头来微笑着说道:“……夏·m·德里安。”

“不对不对!又错了!”小夏恼怒的一脚踹在艾米尔的屁股上,把男孩踢了个跟头:“废物!你这几下连只鸡都杀不死!你那些无聊爱心是留给谁的啊?”他烦躁的走来走去,皮靴在冰凉的地板上发出咔咔的声音。

“艾米尔!不要紧吧?”苏菲儿跑过来扶起疼得直流眼泪的男孩,当她看到艾米尔身上那些青紫色淤伤的时候,她更是生气的朝小夏大叫起来:“有必要这样吗?他还是个小孩!”

“小孩?!……哼。”小夏的神色变得阴沉了起来,他盯了两人一会,忽然转身头也不回的向院外面走去。

“疼不疼了?”苏菲儿扶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的艾米尔:“先休息一下吧。”

“……不,没事!”男孩倔强的甩开她的手,继续拉开架势按照小夏教过的动作一板一眼的练了起来。

苏菲儿看着一脸认真的男孩,只得无奈的摇摇头,退回到花坛边坐下。

和他那柔弱的外表不同呢……苏菲儿心里这样想着,她出神的望着天空中舒卷着的白云,虽然他还是个孩,可身上流动着的毕竟是游牧民族那剽悍不屈的血液吧……

“……”小夏把头缩回了回去,他正靠在院外面的一棵几人合抱的大榕树背后,站在那里想了好一会,这才沿着角门走了出去。

来到费因大公府邸已经是第二十三天了。这些天小夏的情绪一直不是很好,常常莫名其妙的大发一通脾气,在教给艾米尔格斗术的时候也总是不自觉的没了准头,搞得小家伙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费戈那家伙倒是适应能力超强,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一点也不见他有什么不耐烦的感觉,最多是跑到府邸前的大院里扯开嗓吼叫几声,吓得大公府的人屁滚尿流鸡飞狗跳,哼,真是没种。

让小夏这么不爽的主要原因就是那个肥得像个肉球似的伊米拉·费因女大公。这个刚刚十四岁的胖丫头简直是一个超级可恶的小鬼!那天在客厅里她答应了把自己报酬涨到三百万,条件是要自己帮助她清除几个对她不利的人。这本来都是很简单的事,凭自己的本事在这个时代想杀个把人那还不容易?所以当时只是一门心思的想着那三百万,一点没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谁知道这丫头自从那天交待完了这些之后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己一行人被安排到了大公府最好的客房里,每天都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可偏偏就是什么也不让自己去干。一问到你家主人干什么去了,所有的仆人和卫兵都是一副割了舌头的样,飞快的转身离开现场谁也不敢多说一个字,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干吗啊?我是被养起来的宠物吗?小夏一边走一边愤愤的想着,那个该死的伊米拉把我当成什么了?不行,等她再出现一定要问个清楚,要是说不明白老马上转身走人,三百万就想把我捆在这儿,做梦!有钱就了不起啊……

哎,有钱还真得挺了不起的……小夏无奈地叹了口气,作为来自另个世界的人,他深深知道金钱在人类社会的重要性。别的不说,一支军队如果没有钱来装备武器的话,难道要用牙齿去咬敌人吗?

到了这里想想才发觉自己原来真的是有点太高看自己了。这个刚刚来的时候看起来还很落后甚至是愚昧的世界同样有很多很多自己完全不明白和不了解的事情,魔法是全无头绪,听苏菲儿说这里的武者还有一种叫做斗气的本领,这在自己那个世界可是连听也没听说过的。这样说起来轻松赚点钱的想法现在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