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交集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5 字数:5713 阅读进度:128/306

她就站在门口,那双充满了自然气息的黑眸向教室里张望着,就像一汪深邃的潭水,雪白俏丽的脸上,带点羞赧的红晕,又略有些焦急,黑色的长发如同缎一样滑落在身后,最让人魂牵梦绕的莫过于那一身精致的红色软甲,淋漓尽致的将她窈窕的身材勾勒出来,娇娆中带点野性的韵味,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就连外面娇艳的红玫花都不及她一分的艳丽。

她穿着小红靴的玉足娇柔的轻轻跺了几下,像是用胭脂点缀似的樱唇微微张开,吐出两个字来:“弟弟……”声音宛如天籁。

她在叫谁?这个问题迅速的在所有男生脑海里思考着。

“姐。怎么来了?”红头发的红尘应了一声走了过去。原来是红尘的姐姐,大公爵红鹰的千金啊。那些墙头草又趋之若骛地从西寻身边跑过去,把红尘和他的天仙似的姐姐团团围了起来。

“红尘,你长的帅气,你姐姐又这么漂亮,真当之无愧是高贵血统啊。”“是啊是啊,咱们都这么熟了,赶快把你姐姐介绍一下吧。”又是如同云云的溜须拍马声。

西寻的红色视线被攒动的人头挡住,失望的回过神来,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叹口气说:“哎,这是帮什么人嘛。”

“她的确很漂亮哦。”旁边的穆轩附了一句。然后神秘兮兮的问:“想不想知道她的名字?”

“我干嘛要知道她的名字。”西寻只是觉得她美艳的实在是太惊心动魄了,至于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想法。在他的思维里,没有男女之间的情爱这个概念,他只是在那一瞬间内心深处涌上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很微妙,很朦胧,连自己都说不清楚,但他喜欢这种感觉。西寻不觉的又向那边望了一眼。

“,都望眼欲穿了,还装清高呢。”穆轩那里知道西寻的感觉,以为他不太好意思说罢了。于是眼珠一转,得意的笑着说:“我把她的名字告诉你,咱们那一百金币算扯平了怎么样?”

“想得美,我要金币。”西寻一口回绝。一百快金币呢,数都能数好久,哪能用一个名字换掉。

“真的假的?”穆轩怀疑的看着西寻,投降似的说:“算了,还是做个人情告诉你吧。她叫红颜。是红尘的姐姐,红鹰公爵唯一的掌上明珠,今年正好十八岁。”

“你怎么这么清楚?”西寻随口问了一句,却心里反复的呼唤着这个名字。

“我父亲和他们父亲算是世交了,小的时候见过几面,不过没想到几年不见变的这么漂亮了。啧啧,真是女大十八变啊。”穆轩感慨的说。

“你父亲也应该很有来头吧?”西寻问道。

“呵呵,侥幸挤身帝国四大公爵之一而已。不过自从飞扬侯爵灭掉了西边的暗月公爵之后,帝国现在就剩下三个公爵了。一个就是红颜的父亲北公爵红鹰,还有就是飞扬的父亲东公爵护国将军飞武,最后嘛自然就是我父亲南公爵穆容啦。”穆轩谈论起自己家族的时候丝毫其他贵族那种傲慢和自满的感觉,这让西寻顿生好感。

西寻又忍不住朝门口瞥了一眼,却发现红颜已经不在了,心中略略有些失落。

接下来同学们谈论的话题同时由家族背景转向对红尘和红颜的吹捧上去,天南地北几乎能用的马屁几乎全部用上去了,红尘又一次成为了焦点中的焦点,那笑声显得更加得意了。只有那几个刚才还热烈受欢迎女生,嘟囔着嘴,一脸不高兴。

下午的魔法课上完之际,穆轩又凑过来,问西寻:“要不要去我那里吃饭?我这个人嘴巴比较谗,带来的仆人可是南方最有名的烹饪大师,而且还不知足的让他选了个烹饪课程,哈哈。”

“好啊。”西寻满口答应,老康做的饭菜他已经实在难以下咽了。

“带上你的仆人一起来吧。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吃饭都是和自己的仆人一起吃的,为这个还老被父亲骂,说我给贵族丢脸。”穆轩悻悻地说。

“和我一样,老康可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了。”西寻感动地说。

“老康是谁?”

“当然是我……仆人了!”西寻说仆人这两个字是时候感觉非常拗口。

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在斜阳低下勾肩搭背,有说有笑,时不时笑个前翻后昂的,友谊也和身后的身影一样越来越长。

烹饪大师做出来的菜还真不是盖的,色香味具全,两主两仆四个人围着桌,竟然有点舍不得吃的感觉。西寻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盯着身边的老康看,看得老康自惭形秽,羞涩的低着头,鼻却在使劲的闻着从盘里溢出来的香味儿。

穆轩哈哈大笑起来,说:“这没法比的,专业和业余比什么比啊,老康你别惭愧啊。西寻要是嫌你做的饭菜难吃,你让他自己去做。”

穆轩身边的胖厨撮了一下自己的酒糟鼻,嘿嘿一笑说:“老康,以后常来,我教教你。”

“这个提议不错。康,以后没事就跑来学几道,要不你也把你的课程给换烹饪咯?”西寻突发奇想道。

“我才不,你不知道那个占卜有多奥妙啊,学问很深呐。占卜导师还说后天会打雷下雨,那天可都记得带伞。”老康似乎一谈到占卜就来劲,看来这个课程是选对了。

一顿饭很快就被四人狼吞虎咽的消灭光了,吃到打嗝的时候,西寻还是念念不忘的说:“嘿嘿!先把金币给我吧,我怕等下给吃忘了。”

“我服你了,你还真好记性啊。”穆轩白了一眼西寻,却动都不动一下。

“什么金币啊?”老康迷惑的问。

“哈,他打赌输给了我一百金币,现在赖着不给了。”西寻得意的说。

“啊?一百啊。这么多……”老康开始数手指了。

“你们俩不是吧?都掉钱眼里去了。”穆轩丢出一个鼓鼓的钱袋,没好气的说。

“原来早准备好了啊。”西寻也不顾别人的白眼,和老康两个头对头一个接一个的数了起来。

“只多不少,不用数了。”穆轩哪见过这么爱钱如命的人,快招架不住了。

酒足饭饱,钱也收到了手里,西寻满意的告辞了,不过几乎是被穆轩给踢出来的。但这绝对不是生气的表现,纯粹是朋友之间的一种嬉戏。能有个这样的朋友,西寻心满意足了,至少在这个陌生的贵族学院不用只和老康相依为命了。

其实在贵族学院几乎是用不到零用钱的,一切用品都有学校发放,高额的学费足够支付这个用品了。而且在学业没有完成之前按学校规定不可以擅自离开学院,否则按退学处理。所以在这里即使有再多的钱也没有什么用途。不过对西寻和老康来说,这笔钱的意义远非如此,这是他们赚到的第一笔钱,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财产。虽然来路有些不光彩,但他们并不在意。而这袋金币在以后的日里,被西寻和穆轩赢来输去的很多次,也成了奠定他们深厚友谊的基石。

西寻的课程只有两门,早晨是必修的礼仪,下午是魔法。而老康则全天候的专修占卜,他对占卜已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虽然作为仆人,他只能和其他仆人一样站在教室的最后面听课,但这并不妨碍他的认真。他的专心致志和其他仆人们无精打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让授课的占卜导师很吃惊,于是时常点拨一下他,他好象很能和导师达成默契,于是昏沉乏味的占卜课几乎成了导师和老康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而今天的魔法课上,焱导师继续讲着关于魔法演变历史的理论,并没有真正开始教导魔法的学习。再他看来,这些理论是不可或缺的东西,它是学习魔法的基石,如果不能很好的了解魔法的起源和发展,又怎么能成为一个合格的魔法师呢?这是他一相情愿的想法,也许正是因为如此的墨守成规,年迈的他对魔法理论虽然精通透彻,但一直却过不了高级魔法师的资格考核。

这样的课程让西寻再一次有昏昏欲睡的感觉。他尽量的撑开眼皮,但不争气的脑袋却时不时的坠下去,他就是在这点头状态下熬过了漫长的一个下午,天气炎热,闷的连呼吸都感觉有些窒息。

第三天,终于有些凉爽起来,并刮起了一阵清凉的风,西边的天空黑压压的被乌云掩盖着,似乎随时都会吞噬了整个世界一样。看来老康说对了,今天要下大雨了,西寻上课的时候带上了伞。还未走出宿舍的门,豆大的雨点就啪啪的落了下来。

“说来就来,可真快啊。”西寻自言自语道。急忙打起伞,顶着风向教室走去。贵族学院很大,从宿舍到教室要穿过一个很大的花园。这里原本花香鸟语的,如今花朵被雨点打的凋落一地,树支也经不起狂风的咆哮,猛烈的摇摆起来,天际的乌云将最后一点阳光也遮挡住了,仿佛整个灰色的天空快要坍塌下来一般。

狂风夹杂着落叶和雨点,拍打着西寻的身体,伞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作用,却成为了阻碍前进的有利障碍。西寻收起了伞,艰难的穿过花园,隐约看到一团熟悉的红影,畏缩在花园边上的一棵大树下面。西寻想喊一声,但一张口劲风就灌了进来,连带着飞进几片树叶。西寻看了看天空,西边隐隐发着暗光,看来快要打雷了。他曾经亲眼看到过从天而将的闪电顺着大树,将躲在大树底下的几个奴隶劈成焦碳。

西寻加快脚步,不由分说将红影搂住,扯到了大树的范围外,地上打滑,两人同时摔倒,红影就这样顺其自然的伏到了西寻的身上。

“流氓!”红影娇怒一声,啪一个耳光就掴了过来。就在西寻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同时,一道闪电击中了大树,整棵树被击的四分五猎,竟然在大雨磅礴中燃烧起来。红影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不知所措,愣在那里盯着被毁灭的大树,西寻明显感觉她抓着自己衣服是手在加剧的颤抖着。

西寻这才看清了红影的脸,正是他在刚才的一刹那想到的那张略带有红晕的清丽面庞。不过此时却已经苍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雨水和泪水顺着光滑的面颊滑落,原本生动的黑色眸变得有些惶遽。即使这样,依旧掩盖不了她的美,那种憔悴的让人爱怜的美。

红颜的手紧紧的攥着西寻的衣服,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哪个耳光,甚至忘记了身边还有个人。直到西寻说:“你没事吧。”

红颜有些失魂落魄般的摇了摇头,她还没有从刚才的惶惑中清醒过来,樱唇失去了原有的胭脂红色,同脸一样苍白。

“如果你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我不怎么喜欢泡在雨里。”西寻感觉脸依旧有些隐隐作痛,才想起刚才慌乱之中她的那记耳光,心里不觉有些忿忿不平。自己好心救她,反倒被当出流氓。于是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又有些于心不忍,将伞打开放在她的身边,最后消失在茫茫的雨中。

雷雨来的迅猛,走的也快。很快的,风和雨都停了。太阳最终冲破了乌云的密布,将金色的光芒再一次洒向大地。花园被风雨洗涤之后,变的萧条不堪,只有她依旧坐在那里,如同一朵绽放开来的红玫瑰。

红尘赶了过来,扶起红颜,虽然红尘只是个弟弟,但由于从小人高马大,在自己姐姐面前,显得更像哥哥,于是关切的问:“你没事吧?说好了一起出门的,你怎么先走了?你要是出什么事,我怎么向父亲交代啊?”

红颜轻轻的道:“没事,你不知道,刚才差点……”说到这里,红颜捡起地上撑开的伞,收了起来。

红颜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伞,到现在她还不知道那个雷雨中救了自己的是谁。她回到宿舍,清洗掉伞上的淤泥,木制伞柄上刻着的两个字吸引了她的视线,水灵的眼眸闪烁着,呢喃的念道:“西寻……难道他叫西寻?”

红颜若有所思地凝视着伞,纤纤玉指轻轻的摩挲着那两个字。

西寻开始有些莫名的烦乱,自从救了红颜以后,心情就没有平静过,他甚至找不到烦乱的原因。西寻摸了摸被掴了的脸,又开始回忆那一个片段……

当他搂起她,到摔倒在雨中。这个重复的片段在他脑海里回忆了整个下午,思绪被无尽的红色覆盖着。

西寻异常的举止,连穆轩都感觉有些不对头了,摸摸他的额头,喃喃的说:“该不会是被雨淋出毛病来了吧?晚上让厨给你熬碗热汤。真搞不懂你,明明带了伞还淋成这样。”

西寻并没有告诉穆轩所发生的事,甚至连他自己都也很快就忘记了。虽然,时不时那团红影依旧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但也仅仅是一闪而过。

日就这样平淡无奇的度过了几天,焱导师的魔法课依旧停留在理论知识上,丝毫没有进展。除了红尘和穆轩依旧保持着高度的热情之外,其他人早就把焱导师当成了非常称职的催眠师。虽然焱导师并不在意无心者在他的课堂上小酣,但也会时不时的用微弱的魔法球教训一下呼噜打的震天响的沉睡者。西寻在几次魔法球的骚扰下,彻底将魔法课视为一种磨难。

而老康已经开始接触塔罗牌了,占卜导师为此还专门送了他一副精美的塔罗牌,老康对这二十二张精美的纸牌爱不释手,总是煞有其事的对西寻说:“知道这是什么吗?命运的镜,这些宝贝蕴藏着巨大的魔力,它能预示未来。”

“有这么神奇吗?”西寻不以为然。

“当然,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我的导师说我是个非常有天赋的人,以后他还会教我占星术,以及神圣的炼金术。”老康盯着门外的石头两眼放着光芒,在他眼里,那已经不再是普通的石头了,而是足够分量的黄金。

“哈,那就让我们期待那一天的来临吧。”西寻虽然有些怀疑老康是否有这样的能力,但梦想总是需要的。

老康微微一笑,切洗着手中的塔罗牌,神秘的说:“我们来试试这个,说实话我还不知道灵不灵?”

“试什么?”

“就卜一下未来会发生什么,怎么样?”

西寻没有反对,在这个百无聊赖的午后,这也算是一种时髦的消遣。而老康却很庄重的默默念叨着什么,然后严肃的说:“现在开始了,保持一个平常的心态。”

老康让西寻随意抽出五张,然后按顺序摆成有个箭头形状,继续说:“箭头有方向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个牌阵是要指引方向。”

“这是你自己。”老康翻起第一张牌,上面画着一个倒立的人,老康皱了皱眉说:“哦,倒转的‘倒吊人’,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西寻最近的确有些莫名其妙的焦虑,没想到真被老康给说对了。巧合,一定是巧合。西寻这么想。也没有表示什么,示意老康继续。

“让我们原因。”老康也不追根问底,平静的翻开第二张牌,“是倒转的‘命运轮’。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本来应该是个很不错的开端,但倒转的轮表示你受到了一些挫折,是这样吗?”

“啊?”西寻惊诧的叫了一声,还真有点灵验。

“再会发生什么?”老康满意的笑了,看来自己说的没错,他从容的翻起第三张牌,上面画着一个少女驯服一头狮,“呵呵,正位的‘力量’。这是大胆行动克服困难的意思,事态有逆转的趋向。”

“是吗?”西寻得意的笑了,看来这次老康算错了,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他可不想有什么行动或者改变什么。

老康也不理会,依旧陶醉在解读的乐趣中,他轻快的翻起第四张,“有些糟糕,是张正位的‘恶魔’,以后的路很凶险,这真是一张不招人喜欢的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