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选择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2 08:05:24 字数:10687 阅读进度:153/306

魔法公会的大厅里挤满了人,三十多个初级魔法师穿着整洁的魔法袍,胸前挂着魔法公会颁发的铜制配章。[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主考官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一身紫红色的魔法袍绝对是高级布料制作而成,尤其耀眼的是他胸前闪着璀璨光芒的白金配章,这足以显示他高贵的身份——一个大魔法师,或者是大陆上屈指可数的圣魔法师也不一定,因为圣魔法师和大魔法师都拥有白金配章,只是或许为了更好的掩护自己的身份,一般的高级魔法师以上的魔法大势们都不愿意佩带自己的配章,除非是一些官方宴会或者一些盛大的日。

主考官身边站着两个副考官,其中一个西寻自然认识,就是女魔法师修莎,她正笑吟吟的看着西寻。另外一个同样是陌生面孔,四十多岁的样,和修莎相比,他严肃多了,阴骜的双眼,以及很薄的向下撇着嘴唇。

考核内容与以往一样,分为魔法演示和理论知识。虽然资格考核制度作了大幅度的修改,但其考核内容却是换汤不换药,没有一点新意。只要魔法演示能顺利通过,就基本上可以庆贺自己晋升了。

首先进行的是理论知识的测试,为了节约时间,魔法公会实行试卷制,毕竟一个下午时间同时单独询问问题,是件非常繁琐的事情,以往的考核不规定时间,所以才有一对一问答。而现在一次性面对这么多魔法师,公会才不得不推出这个措施。

西寻拿着一张油印试卷,上面还溢着浓浓的印油气味。他粗略的看了一下卷上的题目,从容的笑了,大多都是关于魔法师实战的问题,看来随着战争的频繁,连魔法师晋级都开始和战争越来越多的联系起来。这些题目并不困难,西寻得感谢巴伊老爷的那个整理私人图书馆的任务,这些问题在那里都能找到完美的答案。西寻拿起笔,飞快地在卷面上写着。

当其他人还在抓耳挠腮思索问题的时候,西寻早已经把卷交到了修莎的手里,修莎报以满意的微笑,向西寻点了点头。

修莎将卷递给了主考官,老者在卷面上浏览着,不时的点点头,看来理论知识这一关算过了。

理论考试结束后,接着来到魔法公会建筑物后面的小广场里,魔法演示的重头戏将在这里上演。

修莎进行点名,点到者上前在广场中央施展一些中级魔法,当然,作为副考官,也会偶尔试探一下应试者的应变能力。

西寻是最后一个被点到的,所有人都看着他,不禁让西寻有些怯场。他走到广场中央,主考官突然和蔼的问道:“西寻对吗?我想问你个问题……”

“主考官大人请问!”

“你是初级风系魔法师,但为什么这次却报考中级火系魔法师呢?”主考官说罢,下面顿时议论纷纷,显然惊诧于西寻的双修魔法。

“大人,大陆上魔法双修的魔法师也不在少数,这似乎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啊。”西寻回答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只是那些魔法双修的魔法师们都是在主修魔法有一定造诣之后,才会选择一门相辅的魔法修习。而你却别具一格,真是让人费解啊。”

“也许我更适合火系魔法吧。”西寻含糊的回答着。其实在这个问题上,连他自己也想不清楚,又怎么回答别人呢,原本一直打算以风系魔法为主的西寻,在长期历练和任务中发觉,火系魔法的攻击性要比风系魔法强的多,那个任务团队也更希望有火系魔法师加入,这也正式大陆上修习火系魔法的魔法师最多的原因。所以,西寻只好被迫选择了火系。

主考官见西寻不愿回答,也没有强迫,只是说:“那么你挑选一个中级火系魔法演示吧。”

西寻谢过主考官,站在了广场中央,双手依旧优美的挥舞着,嚅动的嘴唇召唤着火元素,“让燃烧更猛烈些吧……火墙咒……”

随着西寻轻声一侯,距离西寻二十多米远的地方燃烧起一道长长的火墙,凶烈的火苗串向半空之中,如同一道燃烧的巨大屏风……西寻的火墙咒并没有结束,火墙咒的主要作用是提供屏障,阻止敌人前进,所以持续时间越久,需要的修为就越高。过了很一会儿,火墙依旧未见丝毫减弱,这让所有的应试魔法师大为震惊,而主考官和身边的副考官都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西寻收起了火墙咒,吁了口气,轻轻的擦去额角上的汗水。

西寻的火墙咒以规模之大,距离之远以及持续时间之长而成为了本次魔法考核最优秀的魔法演示者,更以魔法资格考核第一名的身份获得主考官亲自颁发的银制配章,主考官亲手为西寻佩带了配章,并且拍了拍西寻的肩膀,说:“小伙,很有前途啊!”

魔法考核完毕之后,主考官站在所有魔法师面前,神色沉重的说:“刚才看到火墙咒,又让我触景生情,想到了安堡战役中牺牲的那些伟大的魔法师们,让我们默哀并为他们祷告!”

主考官说罢,和所有魔法师一起,默默的低着头,沉浸在一片黯然的悲伤之中……

主考官讲述的是前不久一场堪称经典的战役,圣武帝国在保卫前线重镇安堡的战役中,战士大量伤亡,导致城堡之上几乎清一色魔法师守城。为了拖延时间等待援军支援,这些英雄般的魔法师使用阻碍性魔法拦截准备登陆城堡的敌军步兵团。水柱术,龙旋风以及火墙咒无一不被使用,连续不断的施放着这种非常消耗魔力的魔法,敌军一**的进攻被压制下去。但援军迟迟未到,魔法师们的魔力却越来越少,最终坚持了整整半天,依旧没有等到援军,而魔法师由于魔力严重透支,使得身体倍受损害。等北方联盟的部队登上城堡之后,竟然发现这些勇敢的魔法师因为虚弱乏力而全部死在城堡之上,惨烈程度空前绝后。北方联盟的士兵对这些同职业者的精神肃然起敬,不约而同的致敬;敌人的魔法师们更是震惊无比,感动的纷纷落泪痛哭,伤心的如同死的是他们至亲至爱的人。这场战役虽然以北方联盟的胜利而告终,但即便是北方联盟指挥这场战役的指挥官也曾百感交集的说:“这场战役中,真正胜利的人,是那些不朽的魔法师们,他们用这样一种执着的信念赢得了所有人的尊敬,包括他们的敌人们。”于此同时,作为敌对的双方,经协议止战十天,就是为了纪念和缅怀这些已经逝去的英雄们。

感动并无国界,英雄总是不会被遗忘的,让我们为他们默哀吧。

……

通过了中级魔法师资格,西寻的那帮朋友们早已经迫不及待的聚到了小酒吧,庆祝这件喜事。当然,所有费用自然由西寻承担。

“你都已经是中级魔法师了,应该学会大度一点,做一个有风度的绅士。竟然为这点小钱痛苦不堪,真替你害臊。”温霓喝着可口的酸果酒,调侃着郁闷的西寻。

“小姐,你这已经是第三杯了……这一杯可就是三个银币啊……”西寻心疼极了,这个该死的酒馆不知什么时候发明了这种女士专用酒,喝起来一点醉意都没有,却昂贵的要死。

“温霓,别难为西寻了,毕竟他还没有领到第一个月的津贴,你这样喝下去,到时候没钱付帐,可就麻烦了……”米兰笑着说。

“哼,我才不管呢……他竟然认识我的偶像流风先生,这么重要的事都没有告诉过我们,这种朋友不要拉倒。”温霓一直为西寻没有介绍她和流风认识而耿耿于怀,特地挖苦西寻。

西寻是有苦难言啊,流风先生向来行事神秘,来去无踪,自己都指不上什么时候可以遇到他,又怎么介绍温霓呢?何况流风先生是否愿意认识温霓也不一定。可这小丫头似乎不管这些,执意认定了西寻和流风关系很密切,成天逼着西寻。

西寻还打算解释,发现温霓直视着自己身后,那目光竟然和上次一模一样,该不会是流风又站在自己身后吧,西寻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几乎吓了一跳,站在西寻身后的并非流风,而是两个全身甲胄的迦蓝宫廷骑士,护胸上锈着的血色的六芒星的图案足可以显示他们的身份。其中一个摘下头盔,看着众人,口气恶劣的问道:“你们哪个是西寻?”

“我!”西寻站了起来,问道:“有什么事吗?”

“跟我们走一躺吧。”甲胄骑士漠然的说。

“为什么?”西寻有些不快的问。

“这是上头的命令,希望阁下不要拒绝,否则的话……”甲胄骑士逼近西寻威胁的说。

看着对方凶神恶煞的样,西寻感觉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惹了这帮人了?西寻还在思考着,却被两个甲胄骑士一人一边架了起来。米兰和火峰站了起来,正欲阻止,其中一个骑士冷冷的说:“想造反吗?”

“算了,范不着顶撞这些人,你们等我吧。”西寻不想连累朋友,劝阻道。

在云之城冒犯这些宫廷骑士,吃亏的永远是自己。米兰拦着火峰,看着甲胄骑士带走了西寻,眉头紧皱。

甲胄骑士把西寻塞进酒馆门口的马车,并且用黑色的布裹住西寻的眼睛,然后喝了一声:“走!”

马车颠簸在路上,西寻凭借着敏锐的听觉,隐隐感觉这是往迦南王宫方向去的方向……

马车在一片安静的地方停了下来,甲胄骑士将西寻带下车,感觉好象是进了一间房。然后蒙着眼睛的黑布突然扯了下来,刺眼的光线使得西寻有些眩晕,稍微适应了周围的环境,西寻才赫然发现房间里坐着一个人,而两个甲胄骑士早已不知去向了。

西寻看着这个人的背影,有些眼熟,对方缓缓的转过身来。

“穆轩……”西寻吃惊的叫了起来,眼前这个人正是四年多没有见面的穆轩。

“别来无恙,西寻!”穆轩微微一笑,没有西寻想象中的那么激动,西寻端详着穆轩,四年多不见,他的变化很大,以前那张孩气的脸只存在于记忆之中,现在的穆轩看上去深沉多了,眼神也变的忧悒而难以琢磨。

西寻眼中掠过一丝陌生,有些不悦道:“你就是这么迎接老朋友的?”

“抱歉,西寻!”穆轩叹了口气,说:“有些时候,做的事情是情非得已的。”

“哦,我差点忘了,今非昔了,尊贵的王殿下。”西寻数落着穆轩,他是多么希望穆轩能和以前一样同样调侃自己,然而,穆轩真的变了,变的不再那么顽皮,变的让人琢磨不透,原本清晰的回忆变的模糊朦胧。

“你变了,西寻。”这句话是穆轩说的。

“我一直没变,一直没有。变的是你,让我感到陌生。”西寻坦率的说。

“也许是这样吧。四年的时间,的确能让人改变许多。”穆轩突然想起了老康,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西寻关于老康的事情,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对了,老康呢?听胖厨说他和你在一起。”穆轩不想说,西寻却偏偏问了起来。

穆轩直视着西寻,许久之后,哀伤的说:“老康他……死了。”

“什么?”西寻一把揪起穆轩的领口,吼道:“你说什么?一定是我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西寻,冷静一点。老康他真的……已经死了。”穆轩迟疑了一下,说道。

“不……不可能的……”西寻颓废的坐在椅上,神情恍惚的喃喃道:“他是怎么死了?”

“很抱歉,西寻。我没有照顾好老康,在一次冒险时……我们遭遇了狼群……”

“为什么是他?而你却好好的?为什么是他?连一群狼都对付不了,还谈什么狗屁冒险……”西寻怒吼着,眼睛布满血丝。

“情况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应该相信我,我真的无能为力。”

“相信你?拿什么相信你?你是王,你是未来迦蓝国的国王,你却连一个老人都保护不了……”

“……”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一定是把他藏起来了,你一定是再和我开玩笑……”西寻霍然站了起来,发疯似的寻找着。

“西寻!你冷静一点,理智一点……其实当你一年前刚到云之城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你来了,我之所以没有见你,就是不愿意告诉你真相,不敢面对你!为了让你安顿下来,我不惜一切办法,甚至连流风对你的关心,都是我安排的……”

西寻顿然冷静下来,冷冷的看着穆轩,说:“你是说这一切你都知道?这一年来我做每一件事你都非常清楚?甚至……甚至那些原本不属于我能做的任务?都是你暗中安排的?原来,你就是那个神秘的人物……”

“是的。我之所以……”

“够了,我不想听!”西寻打断了穆轩,“让我走,我不想呆在这儿!”

“西寻,冷静一点,希望你能好好的想想,本来我今天有事要和你商量的,看你的情绪似乎不稳定,还是改天吧。我们毕竟还是朋友,不是吗?”穆轩说罢,唤来了甲胄骑士,吩咐道:“把西寻先生送回去。记住!是恭谨的护送回去,你们这帮饭桶!”

“西寻先生,请……”甲胄骑士战战兢兢的说,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原来这个人竟然是王的朋友,早知道一点的话,打死他们也不感以刚才的那种口气和西寻说话。

西寻拂袖而去,看着西寻的身影渐渐隐没在高墙之下,穆轩叹息自遇:“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衷……”

……

回到酒馆,不管米兰等人怎么追问,西寻都沉默不语,只顾将一杯一杯的烈酒灌进嘴里,而泪水却一股一股的从眼角溢出。

温霓从来没有见过西寻这么悲伤过,即便是他谈起自己的身世时,也是那么泰然,她不明白西寻到底为什么会伤心成这样。着急之下,自己也眼泪汪汪的,哽咽道:“你要喝是吧?我陪你喝个够……”

温霓说罢,抢过西寻手中的酒瓶,猛灌着烈酒。温霓向来不怎么会喝酒的,灌了几口就咳咳呛了起来。西寻将温霓手中的酒瓶夺了过来,奋力的摔到地上,红着眼吼道:“都走……全都走,别烦我……”说罢无力的栽在桌上。

米兰等人搀扶着西寻回到西寻租的小屋,将他放在床卧上,米兰忧心忡忡的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西寻怎么会痛苦成这个样?”

“是啊,那两个宫廷骑士把他带到哪里去了?”火峰也疑惑不解。

“算了,我们先回去吧。等明天他清醒一点再问问情况。”米兰说罢转身就走,到了门口,却发现温霓依旧坐在床边,帮西寻盖着被,说道:“走吧。温妮……”

“你们先回去吧。我想留下来照顾他,他心里一定很难受,否则不会醉成这个样……”温霓拿着手帕轻轻的擦着西寻额角的汗水,说道。

米兰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和火峰离开了小屋。

温霓坐在床边,借着月光端详着呓语连连的西寻,怜爱的拂弄着西寻的长发,帮他擦去眼角残留的泪痕,喃喃的问道:“西寻,你到底怎么了……”

西寻仿佛是在做梦,噩梦,他晃动着身体,紧锁眉头,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时而呢喃着听不清楚的呓语,时而又紧紧的握着温霓的手,握得温霓钻心的痛,却依旧忍着,依旧静静的坐在床边,守侯着西寻。

突然,西寻有力的将温霓拥入怀中……

温霓平静地,安详地靠在西寻起伏的胸上,听着他的心跳,紧紧的搂着西寻,深怕一松手,西寻就会消失……

西寻依旧在梦里,却变的安静下来,像个熟睡的孩……他笑着,脸上挂着温馨的微笑,他用嘴唇摩挲着温霓的秀发,摩挲着她的眼眸……

温霓轻轻的,带着一些少女的矜持,带着一些羞赧的闭上双眸,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斑斓的撒在西寻的床卧上,西寻懒洋洋的坐了起来,甩了甩依旧有些昏沉的头,想这昨天发生的事。

有人敲门,发出清脆的“笃笃”声。

在这个时候叩门的也只有和蔼的房东老太太了。西寻的房是魔法公会帮他找的,是一间古老的私宅小阁楼,虽然有些狭窄简陋,但善良的房东老太太给了西寻一个相当便宜的价格,而且时不时会做一些点心给西寻送上来,西寻倒也住的惬意。对房东老太太来说,这栋祖上传下来的大房一个人住实在有些太寂静了,能有一个朝气蓬勃的小邻居,也是件相当愉快的事情。

“格太太,早安!”西寻打开门,微笑着说。

“小伙,我来给你送点早点,似乎你昨晚醉的很厉害,吃点东西可能会好一点……呃,真是粗心啊,应该把窗户打开,透透空气才对……”唠叨是老太太们无法避免的习惯,而关心却是无微不至的,这让西寻很感动。

格太太替西寻打开窗户,凉爽的风吹了进来,房间里的空气也顿时清新许多。

“谢谢您,格太太,那么晚了还打扰您的休息,真是很抱歉。”西寻深怕晚上惊动了房东太太,毕竟老人的睡眠是很轻的。

“喔,没有关系,我也是习惯很晚才睡觉的。只不过有一点我要批评你……”

“哦?”

“昨天很晚的时候,有个小姑娘从你房间里跑了出去,哭的很伤心啊,你是不是欺负人家了?”

“小姑娘?”西寻丝毫回忆不起昨天的事情了,只记得自己在酒馆里喝了很多的酒,至于以后的事就大脑一片空白。这小姑娘又会是谁呢?该不会是温霓吧,西寻搞不清楚,也没打算为这件事而纠缠下去。于是讪讪一笑,说:“我以后会注意的。”

“年轻人啊……呵呵,让人羡慕!我老咯……”房东老太太对西寻笑着,似乎她心知肚明一样,接着关上了门出去了。

西寻吃着香甜可口的点心,思索着昨天发生的事。凉爽的风让西寻清醒了许多,也许自己昨天有些过分了些。他相信穆轩不是这么自私的人,也同样相信对于老康的不幸,穆轩和自己一样的悲伤。但为什么昨天自己的火气就那么大呢?是因为老康的噩耗,还是因为穆轩的变化,又或者是穆轩这种暗中对自己照顾?

穆轩的确是变了,变化大的让他不可思议。但换个角度想想,这样的变化又有什么不对呢?毕竟是今非昔比,作为迦南公国的王,穆容唯一的儿,他所要承受的压力和使命感要比自己沉重的多。而且,如今的性格似乎更符合他的身份才对。也许是西寻习惯了以前那个古灵精怪的穆轩,所以才会有如此强烈的排斥感。

西寻开始有些后悔,毕竟如同穆轩所说的,他们还是朋友,作为朋友最重要的难道不是相互理解么?只是,西寻无法将心中的穆轩放在王这个高贵的位置上,他做不到,他突然感觉自己将失去这个朋友。虽然穆轩不这么认为,但西寻自己知道,穆轩需要重新认识了。

当西寻打算出门的时候,正巧遇到了火峰。他正要打招呼,火峰就如同一头恼怒的公牛一样,揪起西寻的衣服,吼道:“你说!你昨晚做了什么?你到底对温霓做了些什么?”

西寻一头雾水,他不明白火峰在说什么,懵懂的问:“温霓她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如果你想抵赖的话,先得问问我的拳头答应不答应!”火峰捏着拳头,叫嚣着。

正当两人纠缠不清的时候,温霓和米兰走了过来,西寻发现温霓的眼睛是红润的,明显的哭过,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小丫头为什么会伤心成这样,但还是隐约感觉到和自己有关系,因为事先房东老太太也提及过这件事,西寻看着温霓,而温霓却似乎躲避着西寻的目光。

“火峰,你做什么呀,我说了他没有欺负我……”温霓劝阻着,声音微弱无力。

“你还要替他辩护……”火峰把西寻推向一边,关切的看着温霓。

米兰把西寻带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对西寻说:“昨天你烂醉如泥,我们把你送回来之后,温霓她执意要留下来照顾你,可是过了很久之后却哭着跑了回来,她从来没有哭的这么伤心过,我们怎么问她,都不肯说,你知道火峰的脾气,性格暴躁,又一直对温霓很好,所以才会一大早就这么莽撞的跑来了。”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了……”西寻痛苦不堪。

“我知道,我也相信你不是那种人。只是事有蹊跷,又怕火峰闹出点什么事,于是就赶来了。”米兰看着西寻,问道:“昨天宫廷骑士没有对你做过什么吧?”

“没什么。”西寻淡淡的说。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一定有你的难处,我不会勉强你的。只是希望你不管什么事都能想开点,毕竟还有我们这些朋友。”米兰拍了拍西寻的肩膀。

“谢谢你!米兰。”西寻感激的说。

米兰嘿嘿一笑,对西寻说:“现在该去劝劝那头倔牛了,不过你最好找个时间和温霓好好谈谈,也许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西寻点了点头,他也很想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魔法公会通知西寻,要他去一躺,似乎有很紧急的事情。

西寻匆匆赶往,却是流风在等他。

流风的眼神总是在松散中带着犀利,他无一例外的看穿了西寻的心思,然道:“我说过的,我之所以帮助你,不仅仅是因为穆轩王的原因,更因为你本身就是一个值得去帮助的人,我从来不会后悔认识你,西寻。”

“谢谢流风先生的抬举,不知这次您找我有什么事?”西寻面无表情。

“我想你应该知道,穆轩王很在乎你们之间的友谊,虽然我并不清楚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我能肯定,他对你没有任何恶意。”流风淡然道。

“仅仅是为了这件事而找我吗?流风先生好象很喜欢做一些无谓的事情。”西寻有些不屑。

“并不是我喜欢多管闲事,而是闲事总会找上门来。迦南的国王似乎一直对暗月城的几个小丑念念不忘,也同样一直希望把六芒星旗帜插在暗月城之上,这样整个西方就没有后顾之忧了。”流风朗然道。

“又要打仗了吗?好象和我没有多少关系。”西寻耸了耸肩膀。

“事实上战争和每个人都有关系,只要你还活着,就总会被战争或多或少影响着。这次远征军的指挥官点名要求你的加入,你认为你能抗拒得了吗?”流风笑着说。

“我是魔法公会的注册魔法师,除非我愿意,否则有权利拒绝任何一个国家的招募。”西寻反驳道。

“同样作为魔法公会的大魔法师,我很遗憾的告诉,就在刚刚,魔法公会新的制度颁布下来,任何一名注册魔法师,都有义务为注册地所属国家有偿性的服务。这是所有职业工会和各国协商指定的新制度,甚至包括我,都得服从。”流风从容的说。

“为什么会这样?”西寻皱起眉头。

“因为战争,这是拉拢优秀人才的手段。当然,你依旧可以选择拒绝,那么后果就是取消你注册魔法师的资格。”流风解释着。

“远征军的指挥官是谁?”西寻问。

“你应该能想到的。”流风看着西寻说。

“穆轩?”西寻的确想到了,还能有谁会在乎一个中级的魔法师呢。

“迦南国王的王位刚刚做稳,他可不希望下一任继承者因软弱无能而断送了他的江山。战争是个磨练人的好方法,而一个国家就如同一支部队,需要一个优秀的指挥官来领导。穆轩王并无建树和功勋,他的父亲也迫切的希望自己的儿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威望来。听说你是在暗月城长大的,也许这是另外一个原因。”流风坦然道。

“真的无法拒绝?”西寻问。

“想听我意见吗?如果你愿意的话,完全可以把穆轩王一个遥不可及的陌生人看待,就仅仅当他是个指挥官好了,你需要的是历练,战争的确是历练的最好途径,也许有一天你会感谢我的这个建议。”流风依旧笑着。

“让我考虑一下。”西寻沉默。

……

西寻最终决定了加入远征军。原因很简单,他不想失去这个魔法师职业,虽然在这期间有很多次都是流风的帮助,但他坚信,即便没有穆轩和流风,他依旧可以获得中级魔法师的称号。更何况加入远征军的有偿的,他可以拿到一笔不小数目的参军奖金。

作为军队里为数不多的魔法师一族,相对于其他士兵来说,算是很轻松的。至少基本的操练永远轮不到他们。但即便如此,适当的体能训练还是有的。毕竟长途跋涉没有良好的体能的话,是吃不消的。

远征军出征之前,有一个为期十天的新人培训,主要对象就是这些首次加入军队的魔法师和牧师,训练他们的体能以及传授一些战争技巧,最关键的是关于作战的魔法攻击以及牧师治疗的知识。西寻读过有关方面的书籍,自然更容易接受。然而这些终究是纸上谈兵,教官严肃的告戒他们:战争非常残忍,做好牺牲的心理准备是绝对需要的。这些话让新手们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远行即将开始,西寻和朋友们最后一次聚集在小酒馆里,而温霓却没有来。火峰依旧对西寻冷言冷语,甚至诅咒西寻死在敌人的屠刀之下。西寻只是笑笑,因为他知道,火峰依旧是他的朋友,否则也不会在讥讽当中不时传授一些战术技巧以及逃命要领。毕竟,火峰曾参加过几次小规模的战役,也有过身临其境的体验。

米兰却一言不发,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西寻一直以为米兰会有好多的嘱咐和叮咛,因为他在这圈人里面是最具有领导意识的人。然而米兰这次却选择沉默,知道火峰悄悄的告诉西寻,西寻才知道,原来米兰非常羡慕西寻的这个机会,要知道加入军队统领士兵是他一直的梦想,虽然他的确是一块当将军的材料,但总是没有机会。这一次远征,依旧没他的份。

不过西寻认为,米兰一定会有机会的,他坚信这个有能力的队长最终会有实现梦想的那一天。而事实上,正如西寻所料,后世历史学家对这个天才统帅的评价,从不缺乏褒奖之词,这是后话!

穆轩一直没有和西寻直接接触过,即便作为最高统帅来视察新人,目光也不会过多停留在西寻身上,这倒让西寻感觉到了轻松,正如流风所说的,他完全可以把穆轩仅仅只当成统帅看待,和别人一样只有敬畏的感觉。

终于到了出发的日,让西寻隐隐不安的是温霓,自从上次之后她就一直有意无意的回避着自己,而那一夜究竟发生过什么,也一直是西寻心里想知道的谜团,只是现在恐怕没有机会了。

严冬刚过,万物复苏,迦南远征军轰轰烈烈的出发,向西方阔步前进……

幅员辽阔的迦南大公国雄踞着大陆的南方和西南方,甚至连圣武帝国都稍逊一分。

然而,迦南国王似乎依旧有些心事,南方的疆域和西南的疆域中间高耸的雅丹山脉几乎断绝了两地的全部联系,全然将一个国家隔绝成两个不相通的地域,这让刚坐上王位的穆容头痛不已。

西南地区的矿产无法运输到南方来,而南方的粮食作物亦无法销售到西南地区,唯一的途径只能绕过雅丹山脉,这样就意味着要穿越圣武帝国的国境,对于刚刚从圣武帝国中**出去的迦南公国来说,无疑是与虎谋皮。大陆形势初定,却存在着许多不稳定的因素。圣武帝国与北方联盟的战事依旧进行着,表面上迦南国风平浪静,百废待新。其实穆容比谁都清楚,虽然西南地区表面上属于迦南公国,但那些归属自己的贵族们势力依旧存在,而由于雅丹山脉的天然屏障存在,如果现在不即使管辖和控制,恐怕时间一久,这些贵族们羽翼丰满之后,难免会做出一些让他担心的事来,毕竟鞭长莫及。

这也正是远征军此次出征的原因所在,征讨暗月城的贵族余孽们只是幌,让远征军驻守整个西南地区才是穆容真正想要的结果。要知道,即便暗月城那边已是强弩之末,但区区四万人还不足以吓倒他们。只是西南的贵族领主们既然向自己俯首称臣,贸然夺取他们的领地也不见得是明智之举,狗急跳墙的道理他自然明白。

当然,世界上并不仅仅只有迦南王穆容是聪明的,西南地区的几个贵族领主们自然对远征军的目的心知肚明,早在远征军整编待发之际,这则关乎他们存亡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原本就风声鹤唳的领主们自然坐不住了,于是坐在一起商量对策是再所难免的事。

铁城是西南方最大的城市,由于周边拥有富饶的铁矿而得名,铁矿是大陆上使用最广泛的矿石之一,它的重要性无论在军事上还是在生活上都是非常重要的。作为整个西南的心脏,领主们选择这里召开秘密会议是理所当然的。

铁城总督府,辛戈大人正和其他五位各地领主坐为圆桌前,皱眉不展。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张西南地图,一道醒目的红色箭头从雅丹山脉的另一边一直画向铁城,并且在旁边打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