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赛会

小说: 叛逆狂法师无弹窗 作者: 必伤不寿 更新时间:2015-02-01 16:20:34 字数:5969 阅读进度:111/306

西索迪亚魔法历1227年,获月的头一天,第187届魔法竞技大会正式拉开了帷幕。[www.hanshu.tutaotao.tutaotao.com][

这个盛会因为是一年举行一次的缘故,所以它的历史其实远比听起来要久远很多,西索迪亚立国千多年,魔法竞技大会也差不多有相同的岁数,但是在以前的千多年里面,这个盛会只是局限在魔法学院里的国家级赛事,影响力并没有波及到整个东部大陆。

直到近一百多年,随着光明教廷和圣马力诺帝国的崛起,各个国家才开放了这些比较有影响力的盛会,除了魔法知识的交流以外,整合大陆上的魔法力量,共同遏制光明教廷的侵蚀,也是这些赛会的目的之一。

魔法沙漏指到第八个刻度的时候,清越绵长的魔法钟响彻整个阿尔贝罗贝洛,这个钟声里面蕴含了一丝规则的力量,所以就连平时隔绝了外面动静的魔法塔,也不能阻止钟声的侵入。

“混蛋小,还没有起来么?你这哪像个魔法师的样!”齐淼自己的魔法塔外,一大清早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圣桑!老头穿了一身崭新的法师袍,还破天荒戴上了一顶做工精致的法冠,看起来就像是火鸡冠,一身大红。

这装束差点没把齐淼笑死,就连牟波等人也憋笑憋得好生痛苦。

黑老大自然知道这是因为圣桑要参加开幕式,还要上主看台观礼,所以才无比正式,但是这种时候不嚼一下蛆,那可不是齐淼的风格。

“老头儿,你给我找到师娘了?”齐淼嘿嘿怪笑着挤眉弄眼,他的一群流氓手下不敢这么放肆,但脸上也没少抽抽。

“混蛋东西,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好好打理一下,不许穿你这身流氓法师袍!等一下,你要和我一起上主看台,可不要给我和苏格拉底老伙计丢人!”圣桑的表情无比严肃。他的话让黑老大一脸痛苦得犹如在便秘。

不给齐淼任何反驳和抗议的机会,老法师交代完就闪身走人,临走还丢下一句:“如果到时候不乖乖出现在新天鹅堡皇家花园,就关你全年禁闭!”

齐淼苦着脸回头扫了一眼,牟波他们赶紧把目光移开,只有新加入的哈利和波特两兄弟不明所以的想要给齐淼排忧解难,被齐齐瞪住了。

……

齐淼从魔法学院一出来,就看到了整个阿尔贝罗贝洛被装点一新,街道上被洒过水,在春末夏初的时节显得尤其清新。白塔前的广场上,已经站满了等待前往新天鹅堡的各国各族法师们,当然最多的还是西索迪亚本土法师,占到了七成以上的数量。还有一个联队的御林军穿着笔挺的军服,带着白手套和插着雪白鸵羽的军帽,骑在雄健的风兽上面,在广场四周维持秩序。

跟随着魔法学院的队伍,齐淼在一路上满是旌旗的午线大街上慢慢前行,这种场合很能考验一个人的耐性,平时半个钟头就能走完的路,因为要保持礼仪的缘故,足足走了一个多钟头才抵达大会的主会场,新天鹅堡皇家园林。

因为西索迪亚的魔法竞技大会和其他的魔法界盛事不一样,所针对的对象都是年轻有为的新晋法师,所以大会的惯例是魔法师单人匹马的比斗,而不能带上追随者蜂拥而上——主要还是因为这个年龄段的小法师们也不太可能招收到强力的追随者。不过要是在某场比赛中出现平局,那么接下来的加时赛就允许追随者的出场。

什么!你没有追随者?那真是对不起,你就一个单挑人家一群吧,毕竟追随者也是魔法师实力和人格魅力的体现。

不过齐淼因为预定了一个决赛名额,所以他现在陪在圣桑的身边,和魔法学院里的两位魔导士,也是他的老熟人瓦格纳和黛博拉一起,并肩走进新天鹅堡。至于齐齐他们,因为每年的赛事都有特别供给给平民的观礼票,所以他很不厚道地挤掉了某几个不知名可怜儿的资格,把入场券早早预定下来。

跟随着圣桑来到新天鹅堡的大竞技场后,齐淼抬眼打量了一番,除了比赛的正式场地,在竞技场的东面还有一个小广场,主看台就在小广场的上方,而与之对应的,西面就是平民观众的坐席,虽然中间隔了三百多码的距离,但是齐淼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打手们,没办法,牟波加上两个山丘之王,实在是太显眼了。

再一回头的时候,圣桑已经和一些穿着各色法师袍的魔法师们,看似欢畅地聊了起来,这些魔法师没有一个是制式的法袍,这就意味着在场的人中全都是魔导士以上的人物。

今天穿着一身正式的高阶法师黑色法袍的齐淼,在一群人中尤其扎眼。

“过来,齐缪尔!”圣桑和一群大牌们打过招呼后,转头对着齐淼招招手,目光中的不乏警示之意——小,你今天要是掉链,可别怪我要你好看!

齐淼一脸腼腆微笑地走过去,让圣桑恶心不已的时候,也大大松了口气。但是火系大魔导这个表情吓吓一年前的齐淼还差不多,现在……

黑老大在心底呵呵着:您老省省吧。

“诸位,这个小家伙,就是我哥苏格拉底共同的弟,齐缪尔!”老法师郑重地向王国里的魔法师高层引荐自己的得意门生。

“你好啊,小家伙!”这些人里面,除了对苏格拉底和圣桑百般不爽的法师协会高层外,还有宫廷法师和魔法世家的人,他们有些人在第一次黑老大和弗朗哥的冲突上,就见识过齐淼的混混嘴脸,对这个狂妄又天赋绝佳的流氓是异常的不感冒,但是另外还有一些地位同样超然,虽然隶属于宫廷法师团,但是却不是国师普尔裘嫡系的老法师们,对于这个风评极其不好的苏格拉底和圣桑的学生,就充满了好奇心。

这不,在大多数魔导士们不以为意的目光中,还是有一个老法师当先站了出来,他看着齐淼的眼神相当玩味:“这么年纪轻轻就是高阶魔法师了,真是后生可畏啊!不过……”

老法师话头一转:“听我身边的几位大人说,你在法师协会的内部档案中,可是有着小魔王称号的,这个夸奖可真是特别啊!”

马勒戈壁的,你这架桥拨火的功夫真他吗差劲!齐淼不屑地撇撇嘴,脸上的腼腆微笑丝毫未变:“盛名所累,惭愧,惭愧!”

老法师的笑声噎在了嗓眼,干齁了半天也没接上下文,旁边的圣桑脸都青了。

冷场了好一会儿,旁边另一个年纪不大的魔导士才接上话:“小齐缪尔,你可真是幽默。对了,我还要多多感谢你在学院中对我们蒂亚华姿和萨拉的照顾!”

齐淼对着这个示好的中年魔导士点点头,他的胸口有魔力水仙的家族纹章,不问可知,这是王国里另一个魔法家族,罗斯门德家的法师。

“我有一个问题。”齐淼正在装纯装嫩和一圈大老爷们见礼的时候,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魔导士笑呵呵地看着齐淼的黑袍:“圣桑大师,王国中法师的晋阶考核,不是都应该在法师协会测评部进行的吗?您的这位学生,好像没有在法师协会登记的记录!”

“齐缪尔一直在外面历练,职称等级的问题,苏格拉底大师和我并没有看得太重!”圣桑不愠不火地矜持颔首道,他和苏格拉底的弟,还轮不上法师协会指手划脚,不过现在是公共场合,还有不少外宾,所以本来脾气火爆的老法师还是给自己的同胞留了一份面。

“那么这样的话,他现在穿着高阶魔法师法袍,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这个魔导士要么就是没有眼色,要么就是背景深厚到可以无视圣域法师的威严,继续不依不饶。

“我很快就不会穿了!”齐淼翻了个白眼,谁都听得出来他说话中硬邦邦的语气:“等我晋阶了魔导士,我立刻就会换下这身袍的!”

听到齐淼这么说,有些法师不痛不痒地哈哈两声,跨上一句后生可畏;有些则是毫不掩饰自己看白痴的眼神;只有极少数的一两个,则是惊疑不定地瞅着黑老大和圣桑这一对使师徒,想要从他们的脸上看出真假来。

“也许你对于昨晚的梦印象过于深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一个魔法师,应该能够控制自己的精神力!”挑衅的魔导士冷笑着,毫不掩饰自己对齐淼的嘲讽,圣桑他不敢惹,但是凭借自己魔导士和法师协会副会长的身份,讥讽一下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即便这个家伙是两位圣域的弟,他也不会害怕。

齐淼长久地盯着这个魔导士,但是他的眼神中却又不带丝毫感情,愣是把这个魔导士看得不自在起来。

对方仅仅是一个魔导士,齐淼同样不怵,魔导士和12级魔法师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魔导士掌握了最浅显最基本的规则之力,能够释放蕴含这种力量的法术,这种法术,就是通常被称为禁咒的魔法,严格来说还要在前面加上一个“小”字!

因为导士阶的禁咒,其威力和圣域群体法术,也就是真正的禁咒比起来,威力是天差地别的。一个魔导士在应敌的时候,最经常使用的,还是瞬发12级的高级法术。

这就像是机关枪和便携式单兵导弹,一样都能致人于死地,但是如果真的对决起来——尤其是西部牛仔式的单挑——能够更快打击敌人的机关枪无疑更加好用。

而要和人比12级的魔法,齐淼绝对不惧怕任何一个魔导士,在超高元素契合度的帮助下,基本上四系元素魔法都能做到瞬发——除了魔法规则中注定无法瞬发的法术。这样一来,他在和魔导士等阶的对手对决中,就已经占到了绝对的上风。

至于圣域魔导师,那又涉及到另外的层面,那就是激光枪和机关枪的对比了,不过齐淼也从来没想过现在就去挑衅一位魔导师。

所以黑老大现在才敢百无禁忌地回敬对手的挑衅,如果他依靠自身的实力打败了一个魔导士,那么任何人也无法指责他的不是。相反的,这个王国的高层还要把他当宝贝一样供起来,哪怕只是形式上的。

谁让现在光明教廷咄咄逼人呢,谁让这里是魔法之国西索迪亚呢。

“小家伙,我相信你有追上我的实力!”那个来自罗斯门德家的魔导士饶有深意地看着齐淼,他可能是通过萨拉和蒂亚华姿知道了什么,当然更有可能是猜测,毕竟小正太和傲娇萝莉可能知道齐淼一部分底细,但是绝对没有全部知道的可能。

“我很期待!”挑衅的副会长大人只当这是渐趋没落的罗斯门德家族刻意巴结圣桑,同时他也不愿意继续面对齐淼那种不算挑衅,但是却让人心悸的眼神,于是耸耸肩走到了一旁,和几个熟识的法师谈论起自己圈里的话题来。

圣桑仍然是一脸的淡定矜持,对于齐淼的豪言壮语他没有半分评价,呵斥与纵容都没有。

和这些人打交道真他吗累!齐淼一个劲儿叹气。

“好了,诸位,国王陛下和几位大师也都到了,我们应该去迎接陛下和国外的使节了,要不然可是要被人骂没有礼貌的!”看到场面一时间冷了下来,圣桑笑着建议道。

这一次的大会,苏格拉底要陪在国王梅纽因陛下的身边,接待来自各国的使节,这一次来的人中有两位圣域,一位来自米德加尔特,这是应法师协会会长德尔菲诺的请求来给他们站台立威的,另一位来自科西嘉,这个北地的大帝国一向和西索迪亚交好,是真正的交好,因为这个帝国继承了第一魔法王朝的基础,在心理上对于西索迪亚很有亲近感,只可惜两个国家之间还隔着一个米德加尔特。

而西索迪亚国内的法师,还有充作评委和裁判的魔导士们,就由圣桑临时统筹管理,尽管这里面有不少人会对老法师阳奉阴违。

新天鹅堡是西索迪亚有名的皇家园林,大陆上那么多游吟诗人,他们口中传唱的诗篇更是以万计数,但是描绘新天鹅堡的只有一句——阅读无数篇描绘天堂的赞美诗,也不如亲眼来看一次这座花园。

而新天鹅堡里面的竞技场,就更是宏大堂皇的像一座诸神的竞技场。

四周矗立着的多利安式莲花石柱,有如海之女神的琴弦,每当风吹过,就像一曲或激昂或温柔的琴曲。这些石柱里面,就是环形的白岩墙壁,足有三十多码的高度,几乎和阿尔贝罗贝洛的外城墙等高,而加上阶梯状的座位,所有的建筑面具能超过一万个平方。

竞技场的东面,就在小广场的上方,是大阳台一般的主看台,齐淼今天的位置就在这里。对面则是平民区,南面是魔法师的位置,北面则是西索迪亚本国贵族的看台。

井井有条的划分。

刚刚勉强还算是众人焦点的齐淼,到了这种场合,立刻就成为最不起眼的小卒,他虽然也是在正东的主看台上,但是相对来说确实位置最偏僻的地方,在大看台的边缘位置,他的左边就是西索迪亚的法师团体。

而在他的右边,一堆一堆的头面人物正聚成了自己的小圈,按照身份的高低依次和几位国外的圣域大魔导见礼。

西索迪亚自己的四位圣域,托庇于西索迪亚的爱琴国师安昙,以及另外两位观礼的大帝国来宾,人类国度的十四位圣域大魔导,这一下就到齐了一半,这种豪华无比的阵容,让心态上从来就是高高在上的穿越客齐大魔法师都是咋舌不已。

这要是教廷派上一个使徒杀进来,岂不是瞬间让反教廷的魔法力量损失殆尽?

那个罗斯门德家的魔导士似乎很了解黑老大的想法,他笑着回头道:“这还不算什么,科西嘉帝国的元素交流会,那才是真正的魔法盛会,四年一度的大会上,就连亲教廷的奥菲洛亚帝国也要派遣自己国内唯一的圣域大魔导前往观礼,很多时候都会聚齐超过十位以上的大魔导,再加上其他职业的圣域强者,是真正的蔚为壮观。”

齐淼一个劲儿抽冷气,虽然他对圣域未必有多少敬畏之心,但是那种场面,光想象一下就足以让人心生向往。

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可能最大的原因就是害怕齐淼又“童”言无忌,这一次圣桑并没有招呼齐淼上去和国外的贵宾见礼,老法师估计是被黑老大那张生蛆的臭嘴弄怕了。

这样也好,没有人前来约束的流氓法师私下打量着,时不时还给对面一直盯着自己笑的齐齐发过去一个心灵感应,很是逍遥自在。

另外他还在紧邻着主看台的北面包厢里,看到了瑟西那个冰妞儿的身影,她的旁边居然是梵蔻儿和蒂亚华姿,三个不同风格的小美女一下就让一众衣冠楚楚的贵族隐晦地议论起来。

内心龌龊表面光鲜的人哪里都有,贵族尤其如此,齐淼嘿嘿两声就懒得理会了,这些人也只敢意淫而已,里面任何一个小蹄都不是普通贵族可以妄想染指的。

瑟西?安洛拉自不用说,梵蔻儿即便是一个落难的公主,只要她背后站着安昙,就没人敢打她的主意,至于蒂亚华姿,以罗斯门德家没落的现状,宰相之弗朗哥还不敢太过用强就是最好的明证。

齐淼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就把目光放到了其他地方,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接连21声礼炮声响起,主看台最尊贵的位置背后,一条黝黑的通道出现,随即点燃的魔法火炬将通道照得一片敞亮。

除了少数身份地位超然到了极点的大人物,还有齐淼这样一个满脑自由主义思潮的家伙,所有的平民都深深地弯下了腰。而南北两面看台上,法师们和贵族们纷纷检查起自己的仪容来。

梅纽因陛下的出场极富魔法王国的特色,他的仪仗队不是雄健剽悍的宫廷武士,而是十二具精密的魔法傀儡,这些魔法傀儡制作极其精良,行进时悄无声息。满身的魔纹和法阵,还有镶嵌在眼睛部位的魔晶,无不诉说着它们的强大。

我曰!这些傀儡的眼睛,居然是龙晶!齐淼止不住地吞着口水,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东西他在圣桑的实验室里看到过,就算是他的两位老师,也没有多少存货,苏格拉底和圣桑加起来也只有半个标准单位。

把这十二具傀儡的眼珠都抠下来,怎么也有两三个标准单位了。

这种出场的仪仗队,只怕也是全大陆独一份儿了。齐淼这才有了一份真真切切地羡慕。

而跟在梅纽因陛下和戴安娜王后身后的宫廷卫队,就更让齐淼开了眼界。[