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潜力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6 字数:10578 阅读进度:151/306

修莎尽量的安抚着自己的激动的心脏,她实在想不通,西寻竟然会有这样一个答案。[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其实,这个问题答案很多,这也并不是一个问题,而是希望能从这个问题的答案上了解到回答者的价值观。每种答案都反映了回答者的某种心态和性格罢了。但没想到西寻回答的竟然如此离奇,甚至可以说有些无法接受。试想,魔法师作为高尚神圣的职业,又怎么可能把这么自私的想法放在最重要的地方呢?

修莎最终还是很有修养,她没有恼怒,也没有呵斥这个亵渎魔法师职业的家伙,而是心平气和的问道:“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

修莎很想知道,西寻是出于什么想法,才会有这样不堪的答案。而西寻,似乎也无所顾及了,反正都到了这份上,他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西寻没有直接回答修莎,而是看着流风说道:“流风先生,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

“哦?什么问题?”

“在战场上,魔法师和战士哪个更重要一点?”

“这个很难评论,不过如果以单人对敌人造成的伤亡来说,魔法师自然要高出许多。而且,魔法师的能力直接影响到战争的输赢。”

“那么,又是谁更容易受到伤害呢?”

“这自然是魔法师了,众所周知,魔法师拥有高超的精神力,却也付出了体质作为代价。”

“既然魔法师的攻击比战士更强大,而且体质又劣于战士,那么保命是否很重要呢?也是否又是自私的表示呢?之所以保命,是因为魔法师的生命对于整个战场局势至关重要,只有保存了魔法师,才能更多的消灭敌人,也才能保住其他人的生命。夸张一点说,在战场上,魔法师的生命已经不属于他本人了,而是属于整个集体,他的生死直接关系到集体的命运。那么,你还认为保命不重要吗?”

“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不过绝大多数情况下,的确是这样。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去帮助其他人……”流风神色黯然,这的确是句非常正确的话,而且也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事。他之所以黯然,并非是对西寻的辩解认同,而是作为一个魔法师,在光彩照人的外表下,却依旧无法逃脱这个很难耻口的事实。

流风看着修莎,修莎亦同时看着流风,他们同作为魔法师,统统被这个俗气的答案震撼着心灵。扪心自问,西寻说的又有什么地方不妥呢?修莎感慨的点了点头,露出一点笑容,对西寻说:“虽然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答案。但是我要说,这个答案是我听过的最真实最感动的一个答案……恭喜你,西寻!”

一切如愿以偿,西寻终于在运气和诚恳的帮助下顺利的获得了初级风系魔法师资格。看着手上镶着金边的资格证书,以及那枚代表着初级的铜制配章,西寻激动不已。他终于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魔法师,这一切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的,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重要。

虽然西寻已经具备了中级魔法师的能力,但魔法公会规定:初级魔法师只有半年之后才能进行资格考核而获得晋升中级魔法师的机会。所以西寻无法进一步提高自己的魔法师等级。

初级魔法师每月可以从大陆任何一处的魔法公会领取5个金币的津贴。5个金币对贵族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于普通人来说,足足可以丰富的生活一个月了。魔法公会虽然属于官方组织,但大陆历来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即便发生战争,整个大陆的魔法公会都是一体的,也就是说注册魔法师资格在大陆任何地方都是通用的,并不会因为战争或者敌对关系而以地域分割。所以,即便西寻以后在帝国的敌对诸侯国里,依旧可以在该地魔法师公会获得津贴和注册魔法师应有的权利。

从魔法公会走出来的西寻,整个人都处于极度兴奋状态,轻快的步履伴着扬的口哨,西寻的心情畅快极了。

路过广场,前面就有一个低调的酒吧,西寻摸了摸钱袋,丝毫没有犹豫就走了进去。毕竟,今天值得自己喝上一杯,而且是那种最好的酒。西寻笑着……

酒吧里的人并不是很多,看来生意比较清淡,昏暗的灯光下,气氛变的暧昧起来。西寻找了一个位置,蹦了上去,喊着侍应,直到一个中年男托着银盘走到他面前,他才愉快的说:“给我一杯最好的酒,我要最好的那种!”

“好的,请稍侯。”侍应职业性的微笑着退了回去。不一会的工夫,就端上了一杯醇香的松酒,并且说道:“先生。这是您要的酒,也是我们店里最出名的酒。”

“照这样奢侈的用下去,你得拿高级魔法师津贴才行了。”西寻身后有人说了一句,西寻回过头去,流风微笑着站在身后,手中同样是一杯松酒。

“原来是您啊,流风先生。请坐……今天真要感谢您才对。”西寻笑着说。

“我并没有做什么,你靠的是自己。虽然目前只是个初级魔法师,不过,以你刚才的旋风魔法来看,晋升中级魔法师资格只是时间问题了。”

“流风先生过奖了。”

“对了,有没有什么打算?现在大陆暗流涌动,最能体现魔法师价值的时候,也就是有战争的时候。”流风扬的看着手中的酒液。

“一个低级魔法师……当敌人的箭靶吗?”西寻自嘲的说。

“高明的人往往会用卑微的身份掩饰自己。只有那些魔法配章闪着金光的魔法师,才是敌人猎取的对象。要知道,杀死一名敌方高级魔法师,赏金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那么阁下您呢?作为一名大魔法师,赏金应该高的出奇吧?”

“我?杀死我的赏金很奇特……”

“哦?是什么?”

“就是……”流风看着西寻,眼中闪着光芒,沉声道:“死亡!”

西寻看着流风的话,竟然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于是喝了一口酒,定了定神,说道:“听说在魔法公会可以接到一些任务,不但能提高练历,还有一定的报酬,是这样吗?”

“没错,初级魔法师往往都是通过这些任务熬到中级魔法师资格的,你也不防去试试……”

“说句实话,做为一个初级魔法师,我是没有资格和您坐在一起喝酒的,那么是什么让您放下如此尊贵的身份呢?”

“呵呵,等级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我喜欢和有潜力的人交朋友……”

“那么您是认为我有潜力了?”

“难道不是吗?”流风笑了起来,西寻也笑了起来……

西寻再一次进入魔法公会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情了。

询问了修莎之后才知道,修莎只负责魔法学徒注册魔法师资格的职责。至于魔法公会发布的任务,则是由郝先生负责。郝先生并不是魔法师,但却是云之城魔法公会里举足轻重的人物。西寻在别厅找到了专门负责公会任务的郝先生,这位身材肥胖的男人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窗外。两只负在身后的手上带着精致的绿宝石戒指,粗胖的手指带着节奏颤动着。

“郝先生!”西寻站在门口,盯着郝先生光亮的秃顶,叫道。

郝先生闻声转了过来,满面红光的面庞上,一对小眼睛几乎已经被两边臃肿的横肉挤到了一起。他带着油光的嘴巴嚅动了一下,挤出了一些沙哑的声音:“有事吗?”

“是这样的,先生。公会里是否有合适我的任务可以做,我是初级风系魔法师,我叫西寻。”

“风系魔法师?”郝先生微微一顿,打量着西寻,说道:“让我找找看,希望有些适合你的简单任务……”

郝先生走到桌前,从上面拿出一本厚厚的记录,仔细的翻看着,等翻到最后一页,遗憾的摇了摇头说:“很抱歉,最近似乎没有什么新手任务,或者你等些日再来吧。”

“是否可以介绍一些带有难度的任务,我想我会努力的。”

“孩,我从来没有怀疑你的能力,只是出于对你的关心,作为任务发布者,我不得不对每一个魔法师负责。”郝先生说罢,看到西寻有些失望,接着说:“如果你执意要做的话,我只能介绍巴伊老爷的任务给你了。”

“真的?”

“巴伊老爷有个任务,在魔法公会发布了快一年了,不过一直没有人愿意去接,我想你也不会愿意的。”

“哦?什么任务怎么会没有人接呢?”西寻疑问。

“任务非常简单,巴伊老爷虽然是个商人,但非常偏爱魔法,他有个私人图书馆,里面装的几乎全都是和魔法有关的书籍。只是由于时间太久了,有些书受潮有些书长了虫,他需要一个魔法师可以重新整理他的书籍,并且帮他分类。这是一项苦差使,而且由于巴伊老爷的吝啬,他只管一顿饭,至于佣金则分文没有,所以没有人愿意去做这个任务。”

“的确是有些过分啊,不过就算没有佣金,但那么多关于魔法的书籍,在整理过程中学习和阅读也是一种财富啊,而且对于一个魔法师来说,这无形的知识财富绝对比佣金更贵重。”

“话是不错,只是来接任务的魔法师们几乎都是因为生活拮据不得已而为之。而且,巴伊老爷有个苛刻的条件,就是限期10天完成任务,否则,我们公会将赔偿违约金,而这些钱自然是从接受任务的魔法师津贴里扣除。”郝先生无奈的说。

十天时间去整理一个图书馆所有的书籍,而且还要重新归类,这的确有点强人所难,而且只管一顿饭而没有佣金,这个巴伊老爷的吝啬的程度可见一斑。但书籍所蕴涵的知识的确是诱人的,虽然时间紧迫,但由于要归类,所以翻阅书籍的必要的。西寻的阅读和理解能力早在贵族学院就已经初露锋芒,虽然不能过目不忘,但一目十行的本事还是有的,这是先天的优势啊,西寻暗暗高兴。

西寻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至少这比无所事事要强的多。

郝先生有些吃惊的看着西寻拿着自己签署的任务契约愉悦的离开后,依旧在怀疑这个年轻的魔法师是否大脑有什么问题,于是怜悯的自言自语:“哎,可怜的孩……”

……

巴伊老爷是云之城有名的人物,他的出名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城里最大的珠宝商,更因为他的吝啬。当然,巴伊老爷的吝啬仅仅只对别人,对于自己,只能用奢侈来形容他的生活。

西寻被巴伊老爷的豪宅深深震撼了,虽然西寻没有见过国王宫殿,但在他眼里,这里简直就是想象中的宫殿的样,甚至比宫殿更堂皇富丽一些。西寻拿着任务契约见到了巴伊老爷,一个和自己想象中差不多的胖,看那相貌就给人一种奸商的感觉,实在让西寻想不通,这种肥头大耳但是家伙竟然那么喜欢魔法。

巴伊老爷迷惑的接过任务契约,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曾经在魔法工会发布过这项任务,理所当然的,私人图书馆里的书籍更是又一年没有好好整理过了。看了契约之后,巴伊老爷才恍然想了起来,但是他没有表现出多少高兴,而是淡淡的说:“图书馆就在后院,你现在就去做事吧。”俨然一副对待自己仆人的口吻。

西寻心中厌恶,对巴伊老爷的态度也是不屑一顾,在家仆的带领下走进了这座图书馆。

图书馆的规模并不小,十多具书架上密密麻麻排列着无数书籍,上面蒙着厚厚的一层灰尘,书架和梯上悬着不少蜘蛛网,一看就知道是长时间没有清扫的缘故。这就叫偏爱魔法?西寻不觉笑了笑,如果巴伊老爷真的那么痴迷魔法的话,就不会如此对待这些书籍了。也许,这个财大气粗的阔气老爷只是想用这些书籍装点自己的脸面罢了。

家仆准备好了一切,本以为清理灰尘的事这些仆人可以代劳的,结果人家丢下一句“老爷吩咐不准我们碰这里的东西”,就走人了,留下郁闷的西寻。

只用了半天的时间,西寻就将整个图书馆打扫的光洁干净,一尘不染。之后就开始将一摞摞的书籍拿下来,整理并切分类。当然,这期间西寻自然不会放过阅读机会。从魔法师理论知识到实战讲解;从各种魔法是咒语到魔法元素解析;从魔法相克相辅到环境对魔法的影响,几乎是应有尽有。这些书籍让西寻受益非浅,甚至里面一些魔法实战讲解和环境对魔法的影响这些书籍,足足影响了西寻对整个魔法体系新的认识,而魔法元素解析则让西寻在以后成功的钻研出独特的音之魔法,这是后话。

第十天,整个图书馆涣然一新,各种书籍都整齐的摆放在同类书架上,周围弥漫着防虫樟脑的奇异味道。西寻满意的浏览完整个图书馆之后,便向巴伊老爷复命,巴伊老爷也没有为难西寻,在任务契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就算完事了。

回到魔法公会,西寻把任务交给目瞪口呆的郝先生后,自己就匆匆的离开了。

夜深人静,西寻躺在小旅馆昏暗的房间里,借着灯光,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这本书是西寻从巴伊老爷的图书馆里偷偷带出来的,第一次做贼的西寻心里一直忐忑难安,不过想想巴伊老爷的吝啬样,西寻便有些释然了,自我安慰道:“就把这本书当作给我的酬劳吧,事实上,我也是帮了吝啬鬼一把,毕竟这一是本**啊……”

西寻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这本书,书面上赫然印着几个金色大字——魔法师传记。

当西寻在巴伊老爷的图书馆发现这本《魔法师传记》的时候幸喜若狂,下意识的将书翻到最后几页,赫然发现这是一本全本书,自己一直没有找到最后三十页竟然也有。西寻也是在最后一天才在角落里发现这本书的,当时无法看完,于是才不得已将书偷了出来。

西寻匆匆浏览了前面自己已经看过的内容之后,迫不及待的翻到最后三十页……

西寻屏住了气息,视线凝固在页面的油印文字上,没有一目十行,而是一字一句很认真很仔细的阅读,因为这后面三十页记载的事让他难以置信,让他连呼吸都感觉到压抑。

一直以为这三十页里记载着的是许多个历史知名人物,让西寻没有想到的却是,竟然用三十页的篇幅只记载着一个人,一个近乎于神的人物。之前最厉害的一个圣魔法师也仅仅只用了十多页就很丰富的记录了他的丰功伟绩,可想而知,眼下这位又是个什么概念。

并不是遥远的历史,如果是侏儒们的话,成年的侏儒应该完全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这个从来没有人提及过的——黑色百年。

一百多年前,一颗璀璨的明星出现在仙踪森林,他让整个精灵族为之震撼,为之疯狂,为之骄傲。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他似乎就是这么理所当然的突然出现在仙踪森林,以精灵族夜精灵的身份站在所有族人面前,幽蓝的皮肤流动着荧荧的光泽,宝蓝色的瞳孔深邃而忧郁,让多少精灵族少女为之倾倒;而诡秘的黑暗魔法征服了所有精灵的心。

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魔法公会的资格考核的他,却当之无愧成为大陆魔法师之首,傲视天下。这其间不知有多少名声显赫的魔法大师向他挑战,换回的却是对他绝对的崇拜和敬仰,时间整整一百年,百年来人们已当他为神看待,人们对他的膜拜丝毫不逊色于当时势力庞大的光明教廷所供奉的光明之神,所以,他有了一个非常具有煽动性的称号——黑暗之王。

地位丝毫不亚于圣武王室的光明教廷自然不会容许这么一个人存在,更何况黑暗本身就是对光明之神最严重的亵渎,更不容许有任何人动摇光明教廷在大陆之上权威的地位。所以,一场光明于黑暗的斗争就这么在平静中暗暗的展开了。

然而,一向孤傲的黑暗之王那如同冰山般的心灵,却在偶然邂逅了光明圣女之后开始融化了。光明神殿的圣女,光明圣洁的化身,净化罪戾的心灵使者,倾国倾城的美貌却没有任何人会产生亵渎的想法,所有人在她面前都显得自惭形秽。

黑暗的光芒越来越强大,大陆上学习黑暗魔法的风气兴盛起来。光明教廷做了一个决定,一个看似聪明却严重错误的决定——在黑暗之王羽翼未丰之前彻底铲除。然而,就是这个决定葬送了光明教廷的未来,光明和黑暗一役在五十年前展开,黑暗之王只身前往神殿,神殿地位仅次于教皇的十二位红衣大主教联手都难逃黑暗之王所带来的死亡的惩罚。光明教廷的教皇此时却并不在神殿之内,教皇坐在当时圣武帝国国王圣武八世的宫殿里,等待着来自仙踪森林的好消息,这也正是精灵一族遭遇浩劫的真正原因。

仙踪森林的噩耗传来,愤怒的黑暗之王再次踏向光明神殿,这一次,带来的却是毁灭。

恼怒让邪恶占据了黑暗之王的整个心灵,而黑暗魔法的负面作用也再此时推波助澜,迷失心智的黑暗之王开始了神殿大屠杀,而且在神殿内光明之神像前,玷污了前来阻止光明圣女……

教皇和黑暗之王惊天动地的魔法决斗开始了,代表着光明系和黑暗系的魔法在神殿内肆无忌惮的呼啸着,那一天如同世界末日的到来,罕见的终极魔法都被施放出来,地动山摇,风云变色,当一切结束时,神殿已成为了废墟,而人们发现了黑暗之王的尸体,至于光明教皇,却消失了……

之后,圣武八世为了掩盖自己对精灵族犯下的滔天罪孽,以及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下令严禁大陆任何人学习黑暗魔法,并且禁止有关言论,摧毁并制约关于这件事的任何记录。经过数十年血腥的禁严镇压下,这件事终于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

而光明教廷,由于高层被彻底消灭,教皇的失踪以及大量典故和光明魔法书籍被摧毁,地位江河日下,从此一蹶不振。

……

西寻突然又想起了那首游吟诗人晦涩的诗:

被阳光遗弃的角落

黑暗吞噬着光明

……

纯洁的圣女啊

在神殿的台阶上

流淌着蓝色的血液

……

原来就是吟唱这件事的,难怪葛教授和炎导师都闭口不提这件事,而贵族学院也正是因为这本书以及蓝奴这个从灾难中侥幸逃脱的人而被国王查封。

西寻心里有股难以言语的感觉,无疑是被这史诗般的悲剧所感染。很难说他偏向哪一方,但光明教廷屠杀/精灵族却始终让他觉得难以容忍,作为代表着光明和正义的教廷却联合国王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的确让人感觉到失望和耻辱。

也许是黑暗之王深不可侧的魔法力量深深的吸引着自己,西寻有些同情黑暗之王,只是唯一让他遗憾和失望的,是黑暗之王玷污了圣女,西寻难以接受。

细心的西寻有些疑惑,那就是黑暗之王的死。教皇真的有那么厉害吗?还是这预示着黑暗始终无法战胜光明?亦或者其中有其他内情?那为什么教皇却失踪了,如果教皇没有死的话,他又怎么忍心看到光明教廷现在堕落的样?一个谜团刚刚解开,另一个谜团又占据了西寻的心田。

西寻神色凝重的合上书,他沉思并且挣扎着,最后终于轻轻的扬起手,一个火焰球在手中燃烧起来,瞬间一本厚厚的书变成了灰烬。西寻百感交集的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稀松的星空,今夜无眠……

西寻去了一趟南公爵府,得知穆轩等人还没有回来,和胖厨寒暄几句之后,又回到了旅馆,恰巧有人送口信说魔法公会的郝先生在找自己,于是匆匆赶往魔法工会。

郝先生满脸笑容,他总是把微笑挂在脸上:“西寻,有个任务……”

“任务?”听到任务,西寻自然开心,急忙问道:“什么任务?”

郝先生拿了一张任务契约递给西寻,西寻大致看了一下,问道:“地精盗窃?”

“是的,这帮臭虫们是出了名的小偷,真想不到常年居住在地洞里的地精竟然在云之城附近出现,他们的胆也实在有些大了。整整两车珠宝啊,这下可把巴伊老爷心疼坏了。”郝先生似笑非笑的说。

“又是巴伊老爷发布的任务?”西寻皱起了眉头。

“这次不用担心。巴伊老爷开出的价格还算体面,一百个金币的佣金,足够别人热血沸腾的了。”

“可是这上面标着三星任务的标志啊。”西寻有些不解,要知道任务通常以难度划分星级,初级魔法师只有新手任务可以接;中级魔法师也只能接一星或者二星任务。只有高级魔法师才有资格接三星、四星和五星任务,五星以上的任务非常罕见,只有大魔法师资格以上的魔法师才能接。

“这是流风先生的意思,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样做。不过我从来不怀疑他的判断能力,而且,至于违约金方面,他都一力承担。”

又是流风,似乎这个人一直在暗中留意着自己,但他为什么就那么肯定自己有把握完成这个任务呢?西寻思索之余,郝先生接着说:“这是团队任务,也就是说还有其他人加入,而这一百金币也是平分的。”

“还有些什么人?”

“还有两个战士以及一个弓手。当然,少不了一个牧师。”郝先生停顿一下,接着说:“至于这些人,来自战士工会和光明神殿。我会安排你们见面,具体商议这件事。”

光明神殿?看来这个没落的教廷还是有一些作用的,西寻转而又问:“既然这么麻烦,为什么巴伊老爷不直接去在佣兵工会发布任务呢?”

“佣兵工会自然是首选,不过像巴伊老爷这么吝啬的人,又怎么会舍得出那么高额的雇佣费用?要知道,佣兵和你们这些职业工会里的人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为了钱,而你们是为了练历。”

“既然是这样,那好吧。”西寻在任务契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虽然一百金币五个人分每人只有二十金币的酬劳,但这也相当于自己四个月的津贴,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第二天,在公会安排下,五个任务参与者在小酒馆里碰了头。

剑士和锤战士以及那个女弓手来自战士工会,从他们佩带的配章就看得出来,而坐在另一边的面貌消瘦的女牧师神色肃然,应该就是来自光明神殿的人了。

各自坐下之后,为首的剑士就发言了:“各位,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首先我先介绍一下:我叫米兰,高级单手剑士。这是我朋友,中级锤战火峰。”

“我是温霓,中级弓箭手。大家好。”弓手介绍完自己之后顽皮的眨了眨眼睛,问旁边的牧师说:“姐姐,你呢?”

“玄舞,高级牧师。”女牧师淡淡的回答,面无表情。

接着,除了牧师玄舞之外,其他三人把目光投向西寻,西寻有些不自然的说:“我是西寻,初级风系魔法师……”

“什么?”火峰蹦了起来,扯着嗓门道:“初级魔法师……听听吧,多么光荣的称呼啊。你们魔法公会难道没人了吗?竟然送个新手过来,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们违约吗?”

火峰的吼声引来不少旁观的目光,米兰环顾周围,瞪了一眼火峰,示意他收敛一下自己暴躁的性格。牧师玄舞依旧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似乎没有留意,却又淡淡的说了一句:“不是没人了,而是自恃清高,一个初级新人都能做三星任务,看来魔法公会真是人才济济啊。”

“玄舞,高级牧师。”女牧师淡淡的回答,面无表情。

接着,除了牧师玄舞之外,其他三人把目光投向西寻,西寻有些不自然的说:“我是西寻,初级风系魔法师……”

“什么?”火峰蹦了起来,扯着嗓门道:“初级魔法师……听听吧,多么光荣的称呼啊。你们魔法公会难道没人了吗?竟然送个新手过来,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们违约吗?”

火峰的吼声引来不少旁观的目光,米兰环顾周围,瞪了一眼火峰,示意他收敛一下自己暴躁的性格。牧师玄舞依旧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似乎没有留意,却又淡淡的说了一句:“不是没人了,而是自恃清高,一个初级新人都能做三星任务,看来魔法公会真是人才济济啊。”

西寻自然明白他们心里想什么,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而且比他想象中的似乎要好一点,至少其他两位就没有反对什么。毕竟,和一个新手均分佣金,是谁都不甘心的事。更何况由于新手的存在,任务的失败概率可能会大一点,而违约金却要五人一同承担,这对于本身就没有多少收入的他们来说,自然是件很吃亏的事。

西寻早就听说了,这些职业公会中,也仅仅只有魔法公会和神殿才拥有津贴,至于战士工会或者刺客联盟,并没有发放津贴的好事,他们只能靠做任务来赚取自己所需的生活费用。当然,更多的人则是加入军队或者参加佣兵团,但依旧有一部分人留了下来,对于他们来说,自由似乎更重要一些。

火峰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米兰制止了,米兰看着西寻,久久,然后说:“虽然我不知道魔法公会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但我想自然有它的道理,如果有持反对意见的人可以马上走,在我还没有最后签署任务契约之前,你们还有选择的余地。”

米兰看了看其他人,并没有人做声,于是接着说:“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个团队了。我希望各位保持内部团结,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我不愿意看到任何内讧的事情发生。作为这次任务的团队队长,我宣布这些最基本的守则,我想,你们不会反对吧?”

火峰撅着嘴看着地面,玄舞也没有做声,倒是温霓给了西寻一点安慰,嬉笑着说:“我们也都是从新手熬过来的,所以我们会照顾你的,不过你自己也要努力哦,我可指望着拿这笔酬劳买下首饰店里那串珍珠项链呢……”

米兰接着说:“既然没有异议,那我就签署任务契约了……之后我们就开始讨论一下这次任务的计划吧。”

任务计划的讨论持续了一个下午,这期间基本上没有西寻发言的份儿,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竖起耳朵把每一个步骤和细节记在心里。米兰做为本次任务团队的队长,对计划做了一个最终的总结,罗列出一套完整的方案以及一些应急措施。米兰是颇具领导才能的,这一点西寻非常认同,而火峰和温妮本身就和他是老朋友了,自然以他马首是瞻。只是牧师玄舞,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似乎事事和她无关似的。然而每当计划遇到破绽和漏洞的时候,她总是第一时间就指出并且提出修改意见。西寻感觉,这个来自神殿的牧师,绝对是一个心计城府非常深的女人。

碰头会议完毕之后,队长米兰吩咐大家回去准备,第二天清晨在云之城东门集合。

西寻终于迎来了难忘的一天……

清晨,天空一片蔚蓝。

这的确是一个出游的好日。不过西寻可没有这么舒心畅气。相反,他的心情颇为凝重。对他来说,这次任务从任何意义上讲都是人生之中第一次挑战,虽然之前有过一次心惊动魄的经历,但那时自己也仅仅是做为一个车马行随从,并没有真正面临挑战。而魔法公会的任务处女作却是给巴伊老爷做杂工,虽然收获颇丰,但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可言。

地精是个很奇怪的种族,西寻没有见过他们,却在不少书籍野史里了解过他们。类似于侏儒一样的矮个,或者比侏儒还要矮小一些,相貌猥琐,却机灵灵敏,他们过着地洞群居生活,几乎没有文明可言。他们最大的嗜好就是收集财宝,当然,在他们眼里,财宝并不一定就是非常值钱的东西,还包括很多莫名其妙的小玩意儿。只要是他们觉得喜欢的,哪怕是一只臭袜对他们来说,都会视为珍宝。

矮小精悍的身体使得他们在盗窃方面的天赋极高,而且非常残忍,但是他们又天生胆小。他们最喜欢的袭击方式就是在你放松戒备时,群体拥上来把你撕碎,因为他们有锋利的爪。

五人在东门集合后,便向绿茵丘陵的方向前进了。米兰告诉大家,地精和侏儒是天敌,他们习惯偷窃侏儒的东西,所以总是喜欢把自己的窝建在距离侏儒不远的地方,只要能在绿茵丘陵附近找到地貌荒废的废墟,就差不多可以找得到地精。如果实在找不到,亦可以向侏儒们打听一下,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地精的窝点了,而且对于地精,他们是非常乐意提供一些无偿线索,他们实在太憎恨地精了。

在丘陵附近转了几圈,并没有发现类似地精居住的岩洞,这帮家伙把窝建造的非常隐蔽。看来只好求助侏儒们的帮助了。队长米兰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西寻,不知是看重他还是有意让西寻吃点侏儒的苦头,不过后者的可能似乎不大,在战乱期间,和侏儒最亲密的种族莫过于人类了,他们的恶作剧也会收敛许多,谁都不想因为自己无意的恶作剧而气跑了送上门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