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欲望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6 字数:5457 阅读进度:147/306

“不是飞来的……难道游过来的不成?”石头回头瞪着眼睛问。[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别忘了,龙都是魔法灵兽,它们都是懂魔法的。黑龙以黑暗魔法见长,而黑暗魔法里有一种叫黑暗之门的传送魔法……你们有谁知道上古战役?”

“上古战役?很古老的传说啊……”

“的确,上古战役以黑暗势力胜利结束,从而导致黑暗时代的来临……”

“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和这件事有关系吗?”

“黑暗势力之所以反败为胜,扭转乾坤。就是因为光明阵营一直忽略的黑龙一族突然出现,而原因就在这里,光明阵营之所以忽略了黑龙,主要因为黑龙居住的地方太过遥远,根本就无法参战。”

“你的意思是黑龙在沼泽地繁殖压根就不是飞过来的,而是通过黑暗之门直接传送的?”

“是的。大家可以,在沼泽边缘就已经是飞鸟绝迹了,很显然鸟儿飞行疲倦之后,下面是沼泽无法驻足。黑龙即使体力充沛,但沼泽地方圆几百里,绝对没有可能不作休息就到达目的地的。”

“那就算你说的很对,但为什么你这么肯定我们走的方向就是正确的。要知道天涯湖是被沼泽地包围的,只有西边一个出口。”

“关于这一点嘛……”流风温柔的看了看身边的依然,笑道:“我还是受了依然的启发。”

“我?我给你什么启发了?”依然眨着眼睛,迷惑的看着流风。

“记得老烟斗说黑龙之所以在沼泽地繁殖后代。当时你还说龙妈妈好狠心,竟然让自己的幼龙出生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于是我就在想,黑龙之所以选择沼泽地繁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锻炼幼龙的坚强意志力和生存能力。那么,黑龙自然会选择沼泽地最恶劣的地方,但是,由于黑龙并不适合在沼泽地里停留,所以,他们一定要选择一个可以安顿周围环境却又非常限险恶的地方才对。我记得曾经有位游吟诗人的游记里提到过大沼泽地东边是环境最恶劣的地方,但中央却有一块神奇的绿洲。我想,这非常有可能就是真正的目的地。”

“这似乎就有些奇怪了,如果繁息地只有一个的话,老烟斗为什么会不知道呢,虽然他没有参加过前两次的猎龙行动,但至少他见到过那些猎龙的人,他们自然知道地方在哪。”剑士显然是听取老烟斗资料最多的一个人,反驳道。

“老烟斗只是拿点没有价值的情报骗点酒喝罢了。二百年前猎龙计划失败,所有找到黑龙繁息地的人都一去无归,甚至连尸体都无法找到。而一百年前,猎龙计划依旧以失败告终,同样那些猎龙的人全都葬身沼泽,老烟斗又如何知道呢?所以说,老烟斗只是见人进入沼泽,却并没有看到别人出来过。即便是有,也是那些运气不好,没有找到真正繁息地的人而已。”流风侃侃而谈。

“全部葬身?那我们……”石头天生胆大,但听到流风如此一说,也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怎么?想放弃了?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流风冷冷的看着石头,看到对方心里发毛为止。

“不……不……我们是大陆上最好的团队,我们……我们一定可以成功的!”石头仿佛被激励了一般,一鼓作气道。

“我们带够了充足的食物和水,以现在的速度,估计不用几天就能看到绿洲了。”流风环视周围,这里除了淤泥还是淤泥,四处茫然一片,如果不是有指南针的话,估计早已经迷失方向了。

越往深处行走,沼泽越是泥泞,空气也越发恶臭起来。沼泽地里的空气以及水是还有毒的,所以早来上路之际,五人早已做了准备。天涯湖畔的居民都知道,龙阕草可以解沼泽地之毒。于是流风五人便制作了口罩,夹层中装着龙阕草,如此一来,呼吸时完全可以将有毒的空气过滤干净。即便如此,还准备了龙阕草制作而成的解毒丹药,服用亦可以解除中毒状态。

如此日夜兼程,在第三天的清晨,隐约传来一阵阵急促而高亢的清脆鸣叫声,流风停下脚步,面露喜色,轻轻地说:“听……是龙吟!”

……

听到龙吟,流风五人并没有马上行动,连续三天的沼泽地跋涉,连石头这样身强体魄,体力充沛的人都有些吃不消,更何况还有两个女性。现在冲过去不是送死又是什么呢?

流风在等。

沼泽地上的迷雾随着太阳的升起,逐渐淡薄下来,一片绿色出现在视野的最远端。那应该就是绿洲了。五人找了块硬点的地方坐了下来,进食饮水,休息片刻,等体力恢复后,才小心翼翼的向绿洲的方向走去。

随着绿洲的轮廓越来越清晰,脚底下的淤泥也逐渐变的稀少,花花草草茂盛了起来。

绿洲并不小,茂密的森林几乎覆盖了整个绿洲的边缘。

龙吟之声越来越嘹亮,那种划破长天的声音清脆而高亢,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流风等五人悄悄走入绿洲,只听到阵阵龙啸,却未见龙影。于是五人钻入森林之中,做下一步打算。

“接下来怎么办?”剑士看着流风,他对这个队长的指挥能力深信不已。

“休息,养足精神,然后等几个朋友……”流风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目光深邃的看着沼泽地。

“朋友?”石头回过头来,迷惑的问。

“呵呵,当然是朋友,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流风卖着关。

“流风是说红尘那一伙人,他们自然会跟过来。不过,没有这种靴的话,估计得多花些工夫了。”剑士边说边脱下这种特制靴,清理掉表面的淤泥,收了起来。毕竟,在陆地上,这种穿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你错了,白朗。上来那边……”女弓手站在一颗大树上,遥望着远方。

剑士白朗顺着女弓手指的方向,放眼望去,几个黑影出现在沼泽地上。

“比我想象中的快很多啊。看来这个红尘还有两手。”流风笑着说:“有好戏看了。”

……

红尘有些遗憾,虽然听到了龙吟之声,让他激动不已,但激动过后,就开始遗憾了。自己如此强大的情报网络,以及整个北方联盟的背后支持,竟然还是让流风捷足先登,首先找到黑龙繁息地,这多多少少让自己脸上无光。毕竟这次如果没有跟踪流风的话,就很有可能错过百年一遇的机会。

他可真是个很难对付的人!红尘想到流风那从容的微笑,心里就不是滋味,既佩服又嫉妒。

“看来流风他们已经进入绿洲了。少爷!我们是不是马上冲进去,免得被他们占了先机。”身边的战士似乎急不可待,早已将双手阔斧拔出,跃跃欲试。全然忘了自己尚且还在沼泽之中。

“你累吗?”红尘并没有责备战士,而是温和的问道。

阔斧战士先是一愣,思索着这句话的含义,接着如实的说:“累。不过即使再累,只要为了少爷,也再所不惜。”

“哎……”红尘一声长叹。摇了摇头说道:“既然累了自然要先休息。你这样冒失的冲过去不是送死吗?”

“可是……”阔斧战士似乎还要说什么,却被红尘打断了:“流风是个聪明人。你作为战士都感觉到累,更何况他作为一个魔法师,身体自然也吃不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流风他们已经上了绿洲。不过……他们会找个栖身之地先隐藏起来。”

“隐藏起来?”莽熊有些困惑。

“是的。我们眼线众多,他不是不知道,既然知道却大摇大摆的往这里走,为什么?”红尘看着莽熊问道。

“他是故意引诱我们的。”莽熊思索后回答道。

“是的,的确是这样。但这么秘密的事他不自己独享,为什么却要引诱我们前往呢?”红尘继续问。

“这个……”莽熊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我记得你说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难道这么快就忘掉了?”红尘提示道。

“你是说……”莽熊恍然大悟:“果然够歹毒。”

“我们何不相仿他们,也隐藏起来。这样一来等待我们其他队伍,二来我们的行动必然引起其他竞争队手注意,也会跟相而来,我们也来一个坐山观虎斗。”齐格看到红尘有意点拨莽熊,心里有些不悦,也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希望博得红尘赞赏。

“齐格老师果然足智多谋啊。”红尘点了点头,称赞道。其实,这个计谋原本他已经想到,但却也不点破。很显然,红尘看到了一丝危机,来源于队伍内部的危机。齐格和莽熊显然有矛盾,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兆头,如果在战斗当中,两人都有意坑害对方的话,那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红尘自然知道解决他们之间的矛盾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只希望在任务没有结束之前,不要出现内讧。否则的话,前功尽弃是小,能否活着离开是大啊。

红尘这次带来了二个剑士,一个牧师,一个刺客,一个斧战士以及职业是拳师的莽熊。一共六人踏上绿洲,如同流风一样,迅速躲进了林里。距离流风他们所在不过数里距离。红尘环视周围后,坐了下来,问道:“其他人大概什么时候能到?”

“估计傍晚会到。”牧师齐格说道。

“很好,明天……哼哼。”红尘冷笑着……

……

“他们似乎也躲进了森林。”女弓手远眺着。

“看来红尘比我想象中的聪明许多……等明天吧……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将会是非常热闹的一天。”流风躺在地上,嘴巴里叼着草根,惬意的说。

……

傍晚,果然如同齐格所料,红尘的其他队伍陆续到齐,三十多人全部到位。

接着,其他团队也三三两两进入绿洲,性急一点的早已经穿过森林,往绿洲深处走去……

翌日。

绿洲边缘森林里聚集了近三千人之多。与流风和红尘团队有所不同的是,这些人刚刚登上绿洲就发生争斗,甚至连黑龙见都未见,已经打的你死我活,血流成河。

不过更多的人一样抱着隔岸观火的态度,保存自己实力。清晨雾气消除之后,浩浩荡荡三千人穿过森林,喧嚣着往龙吟的方向前进,场面颇为壮观。

与这三千人不同的是,流风和红尘的队伍低调多了,远远的跟在他们身后,并且随时寻找良好的掩体,以防不测。他们知道,黑龙绝对不是那么好惹的,暂且不说龙群,单单一条普通的黑龙都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好在绿洲面积辽阔,而且黑龙虽是集体出动繁殖后代,但到达目的地后会相继分散,互不干扰。

三千人的先锋队伍翻越过一座小山之后,喧嚣之声顿然停止,与此同时,犹如近在咫尺的龙吟响起,震的大地仿佛都在颤抖。流风微微一笑,看来那群白痴遇到黑龙了。

小山另外一头,三千人目瞪口呆,如同石雕般立在那里的场面是何等壮观啊。他们的目光焦距在眼前一里远的地方,连呼吸都变的压抑起来。

对面,一只漆黑的巨兽卧在那里,即便是卧着,也几乎和身边的树木一样高大,可以想象这头黑龙直立起来将会是什么样。黑龙卧在一处断崖角下,一双巨大的龙翼成扇型状护着身体,黑龙双目怒视着侵犯者,鼻孔里喷着气焰,只是长长的脖贴着地面,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吟啸之声虽然嘹亮,但隐约有痛苦的感觉。

“龙啊……黑龙啊……我终于亲眼见到传说中的黑龙了……”三千人当中很多人喃喃自语。在天涯湖畔时壮志凌云的嚣张劲早已烟消云散。看到黑龙,很多人甚至有了撤退的打算。

所有人都在思考着,思考着同样一个问题:究竟是跑还是拼了?

突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这是一条病龙,它甚至没有飞起来的力气。”

的确,黑龙是一种性情凶残暴躁的巨兽,可眼前这条黑龙似乎很温顺,至少到目前为止,它还一动不动卧在那里。只有一个可能——不是它不想动,而是动不了。

这句话犹如兴奋剂一样振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刚刚破灭的希望之火又被重新点燃。更有许多人抱着另外一个想法:即便是逃跑,也先杀了这条病龙,好歹落个屠龙勇士的称号。

三千人摩拳霍霍,贪婪的盯着黑龙,接着饿虎扑食般的冲了上去…

黑龙挣扎着立了起来,双翼来回扇动着,强大的气流随着巨翼的波动向众人掠来,顿时飞沙走石,众人纷纷被吹的东摇西晃,无法睁开眼睛。

有人惊奇的发现,黑龙身后搭造的巢穴内,竟然有几个比西瓜还大很多的白色龙蛋。难怪这条黑龙有气无力,原来刚刚正在孵蛋。如今虽然龙蛋以落,但体力消耗的相当大。这条母龙似乎有些投鼠忌器,用整个身体遮挡住自己的巢穴。

弓箭手早已经搭弓拔箭,箭矢如同雨点般射向母龙,密集的箭头力道强大,呼啸而至。然而,只有极少数插入黑龙身体以及双翼,大多都被坚固的龙鳞遮挡出来。即便如此,箭矢带来的疼痛依旧让黑龙长啸一声,龙颈扭动一周,狰狞的血盆巨口张开,一股黑色火蛇从口腔中喷射而出,黑色火焰带有浓重的异味,所到之处,花草树木顿时焚烧起来,几乎一刹那间,化成灰烬。

众人纷纷下意识的往后急退,火焰喷射到最大限度依旧未能伤及他人。逐渐地,黑色火焰威力开始减弱,最后,巨大的黑龙口腔中只有黑色烟雾喷出,并猛烈的喘息着。很显然,刚才强烈的黑火焰攻击损耗了很大的气力,黑龙已没有多余气力发出第二道攻势了。

表现出如此逊色战斗力的黑龙确实让所有人喜出望外,看来首次猎龙已经距离成功不远了,虽然这并不是黑龙王,但能如此轻易对付一条黑龙,的确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这些人似乎早已经忘了一件事实——这是一条刚刚孵蛋而气力尚未恢复的母龙

弓手们依旧展开新一轮的远程射击,魔法师们吟唱着各种咒语,魔法随着魔法师的号令如同五颜六色的烟花在黑龙身体前绽放开来,他们已经不在乎黑龙是否有魔法免疫的能力,战士们却丝毫没有动弹,即便是伤痕累累的黑龙,只要尚且有一丝力气,足够将一个近身的战士踏成肉泥的了。所以他们只是排在众人的最前面,形成一道厚厚的人墙。

如果以为这样就可以制服这条黑龙的话,那么就错了。黑龙超高的生命力是无人能及的,更何况他们身体上还披有一层可以免疫魔法的龙鳞。远程攻击的效果并不明显,纵然有聪明的人将目标锁定在黑龙最弱的地方——眼睛,但击中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

在贪婪面前,人类所表现出的耐力是惊人的。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轮番袭向黑龙,车轮战术被演示的淋漓尽致。母黑龙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时的仰首鸣啸,似乎在召唤着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